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红色天空红色海
红色天空红色海


红色天空红色海

作  者:(美)林奇 著,姚向辉 译

出 版 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年03月

定  价:49.00

I S B N :9787532756643

所属分类: 文学  >  小说  >  魔幻/奇幻/玄幻  文学  >  小说  >  世界名著  文学  >  小说    

标  签:美洲  世界名著  小说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本书是“盗贼绅士”七部曲的第二部,《绅士盗贼拉莫瑞》的续篇,出版于2007年11月。
讲述主人公拉莫瑞和他的同帮兄弟金一心卷土重来,设下一个偷天大计划:打入最大的盗贼赌场,将其一网打尽,将钱财尽数卷走。可人算不如天算,两人却因形势所迫,不得不加入海盗帮,成为海盗中的小头目,然后再施尽计谋和骗术,重新陆上,以实现他们的偷天大计……
  本书同第一部一样,主要的情节之下暗藏无数的暗流,匪夷所思,精彩不断。本书由斯各特·林奇著。

TOP目录

序幕
剑拔弩张的对话
第一部 手中的牌
第一章 小小游戏
回想:维尔·维拉佐的大佬
第二章 雷昆
回想:天衣无缝的计划
第三章 盛情款待
回想:玻璃塔中的女士
第四章 瞎眼盟友
回想:供人娱乐的战争
第五章 机括河上
最后回想:自带绳索的绞刑
第六章 贸易平衡
第七章 海阔天空
第二部 袖中的牌
第八章 夏末风暴
第九章 剧毒兰花
第十章 危急存亡
第十一章 近乎真相
第十二章 浪子港口
第十三章 决策时刻
第三部 桌上的牌
第十四章 蹂躏铜海
第十五章 同室操戈
第十六章 清账时刻
尾声 红色天空红色海
后记
致谢

TOP书摘

  “二位女士:一把尖顶顺子、一把马刀顺子,外加太阳印记,”荷官说。“二位先生:一把圣杯顺子、一把杂牌,外加圣杯五。第五手赢家:二位女士。”
  掌声荡漾在和暖的房间中,洛克猛咬腮帮子。前面的五手中,二位女士赢下四把,人群大概都懒得注意洛克和金那次绝无仅有的胜利。
  “妈的,真该死,”金扮出的惊讶也算像模像样。
  洛克望向右边一位对手。玛拉科萨?杜伦纳,身材高挑,肤色黝黑,年届四十,浓密的头发色如油烟,脖子和前臂上几道伤疤清晰可见。她右手夹着金线缠绕的黑色细雪茄,脸上略带微笑,一副超然的满足神情。牌局显然无需她出尽全力。
  荷官拿起长柄拨杆,把洛克和金输掉的小堆木头筹码朝二位女士的方向推了过去。他操弄着同一柄长杆,将桌上的纸牌收回手中;荷官叫完亮牌之后,闲家严禁触碰纸牌。
  “哎呀,尊敬的杜伦纳女士,”洛克说,“看见您的财富如今稳定增长,还请接受我诚挚的祝贺。比起朝我走得越来越近的宿醉,您钱包的增长速度怕也未遑多让。”洛克让一枚筹码在右手指节间遛弯。这块小小的圆形木片价值五个索拉里,大约抵得上一名普通劳工八个月的薪水。
  “科斯塔阁下,请接受我诚挚的哀悼,您那一把顺子委实命运多舛。”杜伦纳夫人深吸了一口雪茄,慢慢吐出一道烟气,让烟气悬在洛克和金之间,距离恰到好处,没有触及直接侮辱的范围。洛克已是渐渐省悟,她把雪茄烟气当作了战略武器,这“小小游戏”看似只是优雅的上等人爱好,其实际用途却是让赌桌上的对手分心,或者惹恼对方,驱赶着他们犯下错误。金也拿雪茄耍起同样的把戏,只可惜杜伦纳的准头更胜一筹。
  “能够见到如此可爱的对手,那顺子还得感谢命运的安排哩,”洛克答道。
  “我得说,看见一位先生输得如此酣畅淋漓,还能说出这么迷人的假话,我还真是有点儿佩服你了,”杜伦纳的搭档说,她坐在杜伦纳的右手边,隔开了杜伦纳和荷官。
  艾兹米拉?科伐略的个头赶得上金,肩宽体健,神采奕奕,女人身上该圆润的地方都现出惊人的线条。她的魅力无可抵挡,眼中射出的智慧目光更是既锐利又轻蔑。洛克在她身上认出了街头斗士那种泰然自若的好战性格——她对激烈的竞争充满兴趣。科伐略不时从镀银盒子中取出洒上巧克力粉末的樱桃填进嘴里,吃完后还要大声吸吮手指。当然了,这是她的战略武器。
  洛克心想,她就是天生的“旋转木马”玩家。脑筋可以应对牌戏,而体形则耐受得了赌局输了一手时的独特惩罚。
  “愿赌服输,”荷官唱道。他坐在台子上,启动装置,让轮盘转动起来。装置位于赌桌正中,是一组环形黄铜框架,里头摆满了一排又一排的小玻璃瓶,每个瓶子都有银质封盖。轮盘在赌场大厅的柔和灯光映照下旋转,最后变成了黄铜圆环中的银色条带,接着——桌子底下的机械装置叮当一声轻响,许多厚玻璃小瓶彼此碰撞,发出一阵咔嗒咔嗒的声音,最后,旋转木马吐出了两只小瓶。玻璃瓶朝洛克和金滚来,撞上赌桌略微高起的外缘。
  “旋转木马”是两两对决的赌局;赌戏本身便很昂贵,转盘的机括装置价值不菲。每一手结束,转盘都会从装载其上的许多小瓶中随机抽出两个;小瓶盛的是酒,混上甘甜的油脂和果汁,不让你尝出究竟是何种烈酒。牌戏仅是赌局的一个部分。闲家必须在小瓶那不断增长的可怖威力下保持清醒。赌局只会在一位参与者醉得无法继续的情况下结束。
  理论上说,这是不可能出千的游戏。机械装置在罪塔尖的掌控下,小瓶也由他们预备,瓶上的银盖用蜡封紧。闲家不许触碰转盘,也不许染指派送给其他参与者的小瓶,若是违反了规定,手中那一把牌即刻判输。就连闲家口中的巧克力和雪茄也必须由赌场提供。虽说洛克和金可以不许科伐略女士享用甜点,可是,鉴于数个原因,那不是什么好主意。
  “好吧,”金拧开小酒瓶的封印,“请允许我敬迷人的输家一杯。”
  “希望咱俩知道上哪儿找到他们,”洛克应道,两人同时仰头,灌下美酒。洛克只觉得一道温暖的李子味液体流过咽喉——又遇上了后劲十足的。他长出一口气,把小瓶摆在面前。四个对一个,他的注意力略略有些涣散,这意味着酒精开始起效了。
  荷官理牌洗牌,为下一轮做着准备,杜伦纳女士志得意满,她又长吸一口雪茄,把烟灰掸进右手后边柱座上纯金打造的罐子。她用鼻孔吐出两股慵懒的烟气,灰色面纱后的视线紧盯住转盘。杜伦纳天生就是那种打埋伏的掠食者,洛克心想,躲在伪装背后最轻松自如。他的眼线说,这女人新近才转行,驾驶商船在城市间做投机生意。她先前的职业是拿赏金的武装民船指挥官,在外海猎杀杰里姆的贩奴船只。她那些伤疤可不是在谁家客厅喝茶喝出来的。
  洛克和金正指望靠洛克口中所谓“谨慎的非正统方式”赢得赌局,若是让她这样的女人晓得这件事情,那前景可真是会非常、非常堪虞——还不如老老实实输个精光,又或是出千给罪塔尖的工作人员当场拆穿。罪塔尖的打手至少是不喜浪费时间、讲求效率的处刑人,他们有非常繁忙的生意需要照看。P11-13……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622

开  本:大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48.3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