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交易的世界:金钱、权力与大宗商品交易商
交易的世界:金钱、权力与大宗商品交易商


交易的世界:金钱、权力与大宗商品交易商

作  者:[英] 哈维尔·布拉斯 [英]杰克·法尔奇

译  者:岳玉庆

出 版 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22年08月

定  价:78.00

I S B N :9787521741650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经济  >  经济通俗读物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引人入胜的大宗商品交易商的商业故事,关注的是全球九大资本巨头所建立的隐秘商业帝国。它们对地球上的重要自然资源进行交易,覆盖范围从田间到餐桌,从矿山到能源,从中东石油到欧洲天然气。这些重要的资源被它们装入大宗商品交易的“购物车”里待价而沽。 老牌大宗商品交易商就像潜伏在深海中的超级巨轮,它们创造了巨额财富帝国,商业版图触及全球各个角落,并将资源丰富的国家卷入国际金融体系。这些资本巨鳄和权力进行着传统交易——拎着一箱美金的交易员是中东拉美非洲国家领导人的座上宾,他们帮助萨达姆·侯赛因出售石油,在“阿拉伯之春”中为利比亚叛军提供燃料,从风险中攫取巨额利润。大宗商品交易商在全球经济领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世界战略资源的控制使它们扮演着重要的政治角色。但是人们对大宗商品交易商的活动知之甚少,而且一直低估了它们的重要性。 这本书聚焦20世纪下半叶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商不为人知的发家史。主要涉及金属贸易商嘉能可,石油贸易商维多、托克、摩科瑞、贡渥,四大粮商“ABCD”——阿丹米、邦吉、嘉吉、路易达孚。 通过讲述这些资本巨鳄的商业发展,来洞见大宗商品贸易如何影响现代世界的运作秩序。

TOP作者简介

(英)哈维尔·布拉斯(Javier Blas) 

哈维尔·布拉斯是彭博新闻社驻伦敦专栏作家,负责报道能源和大宗商品。他曾担任彭博新闻社首席能源记者,并为英国《金融时报》和西班牙商业日报《拓展报》撰稿。 (英)杰克·法尔奇(Jack Farchy)

杰克·法尔奇是彭博新闻社报道自然资源行业的记者。此前,他在《金融时报》负责报道大宗商品交易行业。


TOP目录

前 言 最后的冒险家 III 第一章 先 锋 001 第二章 石油教父 027 第三章 “城里的最后一家银行” 061 第四章 纸面石油 095 第五章 马克·里奇的倒台 117 第六章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停业抛售 139 第七章 受资本主义影响的社会主义 161 第八章 大爆炸 191 第九章 石油美元和贪官污吏 217 第十章 目标非洲 243 第十一章 饥饿和利润 269 第十二章 亿万富翁工厂 291 第十三章 拥有权力的商人 319 结 论 丑闻满天飞 349 致 谢 377 附 录 381 注 释 385

TOP书摘

但是,如果有谁认为大宗商品交易商会心满意足地就此悄然退 出,或者认为世界可以没有它们仍然正常运转,那就大错特错了。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大宗商品交易商一直坚持的商业模式可能面临 压力,但它们在全球自然资源贸易中的核心地位意味着它对全球经 济的重要性一如既往。

2020 年发生的事件就是最终的证明。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致命性蔓延,全球经济陷入了 20 世纪 30 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危机,大宗商品交易商也迅速行动起来。就像以前多次做的那样,它们作为市场的终极买家开始介入。但是,这个市场对终极买家的需求程度空前巨大。这是对大宗商品交易商发出的战斗号角:尽管有人对它们进行质疑或批评,但是它们仍然具备迅速部署数十亿美元的雄厚财力。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大规模扩散以来,许多西方国家对其威胁不屑一顾。然而,在巴尔村低调的嘉能可总部

内,这次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却让交易员们丝毫不敢放松。嘉能可在中国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数周来一直不停地传回有关这种致命新病毒的信息。面对同样的威胁,世界其他国家也应该采取与中国类似的措施,关闭大量经济设施,禁止公民外出旅游,这一点似乎不可避免。但是,这只能意味着一件事:石油这种在 20 世纪大幅提高人类流动性的大宗商品,需求量将会急剧下降。如果要避免价格暴跌,生产商必须同样果断地削减产量。

但是,嘉能可清楚协调减产不太可能。从马克·里奇时代起, 公司就一直依赖莫斯科的高端联系人网络,现在这些人再次发挥 了作用。作为欧佩克的主要合伙人,俄罗斯必须参与所有联合减 产。但是,嘉能可的联系人透露,俄罗斯政府坚决反对减产的 想法。46

于是,嘉能可开始为世界石油供应过剩做准备。它在新加坡的 交易员开始打电话给经纪人租用船只,准备储存大量无人问津的原 油。这完全是安迪·霍尔 30 年前交易模式的翻版,只是现在规模更大了。2020 年 3 月份,嘉能可租用了世界上最大的油轮“欧洲” 号,它的甲板竖起来比埃菲尔铁塔还高,大到能储存 320 万桶石油。

然而,就连嘉能可也没能预见即将到来的崩溃有多严重。到

2020 年 3 月中旬,由于拒不让步,俄罗斯与沙特阿拉伯卷入了一场价格战。沙特非但没有减少产量,反而有所增加。与此同时,世 界各国开始实施严厉的封锁,力图阻遏新冠疫情。全球数十亿人突 然居家不出,造成的影响无法估计。对石油的需求几近枯竭。在正 常情况下,一场严重的经济衰退可能会导致全球石油需求下降 4%,

而现在由于飞机停飞,工厂关闭,城市中心不再热闹,全球石油需求下降了高达 30%。

对石油市场而言,这是一个灾难性的时刻。这不仅仅是因为油价下跌。储油罐的油量已接近极限,生产商开始担心因为没有地方存放石油而被迫关闭。石油公司哀号遍野。美国一家页岩气生产商的首席执行官斯科特·谢菲尔德警告说:“(我们)作为一个行业将会消失,就像煤炭行业一样。”47

从疫情暴发前每桶石油 60 美元左右跌至不到 30 美元,接着下

跌至不到 20 美元。甚至到了 4 月,有几个小时,石油这种令人觊觎的“黑色黄金”突然变得一文不值。而多年前,西奥多·魏瑟尔 还曾前往苏联去骗取这种商品,马克·里奇也冒着战争和禁运的风 险买卖这种商品。在世界上的一些地区,比如美国页岩革命的核心 得克萨斯,石油开始泛滥,白送都无人问津。在很短的一段时间里,油价曾经跌到了零元以下。

于是,大宗商品交易商开始登场。就像安迪·霍尔在 1990 年所做的那样,它们购买石油并进行储存,利用期货市场锁定利润。嘉能可的交易员组织了一支由全球最大的油轮组成的小型船队,轮 番向绝望的美国石油生产商购买石油,石油有的来自北达科他州的 巴肯油田,有的来自得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二叠纪盆地。嘉能 可将页岩井中的部分原油通过管道输送到墨西哥湾沿岸待命的油轮 上,然后再装到一艘更大的“新安慰”号油轮上,穿越半个地球到达新加坡海岸附近的马六甲海峡。在这里把来自美国的石油卸下,装到“欧洲”号的巨大船舱里。

接下来,“欧洲”号一直按兵不动。当嘉能可从巴肯油田和二叠纪盆地的页岩生产商手中购买石油时,抢购的石油成本低至每桶 10 美元。但是,市场形势变幻莫测,仅仅 3 个月后交割的期货

价格就达到了上述价格的 3 倍。嘉能可所要做的就是买进石油,储

存石油,然后卖出期货,这样一来利润就会翻 3 倍。即使考虑到租用油轮和为石油采购融资的成本,嘉能可也能从这些交易中获得

50%~100% 的回报。48 因此,“欧洲”号在抛锚观望,庞大的船体成为马六甲海峡上的一座临时岛屿,同时也是嘉能可的摇钱树。

随后,随着需求开始复苏,嘉能可开始交易“欧洲”号上的石 油。亚洲国家应对第一波疫情的冲击比西方国家更为成功,它们的经济推动了石油市场的反弹。“欧洲”号停靠的位置恰到好处。7 月初,100 万桶货物被卸到另一艘油轮上,随后运往韩国的昂山港, 这里有一家世界级规模的炼油厂。

对生产公司而言,石油已经一文不值。但是对嘉能可和其他交 易商而言,这是有利可图的珍宝。面对崩溃的石油需求,世界急需 交易商,不管情况多么糟糕,它们随时准备购买。它们不停地买进, 然后以高得多的价格卖出期货,以此来保证惊人的利润。仅仅几个月的时间,世界各地就储存了大约 10 亿桶没人购买的石油和精炼 产品,其中大部分被交易商储存。49 这笔交易如此大胆,就连唐纳 德· 特朗普都进行了评论。这位美国前总统说:“现在海洋里到处 都是石油。所有的船都装满了石油……石油就储存在船上,然后开 到海上,开始漫长的等待。我们从未见过这种情况。”50

尘埃落定后,这将是石油贸易史上最赚钱的时期之一。2020

年的前 6 个月,嘉能可从能源交易中赚了 13 亿美元—这是其石油交易员创纪录的业绩。51 托克和摩科瑞也取得了创纪录的石油交易利润。52

但是,这件事并非仅仅是一次赚钱机会。它提醒我们,尽管大宗商品交易商在未来几年和几十年面临各种挑战,但是它们在现代经济中仍然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些西方政客可能会蔑视交易商在世界一些棘手地区的政治花招,但是这些政客仍然依赖交易商在全球买卖和储存自然资源的能力。

石油仍然是全世界范围内一种主要的权力货币。这些交易商也 仍然是石油市场的主宰者。如果它们没有能力插手购买突然无人 问津的石油,那么 10 亿桶石油根本就不会有买家。在撰写本书时, 全球石油行业从疫情引发的油价暴跌中复苏的轨迹仍不明朗。但是毫无疑问,如果不是交易商在石油公司困难之际购买并存储大量石油,更多的得克萨斯州石油公司将面临破产,更多的石油工人将 失去工作,尼日利亚、安哥拉和伊拉克的政府预算也会进一步大幅 削减。

大宗商品交易行业可能正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但是 2020 年发生的事件表明,大宗商品交易商仍然在全球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 * *

但是,即使大宗商品交易商在未来的岁月中仍然举足轻重,那

么也不会是本书提到的同一批人。本书讲述的许多人都不会继续活跃在交易舞台上。马克·里奇、克洛德·多芬和伊恩·泰勒分别于

2013 年、2015 年和 2020 年去世。约翰·多伊斯在百慕大基地隐退, 安迪·霍尔酷爱艺术收藏,就连最冷酷无情、干劲十足的交易员伊 凡·格拉森伯格也准备退休。在大宗商品交易行业,几乎所有人都 感觉到了风向的变化。

给新一代让位的不仅仅是少数几个人,而是一整套交易哲学都 面临湮灭的风险。大宗商品交易商在合法或可接受的边缘打擦边球, 毫无歉意地处理具有污染性的大宗商品,或者全由白人男性任职董 事会,这种现象可能越来越难以维系。

率先遵守新秩序的是欧洲银行,因为它们害怕重蹈法国巴黎银 行支付巨额罚款的覆辙。一些最大的银行在遭受损失后,痛定思痛, 纷纷停止为大宗商品交易提供融资。结果,继续提供服务的银行因 此获得了更大的权力。极度依赖银行融资的交易商别无选择,只能 对它们马首是瞻。许多贸易公司已经宣布,它们将停止使用代理人, 即在某些情况下负责外包行贿的第三方中间人。但是,并非只有银 行在推行文化变革,整个世界已经在行动了。

贡渥首席财务长穆里尔·施瓦布说:“这不仅仅是银行或监管机构的问题。社会对可持续发展、气候变化有更迫切的要求。”53

在西方国家,就性别多样化而言,大宗商品交易行业是最落后的行业之一。即使在这一领域,施瓦布也认为情况也正在改变。作为大宗商品交易行业最资深的女性之一,施瓦布对“男人认为只有男性才能胜任这份工作”深有体会。但是她表示,在新员工的压力

下,大宗商品交易商已经在进步了。

她说:“现在,如果你想聘用年轻人……他们可不想为一家随 意丢弃污油的龌龊公司工作。我真的认为年青一代将塑造这个行业, 这个行业必须改变。事实上,它正在发生变化。”54

在我们追踪关注的所有公司中,嘉吉是世界上位置最稳固的公司之一,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业务重心已经不再是交易业务。嘉吉仍是全球领先的农产品交易商,但多年来,它将利润投资于玉米加工厂、大豆压榨机和肉类加工厂,这些业务的表现远远超过大宗商品交易业务。根据公司目前的计划,交易业务仅占其利润的三分之一。如果嘉吉的交易员赶上一年不景气,这个比例可能只有 10%。55

其他国家已经开始效仿这种模式。伊凡·格拉森伯格现在谈论嘉能可时,就仿佛在谈论其他任何一家矿业公司一样。他说:“交易业务不再是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将这种交易视为了解市场的一种有效途径,确保在市场上为自己的产品打开销路。”56

发出这一非凡声明的是路德维希·耶西森和马克·里奇衣钵的继承人。从格拉森伯格的话中,我们很容易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大宗商品交易行业正在走向死亡。许多最大的腐败调查行动尚未得出结论,但是许多大宗商品交易商的商业模式已被迫改变。由过去的菲利普兄弟公司、马克·里奇公司和现在的嘉能可打造的王朝所代表的那种交易风格—去任何地方,跟任何人打交道,行走在刀锋上—可能很快就会成为历史。正如贡渥首席执行官托尔比约恩·特恩奎斯特所言:“我认为那些老派交易商,也就是马克·里奇

一类的顽固分子,他们有些人还不太明白这一点。等到他们坐下来和联邦调查局谈话时,他们就明白了。”57

或者正如伊恩·泰勒在 2019 年所说的:“我们已经改变了。我们承认,拥有良好的声誉非常、非常重要。这意味着有些事你不能做,有些事你不应该做。我们完全接受这一点。因此,我们基本上不去做这些事。”58

但是几乎可以肯定,有关大宗商品交易行业将会灭亡的预言还 为时过早。只要自然资源继续向世界各地出口,大宗商品交易商就 会继续发挥作用。尽管生产商和消费者试图将业务扩展到贸易领域, 但他们在短期内几乎无法匹敌大宗商品交易商雄厚的财力和高度的 灵活性。尽管气候变化对位居交易商业务核心的大宗商品构成威胁, 但即使是最热心的环保主义者也认识到,在未来许多年,石油可能 依然是世界上的一种关键能源。

业务的确面临着压力,但是交易商仍然有利可图。尽管 2020 年的石油市场非常繁荣,但是这一行业可能在未来几年的某个时间面临清算。不过,即使不行走在合法与非法之间的刀锋上,只要市场缺乏效率,就仍然有赚钱的机会—因为交易商可以根据市场价格的消息差在世界各地运输大宗商品。

交易商扮演着世界主要商品结算所的角色,这赋予它们几乎独一无二的经济和政治权力。就在 2017 年,这些交易商的资金资助了库尔德斯坦的独立运动。同年,伊凡·格拉森伯格因对俄罗斯政府的贡献被授予勋章。石油公司和石油国家在 2020 年的审判中毫发无损,这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交易商。

世界正在变化,但是自然资源仍然需要买卖。大宗商品仍然是 通往金钱和权力的必经之路。在未来的岁月中,交易商很可能依然 会在世界事务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在阴影中躲藏了几十年之后, 它们的影响力肯定不会被忽视。 

收起全部↑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加载页面用时:46.8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