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羊道•深山夏牧场
羊道•深山夏牧场


羊道•深山夏牧场

作  者:李娟

出 版 社:花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8月

定  价:50.00

I S B N :9787536097094

所属分类: 文学  >  非小说  >  随笔/散文  >  中国古代随笔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非虚构长篇散文。《羊道》三部曲分别是:《春牧场》《前山夏牧场》《深山夏牧场》。

\n

  记录作者李娟跟随哈萨克族扎克拜妈妈一家,历经寒暑,在新疆最北部粗犷、苍茫的阿勒泰山区游牧、转场、迁徙生活的日子。此为《羊道》三部曲之第三部。

\n

 “这是世界最后一支真正意义上的游牧民族。甘愿沉寂在世界上最遥远的角落,逐水草而居。从南面的荒野沙漠到北方的森林草原,绵延千里的跋涉。一年365天,几乎得不到片刻停歇……”

\n


TOP作者简介

  李娟:1979年出生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成长时期辗转于四川新疆两地,有过一段阿勒泰牧场上的生活经历。出版有散文集《九篇雪》《我的阿勒泰》《阿勒泰的角落》《走夜路请放声歌唱》《记一忘三二》等,长篇散文《冬牧场》、《羊道》三部曲、《遥远的向日葵地》,诗集《火车快开》。曾获“鲁迅文学奖”“人民文学奖”“上海文学奖”“天山文艺奖”“朱自清散文奖”等。

\n

  其中,《遥远的向日葵地》荣获:2017年度“中国好书”奖,2018第七届“鲁迅文学奖”,2019第七届“中华优秀出版物”等国家大奖及2019广东省“五个一工程”奖等,并有英文版、韩文版、阿拉伯文版、繁体版面世,在读者中产生巨大反响。

\n


TOP目录

自 序

\n

再版自序

\n

三版自序

\n

 

\n

吾 塞

\n

 

\n

林海孤岛

\n

卡西的信

\n

孩子们的吾塞

\n

玛妮拉

\n

期待已久的弹唱会

\n

马的事

\n

汽车的事

\n

我的游荡

\n

伟大的小孩子卡西

\n

神奇的大孩子斯马胡力

\n

伟大的厨子李娟

\n

伟大的扎克拜妈妈

\n

病的事和药的事

\n

随处明灭的完美

\n

羊毛的事

\n

卡西不在的日子

\n

耶克阿恰一游

\n

斯马胡力的好朋友卡可汗

\n

相机的事

\n

从奇怪的名字说到托汗爷爷

\n

男人们在一起做的事情

\n

夏牧场新景象:苍蝇、老鼠还有猫

\n

友邻

\n

真正的夏天

\n

莎拉

\n

阿舍勒巴依家的莎拉古丽

\n

东面的大家庭

\n

擀毡

\n

山羊会有的一生

\n

真正的宴席

\n


TOP书摘

  哪怕在深山老林里,汽车也一天天多了起来。能走汽车的那条石头路将深山里最繁华的几处商业点连接在一条线上。从阿拉善到沙依横布拉克,到耶克阿恰,再到山下的桥头,蜿蜒盘旋在深山之中。出了桥头,又有一条尘土飞扬的烂土路往南延伸了几十公里,直抵可可托海镇。到了可可托海,就有像样的沥青路通往县城了。此外,桥头西边还有一条石头路,弯弯曲曲插进库委牧场。再沿着前山绵延无边的丘陵戈壁通往喀吾图小镇。无论从哪条路进城,都得走两百公里。

\n

  想进城的人得一大早出发,骑马穿过重重大山,去到石头路边等车。于是,不到半天,“某公里处某人要进城”的消息就在这条路的上上下下传播开来。司机便赶往那边接人。等凑够了一车人,就跑一趟县城。

\n

  前几年,除了拉木头和贩牛羊的卡车外,能在这深山里跑的只有那种啥证都没办过的军绿色北京吉普(俗称“黑车”)。这些车结实得就像脸皮最厚的人,横冲直撞、所向无敌。连台阶都能爬,还可以当飞机使。哪怕开到四面挡风玻璃和前后车灯全都不剩,开到拧根铁丝才能关紧车门,开到只剩一个方向盘和四只轮子……也不会轻易下岗。由于这样的车会吓到城里人,尤其是交警,因此从不敢上公路。只在深山里以及僻塞村庄的土路(又称“黑路”)上运营,零零碎碎捡些乘客。一个个生意相当不错。他们一般只能将人送到桥头,胆子大的敢送到可可托海。这种车,若是运气不好坏在路上,司机和乘客就一起高高兴兴地商量着修理,你出一个主意,我出一个主意。女人们则解开餐布裹儿,往草地上一铺。切开馕块,掏出铝水壶,一边欣赏男人们修车,一边悠闲地野餐。

\n

  那种车基本上开半年停半年。大雪封山之前,往桥头的雪窝里一埋,到了春天从雪堆里挖出来倒腾一番,加上油就出发继续揽活儿。

\n

  不过这几年牧区管理渐渐严格起来。在山野里,无论路况还是车况都被大力整顿了一番。一路上看到的汽车都有鼻子有眼的,靠谱多了。

\n

 

\n

  但某些司机们却还是过去的德行,不喝够了酒决不上路。右手握方向盘,左手握酒瓶子,一路高歌。迎面过来的车不认识也罢了,若认识,定会各自熄火下车,大力握手,热情寒暄,再掏出啤酒你一口我一口地喝。然而乘客们却和过去大不相同,也开始讲效率了。等他们刚喝完一瓶,大家就开始催促。喝完第二瓶,大家就有些脾气了。两人只好依依不舍地告别,死不情愿地上路。

\n

  我从沙依横布拉克搭车去富蕴县,倒没遇上酒鬼司机,却遇上一个臭美司机。开车时双肘撑在方向盘上,一手持小镜子,一手持小梳子,仔细地梳头。只有到了拐弯的地方, 才腾出一只手去转方向盘。他的头发明明很短,不晓得有什么可梳的,还梳个没完。

\n

  斯马胡力也这样。骑马的时候,骑着骑着,会突然摸出一把梳子梳啊梳啊。而周围只有峡谷和河流,又没有漂亮姑娘。

\n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336

开  本:32开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31.7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