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大家艺述-林徽音先生年谱
大家艺述-林徽音先生年谱


大家艺述-林徽音先生年谱

作  者:曹汛

出 版 社:文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7月

定  价:98.00

I S B N :9787805547466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传记  >  建筑设计师  人文社科  >  传记  >  其他人物传记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林徽音(又名林徽因,1904—1955),一生横跨建筑与文学两界,“挑起两担云彩”,有“一代才女”之称,在国内外都有很高的声誉。建筑史学家曹汛先生积数年之力,搜集整理关于林徽音的一手材料,并做了大量考证。年谱以事系年,是国内第一部系统梳理、翔实考证林徽音生平的著作,全面梳理了林徽音对中国建筑学所做的贡献,谱写了她坎坷而辉煌的一生。林徽音作为中国第一代留学回国的建筑学家,与其丈夫梁思成先生一起,在极其艰苦的生活和有限的科研条件下,为建立中国建筑体系、挖掘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做出卓绝努力。将林徽音的建筑成就梳理清楚,也就打开了理解中国建筑艺术的一扇门。

TOP作者简介

 曹汛(1935—2021),北京建筑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196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曾任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高级建筑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特聘教授、台湾树德大学建筑系特聘教授,20世纪90年代在北京林业大学教授《中国园林史》。治学严谨,尤精于史源学、年代学考证,发表学术论文数百篇,出版《中国造园艺术》《现代建筑画选》等专著,是学术界公认的建筑学家、园林学家和文史学家。

TOP目录

 

目录:

林徽音先生年谱

骄傲的辉煌
  ——林徽音先生和她的建筑世界

TOP书摘

 

精彩试读:

1935年
年初,为避免与上海一位男性多产无聊写家林微音名字相混,甘冒不孝的罪名,忍痛改名徽因。《中国营造学社汇刊》第五卷第二期(1934年12月)的社员名单仍署林徽音,第五卷第三期(1935年3月)列名已改为林徽因。1931年4月,《诗刊》第二期上发表《“谁爱这不息的变幻”》,署名排字误作薇音,目录上误作林薇音,随即在第三期的《诗刊·叙言》上作了郑重的订正。1933年7月林微音发表《微音顿首》之二《名字的纠葛》,专门挑起两人名字的话题,嬉皮笑脸油腔滑调地说了一堆不三不四的话。林微音的文笔格调不高,据说徽音读到他一篇什么文章,叫道:“哦,我的妈!”这个林微音曾化名陈代与鲁迅论战,还曾作过广州新月社的经理。徽音担心名字的误混辱没自己的清名和优雅,不愿招来更多的纠葛,更讨厌那个人的无理纠缠,才不得不改名。徽音的名字是父亲所赐,她非常喜欢。
2月,思成到曲阜勘察孔庙作修葺计划,这时徽音肺病又犯了。大夫要她卧床休息三年,她坚持要求休息六个月,请一位训练有素的护士搬到她家来住,她可以和家人在一起,并且不停止一些工作。
3月,《晋汾古建筑预查纪略》在《中国营造学社汇刊》第五卷第三期上发表,署名林徽因、梁思成。3月23日,《由天宁寺谈到建筑年代之鉴别问题》在天津《大公报·艺术周刊》上发表,署名林徽因、梁思成。文章占整版篇幅,附照片十帧。徽因一再强调“精确断代”,文中对于一位画家武断大意地称天宁寺塔作“隋朝古塔”,作了严正坦率的批评。
5月1日,徽因与思成设计的北京大学女生宿舍奠基开工,同年建成。女生宿舍灰楼采用现代建筑形式,是我国早期的一个现代主义建筑的成功之作,现列为北京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设计采用不对称的布局,造型简洁,比例匀称。徽因心细,考虑女生手小,楼梯扶手比一般细小,体贴入微,备受称赞。此外北大物理楼、图书馆亦同年开工,是否思成、徽因同一批设计,更待进一步考证。当时北大校长蒋梦麟为梁、林的旧友,颇敬重二人的才华。
    年轻有为的诗人方玮德病逝,6月1日南京出版的《文艺月刊》第七卷第六期刊出纪念专号,徽因发表动情的长诗《吊玮德》。
    6月,《中国营造学社汇刊》第五卷第四期刊载林徽因、梁思成的《平郊建筑杂录》续篇,是为《大公报》上所发的《由天宁寺谈到建筑年代之鉴别问题》的转载。
    6月16日,《大公报·文艺副刊》发表短篇小说《模影零篇》之一《钟绿》,8月11日发表《模影零篇》之二《吉公》。金岳霖称赞《吉公》有节奏地展开一个接一个的美丽情节,直到高潮到来并沉入某种遥远和崇高的境界之中。这篇小说也是六个月隐居休养即将结束的暗示。
    是年春,梁思成和刘敦桢等曾在天坛考察维修工程。有一张徽因与思成在天坛祈年殿屋顶上的照片,可能为本年夏天所摄,好像病后刚恢复。
7月,萧乾去天津《大公报》。7月31日,《大公报·小公园》副刊开始采用徽因与思成设计的刊头图案。虽然是一幅不大的刊头图案,设计却极为用心,花了三天时间。萧乾非常高兴,专门写了《关于图案》的按语,予以赞扬。此前《大公报·小公园》刊头用的是画家司徒乔的北海白塔,徽因、思成的图案是代表“纯粹中国创造艺术的最高造诣”的汉代雕饰样式。这一图案自7月29日至8月4日连用七天,再用司徒乔图案。8月11日至17日又连用七天,8月25日至31日再连用七天,到9月1日改刊,共用了二十一天。


1937年
1月,《新诗》第四期刊出《红叶里的信念》。1月29日,《大公报·文艺副刊》发表诗《山中》。31日,发表诗《静坐》。
3月,诗《十月独行》《时间》分别刊出于3月7日、14日的《大公报·文艺副刊》。
《新诗》第四期起预告将出版林徽因诗集,题未定。第五期、第六期再作预告,称林徽因诗集在编辑中。后来因为“七七卢沟桥事变”,日军大举入侵,林徽因诗集被打断。
4月,《古城春景》发表在《新诗》第七期。《模影零篇》之四《绣绣》刊出于4 月18 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5月1日,《文学杂志》创刊号出版。请徽因设计杂志封面,封面简洁优雅,大方爽朗,正中的双鱼抱笔图案又非常活泼。仔细寻绎,双鱼图案还是用的《庄子·秋水》的典。庄子与惠子在濠梁之上辩论,庄子说,鲦鱼出游从容,是鱼乐也。惠子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说,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双鱼抱笔图案用这个典故借喻文学创作表达真实的感受,不但自己知道创作的感受,还要传达给别人,让别人也能感受。这个封面没有鲜艳刺目的花纹,几根大方雅致的线条,与典雅的仿宋体字,代表一种清新、踏实、认真的特色。《文学杂志》刊行后深受文艺界和读者的好评,商务印书馆甚至想用《文学杂志》代替《小说月报》。
自《文学杂志》创刊号起,陆续刊出徽因四幕剧《梅真同他们》,第一卷第一期刊出第一幕。6月1日,第一卷第二期连载《梅真同他们》第二幕。7月1日,第一卷第三期连载《梅真同他们》第三幕。
5月16日,《大公报·文艺副刊》发表诗《前后》。
5月,思成应顾祝同之邀到西安作小雁塔维修计划,同时设计西安碑林工程,徽因偕行。他们一同调查西安建筑,还到附近长安、临潼、户县调查,又到北部耀县、澄城、韩城、朝邑四县考察,徽因协同测绘药王庙石窟。徽因、思成一直向往敦煌,思成说一步一个头也要叩到敦煌去。这次原本计划自西安西行,经兰州赴敦煌,因时局紧张,陕西、甘肃设卡,必须有军部的通行证,致使预计的敦煌考察未能实现,引为终生憾事,徽因怅望敦煌方向,无限感慨。
6月,徽因与思成从朝邑取道潼关返回北平,立即带上莫宗江、纪玉堂一起奔赴五台山寻找佛光寺。日本人断言,中国不可能存在唐代木构建筑,中国人要看唐代木构,只能到奈良去,思成则始终相信国内肯定还有唐代木构建筑。他最初看到伯希和的《敦煌石窟图录》时,注意到第61窟的宋代壁画五台山图中有“大佛光之寺”,又在《清凉山志》中读到了佛光寺的记载,经过思考分析,判定佛光寺不在五台山台怀中心地区,而是远在台外,可能因为交通不便,香客不多,寺僧贫苦,无力重修,反而有利于古建筑的保存,遂决定前去作艰难的寻找。
去五台山寻找佛光寺,先要经过太原。前往太原的途中,乘火车过榆次,徽因在车厢里无意之中看到榆次东南源涡镇雨花宫大殿,以历年考察的经验,虽一掠而过,也能断定是宋代建筑,有不可放过的价值。到达太原,在等待办理手续的时间,两次又回程专门到榆次,测绘拍照考察雨花宫,认定是北宋早期建筑,而且结构最为单纯简练,干净利落,极为难得。因为修筑铁路,不知保护文物,毁去山门,只剩下这一座殿堂,全无掩蔽地面对着正太铁路。榆次雨花宫是一个重大发现,后来徽因、思成指导莫宗江写成《山西榆次永寿寺雨花宫》一文。
思成、徽因自太原北趋南台外围,骑骡子进山,山路崎岖危险,不易通行之处,只好卸下装备,牵牲口前行。这样走了两天,第二天黄昏才到了豆村,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发现了国内最古老的一座木构建筑,建于唐大中十一年(857)的佛光寺大殿。不仅是木构本身,大殿中还保存着唐代塑像、唐代壁画和唐人墨书题记,大殿外还有唐幢两座,都是重要的国宝。梁上的唐人墨书题记是徽因发现迹象,一点一点擦洗,费了三天时间才辨识出来。佛光寺工作完毕从到台怀诸寺,又到繁山寺、代县调查,这才从报纸上得知卢沟桥事变,战争爆发已经五天了。
7月中,到家以后随即给在北戴河度假的九岁(虚岁)女儿写信,告诉她五台山之行的经过,并进行爱国教育,说父母愿意抗战打仗,“做中国人应该要顶勇敢,什么都不怕”。叫她“不怕打仗,不怕日本”。
8月1日,《文学杂志》第一卷第四期发表诗《去春》。这一期的《编者后记》云:“林徽因女士去山西旅行,《梅真同他们》的第四幕稿未能按时寄到,只好暂停一期,待下期补登。”由于日军大举入侵,占领北平,《文学杂志》出到第一卷第四期被迫停刊。徽因全家也在是年8月,逃出被占领的北平。剧作《梅真同他们》被日本侵略打断,梅真出走以后,也成了一个永久的悬念。思成写成的《山西应县佛宫寺辽释伽木塔》和《太原晋祠古建筑调查报告》已送印刷厂,也因战争爆发,印刷厂被迫停业而迷失。
1936年《大公报》举办小说评奖,原定每年都要评选。编辑《〈文艺丛刊〉小说选》既然称作“文艺丛刊”,一本“小说选”何谈丛刊?显然下一步还要接续编辑《〈文艺丛刊〉诗选》《〈文艺丛刊〉散文选》之类,也因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的战争而给打断了。
8月,营造学社被迫解散,徽因、思成一家离开已经沦陷的北平,与清华、北大的教授闻一多、朱自清、杨振声、金岳霖、张奚若、陈岱孙等向后方转移。临走时不忍心抛下端升太太、公超太太,还要冒险去北城看望沈从文太太张兆和。徽因说她恨不得把留下的太太孩子“挤在一块走出到天津再说”。他们带着行李、孩子,牵着老母,由天津到长沙上下舟车十六次,进出旅店十二次,就为的是“回到自己的后方”。10月1日,到达长沙,不久,住所被日寇飞机炸毁,全家仅以身免,不得不分散借住到朋友家,等待政府对营造学社做出安置。滞留一个月后,决定让他们随西南联大一起转移到昆明,12月8日才挤上开往昆明的汽车。12月9日,经官庄到达沈从文的家乡沅陵,下车看望了从文受伤的三弟。到达湘黔边界的晃县,汽车被征军用,旅客停下等车,雨雪交加,徽因又染上肺炎,高烧四十摄氏度,旅途中这次重病对她的健康造成严重的伤害。这样困难的旅行,历经三十九天,才到了昆明。
这段时间,由于日寇侵入,他们成了难民,徽因感慨万千,她埋怨政府无能,未能把他们组织起来,共赴国难。她自己则时时挂虑着前线战士的寒冷和死活,担心华北前线的防御,甚至“真想在山西随军”。陇海前线的激战,更使她兴奋,“整个心都像在那上面滚”。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版  次:1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93.7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