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敦煌人生:我的父亲段文杰
敦煌人生:我的父亲段文杰


敦煌人生:我的父亲段文杰

作  者:段兼善 著

出 版 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5月

定  价:88.00

I S B N :9787213105289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传记  >  艺术家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敦煌人生:我的父亲段文杰》是段文杰独子段兼善历时多年、翻阅大量文献、收集众多资料、整理父亲相关往来书信写作而成的,可谓目前市面上详尽、完整、可信的段文杰传记。

  本书共分九章,立足于跌宕起伏的大时代背景,完整呈现了段文杰先生在解放前、新中国成立、反右派斗争、“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等不同时期对敦煌莫高窟的守护、传播和弘扬。作者以青年段文杰从国立艺专毕业后,如何怀抱梦想、历经波折抵达敦煌为开篇,通过壁画临摹、科学研究、石窟保护、举办展览、学术研讨、出国交流等一个个切实有力的故事段落,讲述段文杰亲历新中国成立前的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新中国成立后的敦煌文物研究所以及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如何促成敦煌研究院建立的沧桑旅程、辉煌人生。

 

TOP作者简介

  段兼善,画家,段文杰之子。1943年生于四川绵阳,1965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曾任甘肃画院副院长、甘肃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政协常委。现为甘肃省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敦煌人生:我的父亲段文杰》是其历时多年、翻阅大量文献、收集众多资料、整理父亲相关往来书信写作而成的。

 

TOP目录

第一章 心驰神往 寻梦千里赴敦煌 001

  “大漠孤烟的诱惑,声声驼铃的召唤,让我在千里之外的兰州坐立不安,甚至有时在想:难道我如此虔诚执着依然与敦煌无缘?我不相信!”

第二章 精研细读 面壁摹绘传神韵 025

  “我被这些绚丽精美的作品深深地打动了,我已经忘记了一切,陶醉在这壁画的海洋之中。北凉、北魏、西魏、北周、隋代、唐代、五代、宋代、西夏、元代整整十个历史时期,千年的累积,杰出的创造……”

第三章 寻根探源 撰文立论抒己见 079

  “不惧风袭沙扬,不惧遍地荆棘,秉烛前行在文明的宝库里,除了敦煌已成为精神信仰外,心里无他。但是突如其来的一场人为风沙,几乎要将我的心与敦煌一起再次湮没。”

第四章 执着坚守 改革开放春风来 113

  “20 世纪初王道士的功过,已被岁月的长风雕琢成沙、磨砺为尘,也许,这就是敦煌的‘劫数’——她汇集了太多人类的智慧之光与艺术奇迹——她以这样的一种形式再次面世,并折射出完美,来接受朝圣者的顶礼膜拜。”

第五章 邀结群学 扬葩振藻谱新篇 145

  “必须扭转‘敦煌在中国,研究在外国’的被动局面,要齐心协力,埋头苦干,奋起直追,以丰硕和优异的成果融入国际敦煌学的发展进程,为世界文明进步发挥中国文化的作用。”

第六章 开拓进取 推动保护上新阶 181

  “石窟保护是开展其他工作的前提。为了使敦煌文物保存得更长久,延揽培养人才是科学保护的关键;采用先进的仪器设备是提高保护水平的手段;开创合作机制,引进先进技术,是科学保护的有效途径。”

第七章 殚精竭虑 拓展弘扬新空间 227

  “莫高窟是我家,我的毕生精力都是为了保护研究弘扬它。敦煌艺术博大精深、辉煌灿烂,它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作为敦煌的守护者之一,我有责任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让更多的人了解敦煌,认识敦煌。”

第八章 魂牵梦萦 往事难忘凝笔端 273

  “从远古一路走来,沙漠绿洲上沙岭晴鸣、月泉晓澈,茫茫戈壁见证了敦煌千年的辉煌与伤痛;向未来一路走去,佛窟壁画上岁月留痕、魅力长存。赤诚之心放飞着我的敦煌,我的梦。”

第九章 双亲英杰 终身护窟归净土 291

  “人生难免遭遇困难,但飘逸的飞天会指引我们走在通往幸福的路上;人间总有隔阂积怨,但佛陀的拈花微笑可以融化人类心灵的坚冰。在敦煌的世界里 , 我们能够触摸到真正的和平、和美、和谐。”

 

后 记 312

 

TOP书摘

序:笔墨丹青绘就人生华章

  关友惠(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原所长)

  我于1953年从西安的西北艺术学院毕业,分配到敦煌文物研究所,在段文杰先生负责的美术组开始做敦煌壁画的临摹工作和研究工作。段先生是我长达数十年的老同事、老朋友。段先生于2011年仙逝,我也从一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进入耄耋之年,有时回忆起过去共事的经历,段先生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近日,段先生之子段兼善问我是否愿为《敦煌人生:我的父亲段文杰》一书写个序言,我被他的思亲之情感动,无奈九十高龄,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将几年前追思文杰先生的文章略加修改以代序。

  段先生的一生可以分成三个阶段来讲。第一个阶段是他1946年从国立艺专毕业后千里迢迢来到敦煌莫高窟参加工作,一直到1957年反右派斗争开始。在这十余年间,段先生的成就主要在临摹敦煌壁画方面。当时他是美术组的负责人,凡是常书鸿所长不在敦煌的时间,所里的事情都委托段先生负责,实际上那时候所里除了常书鸿先生以外,段先生就是负责人。这个阶段是敦煌文物研究所壁画临摹的高峰期,也是段先生壁画临摹的黄金时期。他的作品,比如最著名的莫高窟130窟“都督夫人礼佛图”、卧佛洞158窟的“各国王子举哀图”、榆林窟 25 窟的“观无量寿经变”、莫高窟217窟北壁的“观无量寿经变”等,都是他这一时期临摹壁画的代表作。那时他才30多岁。

  我是 1953 年来到敦煌的,当时所里大概只有 25 个人,加上我们几个新来的,也还不到 30 个人。我们每年都要制订临摹计划,制订计划前,段先生会先带大家去洞窟看看实际情况,征求大家对计划的意见并一起讨论。临摹壁画需要具备很扎实的线描功底,每天晚上段先生都会带领我们练习线描,他自己也练。临摹过程中的每一个阶段段先生都要检查,他不仅亲自检查,还请大家共同对一幅作品进行评价,指出来哪个步骤需要修改,一直修改到大家都满意为止。这是一种很民主的办法,对提高个人的绘画水平也有很大的帮助,所以大家的心情比较舒畅,和他相处也很融洽。

  第二个阶段是1957—1980年,这20余年间,由于“大跃进”“三年困难时期”“文化大革命”等的影响,段先生由一个敦煌文物研究所的公职人员变成了普通的老百姓,尤其是 1969—1972年,他与夫人龙时英更是被下放到农村参加劳动。在这种情况下,他便把自己所有的藏书送给了资料中心。那时候的资料中心几乎没有什么书,只有一部 《大藏经》 和没有标点的二十四史,平时要张资料的照片也很困难,因此他这样做就更难得了。段先生经常说:我办这些事情不是为了我个人,我没有私心,心底无私天地宽。段先生不仅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

  第三个阶段就是1980—1998年这18年,段先生先是任所长,敦煌文物研究所扩建为敦煌研究院后,他又担任敦煌研究院院长这一职务。这一时期他主要是做领导工作和研究工作。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他已经60多岁了,但他仍然尽最大的努力为敦煌研究的各项工作奔波。那时候敦煌研究所面临着一个新问题——应该朝哪个方向走?怎样走?这在当时确实是关系研究所未来发展的大问题。当时敦煌学研究的状况是怎样的呢?“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日本”这句话听起来不好听,但是现实就是这样!那时,咱们国内从事敦煌学研究的人屈指可数,所里共有四五十人,其中研究业务的人员加上刚来的新人总数也不超过20个。我们的敦煌学研究可以说还是一片空白,可是日本学者却搞出洋洋十卷专著,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也是摆在敦煌研究所面前的实际情况,怎么办?再加上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全国,全国所有的石窟研究单位,如麦积山石窟、龙门石窟、云冈石窟等都盯着敦煌,想看看咱们敦煌研究所怎么搞;全国各个院校搞美术的人、对敦煌壁画感兴趣的人也都到敦煌来了,大家都注视着敦煌研究所。面对这样的严峻形势,段院长当时还是很有考虑的,他抓住了这样几件事情,为敦煌研究所的发展打开了新局面:一是举办展览,加大对外宣传。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敦煌,他接二连三地在国内外举办展览。1982 年在日本,1983 年在法国,1985年、1986年又在日本举办了两次展览。二是组织召开多次国内、国际学术会议。举办展览是我们“走出去”,而召开学术会议是把国内外的专家“请进来”,我们面对面交流,通过学术会议打开与世界平等交流的局面。当时参加学术会议的学者有来自中国台湾、香港等地区的,也有来自日本、印度、法国、美国、俄罗斯等国家的,这样就使敦煌研究所开始与世界接轨,更多的人开始了解敦煌、了解敦煌研究所。三是从机构设置上,他提议并促成把敦煌文物研究所提升为敦煌研究院,扩大了敦煌学研究的范围,并向全国招揽人才。四是段先生个人的研究成果。他在几十年的临摹工作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资料。这一时期他写了一系列关于敦煌艺术研究的文章,都是对自己临摹敦煌壁画和研究石窟艺术的经验总结。他写的东西没有水分,没有空话,很有深度,这些研究都是从实践中来的,是经得起考验的。我认为他的研究是敦煌壁画艺术研究史的一个大纲,后面的人可以沿着这条线继续深入研究。

  段先生不仅是一个研究者,还是一位好领导,他为敦煌研究院的发展、为推动整个敦煌学的研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在很多学校都设有敦煌研究所、敦煌研究室,而当时只有兰州大学的几个人在做相关研究工作,其后敦煌学研究的发展速度是相当快的。受大陆敦煌学研究蓬勃发展的影响,台湾、香港等地的敦煌学也都有所发展。所以段院长的影响不是限于研究所,而是影响了整个中国的敦煌学研究,我们应该看到他对全国、对世界敦煌学研究的影响。

  段文杰先生对敦煌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也非常重视。他想方设法培养科技人才,积极开拓中外合作保护石窟文物的新方法、新路径,推动敦煌文物保护走上科学化、现代化的新阶段。他积极组织敦煌莫高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工作,于1987年获得成功。可以说,段文杰先生为敦煌文物事业毫无保留地奉献了他一生的精力和才智。

  怀念段文杰先生!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348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