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运河风流
运河风流


运河风流

作  者:高满堂,昃文江,李洲

出 版 社:山东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5月

定  价:49.00

I S B N :9787532960903

所属分类: 文学  >  小说  >  影视小说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部长篇年代传奇小说。故事起于民国初年,兴于大运河畔,以家风祖训、正气节义为底墨,以为官刚正的黄子荣、侠义痴情的一片云、诚信经商的宋鲁生、授业撰史的杨春早等人物跌宕起伏的人生命运为主线,塑造了官、商、文、兵、匪等各色生动传神、个性鲜明的运河儿女形象。小说依托风卷云涌的历史真实背景,晕染三十载恩怨交织的传奇岁月,讴歌了齐鲁运河儿女的侠肝义胆和家国情怀。故事荡气回肠,叙事多线并行、繁简有致,既有儿女之情、患难之交,也有血脉亲缘、家国大义,彰显出时势之下个体与家族荣辱与共、家与国生死相依的博大胸襟。千古运河故里,海佑风情长流;一朝兵临城下,共济道义相勖。

TOP作者简介

    高满堂,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第六届副主席,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澳涞坞电视剧编剧协会会长,第十二届、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大连广播电视台国家一级编剧。1983年开始电视剧编剧生涯,编剧1000余(部)集。曾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第27届《闯关东》、第29届《温州一家人》)优秀编剧奖,“金鹰奖”(第24届《闯关东》)最佳编剧奖,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第25届《爱情的边疆》)最佳编剧(原创)奖,四川电视节“金熊猫奖”国际电视剧评选(第13届《老农民》)最佳编剧奖,第3届首尔国际电视节最佳编剧奖,第27届“飞天奖”突出贡献奖,中国电视剧50年优秀编剧奖,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国十佳电视编剧奖,中国2009年度影视十大风云人物奖等。作品曾获第5届亚洲电视节金奖;第39届亚广联ABU娱乐类金奖;中国电视剧“飞天奖”16次,其中一等奖7次;中国电视“金鹰奖”5次,其中一等奖2次;全国“五个一工程”奖10次;“华表奖”最佳故事片奖;第12届四川电视节“金熊猫奖”国际电视剧评选活动银奖等。代表作品有《闯关东》系列、《家有九凤》、《大工匠》、《北风那个吹》、《钢铁年代》、《温州一家人》、《老农民》、《老中医》、《老酒馆》、《运河风流》等。

    昃文江,国家二级编剧,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硕士毕业。广播剧作品《点亮心灯的人》、《原山情》、《情满昆仑》先后荣获全国“五个一工程” 奖。创作《毛驴上树》、《毛驴上树2:倔驴搬家》、《春来怒江》、《我是代办》、《搞定对门狗》、《辣妈挂帅》、《快乐编剧班》、《运河风流》等多部影视、网络、广播剧作品。

    李洲,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电视编导专业,后在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进修。曾任摄影师,参与拍摄电视剧《闯关东》、《闯关东》(中篇)、《钢铁年代》等;曾任电视剧《大河儿女》文学统筹,电视剧《老农民》、《最后一张签证》、《爱情的边疆》、《老中医》、《老酒馆》、《运河风流》联合编剧。


TOP书摘

第一章(节选)

1912年。

阳光映照在济宁运河河段,绵长蜿蜒的河道与浩渺的微山湖连接在一起。运河中,几条大小不一的木船各自扬着帆,方向不一地行驶着,野鸭子在河边自由游弋,还有水鸟不时在运河上空飞翔起落。

一条行驶的客船上,黄子荣正在给自己的骏马美玉套马鞍子。他亲切地抚摸着美玉的额头:“美玉哇,咱很快就到家了。”

这时,大腹便便的马彩英从船舱里吃力地走了出来。黄子荣看到后连忙走到她身旁,说道:“你身子不方便,咋出来了?”

“里边憋闷,出来透透气。”马彩英一边说着,一边忐忑地看看船老大和两个船夫,然后悄声道,“老爷,我眼皮一个劲儿地跳,孩子的事不会露馅吧?”

黄子荣小心翼翼地将马彩英扶到甲板上坐下,安慰道:“彩英,别思虑太重。回来之前,该想的我都想了,一切也都安排妥当了,放心吧。”

话音刚落,身后突然传来“蹿天猴”在空中炸响的声音,船上的人都愣住了,正向四周看时,两道粗粗的麻绳忽然从水里拉起,绳子之间缠绑着的破旧渔网将船头牢牢拦住。七八名体魄健壮的土匪从水中冒出,他们赤裸着上身,斜背着带鞘的大刀,吐掉含在嘴里的空芦苇管,将船带向不远处的一座荒岛。

船老大和两个伙计害怕地站在桅杆处,看着土匪们将一个个大木箱子从船上搬了下去。黄子荣牵着美玉的缰绳,和马彩英站在岸边,土匪王小义端着枪,看押着二人。

不远处,两个手持短枪的女子朝这边走来,走在前面的是一片云,后面跟着的是她的丫鬟樱桃。土匪老猫子跑到一片云身边,讨好道:“少当家的,今天出门还真没看错皇历,咱们逮住了一头肥羊。”

一片云突然两眼放光,满怀期待地问道:“肥羊?多肥?”

“黄子荣您知道吧?”

“黄子荣?”一片云皱了下眉。

樱桃来到一片云面前,接话道:“姐,黄子荣就是济宁三杰之一,听说一直在德州当知县呢。”一片云有些意外,转头看向远处的黄子荣。

老猫子笑了笑:“少当家的,德州那可是个好地界,黄子荣只怕没少捞银子。”

一片云冷冷一笑:“照这么说,还真是头肥羊!樱桃,走,跟我去看看这个黄大老爷长的是个啥模样,是肥头大耳,还是贼眉鼠眼?”说完,快步向黄子荣走去。

马彩英神色有些不安,黄子荣轻轻拍了拍她的肩,默默地注视着向他们走来的一片云。一片云来到他们跟前,有些发愣地注视着相貌英俊的黄子荣。

黄子荣淡淡一笑,拱手施礼:“少当家的!”

一片云像是没听见一般,还在端详着黄子荣。樱桃见状,悄悄拽了拽一片云的衣角,她才缓过神来。

黄子荣客气道:“少当家的,不知今日拦住黄某所为何事?”

“你知道我?”一片云有些疑惑。

黄子荣看了眼老猫子说:“一片云——飞鱼岛少当家的,刚才那个好汉报过您的名号。”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就该知道我为啥拦你。”一片云也不和他废话,继而转头吩咐道,“老猫子,看看那几口箱子里装的都是啥!”

老猫子带人打开箱子,只见里面都是黄子荣夫妇的衣服和各种书。除了一个装着散碎银子的小布包,并没有什么硬货。一片云有些意外,暗想:难道这个黄老爷是个清官不成?她来到黄子荣夫妇面前,来回审视着二人。忽然她想到什么,关切地打量起马彩英高高隆起的腹部,马彩英被她盯得有些心虚,眼神一直躲闪。

“黄夫人,看样子快生了吧?男孩还是女孩呀?”一片云指着马彩英的肚子问。

马彩英下意识地用手遮了下肚子,有些吞吞吐吐:“还……还不知道。”

“黄夫人,我跟人学了点儿看相摸胎的本事。来,让我摸摸是个少爷还是个千金。”说完,一片云煞有介事地将手伸向马彩英的肚子,说时迟那时快,黄子荣先一步挡在了马彩英前面。

一片云冷冷一笑:“咋的,黄夫人的肚子这么金贵,摸都摸不得?”

黄子荣连忙解释道:“少当家的误会了。黄某听说,看胎相,摸的应该是脉。少当家的这上手就摸肚子,黄某还真没见过。”

“黄老爷说的那是县城丁神医的路数,我一片云是野路子,打根儿里就不是一个门派。”说着,便把手放到马彩英肚子上,一边轻轻地抚摸,一边感叹,“哟,这孩子咋这么安稳哪?”

马彩英正不知该如何回答,黄子荣突然伸手抓住一片云,问道:“少当家的,能否借一步说话?”

一片云思量了一下,跟黄子荣走到一旁。黄子荣靠近一片云,悄声说了几句。说完之后,他打了个呼哨,马彩英身后的美玉听见呼哨声,小跑着奔向黄子荣,黄子荣转身将缰绳递给了一片云。

“老猫子,放他们走!”一片云下令。

老猫子愣了一下:“少当家的,他们……”

一片云不满:“聋了?放行!”

土匪们纷纷让路,黄子荣扶着马彩英走上船,船老大和两个伙计也连忙跳上船,一刻不敢耽误地将船划离了荒岛。

就在黄子荣夫妇即将到家时,黄家突生变故。起因是,黄子荣的父亲黄四海因为和宋家争祭河神,提出斗狮子定胜负。可刚开始斗,他就倒在地上不行了,等送到丁家医馆时,人已然没了。

黄老太太倚靠着被褥坐在炕上,两眼直勾勾的,泪水默默地流着。孙子黄天楷坐在她身旁,不安地看着她。

黄子田坐在炕沿上,愤怒地说道:“娘,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爹是跟宋长贵斗狮子才犯的病,宋家脱不了干系!我这就带人去宋家讨个公道!”

黄天楷从炕上站起来:“奶奶,二叔说得对,不能便宜了宋家!”

黄老太太摆了摆手,缓缓地说:“子田,你现在去宋家,是想再闹出条人命来?眼下最要紧的,是把你爹的后事办好!”

“娘!”

黄老太太抬高嗓门:“别说了!你大哥就算今天回不来,明天也肯定能到家,有啥事等他回来再说!现在马上安排人置办棺材、祭品,搭灵棚!”

灵棚里设了一张大木案子,上面摆放着一口棺材。六个黄家族人身着孝服,分立在棺材两侧。棺材前摆放着一个小木案子,上面供放着黄四海的画像、牌位和祭品,两侧铜制的蜡台上燃着白色的蜡烛,香炉里香火袅袅。木案前摆放着一个瓦盆,旁边放着烧纸。

回到家的黄子荣和马彩英站在灵棚前,怔怔地看着黄四海的遗像。黄子荣缓了缓神,问道:“子田,这到底是咋回事?”


TOP 其它信息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183.5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