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蓝


作  者:[美] 玛吉·尼尔森 著

译  者:翁海贞

出 版 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22年05月

定  价:48.00

I S B N :9787559659132

所属分类: 文学  >  非小说  >  随笔/散文  >  外国随笔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蓝》是一部哲思性的散文作品,由240段关于蓝色的随笔组成。玛吉·尼尔森通过诗一样的语言,以及对文学史、文化史、艺术史的旁征博引,对蓝色,这一人类历史上多人喜爱的颜色进行了思考。她不仅仅将蓝色与文学、艺术相连,更将其与自身的个人磨难、爱与渴求进行勾连,完成了一部奇妙又无法定义的蓝色之书。

  本书是玛吉·尼尔森畅销和被广泛阅读的作品。凭借这部作品,她跻身当代杰出的抒情散文家的行列。

 

TOP作者简介

  玛吉·尼尔森(Maggie Nelson)

  美国散文家、评论家、诗人,被誉为“美国当代令人振奋的作家之一”。著有《阿尔戈》(The Argonauts)、《蓝》(Bluets)、《残酷的艺术》(The Art of Cruelty: A Reckoning)、《简:一桩谋杀案》(Jane: A Murder)等作品。曾获麦克阿瑟“天才奖”、美国国家书评奖等多个大奖,现执教于加州艺术学院。

 

TOP书摘

1.

如果在开始之前,我先说这句话:我爱上一个颜色。如果我说得如同忏悔;如果我们交谈的时候,我把纸餐巾撕成碎片。这爱来得缓慢。一种欣赏,一种声气相应。然后,某一天,便认真了。然后(看进一只空茶杯,杯底积淀着一层薄薄的棕色污垢,盘旋为海马的形状),不知怎地变得切身。

2.

如此,我爱上一个颜色就眼前的状况来说,蓝色好似中了魔咒,一个让我想要努力被迷惑,然后再从它底下脱身的魔咒。

3.

诚然,但那又如何?也许你会说,这是一种自愿的错觉。你会说,每个蓝色的物体都可能是一丛燃烧的灌木,一个只有间谍能够破译的密码,一个地图上的X。只是这幅地图太芜蔓,从而永远不能完全展开,但它包括了整个已知宇宙。蔷薇丛中所有那些被勾住的蓝色垃圾袋碎片,或者世界各地的棚屋和鱼摊上方飘拂的明亮的蓝色油布,怎可能在本质上都是上帝的指印? 我会努力给你解释。

4.

我承认,也许是我太孤单。我知道孤单会带来一阵一阵炽热的痛。如果足够热,足够漫长,这痛便会开始模拟或者激发随你喜欢哪个词对神圣的领悟。(这原该引起我们的怀疑。)

5.

不过,我们且先将某个范例倒推一遍。1867年,法国诗人斯特凡马拉美在经历了一段漫长的孤独时光之后,致信友人亨利卡扎利斯:“过去数月十分骇人。我的思想想透了它本身,抵达了一个纯粹的理念。在那漫长的焦灼里,余下的我所承受的煎熬简直难以为词。”马拉美将这焦灼形容为一次战斗,战场是上帝“骨骼嶙峋的翅翼”。他精疲力竭地、得意地告诉卡扎利斯:“我与披挂着古老而邪恶的羽毛的生灵上帝作战;我幸运地将祂打败,抛到地上。”后来,马拉美开始将诗中的“le ciel”替换为“l'Azur”,企图从天空的指涉里涤净宗教的意味。“幸运的是,”他在信中对卡扎利斯说,“我现在差不多死了。”

6.

这半圈刺眼的宝蓝色的海,便是这爱的原初场景。蓝色确实存在,这个事实令我的人生变得不凡:单是曾经见过它。见过如此美的东西。看见自己置身于它们中间。没有选项。昨日,我回到那里,又站在那座高山上。

7.

可是,这爱属于哪一种?不要自欺地称它为崇高。承认吧,你站在博物馆的橱窗前,看着一只玻璃杯里的一小撮群青颜料粉末,心中感到一阵蜇痛般的欲望。可是,意欲做什么?把它释放出来?买来?吞下?自然界里的蓝色食物十分稀少事实上,在野外,蓝色往往标识着应当避免食用的东西(霉菌、毒莓)餐饮业专家通常建议餐馆不要使用蓝色灯光、蓝色油漆、蓝色餐盘。然而,尽管蓝色确实会抑制食欲,却能增长别种欲念。比方说,你可能想伸手拨弄那撮颜料粉,先染你的手指尖,然后去染整个世界。你可能想把它溶化,然后在它里面游泳;你可能想用它晕染你的乳头;你可能想用它描绘处女的披风。但你依然不曾接近它的蓝。完全没有。

8.

但是,不要误以为所有欲念都是渴望。歌德写道:“我们爱思索蓝色,不是因为它向我们而来,而是因为它吸引我们朝它而去。”也许他说得不差,但我感兴趣的不是渴望活在一个我已经在活的世界。我不想要渴望蓝色的物体,更不想要任何“蓝色的本质”。最重要的是,我想要停止思念你。

9.

所以,请不要再写信告诉我任何美丽的蓝色的东西。说句实在话,这本书也不会告诉你任何美丽的蓝色的东西。这本书不会说,X难道不美吗?这类反问是对美的谋杀。

10.

我最想做的事:给你看我的食指尖。它的缄默。

11.

也就是说,纵然它苍白无色,我也不在乎。

12.

还有,请不要对我讲论“事物的如其所是”被任何一把“蓝色吉他”的曲调改变。这本书不关心那些会被蓝色吉他改变的东西。

13.

一所大学的应聘面试,三个男子坐在我的桌对面。我在履历表写道,我目前正在撰写一本关于蓝色的书。这句话我说了很多年,却仍不曾写出一个字。也许这让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在进行中”,而不是从点燃的香烟上掉落的一截烟灰。其中一个男子问道,为什么是蓝色?人们经常问我这个问题。我从来不知该如何回答。我想说,对于爱谁或者爱什么,我们没得选择。从来没得选择。

14.

我一向喜欢告诉别人,我在写一本关于蓝色的书,却不真正地去写。在这种情况下,通常发生的就是人们不断地给你送来故事、线索、礼物,你就可以摆弄这些东西,而不是词语。过去十年里,我得到蓝色的墨水、画作、明信片、染料、手链、岩石、宝石、水彩颜料、染料粉、镇纸、高脚杯、糖果。我被介绍给一个将门牙换成青金石的男人,单纯因为他爱这种岩石。我被介绍给一个崇拜蓝色的男人,他崇拜得如此虔诚,拒不吃蓝色食物,花园里只种蓝色和白色的花,花园环绕他的住宅,曾经的蓝色大教堂。我遇见一个男人,他是全世界有机靛蓝染料的主要种植者。我遇见一个男人,身穿令人心碎的女装哼唱琼妮米歇尔的《蓝色》(“Blue”)。还有一个男人,长着流浪汉的脸,眼里渗出蓝色。我称这一个为蓝色王子。其实,这是他的名字。

15.

我想这些人是我的蓝色通讯员,他们的任务是从前方给我发来蓝色报道。

16.

尽管你得意扬扬地谈论这一切,而实际上更可能的是,你已病入膏肓。这些前方记者寄来一则又一则蓝色的新闻,如同孤注一掷地想要寻找一张药方。

17.

可是,当你把颜色讲得如同一种疗法,却又不讲明你的病症的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

18.

初春的一个温暖午后,纽约城。我们到切尔西酒店做爱。做过之后,我从房间的窗户看见一片蓝色油布,在对面的屋顶随风飘拂。你在沉睡,因此这是我一个人的秘密。这是日常生活的污渍,在阴湿的苍天下,一片明亮的蓝。那是我唯一的一次高潮。那片蓝色实际上是我们的人生。它在颤动。

19.

这个下午的数月之前,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天使来对我说:你须多花一些时间去思考神圣,少花一些时间去想象在切尔西酒店解开蓝色王子的裤子纽扣。可是,如果蓝色王子解开裤子纽扣这事是神圣的,又当如何?我恳求道。好吧,她说道,留下我脸贴着蓝色的石地板啜泣。

20.

交媾让一切保持原状。交媾可能全然不干涉语言的实际用法。因为它也不能给予语言任何基础。它让一切保持原状。

21.

不同的梦,同样的时期:岸边一幢房屋外,一片严肃的风景。一间红木舞厅,舞蹈正在进行,我们以别人彼此述说他们想要的做爱之姿跳舞。之后是野性的魔法时刻:为了施下咒语,我得将每一件蓝色物体(两颗弹珠、一支小小的羽毛、一块天蓝色碎玻璃、一串青金石)放进嘴里,当它们释放出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汁液之时继续含在口中。我抬头看时,你正乘着一只划艇逃亡,突然间被追捕。我吐出那些物体,将蛇状的蓝色面糊盛在盘里,然后主动提出帮助警船去追捕你,但他们说水势太不寻常。于是,我留下来,成为人们所说的“等待的女人”。城池悲伤地沦陷,头发散发着野兽的气息。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176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93.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