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万鸟归巢
万鸟归巢


万鸟归巢

作  者:何建明 著

出 版 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5月

定  价:65.00

I S B N :9787559464323

所属分类: 文学  >  文学  >  纪实文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在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的苏州工业园区,有一大群来自电子信息、生物制药、纳米科技、智能制造等高新技术产业的优秀“海归”人才。

  作为各自领域的佼佼者,他们深怀爱国之情、报国之心、强国之志,归国创业,深耕科研,主动担负起时代赋予的使命责任,瞄准世界科技前沿,为推动中国科技创新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全力以赴。

  本书以中国高精尖“海归”群体归巢筑业的创业故事和心路历程为窗口,聚焦中国“制造强国”“科技强国”“人才强国”建设,讲述新时代中国故事。


TOP作者简介

  何建明,当代中国报告文学领军人物。三次获得鲁迅文学奖,五次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四次获徐迟报告文学奖,三次获《人民文学》特等奖,是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和中华优秀出版物奖提名奖获得者。

  代表作有:《革命者》《雨花台》《诗在远方》《大桥》《浦东史诗》《时代大决战》《山神》《国家》《南京大屠杀全纪实》《忠诚与背叛》《国家行动》《根本利益》《落泪是金》《中国高考报告》《东方毒蛇》《第二道战壕》等。是《战狼2》《丁香》《山海情》《奠基者》《落泪成金》《百姓书记》《国家行动》等12部影视作品的原著作者。近20部作品被翻译至海外。

  中国作家协会原副主席,中华文学基金会理事长,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茅盾文学院院长。曾任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管委会主任、作家出版社社长、《中国作家》主编等。全国劳动模范,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中国新闻出版领军人物。


TOP目录

第一章 金鸡湖上的“苏州鸟”

 1.飞来的第一只“布谷鸟”

 2.那片云霞里闪耀着“王者”光芒

 3.他飞得很高、很远

第二章 丝丝如锦绣

 4.鹰来了,其眼炯炯有光

 5.湖边有艘“纳米航母”

 6.一不小心把自己打造成了“机器人”

第三章 “芯”归姑苏

 7.双手捧心而来

 8.若水清文

 9.听涛者的心思

第四章 药谷与药神们

 10.自入“仙境”的大成者

 11.“福地”上一个大写的人

 12.那些并不浪漫的人干出了浪漫的事

第五章 “你好,金鸡湖”

 13.生根的超级马拉松

 14.田园上的放飞

 15.湖上芭蕾


TOP书摘

1. 飞来的第一只“布谷鸟”

  ……

  苏州工业园区占地不足300 平方公里,2019年的GDP为2743亿元。一块“巴掌”大的地方,每天为国家创造的财政收入超过1个亿,这不禁令人感叹,中国要是有十个八个这般优秀的“园区”该有多好!

  然而,苏州工业园区是中国唯一的,也是世界唯一的。以往人们议论它,讲得最多的是它的“新加坡软件”,或说“新加坡模式”。后来新加坡不再主持管理,在改由苏州自己管理后,园区经济效益竟然比新加坡管理时还往上翻了好几倍。于是,“中国经验”“苏州园区经验”成为独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典范经验。

  而在苏州园区,听人们讲得最多的经验就是,他们的“硬核”在于他们拥有数万“海归”。以前并不知“海归”到底有多厉害,了解苏州工业园区的发展和现实境况之后,方知这一群“海归”掀起的是何等排山倒海之势,而振兴中华又怎可缺了这些爱国的“海归”!苏州工业园区之所以实现了超常发展,靠的其实就是“海归”们的“兴风作浪”—兴民族振兴之风气,作国家强盛之浪潮……

  陈文源正是我们所见的第一位“海归”。巧得很,他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海归”,依然可以说一口软糯糯的吴语。老实说,在去园区采访“海归”们之前,我们并不太知道“海归”中的“苏州鸟”工作和生活的现状到底什么样,陈文源让我们对此有了第一印象。

  “第一印象”异常深刻:他的公司厂区很漂亮,绿荫掩映下有四栋厂房,三栋五层楼,一栋四层楼。据说园区有要求,建筑高度不可超过三十米,所以厂房最高不过五层。这或许是考虑到厂房一般不要超过树木的高度,如此一来,整个园区都掩映在绿荫之中—看来是有道理的,花园城市和花园式工业园区就是这个道理。有意思的是,陈文源的“华兴源创”科技园建筑呈现“四叶草”的样式—四栋相连的楼宇分工不同,各成一体,又相互通达,融为一体,故称四叶草——其根相连,根深叶茂。陈文源说,这是他的“灵感之作”,当初不允许建五栋楼,于是便有了“四叶草”的想法。其实,四叶草是一种植物界的幸运物种,属于稀有变种。在爱尔兰和德国,四叶草甚至被人们视为国家自由、统一、团结与和平的象征。四叶草不仅生命力强盛,而且白天叶子伸张,很是美观,到了夜晚,四叶又紧闭在一起,象征团结一致,抵御外敌;同时,四叶草的适应性特别强,什么样的土壤环境都能生存。陈文源亲自设计的厂房和公司总部以四叶草为形,隐含深意——平稳发展,好运常在。

  ……

  20世纪90年代初,西方国家曾一度试图封锁中国,许多中国青年在那时感到迷惘,于是出国留学成为一种潮流。陈文源就是这群“出国鸟”的其中一只,考虑到家庭等种种因素,他“飞”到了邻近的日本,学电子专业。

  “那个时候,世界的电子信息技术迅速发展,但我们中国还没有真正起步。所以在日本留学的几年,我学的电子专业应该算是当时的前沿学科了。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在日本学到了他们的工匠精神。”陈文源说。

  日本的工匠精神是什么?有一个数据很能说明问题:在全球寿命超过两百年的企业中,日本拥有3146 家,这在世界上是首屈一指的。而中国,虽然有些企业也有着打造“百年老店”的雄心壮志,但真正现存的也就几十家。日本社会非常讲究并重视传承工匠精神,这是他们能够拥有3000多家两百年以上的企业的根本原因。精益求精,把产品做到极致,是很多日本企业的真实写照。而除了日本,全球寿命超过两百年的企业中,德国有837家,荷兰有222家,法国现存196家。

  ……

  “现在许多年轻人还没有学成,就想着以后要做如何伟大的工作或成就一步登天的事业,也许生活中有这样的成功人士,但我的经验是,学校里读的书、学的知识,可能只是现实生活的基础而已,真正成事、成大业的本领恐怕需要另辟蹊径,从点滴本事学起、做好。”陈文源留学时的经历让他体验到了与在“小桥流水”的苏州城里的安逸日子截然不同的另一种生活。他当过快递员,为小区送过报纸,甚至在汽车工厂为卡车门涂胶,“家教和饭店端盘子一类的打工,更不用说。但就是这些经历,让我明白了做一行爱一行、行行需要精细的工作态度。这是我留学几年最深的一点体会。”陈文源说。

  留学归国回到故乡苏州,陈文源没料想到的一件事是:“家乡变化太大了!简直不敢相信。”

  “想一想,1999年、2000年时的苏州是个什么样!到处是全国学习的‘昆山之路’‘张家港精神’,在苏州城区,东有正在进行基础建设的工业园区,西有已经风起云动的高新区,整个苏州一改以往干事左右前后看三分的作风,到处是工地,到处是经验,好像有股力量催逼着你必须往前走!”陈文源留学归来时的苏州工业园区,正投下70亿平整地下设施,广阔无边的施工现场已经露出“新加坡软件”的端倪。“不过当时我们苏州普通百姓确实还不太清楚东边的那一片未来到底是干啥的,或者说到底能干成啥?大家等候着、观望着它的未来。”陈文源的话反映出当时苏州本地人对移植而来的“新加坡模式”仍感陌生。

  这个时候的陈文源选择了到深圳闯一闯——几乎与所有创业者相同的想法和实践。但后来陈文源马上纠正了自己的方向,他很快回到苏州,认真地踏上了家门口那片正在热火朝天施工的土地——已经被正式改名为“苏州工业园区”的“新苏州”领地。现在的苏州人,仍然把“小桥流水”的古城称为“老苏州”,而把东边的园区叫作“新苏州”。

  ……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陈文源这一年加入了一家著名的环境试验设备制造企业,这家企业的主要业务是制造显示器,即电视机的液晶屏。“进了人家的生产车间,我太震撼了:那流水生产线上,全部是日本进口的装备与部件,生产的产品在中国市场供不应求……想想近二十年前,我们中国老百姓口袋里刚刚有点钱后,就想买一台二三十寸的液晶平板电视机。那种在家里能够看上图像清晰、颜色逼真的彩色进口电视的感觉,甭说有多开心!”当时的中国人确实没有太多奢望,如果家里有一台进口的二三十寸的平板液晶彩电,就算是提前“小康”了,因为中国自己还生产不出来这样清晰的平板液晶彩电。

  “为什么我们就不行嘛!钱都被人家赚走了,我不甘心!”在日本公司就业的日子里,陈文源看透了“资本主义的本质”,也认识到科技对生产力和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影响。“我是学电子专业的,我必须要做点事!尤其是在自己家乡的土地上……”

  ……

  2003 年至2005年,他一直在苏州的一家日企工作。这个时候,这家日企与韩国的一家同类企业发生了纠纷。“我想是时候了,我决定自己干!就做他们争得热火朝天的液晶显示器检测。”陈文源果断决定,并且选择了这一领域技术环节的“七寸”。

  ……

  技术何来?难题在哪儿?

  “当时的LCD,即平板液晶技术,是世界上的顶尖技术,被日立、三星等少数电子产业的巨头垄断着。所以我们想突破封锁,掌握他们的核心技术,不下几番上天揽月的功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况且苏州园区的那些外国公司其实对我们一直防范着,即使只想‘打听’点相近的技术类资讯问题,他们也会警惕万分。更何况我的想法是,一定要在LCD领域超越他们的技术,最终有一天替代他们,难度自然更大了!”陈文源回忆当时的情形时,这样说道。

  那些把“海归”创业看得简单,认为他们回国创业就能大把大把赚钱的认知,其实都是有偏差的。陈文源虽有日本老师的指导,但他在创业之初与所有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一样困难重重;尤其是他从事的是高精尖的产业技术,而当时的他“仅有两把枪:电烙铁和螺丝刀”。这绝不是陈文源的夸张,因为所有可能涉及平板液晶检测的核心技术绝不会有人白白送给你,只能靠自己摸索。

  “口碑很重要。”陈文源说,在这一点上他应该感谢日本留学经历中学到的做事原则,“讲究口碑,就是保证了自己的生存源泉。每一单生意、每一次业务,我们都得让对方满意为止,而且是十分满意,九分都不行。”陈文源在创业之初就为自己和企业制定了苛刻的要求和规范,后来证明这是他事业成功的一条最佳法则,有百益而无一害。

  “从被别人拒之门外,到整个LCD领域的技术检测市场被‘华兴源创’占领,我们总共走了十年。整个旅程中我们并没有抄过任何捷径,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那天,陈文源深远的目光穿过露天花园玻璃亭,注视着一片娇艳如火的玫瑰花丛,转眼又深情地远眺郁郁葱葱的园区,紧接着双眸中闪现出一丝泪光。这一刻,这只从苏州大地上飞起的“布谷鸟”一定触动了心绪,回想起他在创业之初“求千家、走万户”的艰难历程。

  ……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188.9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