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不俗即仙骨:草圣林散之评传
不俗即仙骨:草圣林散之评传


不俗即仙骨:草圣林散之评传

作  者:路东 著

出 版 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6月

定  价:98.00

I S B N :9787559461568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传记  >  国学大师  人文社科  >  传记  >  艺术家  艺术  >  书法/篆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林散之为何被称为“当代草圣”、三百年未有之大师?他的书法为何如此惊心动魄、沉郁勃发,又虚灵飘逸?他对中国书法的贡献何在?困惑每一位传统文化爱好者的秘密全在这本书里。

  深入林散之鲜为人知的精神生活,深度解读林散之的诗书画,还原一个时代印记深刻、内心历程丰富的林散之。

  林散之的书法之所以每一笔都动人心魄、沉郁勃发,秘密全在一颗诗的心里,在一个每天都沉吟和沉思的人心里。这便是林散之成为林散之的秘密,或一个平常人成为草圣的秘密。

  林散之的特别之处并不在所谓“当代草圣”的称号,而在于他自觉地置身于真正的传统之中,华夏文明之所以向来如此壮丽,如此充满不竭的创造力,秘密也在这里。这部“评传”是空前的,这是一个诗人为另一个诗人写的评传,同为诗人的作者与传主有着共同的内心之持。路东笔下的林散之回到了日常的真实,林散之在几十年如一日的日常生活中孜孜矻矻、终日乾乾地创造了不凡的真实。

  “评传”为读者打开了一条隐秘小道,走上这条小道,不期然地遭遇“当代草圣”,领悟“圣”之所以“圣”,将是阅读此书的至乐。


TOP作者简介

  路东,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著有诗集《睡眠花》,发表文学、艺术类评论文章多篇,诗作被选入《朦胧诗选》《青年诗选》《探索诗选》《百年新诗大典》等多种诗集。现居南京。


TOP目录

序  001  

 

第一卷 1898—1914 

 第一章  生逢乱世  002 

 第二章  家世  010  

 第三章  就读私塾  018 

 第四章  金陵学艺  030  

 第五章  诗文书画  035 

第二卷 1915—1928 

 第六章  设堂教书  054 

 第七章  恩师张栗庵  060 

 第八章  熟读经典  066 

 第九章  中学与新文化  069 

 第十章  更名  082 

 第十一章  问道  086 

第三卷 1929—1930

 第十二章  师从黄宾虹 096

 第十三章  笔墨之法 105

 第十四章  大师真传 113 

第四卷 1931—1933

 第十五章  修身齐家 122

 第十六章  江上草堂 132

 第十七章  水荒济民 145

第五卷 1934—1945 

 第十八章  决定远游 154

第十九章  寄身山水(一)158

 第二十章  寄身山水(二) 172

 第二十一章  寄身山水(三) 200

 第二十二章  山水艺术与师法自然 215

 第二十三章  国破家亡丈夫耻 231

第六卷 1946—1949

 第二十四章  解放战争时期 254

 第二十五章  与黄宾虹书 265

第七卷 1950—1962

 第二十六章  焦虑与决断 294

 第二十七章  任公职 300

 第二十八章  以文会友 311

 第二十九章  布衣的友情 322

第八卷 1963—1972 

 第三十章  入江苏省国画院 330

 第三十一章  游于艺 345

 第三十二章  艺术转向 359

 第三十三章  相遇高二适 378

 第三十四章  羁身扬州 388

 第三十五章  多舛岁月 401

第九卷 1973—1978

 第三十六章  衰年变法 408

 第三十七章  名震书坛 423

 第三十八章  《书法自序》与《江上诗存》 431

 第三十九章  好运 443

第十卷 1978—1986

 第四十章  赴京参会 464

 第四十一章  草圣遗法在此翁 490

 第四十二章  知己情深 507

第十一卷 1987—1989

 第四十三章  人书俱老 518

 第四十四章  林学院的晚霞 537

 第四十五章  生天成佛 546

 

跋:林散之与二十世纪书法史 邱振中 560 


TOP书摘

第一章  生逢乱世

  1898 年(即清朝光绪二十四年,农历戊戌年)的 11 月20 日,天气渐冷,再过一个月就是冬至了,枝头的树叶正在风声中飘落,掠过乌江古镇的房屋,群鸟已开始南飞,驷马河正平缓流向不远处的长江。两岸旁的乌江古镇,一些小商贩在街巷中的青石板路上行走,小店铺的生意不温不火,小镇中很少出现生面孔,街坊邻居见了面打个招呼,人们的日子和往日一样平常,这平常中甚或还有些平庸。这一天,乌江的一切,似乎都处在某种压抑之中,没有电闪雷鸣,也没有大片彩云,天空并没出现异象,这一天,林散之出生在乌江镇江家坂村。

  江家坂村的人,只知道 1898 年 11 月 20 日林家大宅中多了一个孩子,这孩子出生在日渐没落的家族中。依常理推想,他长大之后,也许会像绝大部分人一样在乌江这片土地上经受日晒雨淋,辛苦劳作,下地种庄稼或下水捕鱼。1898 年,在江家坂村人的眼里没什么特别,和中国其他地方的绝大部分农民一样,江家坂村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复一日,没什么新奇事发生。他们只是清朝皇帝王土中顺从的庶民,过着听天由命的日子。耕地种田、生儿育女、柴米油盐之外,人们较少过问其他事,这个戊戌年,清朝究竟发生了什么,中国将会成为怎样的中国,这似乎都不是他们在意的事。

  乌江镇,处于苏皖两省的交界地,原乌江镇的大部分在今安徽省和县,属于今江苏省的这部分,现在是南京市浦口区桥林街道下辖的乌江社区。驷马河两岸的乌江镇人,彼此交往频繁,生活习俗和生存方式相同,生活在同样的自然风物中。相较而言,就两个镇的历史人文氛围来说,南岸的和县的乌江镇要略胜于北岸的乌江镇。一个古镇介入两省,这种行政区位划分的现象,在中国是较为少见的,这也是驷马河两岸乌江镇的特点之一。

  一百多年前出生在乌江镇北部一个衰败家族中的林散之,天性聪慧,勤奋好学,从一个对身旁事物充满好奇的孩子,成长为一个痴迷诗书画艺术的青年。他在动荡的时代生活中审时度势,历经各种曲折而不气馁,多年之后,林散之大器晚成,名震中国书坛,成为有“草圣”之誉的书法大师。这是乌江乡民们不曾想象过的事,当年的乡民们至多是觉得林散之好读书,喜欢写字画画,今后可能会比许多人有出息,但不会想到这个从小和他们在同样环境中生活的孩子,晚年竟能成为令世人仰慕的书法大师。一百多年似已久远,1898年的乌江,曾有过怎样的风物,历史中发生了什么,大多已流于传说了。在百年后的乌江,如果人们不想到书法大师林散之的出生年 — 1898 年,那么,1898 年这一年对乌江现在的许多年轻人来说,不会有什么重要意义,除了地方政府保护的林散之的旧居,这里的一切,与 1898 年几乎已无关了。当年乌江的许多事物,那里的山山水水和花草林木、乡间小道,以及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事,都与林散之的成长相关,林散之生前曾感怀在心,但它们也已在岁月中散如烟云,不见痕迹了。这世界上发生的各种事,除极少数仍在时间的刻记中,大部分已被涂抹或删除,乌江镇也不会例外。这里,已看不到旧时的草屋和茂密的修竹,看不到林散之当年种植的大片桃树,更不见当年林散之谋生教书的私塾馆。

  风物常新。在一片以往谷物生长的坡地上,墙体高大的林散之艺术交流中心馆,与修缮过的林散之旧居结为一体,它坐落在驷马河北岸的不远处。林散之艺术交流中心馆,设计为江南园林风格,占地三千八百平方米。这里绿草茵茵,中心馆分为主馆、副馆和学术馆,三个以茅草为顶的仿古建筑粉墙红窗、错落有致;邻近处是成片的青灰色民间小楼房。对比之下,林散之艺术交流中心馆风格殊异,格外醒目。林散之艺术交流中心馆,是浦口区文化旅游的一个重要景点,每天都有一些好奇的游客慕大师之名而来。如今,这北岸的乌江镇,这个 1898 年林散之的出生之地,已被称为书圣之乡,依托林散之“草圣”这个称誉的影响力,南北两岸乌江镇的名声,在历史上沉寂了很久之后,因书法大师林散之又再次响亮起来。

  在中国地图上,乌江镇虽是个小地方,但它曾是历史风云聚集过的古镇。公元前 202 年,垓下之战失败后,溃逃中的项羽不齿于被汉军所俘,在乌江边刎颈自杀 ,染在草木间的那一腔血气,也只是英雄暮气,它早已在岁月的风声中散去。楚霸王项羽的死,终结了激烈的楚汉相争史,让乌江古镇在历史上有了名声,这名声的背景中,是江山争夺中交错的刀光剑影。从这个幽暗背景中,仿佛能闻出一阵阵杀戮的血腥气,这对古镇乌江的人来说,或许是某种历史提示。在此后的乌江镇地方史中,少有争勇好杀的风气,相比于好武,乌江古镇的人似乎更敬重人文。乌江镇在文化上有较深的蕴积,这里曾出过一些载入史册的名人,比较有影响的人物是唐朝诗人张籍、南宋爱国词人张孝祥,但在林散之之前,影响力不凡能被誉为大师的艺术人物,乌江镇从没出现过。对林散之成为书法大师这个事实,当初与林散之打过交道的人,甚至一些近在身旁的人都无不意外,没有人预见过出生在这个小地方的林散之,会成为中国书法史上的一位大师,而被誉为“草圣”,人们就更难想象了。

  林散之出生这一年,是旧历戊戌年,1898 年,正是动荡的十九世纪末,世界处在大纷乱之中,殖民时代产生的不同祸根,已埋入这个世界的体内,离大规模发作为时不远。在西方各帝国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民族独立运动不断兴起,各帝国之间由利益冲突产生的裂隙正越来越大,不同政治文化之间的冲突也更加激烈,西方资本主义列强已经帝国化,正对东方进行新殖民扩张。1898 年,向来自大的清朝政府,面对被列强瓜分的更大风险仍无应对之策,已是危机重重,这一年,戊戌变法发生了。戊戌变法是一场激烈而短暂的政治变革运动,一百后,戊戌变法因清廷发生政变而惨遭失败,这一年,在中国几千年封建专制史上,可以说是血色如曙的事件之年。

  那个年代国民性中的奴性,不会比鲁迅在民国时指出的要少,这国民性中的奴性,虽与专制政治的长期规训有关,但从根本上说,也与绝大部分国民的无思相关。人们只知道这一年戊戌变法发生了,戊戌变法失败了,光绪皇帝被关起来了。大清的国民,包括一些最初支持变法的文人,为了在皇权下过所谓臣民的日子,并不在意这个事件意味着什么,它为什么会发生,又为什么失败了,这些似乎与他们的生活无关。一些文人只求不惹祸上身,在沉默中保命,亲近保守派的人视变法为患,为清朝叫好。在绝大部分国民的意识里,中国是皇帝的中国,天下是皇帝的天下,维新变法要改革腐败的清政府,动摇旧政治秩序,是对皇权的大不敬。一些极端保守派甚至认为,只有皇帝才能救中国,变法者要改变几千年因袭的帝制,是图谋不轨、大逆不道。在中国被列强瓜分的危机中,晚清社会风雨飘摇,中国被殖民的风险已越来越大了,但维新力量在中国仍比较虚弱,“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个口号,也曾喊得响亮,但这与天下兴亡相关的“责”,“匹夫”们究竟该如何担当,能有所沉思并付诸行动者极少。这正是林散之出生时的时代境况。

  十九世纪末,甲午战争,清朝惨败,几十年的洋务运动至此终止了。内忧外患的清朝政府与列强签订了多种耻辱条约,到林散之出生的 1898 年,清朝的根基摇摇晃晃,像一个隐疾在身的庞大病体。孙中山、康有为等一批中国文人开始反思洋务运动,几十年的洋务运动,清朝政府只停留在器物层面的改革上,或称之为经济和技术层面的改革,而旧有的政治制度仍是原封不动。

  维新人士认为,危机中的中国要救亡图存,就必须弃绝一些旧意识,对清朝的政治体制进行大力度改革。当时,大批恪守儒家传统、读圣贤书的文人,还在做科举入仕成为臣子的梦,乌江古镇的许多读书人也不会例外。秀才、举人、进士、状元这个梯子,挂向清朝权力的中心,读书人都想爬上这个梯子,都想爬向高处,他们正忙于乡试、会试这类事务的准备,读圣贤书的人,都在读书入仕的传统大梦中,林散之的儒学启蒙老师张栗庵,也应属于其中的一位。但 1898年 6 月 11 日,光绪帝忧心旧政体的腐朽,毅然接受了维新派的改革建言,启动了这场维新运动。

  救亡图存的戊戌运动,是一场涉及面较宽的改革运动,对积弱的清朝进行多方面的改革,是这个运动的主要目标,但运动启动后,在推行策略和方式上比较激烈,年轻的光绪帝改革之心急迫,一百天内,颁布了不下于一百条改革条令,而腐败成性的清朝官吏阶层,为了守护自身的利益,大都或私下里抵制,或根本没做好执行的准备,条令在实施中,出现了许多顽固的瓶颈,一系列政令难以贯彻,旧秩序中抵制变法的力量,以各种方式堵截新事物的诞生。最终,历时103 天的维新运动失败了。

  之后,中国各地又恢复到旧秩序之中,对维新变革之事,噤若寒蝉。中央集权下的中国许多地方,人们仍生活在旧的政治风水中,与变法事件发生之前几无不同。显然,戊戌变法的短暂风暴,冲击力还没进入民间,清朝庶民们大都不明白变法是怎么回事,从安徽和县当年的县志记载看,林散之的出生地乌江镇,也没有一点响应变法的回声,乌江古镇的文人们也只是知道变法失败了,对这个事件少有深思,认为科举之路没有断就好,那时,林散之正在摇篮中。

  戊戌变法失败之事,就发生在 1898 年 9 月 21 日。1898年 11 月 20 日,林散之在乌江出生,时间只相隔两个月。大致叙述戊戌变法的历史,是因为戊戌变法这个政治事件,是离林散之出生最近的历史背景。11 月 20 日这一天,还在戊戌变法失败的影子里,清朝反变法的力量执掌了政权,变法已成了危及皇权的大忌。我们不以传统术数去推断林散之的个人命运,只从历史事实去谈,书法大师林散之出生在中国皇权专制政治史中的事件之年,出生在中与外、旧与新这两种力量的激烈较量之年,出生在弃旧立新的变法之年,不能说这对早慧的林散之在心理上没有任何暗示。从林散之复杂的人生经历来看,戊戌变法这个历史事件,是林散之出生之年发生的事件,从艺术创造到个人的社会生活,这都可算是林散之个人命运中不太好懂的序。

  至于林散之出生这一年的戊戌变法,对林散之的成长有没有影响或暗示,从现有研究林散之的各种文字史料看,还没有人对此有过关注。不过,林散之在书坛被誉为“草圣”后,在一次与友人的交谈中,他曾半开玩笑地说:“我出生于变法之年。”这句话自有其寓意,可算是林散之对自己在书法上何以能有不凡成就的个人解释之一,只是这解释中似有了点命运的意味。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46.6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