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小狗的旅程
小狗的旅程


小狗的旅程

作  者: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著 

出 版 社:海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4月

定  价:78.00

I S B N :9787511058881

所属分类: 少儿  >  绘本/图画书  少儿  >  少儿励志与成长  >  心灵/心智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春天,主人带着小牧羊犬驱车一路向北,从草原来到森林。大兴安岭正在落雪,小狗第一次看到春天的森林。跟随着驯鹿的身影,他们走进鄂温克人的营地。夜晚,小狗只有卧在主人的靴子旁边才会感到安全。第二天,它鼓起勇气开始了解森林。它远远地观察着鹿群;它嗅到了雪地上留下的狼和猞猁的气味;它站在年轻的鄂温克猎人身旁,驱赶觊觎鹿群的熊……慢慢地,它不再畏惧,它有了自己的名字——“阿央堪”,在鄂温克语中是良犬的意思。

  春天的最后一场雪落下,主人要离开了。阿央堪也做出自己的决定,它留在了驯鹿营地里,与小鹿一同成长,成为了一头高大的牧鹿犬。


TOP作者简介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自然文学作家、儿童文学作家、中国原生猛犬研究者。

  蒙古族。与两头乳白色蒙古牧羊犬相伴,在草原与乡村的接合部度过童年时代。

  著有长篇小说《黑焰》《鬼狗》《黑狗哈拉诺亥》《血驹》《驯鹿六季》,中短篇小说集《狼獾河》《静静的白桦林》《驯鹿之国》《狼谷的孩子》《最后的藏羚群》,长篇开放式散文《王者的血脉——蒙古牧羊犬》《生命的季节——24节气》等多部作品。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榕树下诗歌奖、《人民文学》年度作家奖、茅盾文学新人奖、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比安基国际自然文学奖等多种奖项,荣获2020年度IBBY荣誉榜单作家,有多部作品被翻译成十余种语言译介到国外。拥有涵盖儿童和成年人的广泛读者群。

  现居呼伦贝尔,拥有自己的马群,在草原营地中饲养大型猛犬,致力于蒙古牧羊犬的优化繁育,并将幼犬无偿赠送给草原牧民。


TOP书摘

☆创作者说

  从草原到森林的旅程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鄂温克族(Ewenki)是东北亚地区的一个跨境民族,主要居住于俄罗斯西伯利亚(俄罗斯称为埃文基族)以及中国内蒙古和黑龙江两省区,蒙古国也有少量分布。中国境内的鄂温克族是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之一。鄂温克为民族自称,即“居住在山南坡的人们”,本书中提到的使鹿鄂温克人是其中一支,指居住在内蒙古呼伦贝尔根河市敖鲁古雅乡,在森林中狩猎并牧养驯鹿的鄂温克人,史称驯鹿雅库特或使鹿雅库特。据史料记载,这部分鄂温克人最早生活在外贝加尔湖沿岸东北勒拿河支流威吕河和维提姆河沿岸苔原地区,为躲避战乱及俄国移民的倾轧,于17世纪中叶迁到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大兴安岭地区。2003年8月,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的猎民离开森林,迁人内蒙古自治区根河市的永久定居点新敖鲁古雅乡。目前使鹿鄂温克人响应国家号召,已经于1996年放下猎枪不再狩猎,但少数使鹿鄂温克人至今仍然在山上的营地牧养驯鹿,保持着使鹿鄂温克人固有的生活方式。

  这本书讲述的是一只小牧羊犬从草原去往森林的旅程。

  很多朋友只知道我是一个写作者,并不清楚我还有另一个身份——中国原生猛犬研究者。中国有两种原生猛犬是我命名的,蒙古牧羊犬(Mongolia Shepherd Dog)和蒙古猎犬(Mongolia Hound)。这些年我一直在自己的营地里饲养这两种猛犬。每年,我都会将在营地降生的蒙古牧羊犬无偿赠送给草原上的牧民。

  从我第一次上山开始,每次都会带一两只蒙古牧羊犬的幼犬,作为送给山上使鹿鄂温克朋友的礼物。使鹿鄂温克人牧养驯鹿的森林也是野生动物的家园,每到春天小驯鹿降生的季节,熊、猞猁和狼都在觊觎满是小鹿的驯鹿营地,因此需要高大凶猛的护卫犬驱赶这些猛兽。

  如同所有北方的游牧狩猎民族一样,使鹿鄂温克人喜爱犬,视犬为家庭的一员。如果你首次进入使鹿鄂温克人的营地,在吃饭的时候先将一点食物投入火中,使鹿鄂温克人会对你刮目相看。长久以来,生活在森林中的使鹿鄂温克人感谢火带给人的温暖和光明,进食前先将食物奉献给火,这种作法是对火的尊重。作为外来者将食物投进火中会迅速获得使鹿鄂温克人的认同。而若将手中的食物再分一点给猎犬,那么你就已经是使鹿鄂温克人的朋友了。

  大兴安岭使鹿鄂温克人驯鹿营地在丛林的深处,远离人类的集中生活区,大部分营地即使现在也没有任何手机信号,相对来讲应该算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也就是说,这里是完全不会受到外界干扰的地方。

  在最初我选择这些蒙古牧羊犬幼犬的时候,都是在草原牧区挑选的一些品种优秀的幼犬,然后将它们送到山上,分散到位于丛林深处的各个驯鹿营地。在挑选幼犬并将幼犬送到每个营地时,我有意识地对这些幼犬的雌雄比例、毛色、体形等进行搭配。我想通过一段时间的繁殖,可以在大兴安岭林区里形成一个独立的蒙古牧羊犬种群。

  对于我,这些猛犬是草原与森林的连接,甚至可以说是使者。

  关于这些从草原去往森林的猛犬的故事,在我的小说和自然散文创作中拥有独立的篇章。它们和它们的经历,是我创作素材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我一共带上山二十余头蒙古牧羊犬,其中三头成年犬,其余皆为幼犬,分散在大兴安岭深处的十几个使鹿鄂温克人的驯鹿营地里。时间证明,这一犬种可以成功地适应大兴安岭的林地环境。这里冬天的气候环境比它们已经习惯的呼伦贝尔草原更加恶劣,隆冬季节经常出现零下50摄氏度至零下60摄氏度、接近极地地区的超低温。目前,这些蒙古牧羊犬已经在大兴安岭各个驯鹿营地相对封闭的环境下形成了独立的种群。这种高大凶猛能够驱赶并且杀死狼的草原猛犬在森林中繁衍生息,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成为驯鹿营地的忠诚护卫犬。为应对这种可怕的低温,它们必须拥有更大的体形、更厚的毛量,这也会无形中让这一犬种某些隐藏在血脉中的潜能被重新激发出来。

  这些年,不断通过山上的使鹿鄂温克朋友传递来这些犬的消息和趣事,成为我作品中的重要的细节。长篇小说《黑焰》《鬼狗》《黑狗哈拉诺亥》、中篇小说《琴姆且》《艾雅苏克河的猞猁》等作品中都有它们的身影。与九儿女士合作的绘本《鄂温克的驼鹿》中那头一直跟随在老猎人格力什克身边的就是一头蒙古牧羊犬。这头忠诚的猎犬在主人逝去之后,一直守护在主人的埋葬处再未离开,随老人而去。

  使鹿鄂温克人的生活并不是充满诗意的远方,只有真正热爱驯鹿并且内心强悍的人才能够在这里生活下去。使鹿鄂温克人摇响手中的盐袋召唤驯鹿归来是北方森林中最动人的画面,驯鹿文化也是中国北方森林文化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我相信自己带上山的蒙古牧羊犬,会永远陪伴在使鹿鄂温克人的身边,守卫营地,看护驯鹿,驱赶野兽。

  2021 年 12 月 11 日于北京

  (选自《小狗的旅程》阅读手册)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60

加载页面用时:204.6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