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犬之力
犬之力


犬之力

作  者:[美] 托马斯·萨维奇 著

译  者:李逸鹏

出 版 社: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4月

定  价:59.00

I S B N :9787513348737

所属分类: 文学  >  小说  >  外国小说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菲尔厌恶一切新鲜的玩意儿:汽车、浴缸、钢琴,更讨厌“娘娘腔”。他希望一切保持原样:牧场,牛仔,藏着秘密的水塘,还有相依为命的弟弟乔治。

  有一天,乔治突然宣布,自己已和镇上的寡妇结婚。那女人还带着前夫留下的儿子彼得,一个十六岁的“娘娘腔”。菲尔无比愤怒。

  在菲尔看来,彼得害怕阳光、从不打球、总是读书和独处,成天就会折纸花,再装装上-流人士。偶然间,菲尔发现这个“娘娘腔”竟有些胆色,不禁产生了“改造”他的想法。

 

TOP作者简介

  托马斯·萨维奇,美国作家。

  1915年出生于犹他州盐湖城,成长于一个牧场主家庭,对西部牧场的人情风物观察入微,但始终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后进入蒙大拿州立大学学习写作,开启了文学生涯。写作之外,他还做过许多工作:牧马人、帮工、水管工助理、焊工、铁道司闸员、保险理赔专员、英语教师……

  萨维奇一生共出版13部小说,获得古根海姆奖、太平洋西北书商公会图书奖,并获福克纳文学奖提名。《犬之力》是他Z-U-I负盛名的作品之一,1967年初次出版时,因思想内核过于超前,文学界击节赞叹,市场却反响平淡。曾五次售出电影改编权,均未成功拍摄。直到2021年,奥斯卡获奖导演简·坎皮恩终于将她心中这部“值得被搬上大银幕的崇高小说”制作完成。

 

 

TOP书摘

  骟牛的活儿总是菲尔来做:先用刀把卵袋剥下来,挤下一颗睾丸,再挤一颗,削掉包裹在外的筋膜,扔进架着烧红的烙铁的火里。血量少得出奇。不一会儿,两颗睾丸就像两颗爆米花一样鼓胀起来。据说,有的人会就着一点盐和胡椒把这东西吃掉。菲尔狡黠地笑着说这是“山中牡蛎”,还对那伙年轻的牧场帮工建议说,他们要是跟姑娘胡来,吃了这东西能大展雄风。

  菲尔的弟弟乔治听到这建议,脸唰地红了,尤其因为这建议是给这群帮工的。乔治通常负责套牛。他身材矮壮,不苟言笑,讲究体面,而菲尔偏喜欢戳他痛处。老天,菲尔多么喜欢戳人痛处啊!

  做骟牛这种精细活儿,没人会戴手套;但干其他大部分活计时,人们都会戴手套,以免被绳子擦伤,也可防止扎伤、割伤、起水疱。

  他们套牛,修围栏,给牛烙标记或喂草,都会戴手套;哪怕是简单的骑行、驱马或赶牛,也要戴手套。所有人都戴,除了菲尔。他从不理会水疱、割伤、扎伤之类,只会嘲笑那些戴手套保护自己的人。他的双手干燥、精瘦、有力。

  牧场帮工和牛仔戴的马革手套都是从西尔斯百货和蒙哥马利沃德公司的邮购产品册里订购的——菲尔管这两家公司叫“细儿子百货”和“蒙个马骝沃德”。收工后,或者星期天,当洗衣服和刮胡子的热水让宿舍里蒸汽腾腾,准备进城的帮工身上抹的月桂油满屋飘香,他们会艰难地填写邮购订货单。他们弯腰弓背,像巨大的儿童,咬着铅笔头,看着自己鸡爪似的字迹。但是寄出邮购订单的时刻多么美妙,等待邮包的过程又多么有滋有味却心痒难挠!

  “你们又在看许愿册了吗?”菲尔会站在火炉边,跺着脚上的雪,发问。他叉开双脚站着,望向屋里,裸露的双手背在身后。多年来,一些小伙子试过模仿他不戴手套,或许是希望从他那儿得到赞许的微笑或点头,但这种模仿行为并没有被留意到,最后他们还是戴回了手套。“又是那本许愿册?”

  “没错,菲尔。”他们会这样说,为能够直呼菲尔的大名而骄傲,不过他们会趁机合上产品册,以免菲尔发现他们正对里面的紧身胸衣女郎和内衣女模特垂涎欲滴。他们十分钦佩他那随性的气度。山谷里最大的牧场,他坐拥一半,什么玩意儿他都消费得起,任何牌子的汽车,洛兹尔牌也好,皮尔斯阿罗牌也好,都不在话下,但他偏偏对汽车丝毫不感兴趣。他的弟弟乔治曾经表示想买一辆皮尔斯,菲尔便说,“你想装犹太佬吗?”此事便不再提起。是的,菲尔从不开车。他那副马鞍用了足有二十年;他的马刺也是用好钢简单打成,没有花里胡哨的银镶饰,不是其他人梦寐以求的华丽风格;他的鞋子也普普通通,不穿长靴,反而会嘲讽牛仔服装上五花八门的点缀。他自己年轻时就是不输任何人的骑手,套牛的技术也胜过乔治。有这样的财力、这样的家世,他却过得像个平凡百姓,总是一条工装裤、一件蓝色格子衬衫,和牧场帮工别无二致。每年三次,乔治会开车载他去横顿理发。他坐在那辆老里奥轿车的副驾驶座上,身体僵直,像一个穿上正装进城的印第安人,软呢帽下露出倨傲的鹰钩鼻,以及突出的下巴。他会以同样的姿势坐在怀特·贾德的理发椅上,将饱经风霜的细长手指搭在冰凉的扶手上一动不动,任他的头发在白砖地板上积累成堆。

  有一次,一个衣冠整洁、领带夹闪亮的旅行推销员看到这一幕,咯咯笑起来,问怀特这是什么情况。

  “我要是你,可不会发笑。”怀特说,“他可以把你买进卖出五十次,或者把山谷里任何人买进卖出五十次,除了他弟弟。他坐在我的椅子上让我很自豪,无比自豪。”嚓,嚓,嚓。“他和他兄弟是搭档。”

  他们确实是搭档,且不只是搭档,也不只是兄弟。他们肩并肩骑着马去围牛,总是像刚认识似的有很多话可聊,回忆在高中和加州大学一起度过的日子——事实上,菲尔大学毕业那一年,乔治便因考试不及格而辍学。菲尔时常回顾自己戏弄同学朋友的桥段,满是高明的恶作剧。菲尔一直是聪明的那一个,乔治则是沉闷温暾的那一个。

  他们每年秋天卖掉阉牛,或是买一匹摩根种马来改善坐骑质量,都是两人一起做出决策。兄弟间这样的关系并不罕见。每一年,菲尔都期盼着十月的狩猎季,那时溪岸的柳条已经染上锈红,远处的山火在群山之巅扬起如纱的青雾。他们俩乘着驮马,穿过平原,走向山峦。菲尔会带着粗短的卡宾枪,或者点三零口径的枪。菲尔修长瘦削,天蓝色的双眼望向远方,然后看向附近的地面。乔治矮壮沉着,骑着同样矮壮沉着的枣红马慢跑向前。他们会打赌为戏:谁能猎到第一头麋鹿?麋鹿肝大餐可是菲尔的最爱!到了晚上,他们就在树林的边缘搭个帐篷,围着篝火盘腿而坐,聊聊过往,还有修建新谷仓的计划——这计划从未实现,因为修建新谷仓意味着得拆掉旧谷仓。他们会把床铺在一起,在黑暗中聆听溪流淙淙汩汩的歌声。那溪流窄到能一步跨过,却是密苏里河的源头。他们酣然睡去,一觉醒来,便已白霜遍野。

  这样过了许多年,菲尔如今四十岁了。他们依然住在儿时的房间里,依然睡在各自的旧黄铜床上,独占着那栋木头大宅。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280

版  次:1

开  本:32开

纸  张:书写纸

加载页面用时:214.8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