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昨日之前的世界:我们能从传统社会学到什么
昨日之前的世界:我们能从传统社会学到什么


昨日之前的世界:我们能从传统社会学到什么

作  者:[美] 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 著

出 版 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22年02月

定  价:98.00

I S B N :9787521736861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历史  >  世界史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传统社会对现代社会来说意味着什么?是充满冲突与混乱的蛮夷之地,还是尽享田园生活的世外桃源?但无论如何它离我们并不遥远,而且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现代社会人们的生活方式。传统部族社会的社会实践要比现代国家社会更久远,它在如何组织一个人类社会的问题上,已经进行了成千上万次自然的实验。普利策奖得主贾雷德?戴蒙德在新书《昨日之前的世界》中就一探传统社会的生活方式能为现代社会带来哪些启示。在新几内亚部落生活了近50年的戴蒙德通过对部落社会生存环境、生活习俗、行事方式的观察、记录来剖析人类社会的演进,这本书就是他多年研究的结晶。
  戴蒙德在书中再次展现了他知识的广度与深度,从人类学、社会学、语言学、生理学、营养学和演化生物学等角度剖析区域划分、战争冲突、人际关系、养育孩子、对待老人、应对危机、宗教信仰、语言习得、健康膳食这9个方面,全面、生动地展现了传统社会最核心的生活方式。这9个代表传统社会的小切面也同样主宰着今日世界,因此,值得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我们参考和借鉴。
  伴随着科技的高速发展,现代人往往在快节奏的生活中迷失了自我,人际关系疏远、社会分配不公、愤世情绪高涨、社会冲突不断、身体亚健康、盲目崇拜流行文化等问题已成为现代社会的桎梏,在这一背景下,我们应该回顾人类祖先的原始生活方式,追溯那些曾经帮助人类完善自我、建立文明与有序社会的良好根基,而这就是“昨日之前的世界”。相信每个想要关心人类社会演变历史和未来趋势的读者都不会错过《昨日之前的世界》。
   

 

TOP作者简介

  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  美国演化生物学家、生理学家、生物地理学家以及非小说类作家。现任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生理学教授,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哲学学会会员,是当代少数几位探究人类社会与文明的思想家之一。著有《枪炮、病菌与钢铁》《剧变》等畅销作品。 

 

TOP目录

致我的中国读者
序言
   

第一部分 划分地盘
   第一章 朋友、敌人、陌生人、商人
第二部分 战争与和平
   第二章 一个儿童之死
   第三章 小战争
   第四章 战争面面观
第三部分 儿童与老人
   第五章 教养子女
   第六章 如何对待老人
第四部分 危险与应变
   第七章 神经质的必要
   第八章 狮子与马路
第五部分 宗教信仰、语言和健康
   第九章 电鳗与宗教的演进
   第十章 七嘴八舌
   第十一章 健康四宗罪:盐、糖、油、懒
尾声
   

致谢
拓展阅读
图片来源

 

TOP书摘

致我的中国读者
  能有此机会向我的中国读者介绍我自己以及我写的书,我倍感荣幸。
  我于1937年出生在美国东北部的沿海城市波士顿。美国人与中国人不同,大多数中国人的祖先包括早在50万年前就生活在中国的早期人类,而当今的美国人无一例外地要么是移民,要么是后来移居美国的人的后代。1.3万年前,在如今是美国的地方,甚至北美或者南美的任何角落,都没有人类生存过。直到1.3万年前,现代美洲原住民的祖先才来到美国。直到400年前,绝大多数现代美国人的祖先才开始来到美国—最早的一批来自欧洲,不久之后有来自非洲的,从大约170年前开始又有来自亚洲的。我的父亲是移民,他出生在当时的俄罗斯帝国,两岁时随父母来到美国。我的外祖父母在东欧出生长大,生了3个孩子后,于19世纪80年代带着孩子移居美国,后来又生了6个孩子,我的母亲是最小的那个。我妻子玛丽的父母于1948年从波兰移居美国。
  我的母亲是一名钢琴家、语言学家,还是一名教师。在她的教育和帮助下,我从3岁开始识字,从6岁开始学习弹钢琴,从10岁开始学习英语语法和散文创作,还在11岁学习拉丁语,在16岁学习德语。我的父亲是一名医学家,他帮助创建了小儿血液学(儿童血液疾病)学科,还帮助建立起美国血库系统。在他的影响下,我对科学产生了兴趣。我的父母都不是观鸟人,我自己喜欢上了鸟类,从7岁就开始观鸟了。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每当有人问我长大后想做什么,我都脱口而出:“我想成为一名像我爸爸那样的医生。”11岁时,我很幸运地进入一所很好的学校读书,那里的历史课、外语课、写作课很精彩,科学课一般。因为我觉得我在今后的人生中会一直从事科学事业,所以我感到上学期间是接触历史、语言和写作的大好时机。17岁时,我考入哈佛大学,仍然怀揣着最终成为一名医生或者至少成为一名医学研究人员的梦想。但那时,因为我还是觉得我在今后的人生中会一直从事科学事业,所以我在大学期间尽可能地学一些与医学无关的课程,比如俄语、德语文学、作曲、口传史诗、动机心理学和天文学。
  直到我在哈佛四年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年,我才意识到我不想行医,我真正想从事的是科学。因此,我没有按照原来的计划去医学院就读(我当时已经申请并被录取了),而是在毕业前几个月改变了计划,决定攻读生理学这门实验室科学的博士学位,研究人类和其他动物的身体机制。
  为了完成博士期间的研究,我来到英国的剑桥大学,在欧洲生活了四年。我选择剑桥大学出于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剑桥在当时拥有世界上顶尖的生理学家,我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其中一位。另外一个原因是在此之前,除了去美国其他地区进行过短暂的旅游,我一直生活在波士顿,和我的父母住在一起或者和他们住得很近。我准备开始自己的人生,准备离开家去体验别处的生活。实际上,在欧洲生活是一段很愉快的经历,不仅仅是因为剑桥大学的生理学很杰出。我有许多机会去其他欧洲国家游览、学习,比如,我可以去德国练就一口流利的德语,去芬兰初步学习芬兰语这门很难的语言,还能去当时的南斯拉夫。在剑桥大学,我有很多闲暇时间作为钢琴演奏者和其他音乐家演奏室内乐,在大学合唱团演唱,自学管风琴,开启我演奏伟大作曲家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所有管风琴作品的逐梦之路。
  在欧洲生活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加深了我对地理及历史之于人类生活影响的理解。我在儿时就感受到了地理和历史的影响力,出生于1937  年的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长大。那时,我父亲在我卧室的墙上贴了两张地图,一张是欧洲地图,另一张是太平洋和东亚地图。我父亲在地图上用大头针表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欧洲战线和太平洋战线,随着战线的转移,他每天晚上都给大头针换位置。1958—1962年,我在欧洲生活,朋友也都是出生于1937年前后的欧洲人。但是,由于地理和历史因素,我的欧洲朋友有着与我截然不同的童年。尽管第二次世界大战对美国人生活的影响无处不在,自然对我也有很大影响,但我从没看到过炸弹从天而降,也没看到过有人被杀死。我那些欧洲朋友的童年生活就完全不同了。取决于他们是碰巧出生在英国、德国、南斯拉夫还是别的什么国家,他们经历的苦难各不相同,有的失去了双亲,有的从远处眼看着父母的房子被炸毁,还有的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这些事情没有一件在我身上发生过——完全是由于地理上的偶然,我出生在波士顿,而不是出生在伦敦或慕尼黑或贝尔格莱德。
  我在剑桥大学的博士实验室研究是关于胆囊的。胆囊是个很小的器官,我们平常不会注意到它,除非不幸地得了胆结石。但事实证明,我关于胆囊的研究发现能提供一个良好的模型,帮助人们了解肠道、肾脏、肝脏等相关且更重要的器官。我成了世界上最了解胆囊运输盐和水机制的人。这种专业问题在你看来可能毫无用处,但如果你的肠道或者肾脏出现问题,让你的生命危在旦夕,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1962年,我从欧洲回到美国,在哈佛大学医学院任职。1966年,我搬到洛杉矶生活,在加州大学任职,我之后的职业生涯都在这里度过。我的工作是继续研究胆囊,同时为医学生讲授医学生理学的课程。
  但是,我逐渐发现我被寄予了将余生奉献给胆囊研究事业的期望,不安的感觉与日俱增。因为在此之前我把我大段的人生用在了更广泛的兴趣上,包括钢琴、语言、历史、鸟类,所以把余生用来研究胆囊让我感到太受限制和束缚。因此,1963年,我与一位同我一样爱好探险和观鸟的大学同学一起,策划了一场前往秘鲁这个南美国家的旅行,去攀登安第斯山脉的高山,观察亚马孙盆地的鸟类。第二年,我和我的朋友又组织了一次旅行,去澳大利亚以北的热带大岛新几内亚岛研究鸟类。
  1964年那场首次踏足新几内亚岛的旅行对我的人生具有决定性意义。一旦你去过新几内亚岛,你就会觉得世界上的其他地方黯然失色。新几内亚岛地处赤道附近,但岛上的山脉海拔高达5  000米。世界上只有三个地方可以在赤道附近的山顶看到雪和冰川,新几内亚岛便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个地方是安第斯山脉和东非山地)。新几内亚岛上的鸟类是世界上最迷人、最漂亮的。岛上有上千个不同的部落,岛民说着上千种不同的语言:新几内亚岛是世界上语言最多样化的地方。即使到了现代,新几内亚岛也是世界上最晚改变传统生活方式的地方之一:人们传统上仍然使用石器工具而非金属工具,仍然没有文字,仍然没有中央政府—在远古,世界各地都是这样,直到1  万年前左右,随着农业的出现,才有10个地方(包括中国)发明了金属工具,创造了文字,发展出中央政府。
  在第一次新几内亚岛之旅后,我又去过31次,都是为了研究鸟类,以及(坦率地说)向新几内亚岛岛民学习。我很快就遇到了一个矛盾:为什么聪明的新几内亚岛岛民仍在使用石器工具而不使用金属工具,而我这个在丛林中自己找不到路也不会生火的愚钝美国人,却作为带来金属工具、文字并征服新几内亚岛的欧洲社会之代表来到此地?从新几内亚岛岛民那里,我学会了如何养育子女,如何预知危险,如何领导他人,还学会了许多其他东西。在这一过程中,我对新几内亚岛上鸟类的研究发展成为我在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方面的第二职业,这比我对胆囊的研究更让我在科学界为人所知。
  随着第二职业的起步,我开始在两个不同的科学领域(生理学和鸟类学)撰写学术研究论文。但我所有的论文都是学术性的,只有科学家能读懂。至于其他方面的人类知识,我只能阅读,不能认真思考并写出点什么。我在学术性的科学期刊上发表论文,几乎用不到我从母亲那里以及从英语和其他语言的文学中学到的向广大读者传达想法的技巧。于是,我在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为杂志撰写面向大众的短文,讨论人类的经验,内容与胆囊和鸟类都不相关。
  20世纪80年代发生了两件事,让我从撰写面向大众的杂志短文转而撰写面向大众的书。第一个事件出人意料,我接到一通麦克阿瑟基金会打来的电话,告知我他们已经决定给我一份为期5  年的奖金,资助我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那天接完电话后,我一整天都非常兴奋,但从第二天起,一整周都情绪低落,这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情绪低落的时候。我意识到这通电话实际上是说:“贾雷德,你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我们给你5年既有自由又有报酬的时间,希望你好好利用这一自由,做点重要的事情。你的人生到目前而言,都在撰写关于胆囊和新几内亚鸟类的学术论文,没能发挥出你的潜能!”
  第二个事件是我和玛丽的双胞胎儿子马克斯和乔舒亚在1987年出生。在他们出生前,每当人们谈论到未来某年比如2050  年地球可能会面临的灾祸,我都觉得不真实,因为我出生在1937年,意味着2050年这样遥远的年份其实只存在于想象之中:我不可能活到那时。但是,2050年到来时,马克斯和乔舒亚很可能还活着,处于人生的巅峰时期,还能活好几十年。他们的人生,以及2050年世界的模样,都不是胆囊和新几内亚岛上的鸟类能决定的。我想为孩子们创造更美好的世界,因此需要开始把世界上最重要、最值得关注的问题呈现给大众,而不是只为胆囊专家和新几内亚岛鸟类专家写作。
  这两个事件让我决定开始撰写面向大众的书籍。这些书讨论的是公众会关心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决定我的儿子们在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里所处的世界的状态。就这样,我踏上了写作之路。四年后,我出版了第一本面向大众的书,到现在一共出版了8本。我很荣幸这8本书都被翻译成了中文。现在,我准备依次介绍一下这8本书,希望能激发你的阅读兴趣。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576

版  次:2

开  本:32开

纸  张:轻型纸

加载页面用时:220.2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