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四十年艺坛回忆录(1902—1945)
四十年艺坛回忆录(1902—1945)


四十年艺坛回忆录(1902—1945)

作  者:丁悚 著,丁夏 编

出 版 社:上海书店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1月

定  价:78.00

I S B N :9787545821345

所属分类: 艺术  >  戏剧艺术/舞台艺术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部回忆录,道尽民国上海艺坛的各种逸事奇闻。丁悚是漫画家丁聪的父亲,他不仅是一位创作颇丰的画家,还是一位美术教育家、艺术活动家,因此他在清末民国时期,在艺术界交识人物之广、阅历之丰富,都是很少有人可比的。1944年至1945年间,他为《东方日报》撰写“四十年艺坛回忆录”专栏文字,记述清末民国艺坛轶事掌故甚详。这一组文字从未结集出版,慕琴先生之嫡孙丁夏先生,在上海图书馆近代文献研究人员的帮助下,从旧报资料上录出全部文字,并做了精心校订。这是一部近代上海艺文史料集,它的整理出版极有价值。

 

TOP作者简介

  丁悚(1891-1969),字慕琴,上海市金山区枫泾镇人。师承周湘,初攻西洋画,书画皆为人称道。20世纪前30年,丁悚活跃于上海漫画、美术、摄影、戏曲、电影、文学等文艺圈,是多个文艺社团的参与者和组织者。在漫画界,丁悚是现代漫画先驱者之一,与张光宇、叶浅予、鲁少飞等发起中国第一个漫画社团“漫画会”,其漫画作品遍及各报刊。在美术界,丁悚是上海美专第一任教务长,并与江小鹣、王济远等成立美术社团“天马会”。在摄影界,丁悚加入由胡伯翔、郎静山等发起的中华摄影学社,作品多次亮相影展。在文学界,丁悚与周瘦鹃、陈蝶仙等“鸳鸯蝴蝶派”干将交好,为《礼拜六》杂志绘制了大量的封面画。在广告界,丁悚是早期著名的月份牌画家,曾任职于英美烟公司和新亚药厂广告部,出版多册百美图。在文艺界,丁悚与程砚秋、荀慧生、周璇、王人美等演员明星均有交集,丁府成为文艺界人士常聚的沙龙。新中国成立后,丁悚曾为华东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理事、上海市文史馆馆员。

TOP目录

民国视觉文化巨人丁悚(顾铮) 

“亦玩亦专”的丁悚(陈建华) 

他的人生就是一部精彩的回忆录 

——读丁悚《四十年艺坛回忆录(1902—1945)》(张伟) 

丁悚先生点点滴滴的细节(李辉) 

 

小引开场

上海美专的原名  

我们的老师周隐庵先生  

艺术叛徒  

夫导妻演需要翻译  

一幅讽刺画几引起国际大交涉

因祸得福 

——插画一帧白相一次南京  

评剧家靴鞋之争  

老谭快婿王又宸  

张丹翁、沈泊尘为插画而打架  

雪艳琴印象 

生面别开的金焰、王人美婚礼  

李广数奇之张辰伯  

张素兰当年  

陈大悲大呼“阿姐” 

抛皮球招亲,马徐维邦之艳遇  

吕碧城、张默君吃西洋醋  

拎夜壶箱郎静山的摄影生涯  

恕不迎送,钝根编自由谈趣事  

华慧麟灌片,迭个小娘囡真难服伺  

伯伯来白相啊,王雅琴丫角时代  

惧内美术家,孙雪泥有季常癖

周璇堕胎记  

吴玉荪改行,登台说书专吃女人豆腐  

忘年交孙菊仙,白头供奉爱好文明戏  

副号梅兰芳,昔日美男今已老去  

琴票周驼子,菊仙老伙伴最近逝世  

模特儿祖师  

几张名贵唱片  

作弄李涵秋一群海派文人之恶剧  

谢之光屋顶相亲  

怀琴票林如松  

生平艳遇与某女士的短期热情  

小麻皮夫人 

王无能灌片绝技  

市长醉后失态  

美女作家吞吐妙姿  

几位女性美的文艺人  

潘雪艳的疯父   

谭小培的贵族血液论   

新民社时代之罗曲缘   

流行歌曲名作家李隽青   

一场世界人体美官司   

天马会义演笑料  

陈栩园一门风雅   

十云夫人之慧婢   

丝袜夫人许淑珍旧事   

电音灌片·百代初始失败记   

文艺叙餐会·狼虎会起源 

极有趣的亲友诞辰  

宋子文夫人的旧事   

一群烂醉的电影明星   

双十节的恋爱话剧   

梅花馆主能画工笔仕女  

郑过宜的临场镇定功夫   

敲脱牙齿充老的吴天翁  

天马会之诞生与湮灭 

初期“自由谈”刊登作者小影   

两位夫人的桃花命   

为王引、袁美云恋爱险吃流弹   

介绍“江潮生”小姐  

歌星四大天王和白虹  

中日名流的风流胜会  

从明月社到新华社 

《桃花命》补遗 

从歌坛跃上银幕之周璇  

周璇的“小白狗”  

天马会失画纠纷   

唱片附送歌词溯源  

步薛玲仙后尘之周文珠  

因周文珠而想起薛玲仙  

文明戏的盛迭兴亡  

史东山是画家出身  

贵族化的晏摩氏女中   

亡友江小鹣轶事  

执教同济的回忆  

风流艳迹数江郎  

钻了一次篱笆 

王君达的三个半朋友  

余叔岩和叶庸方的交恶 

王美玉的减瘦方 

贴满标语的香闺  

汪优游最怕客套  

记折衷画派先进高剑父  

神秘影星和漫画家 

三个著名“温吞水” 

胡蝶临场心跃  

有趣味的酒令   

毕倚虹恋人之归宿 

王雪艳的天真  

程砚秋赴宴受窘   

目不识丁的名旦 

邓尉探梅光福夜泊  

五马奔苏 

刘春山的《热水袋》  

刘琼与严斐   

周璇、严华婚变前夕 

周璇、严华庵堂相会   

袁寒云卧榻挥联   

唱片报名记趣   

圣诞狂欢之忆   

因奸堕落之一女性   

“小方卿”拥吻“苏滩女”  

怀春时的江曼莉 

除夕狂欢回忆 

元旦应时文章 

恼人春色与柳暗花明录  

沈俭安、薛筱卿《啼笑因缘》唱片之捉刀人   

沈能毅能文 

我的玩票经验  

琴圣三迁记 

苏少卿点戏“夹背” 

苏少卿交友受“考” 

谭延闿书联开玩笑  

“对牌”与“挨城门”  

谭延闿尊敬师道   

谭延闿大礼参拜  

英茵三年祭  

马连良、徐慕云交恶原因  

斗酒往事  

我的戏迷传 

年宴席上趣讼  

作弄天真之一幕  

黎锦晖自杀未成  

《黑籍冤魂》故事来源  

观戴婉若演四凤 

七年前的姚水娟  

追求王人美第一个失恋者  

祁太夫人的旧戏单  

发掘陈云裳的是谁?   

新春忆旧 

江泓的家世   

出租小说的始创者  

个性相反的姊弟   

伶俐聪明忘忧草   

张丹斧怀恨严独鹤  

我的跳舞经验  

母女两代皆校花  

观影沧桑记  

毛剑秋头角初露  

定山居士顶屋趣话  

我的家庭教师生涯   

万籁鸣、梁中铭二家之孪生画家   

范雪君印象 

沈俭安、薛筱卿之《杨贵妃》纠纷   

黄兆麟趣事  

可怜的干女儿  

开麦拉艳屑  

记张光宇的玩票  

模特儿与画家之罗曼史  

为瞿学士造像  

我与峪云山人   

明月社时代的周璇   

文艺圈中之谋杀亲夫案   

广告画制图人才   

名票列传:朱耐根   

名票列传:孙钧卿   

忆狮子夫人“邦子”   

金佩鱼的往事   

鍊师娘酒后自白   

秋姑临走的前夕  

我们的女友   

王雪艳葬兄养亲  

王美玉之申辩   

严独鹤绰号“老板娘”   

严斐第一次大醉  

沈卓吾一二事  

一张古董照片  

记蒋纪生   

沈泊尘的冷隽语  

江小鹣的幽默  

荀慧生初次灌片记 

庸医杀了我们的皇后  

三个成功的匠人  

龚、陆、江三亨通力合作的一幕趣剧   

江小鹣怕蛇   

关于裸画:峪云山人之裸体油像   

裸体照之集藏   

礼拜六时代及其他  

说部丛谈   

金锁记   

友人之妻   

我所知之丁廉宝、范雪君联姻   

初见白光  

欧阳飞莉和梅熹的一笔宿账   

钱芥老和我的辈分记趣   

记都杰   

四大名爹之一·谭小培   

袁美云问我“那个”   

半老徐爷的牢骚话   

颜鹤鸣穿童装游欧  

黎莉莉的幽默  

马连良忌讳又一说   

沈俭安、薛筱卿唱片杂话  

爱俪园的追忆 

周文玑与周文珠  

记浪漫画家卢世侯  

配给香烟  

四十年前的物价  

老宗初次失恋   

梅兰芳灌片记秘   

经济娱乐 

杨小楼灌唱《拜山》内幕  

初次履沪观感 

莎翁名剧初次观光   

方言趣谈  

黎明健的“面孔”   

气球与飞艇  

参观电车行驶   

从嫁女说到婚礼仪式 

阿毛哥“哭”“笑”难分  

过房爷素描   

白虹的订婚印戒  

白虹与黎锦光  

初会王渊   

为索画兼答老友   

吃过两次屁股   

记陈抱一 

女性美的我见   

故画家的感慨语 

泊尘与病鹤 

因狂欢忆及聂耳  

待子归来痛饮旨酒  

我是绘图像圣手?  

关于画像  

李毅士画师的遗泽 

因画像而种恶果   

“三脚猫”的作品   

意想不到的憾事!   

怀念梦云  

漫话伪钞 

与歌舞团接触的起源 

 

后记  

 

TOP书摘

  宋子文夫人的旧事

  宋子文的夫人张乐怡女士,也是晏摩氏的学生,班次比许淑珍低两班,长得十分漂亮,不输淑珍,不过她的功课确不如淑珍远甚,对于图画一课,更似感不到兴趣,所以一待我上图画课,她的座位就坐得很后,可以避过我的眼光,倩旁座的同学捉刀代作,但却时常被我发觉而制止她的。乐怡平素爱好修饰,即在校上课,也事浓妆艳服,一次我和瘦鹃、云龛们几位友好观影于北四川路的“奥迪安”散场时,云龛忽发现在我们前面人丛里,有一个极漂亮的女郎,怂恿我们:“何不上前,一饱眼福”,这时我已看清了是我们的高足张乐怡,说:“万万不可胡来,那是我们的学生,如此行为,师道何在?”云龛们都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样的笑话,从前是常有的,因当时的我,担任的学校有好几处,男女学生也多,所以在游乐场中,往往连野眼都不敢多看,并不是自命为君子,实在是在其位而谋其政,地位犯就,不得不如此也。

  一群烂醉的电影明星

  嗜饮啤酒的我,每逢暑季,总是大量的轰饮。从前酒价也贱,一元可喝三瓶。在亡友谢鹏飞先生经理“烟台啤酒”的辰光,每年他总送我两大箱,恣我畅饮。后来他谢世了,义成公司也收歇了,又认识了上海啤酒公司的营业部主任凌剑鸣先生,他是位富热情笃友谊的朋友,有一次要我代邀电影界朋友参观该厂造酒的内容,备了大量的啤酒,请我们痛喝,并且说“越喝得多,越有面子”。那时邀到的有金焰、吴永刚、刘琼、殷秀岑、顾梦鹤、史超、陈天国、王人美、黎明健、杨枝露、金焰的妹妹等十余人,都是视啤酒如命之人,真所谓得其所哉。参观全厂,越二小时以上,诚洋洋乎大观,储酒之室设在地下,虽在盛暑,温度之低,只二十余度,几欲穿棉,始克支持。参观完毕开始轰饮,所备下酒之品,全合乎饮酒之用,故更觉乐胃,所备之酒就像目下的生啤,不过黄黑兼有,各人放开大量,靡不兴高采烈的大喝,一直喝到六时许,无一不酩酊大醉,遂由该厂雇了团体汽车,把这班醉明星送到了舍下,随车又携带水啤两大桶,以备在舍间晚膳时再用。时凌先生的酒喝得还未全醉,尚能照料我们上车下车,岂知到了夜洗盏更酌之后,他也支持不住了,醉得几不能回府,后来由王伯笙兄送他回去。当时各人醉后话把戏层出不穷,我也是醉人之一,有许多已记忆不清了,不过记得有位B小姐,素倾心于老金,那天人美恰巧拍戏先行,造就了他们一幕热烈恋爱的活剧,在我们亭子间里偷偷的表演,不巧的被我们撞见了,弄得他们窘态毕露。还有个陈天国,要想登楼,但无论如何醉得寸步难移,就抱了扶梯脚下的栏杆大呕大吐。从此我们的家里,要不请客,如请客用啤酒为便利计,总托凌先生代买,不过他太客气了,往往给我一个免费供饮,吓得我不敢再托他代劳,但他是营业部主任,凡送到舍间的酒,逃不过他的耳目,还是常饮了他的免费友酒。试想这样的朋友,够交情吗?现在生啤要卖到四十元一杯,不要说我没有这个资格再像从前那么的畅喝,即使可能,也下不落这只辣手,钱究竟是肉痛的。

  双十节的恋爱话剧

  前曾记“天马会”义演,他们派了我一个最无关重轻的零碎角色,会老不出,临阵脱逃,结果拉张正宇庖代。孰料我在民四五之间,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傻劲,在上海美专任教时,每逢令节,例有同乐会之举行,如化妆聚餐,登台演剧等等,兴致最高的就是我,可以说无役不兴。记得有一年的一个双十节,那时已男女同学了,他们编了一个恋爱故事短话剧,男主角派的是我,女主角是潘良玉小姐担任,就在大礼堂上表演,台下师生台上居然变了恋爱的对象,大谈其恋爱,演出成绩如何,自己也莫名其妙,真不知那时的我,面皮会这样的厚。回忆当年,重思今日,不禁冷汗直流。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484

版  次:1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222.1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