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探访中国古村镇
探访中国古村镇


探访中国古村镇

作  者:王喜根 著

出 版 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2月

定  价:128.00

I S B N :9787214260093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文化  >  文化随笔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本书是《寻访中国古村镇》的后续。

  冯骥才曾大声疾呼:“传统村落是农耕文明留下的*大遗产,现在已到了关乎传统村落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本书作者是一位资深记者兼作家,他甘当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志愿者,耗时10余年,用双脚丈量全国300多个古镇古村落,拍摄了数万张图片,撰写了60多万字的调查报告。

  本书用社会学的方式进行田野调查,运用散文的笔法,如实反映了其中100个古村镇的保护现状,旨在为中国古镇古村落正本清源,为保护古村镇建言献策。

 

TOP作者简介

  王喜根,资深媒体人,原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江苏经济报副总编辑,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著有《耐读人生》《扬州古巷风情》(上下册)《渐行渐远的老行当》《农耕年华》《江南老行当》。

TOP目录

古村镇呼唤“文化商人”(代序)

 

仁里古村,见仁见礼

上庄,因胡适而骄傲

雄村,守住古村“筋、骨、神”

潜口,探索古民宅保护新模式

屯溪老街,流动的《清明上河图》

深渡,留住人文历史余韵

万安,一江春水向东流

呈坎,怎么迈过这道“坎”

南屏古村,留住千年徽州乡愁

“徽商大宅院”传奇

鸣鹤,“国药古镇”根深叶茂

云中大漈,彰显宋风古韵

小佐村,“梯田认租”重现生机

泰顺廊桥,独特的文化符号

深澳村,洗尽铅华见真淳

衢州古城,让南孔文化落地

清漾,毛氏文化熠熠生辉

皤滩,古镇保护莫媚俗

廿八都,警钟长鸣护古镇

龙门古镇,在活化中重生

高迁古民居,招募新院主

河阳古村,看得见乡愁

盐官,一城故事一江潮

月河老街,勾起老嘉兴往日回忆

绍兴,“桥都”弘扬“桥文化”

新市,擦亮运河文化名片

山凹村,华丽转身凸显“中国风”

周铁,儒风湖韵寄乡思

长泾,续写刚柔并蓄华章

余东,留住历史文化之根

西溪古镇,见证海盐文化

千华古村,体验民俗文化

荣巷,重现荣氏家族辉煌

瓜洲,呵护文化遗存与文化精髓

船村,寻访圩村文化研究第一人

杨氏兄弟与浡泥国王墓

柴墟,历经沧桑展新容

七彩曹山,“地瓜文化”唤醒牛马塘

杨柳村,非遗传承古韵长

高淳老街,民俗文化富矿区

镇江西津渡,一眼看千年

南长街,无锡人的心灵归处

陆巷,再现洞庭商帮文化

蒋巷,留住农耕文化的魂

木渎,“乾隆文化”可以降温

西蔡里,走近瑰宝守护人

荡口,展开江南水乡文化画卷

严家桥,在三张“名片”中崛起

“红色富田”,尽显古村古韵

婺源,打造“中国最美乡村”

瑶里,着力挖掘瓷茶文化

永和,打造吉州窑陶艺小镇

长溪村,养在深闺人亦识

黎川老街,明清商街的样本

江背,“将军村”传承红色基因

横坑,镌刻农耕文化历史

白胜村,石头古厝变成宝

南澳岛,见证海洋文明

埭尾,闽系红砖古厝典范

和平,留住古镇烟火味

霍童古镇,与狮共舞

樟脚村,迷人的五彩石头村庄

田螺坑,土楼群之烦恼

曾厝垵,变身“最文艺渔村”

大嶝岛,在废墟上崛起

德安里,“发烧友”的古寨情缘

束河古镇,弘扬茶马文化

彝人古镇,“无中生有”

苇水古村,寻访守望者

绵山,“寒食文化”聚国魂

皇城村,从挖煤到挖文化

砥洎古城“铁壁铜墙”今犹在

郭峪古城,“亡羊补牢”

大槐树,“根祖文化”异彩纷呈

地坑院,地平线下的古村落

道口古镇,不仅仅有烧鸡

三德范,古朴村庄儒味浓

北营村,寻访苏禄王后裔

朱家峪,重振“闯关东精神”

燕家台,期盼重振雄风

阆中古城,凸显建筑文化

卓克基,独具“嘉绒文化”底蕴

人文黄龙溪,千年水码头

亚丁,呵护“最后的香格里拉”

党家村,守护“民居瑰宝”

永宁寨:嵌在峭壁上的古堡

张谷英村,美丽的嬗变

王家寨,桃花源里可耕田

老后,一片冰心在花瑶

禾木村,感受天人合一的美好

翠亨村,中山精神彪炳千秋

和顺古镇,士和民顺

杨柳青,“年画名片”历久弥新

画中兴坪,焕发勃勃生机

北海老街,留住海洋文化风情

岜沙,抒写最后枪手部落传奇

肇兴侗寨,品味“三宝”

茅台镇,高擎“酒文化”大旗

槟榔谷,讲述海南黎村故事

科尔沁,蒙族文化绽新花

 

TOP书摘

古村镇呼唤“文化商人”(代序)

  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冯骥才曾大声疾呼:“不管是民间文化遗产抢救,还是传统村落保护,都处在一个动态的环境之中,它们随时都在变化,随时都可能失传或消亡。我们的工作是在‘与时间赛跑’,等不起也拖不起。”冯骥才同时强调,“尽管多元文化、消费文化形成风潮,传统文化看似与社会生活疏离,但它其实是流淌在每个人血液中的。传统文化就是我们心中的定力,因此传统文化的回归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志愿者,十多年来,我也在“与时间赛跑”,先后到全国300个古镇古村落进行田野调查,在2019年出版《寻访中国古村镇》一书后,又马不停蹄继续奔跑,完成了它的姊妹篇《探访中国古村镇》,共用50万文字、800余幅图片,如实地反咉了中国古村镇保护的现状。中国古镇古村落被人们称之为“最后的精神家园”。事实上,中国传统村落的颓势已难以逆转,一味唱衰没有意义。作为记者,过去我是事件的记录者,作为一个有良知的记者兼作家,我有责任当好时代的记录者,把所见所闻、把亮点和问题一起写出来,让社会各界共同思考:究竟拿什么来拯救我们的古镇古村落?

  “文化商人”即传统意义上的“儒商”,他们是有德行与文化素养的商人,既有儒者的道德和才智,又有商人的财富与成功,他们对社会发展有崇高的责任感,有救世济民的远大抱负和忧患意识,是儒者的楷模,商界的精英。中国传统村落的产生与兴旺,与儒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儒商的消费具有明显的文化特征,如兴建楼堂馆所、设立祠堂、打造园林、挽救文化遗产等等。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可以随处看到古村镇给我们留下的文化遗产,那些璀璨的文化遗产包含着一代又一代儒商的勤劳和智慧,这是社会的财富,也是人类的财富。

  这些年,我到全国古镇古村落进行田野调查,亲身感受到了“文化商人”的人格魅力。

  众所周之,著名作家张贤亮生前创造了一个神话:将一个昔日废弃多年的古村落、古城堡,逐步发展成为“镇北堡西部影城”和5A级旅游景区,“镇北堡西部影城”借影视艺术之体,还民俗文化之魂,以继承中华传统、弘扬民族文化精神为主线,实现了从“出卖荒凉”向“出卖文化及历史”的跨越。在此摄制的影片之多,升起的明星之多,获得的国际、国内影视大奖之多,皆为中国各地影视城之冠,拥有“中国电影从这里走向世界”的美誉,从而成为宁夏最响亮的文化品牌,给西部大开发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范例。当年张贤亮先生宣称:“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而作为人文科学的文化艺术也是一种生产力,文化是第二生产力!”

  安徽宏村,20多年前,那里与许多古村落一样,面临着现代化冲击下的一系列问题:部分古建筑年久失修,风雨飘摇,各种新式建筑频频出现,与徽派传统风貌格格不入,许多村民外出打工,老房子人去楼空、日渐破败。北大毕业的诗人黄怒波却被这里独特的建筑和文化所吸引,1997年,他携北京中坤集团来到宏村,投注400万资金,按照“政府主导、企业运作、村民参与”的方式,将抢救、保护和挖掘古徽文化,传承、延续博大精深的徽文化放在首位,对这个黄山脚下的无名小村进行文化保护和旅游开发。2000年11月,宏村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价为“人类古老文明的见证,传统建筑的典型作品,人和自然结合的光辉典范”,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全人类的历史文化瑰宝。

  “仁本堂”坐落在苏州堂里古村,建于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建筑总面积约4000平方米,俗称为西山雕花楼。全楼上下有各种格调的花窗花格花栏杆620余扇,完全被各种栩栩如生的木雕花饰所包围。房屋的梁柱上、门楣上、檩枋上处处为精工细作的木雕。而门楼上、照壁上、墙体上凡是有砖的地方,又布满了秀逸精美的砖雕。在这座雕花楼里,集中了3000多件木、砖、石雕刻作品,堪称为一座雕花艺术殿堂。20年前,老宅孤寂、败落、岌岌可危,“暗牖悬蛛网,空两落燕泥”是它真实的写照,来此寻访的专家学者无一不为它的命运担忧,徐氏后人却无力回天。黄涛,在商海浸淫多年,自称“文化商人”,虽然是半路出家,但对艺术收藏和文化产业有独到见解,抢救、保护“仁本堂”是他梦想的延伸。200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仁本堂”后人结识了民营企业家黄涛,恳请他代为修缮管理。做事果断干练的黄涛,义无反顾地决定出资修缮,并向徐氏后人承诺:保持“仁本堂”的原生形态,不拆除、不移建,保持“仁本堂”的传承称谓不变。徐氏后人经过慎重考虑,“仁本堂”主体建筑以大部分房产转让,小部分房产租赁的形式,完整地交给了黄涛。浩大的修缮工程整整持续了五年,2008年,整修一新的“仁本堂”终于重新展现在世人面前。为此,黄涛投入了数千万资金,耗费了极大的心血。

  中国民营书店品牌“先锋书店”创始人钱小华认为,关注乡土就是关注中国,中国文化的根基在农村,复兴中国文化首先要复兴农村。如今农村人经济上并不穷,但精神上却十分空虚,尤其偏远的山村,人们需要一个公共文化秩序的空间,一个知识分享的场所。目前,他在安徽碧山村、浙江戴家山云夕村、浙江松阳陈家铺村等地先后建起了十个乡村实体书店。如今,农村年轻人都去了城市,留下的都是老人和孩子,钱小华带着爱走进“空心村”,通过在乡村建实体书店,打造体验式的美好空间,让更多人来感受,让更多的人来参与乡村实践,也让更多的人找到人生的美好,让文化反哺乡村,让外出打工的年轻人愿意回到家乡来建造家园。钱小华创办乡村书局也曾遭到朋友的质疑,这样的项目何时才能有收益?钱小华内心十分强大:“乡村书局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大的回报,支撑着我前行的,不是利润,而是为了民生,为了启蒙,为了乡村文化复兴,这是文化人应有的使命和担当。”未来三五年,他还将打造一批乡村书店,为农民兄弟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

  一年前,我应邀到南京溧水无想山走访,发现山凹里平添了一片古色古香的传统建筑群,它青砖黛瓦、飞檐斗拱、画栋雕梁、亭台楼榭美不胜收,颇具江南传统村落韵味,它叫“遇园”。“遇园”的主人袁绍林是湖南邵阳人,他年逾花甲,吃过国企饭、当过“煤老板”、跻身房地产,是位“古建迷”,30多年来,矢志不渝致力于中国古民居的抢救与保护工作,他和他的手下人足迹遍布全国古镇古村落以及城镇乡村拆迁工地,将那些倒塌、废弃、残损的古建筑构件收购下来,一一编号妥善保管。他以“传承、应用、创新”为宗旨,以传承中华古建筑文化、让古建筑活起来为使命,以迁移性保护异地复原为突破口,用心做好中国古建筑“搬运工”,先后收购了800栋徽派、闽派、京派、苏派、晋派、川派古民居及建筑材料,同时聘请能工巧匠将历经风雨侵蚀、面目全非的画栋雕梁按原样修复,尽力保持古建筑的原有风貌,确保历史信息的原真性、完整性,相继在安徽绩溪建造了“紫园”,在安徽马鞍山建造了“江东遇园”。经过5年打磨,如今又在南京溧水区打造了首期总面积达1.8万平方米的“遇园”。

  这些“文化商人”的人格魅力深深感染了我,我对他们保护和抢救古镇古村落的义举肃然起敬,有这样的榜样走在前头,我们的古镇古村落就有救。

  然而,我也看到不少商人打着“文化”的旗号,大张旗鼓地祸害古镇古村落。自2003年以来,我国先后公布了7批312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487个,中国传统村落达到6819个。现在的情况是重申请,轻保护,没有相应的考评监督机制。拿到“金字招牌”后,中央财政会给古镇古村落提供相应的资金补助。但“没有钱不办事,有了钱乱办事”现象的确存在。一些地方政府领导被政绩冲昏了头脑,地方财政那点可怜的资金,当然拯救不了破败不堪古镇古村落,他们便将眼光投向了投资商。投资商本质是唯利是图,他们保护整治的目的就是为了发展旅游,就是为了取得经济利益。如今,在城里已没有多少土地可以开发了,古村镇这块“肥肉”自然不能轻易放过,他们和当地政府达成协议,按照“区域规划、产业策划、整体运作”的模式,运用所谓“文化创意”改造古镇古村落。结果原住民统统“被上楼”,根本不考虑历史文物的“原真性”,“拆”字当头,放肆地粗制滥造,种种充满谬误、以假乱真的伪文化,使我们的传统文化变得粗浅、轻薄、空洞、可笑、庸俗,甚至徒有虚名,商业气息浓厚,积淀了千百年的古镇古村落被糟蹋得面目全非。尤其可悲的是,一部分官员对文化没有理解力,不懂文化的价值、规律、性质、意义,偏偏掌管着文化大权,他们不尊重历史,靠拍脑袋定调子,贻害无穷。

  古镇古村落的开发利用与传承保护似乎永远是个纠结的难题,而一旦商业利益过度介入,又难免出现急功近利、竭泽而渔的后果。古镇古村落应该怎样保护、开发和利用?如何完善相应的考评监督机制?政府、专家、公益组织、投资商、设计师、村两委、村民各自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又如何避免彼此之间的矛盾?保护的资金有哪些管道和政策?投资人的权益如何保护、回报如何实现?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在某些地方,让“文化商人”寒心的事件并不见鲜。在吸引“文化商人”的过程中,一些卑劣的手段简直令人发指。有人形象将它比喻成扑克牌中的“J、Q、K”,地方政府发现投资人对古村镇有兴趣,好话说尽,千方百计把对方勾(J)过来;投资人资金陆续到位,政府部门为对方提供全方位服务,将投资人牢牢地圈住(Q);等到投资人有了经济效益,“幺蛾子”应运而生:村民堵路、同行挖墙角、政府背信弃义,投资人被尅(K)得血本无归。

  为了保护“文化商人”的合法权益,我认为有必要釆用“公开招标”的方式。有关部门在充分调查摸底的情况下,因地制宜,选择一部分可以抢救和保护的古村镇,在网上公开招标,传统村落的优势和劣势、抢救和保护的具体要求、各级政府的政策支持与资金配套及优惠条件,一一公布于众,充分体现市场机制公开信息、规范程序、公平竞争、客观评价、公正选择以及优胜劣汰的要求,鼓励更多有文化素养、熟悉当地文化、对文化保护有热情、有资金实力的“文化商人”,参与到古村镇抢救和保护工作中去,再造融通历史和当下的活态村镇生活,真正让古镇古村落“留得住乡情、记得住乡愁”。

  作者于2021年8月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416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204.5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