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诱惑者
诱惑者


诱惑者

作  者:【爱尔兰】约翰·班维尔

译  者:金晓宇

出 版 社:南京大学出版社

丛 书:精典文库

出版时间:2013年11月

定  价:26.00

I S B N :9787305121982

所属分类: 文学  >  小说  >  情感小说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本书是当代爱尔兰“严肃小说(Literary Fiction)”作家约翰?班维尔的“科学四部曲”(Science Trilogy,前三部分别为《哥白尼博士》《开普勒》《牛顿信札》)”的最后一部,主人公是一位虚构的出身贫寒、性格孤僻的数学天才盖布里埃?斯旺。

小说以斯旺的自述形式展开,以一场发生在“大房子”里的地陷而引起的火灾为界,分为前后两部分。第一部分介绍了斯旺的成长历程和遇到诱惑者菲利克斯并与之在“大房子”里交往的经历,后一部分介绍了差点被火烧死的斯旺的恢复过程,以及受菲利克斯介绍而从事无所成的非法数学工作,并为爱人非法提供药物,最后逃离的经历。

本书是经典诗剧《浮士德》的现代版诠释。斯旺想通过数字探寻世界的模式,可他为之工作的那位教授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这个世界没有这样一种模式。菲利克斯,一位长着狐狸似的脸的狡猾男青年正是他的魔鬼梅菲斯特,引导斯旺去做各种事情。但比起《浮士德》,本书的基调则更加黑暗,塑造的角色形象也更加阴郁。

本书充斥着各种奇妙的想象、符号以及精彩的语言。作为一位语言大师,班维尔的这部作品中的每一句话也都非常优美,像一首首散文诗,并为情节增色。

总的来说,本书是《浮士德》的一部优秀的现代版改编作品,在原创性、文学性和故事性上都十分优秀。


TOP作者简介

约翰?班维尔于1945年出生于爱尔兰的韦克斯福德郡。他的第一部小说《朗?莱金》于1970年出版。他的其他作品包括《夜卵》、《哥白尼博士》(获1976年布莱克纪念奖)、《开普勒》(获1981年《卫报》小说奖)、《牛顿书信》、《白桦林》和《证词》(入围1989年布莱克奖提名,并获得1989年GPA图书奖)。约翰?班维尔是《爱尔兰时报》的文学编辑,现与他的太太和两个儿子居住在都柏林。


TOP书摘

        我悄悄地合上笔记本,放回床上。卡斯帕尔先生没有理会我,可他的态度并非不友好。索菲拿来一个衣架,把他的风衣挂到窗边晾晒。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步履缓慢而从容不迫,就好像他的两只脚是两个球,而他在上面滚动似的。他打开写字台上的盒雪茄,从里面挑出一支,用鼻子嗅嗅,剪去茄帽,然后点燃。我想悄悄地溜走。他不慌不忙地抽着雪茄,让它均匀地燃烧起来,最后终于转过身,向床这边走来。我站起身。他停下脚步,还是没有看我。他半眯缝起一只眼睛,瞄着那本黑色的笔记本,好像在看个远处的目标,然后拾起它,快速翻看着。他找到了要找的东西转过脸来对着我,一根手指轻轻敲击着纸页。这是一串场(长?)方程,简洁而神秘,方程的解都趋向无穷大。他带着一种冷酷而满意的神情,对着这些方程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把打开着的笔记本递到我的手中,接着走了开去,留下一股雪茄的烟雾,和一丝微弱的潮湿的衣料与煤炭的气味。我重又在床上坐下来。门开了,费利克斯把脑袋探了进来。他眯着眼睛,露出淡淡的笑容,注视着我。

        ——我在找你们,他说道,你们却一直都在庙里待着呐。

 

 

我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坐在窗边的桌子前,手托着腮,就像昔那样。是啊,在此时的我看来,那些都已成往昔了。我成天住在那上面。在床底下,我会发现一些残羹剩饭,有的还被我踢到了衣柜下面,腐烂成了一大雄汁液,还长出一丛丛蓝灰色的软毛。房间里有股陈腐霉变的气味。我把窗子开得大大的。夏日的空气从窗台上流进来,朦胧柔滑,像来自另一个世界。我搞我的研究,沉浸在由纯粹的数字组成的幻梦之中。多么的轻柔,安静,这六月的白夜。我抬起头来,发现白天已经过去,夜晚热心地聚拢上来,气喘吁吁却仍旧光芒四射。我像一个梦游者,醒来发现自己在一座花园里,被奇怪的光笼罩,周围满是无眼的雕像,我感到困惑而苦恼,追忆着被打断的幻梦。那里的一切都那么和谐,混乱已被驯服,破碎的东西变成完整。在那里,不知何故,我也不再是孤零零一个人。    

        哦,我搞我的研究。阿什伯恩,杰克?凯,我母亲,黑狗和那场车祸,这所有一切与数字不同,可是它们也一定有规则、秩序,和某种模式。一直以来,我总是把数字置于混乱的事物之上,就好似寒霜降落于水面,于是沸腾的粒子变得驯服而有序,形成了结晶,凝结的晶格向各个方向延伸。我能在脑海里感觉到它,感觉到物体停下来时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响声,寂静中嘎嘣嘎嘣的声音,还有那茫然的白色的雾气。可是现在,无论我如何整理那些因子,它们都无法平衡。一切都在摇摆、流动,猛然地四下倾斜。我脚下原本看似坚实的地面开始塌陷。我抓不住任何东西,它们全都从指缝间无奈地滑落。零、负量、无理数、无限本身,这些东西突然向我显示了它们本来的意义。我感到眩晕。白昼退去。一只黑鹂在黄昏的微光中啭鸣。我用双手捧住脸,可它也要流走。五官熔化,连眼窝也被填平,最后只剩下一张光滑的肉做的空白面具。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172.7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