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周易》卦爻辞历史叙事研究
《周易》卦爻辞历史叙事研究


《周易》卦爻辞历史叙事研究

作  者:何益鑫

出 版 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12月

定  价:138.00

I S B N :9787208173767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哲学•宗教  >  中国哲学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周易》卦爻辞原是一部系统性的历史叙事,其叙事跨度从文王即位之初开始,经过文王、武王的时代,直到周公致政于成王结束,涵盖了商周之变的主体过程。为此,本书详细考察了卦爻辞关于“帝乙归妹”“受命称王”“晚年征伐”“武王克商”等重大历史事件及太姒、周公等人物的叙事,并从叙事角度对六十四卦卦爻辞作了全面的注释和解说。

《周易》卦爻辞历史叙事的研究,为文武周公的事迹与思想研究找到了新的依据,为商周之际的古史研究打开了新的视野,更为后世易学传统之发生与演进的反思提供了一个基础。从“文王易”到“孔子易”,再到“经传合一”的传统易学,《周易》逐渐奠定了它作为群经之首和大道之源的地位,成为了中国文化标识性的基因,不断孕育着新的思想可能性。

 

TOP作者简介

何益鑫,复旦大学理学学士、哲学博士,现为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先秦哲学、《周易》。著有《成之不已:孔子的成德之学》《竹简<性自命出>章句讲疏》等。

TOP目录

上部《周易》本事考

绪论:《周易》本事3

第一节《周易》的性质之争4

第二节《周易》是历史叙事17

第三节《周易》历史叙事的史学意义39

第四节《周易》即文王《易》51

 

第一章《周易》文王初年事81

第一节“周人伐商”82

第二节《震》:极度戒惧86

第三节《睽》:极度孤立93

第四节《出车》:南仲的问题99

第五节小结105

 

第二章《周易》帝乙归妹事107

第一节顾颉刚的考证108

第二节《归妹》:归妹的过程111

第三节《屯》:从求婚开始118

第四节《小过》:危机的处理123

第五节《小畜》与《中孚》128

第六节《泰》与《否》135

第七节叙事列表140

第八节小结143

 

第三章《周易》太姒事145

第一节《贲》:迎娶太姒146

第二节《渐》:太姒之羽仪151

第三节《家人》:太姒之有家155

第四节《思齐》:则百斯男159

第五节小结164

 

第四章《周易》伐鬼方事165

第一节前人的研究166

第二节《既济》的叙事170

第三节《未济》及其他178

第四节小结184

 

第五章《周易》文王受命称王事186

第一节《升》:用见大人187

第二节《观》:虞芮来宾196

第三节《损》:祭天称王之一203

第四节《益》:祭天称王之二210

第五节清华简《程寤》及相关问题218

第六节文王“受命”之说225

第七节文王“称王”之说228

第八节小结230

 

第六章《周易》文王征伐事232

第一节《噬嗑》:吃喻233

第二节《剥》:床喻240

第三节《咸》:身喻之一245

第四节《艮》:身喻之二252

第五节《师》:行师257

第六节《解》:解难261

第七节叙事列表266

第八节小结268

 

第七章《周易》文王迁丰事272

第一节《井》:始迁而治井273

第二节《丰》:修葺宗庙宫室276

第三节《灵台》:经营台池苑囿280

第四节小结283

 

第八章《周易》武王克商事286

第一节历史记载287

第二节《同人》:双关叙事之一293

第三节《需》:双关叙事之二304

第四节《革》:革命叙事310

第五节小结316第九章《周易》周公事320

第一节武王的遗产321

第二节《蛊》:周公践祚329

第三节小结340

 

第十章文王年表初定342

 

附录一: 论现代《易经》研究的理念、方法及其局限

——以古史辨派及其影响下的研究为中心351

第一节理念:经学的史料化及疑古的思潮353

第二节契机:殷墟卜辞的发现和对比研究356

第三节现代《易经》研究的方法及其局限359

第四节历史主义的解构主义及可能的出路367

 

附录二: 《明夷》的叙事本义与义理阐释370

第一节传统诠释及其困境371

第二节“明夷”的新解374

第三节《明夷》的史实377

第四节《明夷》试解383

第五节结束语:从叙事本义到义理阐释385

下部《周易》本事注

周易略论389

易注凡例395

01. 乾397

02. 坤401

03. 屯406

04. 蒙409

05. 需413

06. 讼417

07. 师421

08. 比425

09. 小畜429

10. 履432

11. 泰436

12. 否440

13. 同人443

14. 大有447

15. 谦450

16. 豫453

17. 随456

18. 蛊459

19. 临463

20. 观466

21. 噬嗑470

22. 贲473

23. 剥476

24. 复479

25. 无妄482

26. 大畜485

27. 颐488

28. 大过491

29. 坎494

30. 离497

31. 咸500

32. 恒503

33. 遯506

34. 大壮509

35. 晋512

36. 明夷516

37. 家人520

38. 睽523

39. 蹇527

40. 解530

41. 损533

42. 益537

43. 夬541

44. 姤544

45. 萃547

46. 升551

47. 困554

48. 井558

49. 革561

50. 鼎565

51. 震568

52. 艮572

53. 渐575

54. 归妹578

55. 丰582

56. 旅585

57. 巽588

58. 兑591

59. 涣594

60. 节597

61. 中孚600

62. 小过603

63. 既济606

64. 未济609

 

参考文献612

后记623

 

TOP书摘

后记

于我而言,这是一项真实而又奇幻的研究。

2015年11月底,我到北京大学儒学研究院从事博士后的研究工作。次年2月下旬,春节返校,我参加了由合作导师干春松先生在人大国学院开设的《周易》读书班。以研习王孔、注疏为主,兼及古今各家易说。每周一次,每次一卦。我去的时候,已经读了两年。此后又读了一年多,直到2017年6月,才把卦爻辞的部分读完。

我本科听过谢金良教授的课,研究生又上过刘康德教授的课,对《周易》有一些基本的了解,但还没有老老实实地读过注疏。与卦爻辞的正式照面,让我产生了很大的困惑。传统易学的根本逻辑是王夫之所谓的“象辞相应之理”,即“有什么样的卦爻象就要什么样的卦爻辞与之相呼应”(朱伯崑)。由于卦爻辞是确定的,于是这个问题又转化为如何从卦爻象推出卦爻辞的问题。为此,传统易学提供了很多解经体例,大处讲是“取象”“取义”和“爻位”。爻位又包含“当位说”“中位说”“应位说”“承乘说”“往来说”等。汉代以后,易学家又先后提出了“互体说”(郑玄)、“卦变说”(虞翻)、“一爻为主说”(王弼)、“错综说”(来知德)等等。这些体例并非出于一个自洽的逻辑系统,在具体运用中,可能是互补的(用不了A的时候,可以用B,且两者不矛盾),也可能是矛盾的(同一个象,从A看是吉,从B看是凶)。体例的发明,本来是为了解释卦爻象与卦爻辞的一致性。但事实上,体例的运用很多情况下是迁就卦爻辞的。采用哪一种体例,不是出于体例之间的优先级考虑,而是出于卦爻辞解释的实际需求。用哪种体例可以导出这个卦爻辞,就用哪一种。并且,新体例的提出,也是为了更好解决既有体例无法解决的情况。然而,倘若体例的选用只是根据解释的需要,而不是出于某种秩序或必然性;且在既有体例解释不好的情况下,又可以发明新的体例以适应具体的需求(推到,甚至可以设想为每一句卦爻辞分别订制一种解释方案),果如此,解释的标准与意义何在?从同情的角度,我们可以说,正是因为《周易》“不可为典要”,故“不可一例求之”(孔颖达)。但从文本解释的角度看,解释原则不具有一贯的解释力这是不大好接受的。其结果,就是对文本本身的系统性的一种否定。不但我有这方面的困惑,读书班的师友也多有这个困惑。它刺激了我寻找新的解释可能性。

我加入的时候,刚好读到了《明夷》卦。这一卦很特殊,六五爻有“箕子之明夷”,《彖传》又提到了箕子和文王。历史上还有人讨论,初九爻是谁的故事,九三爻是谁的故事。这让我很是好奇,六爻会不会都有历史人物的故事呢?于是,我花了两周时间详细考察了《明夷》卦。借助现代学者对“明夷”的重新发现,疏通了卦爻辞的字面意思;又通过辨析过往学者关于各爻故事的指认,依托《史记》和孔子“殷有三仁焉”的提法,考证了各爻背后的历史叙事,写成了篇文章《〈明夷〉的主旨与历史叙事》(后以《〈明夷〉的叙事本义与义理阐释》为题发表)。其间,我还发现六爻的叙事并不是孤立的,从初爻到上爻还满足了历史发生的顺序。这个发现非常重要,它成为了我后续研究的一个基本抓手。不但可以为卦爻辞的解读提供时间线索,也为诸说的判定给出了一个一致性的标准。考察《明夷》的时候,我发现《同人》卦也可以从这个角度去深挖。故又花了一两周时间写了《〈同人〉的主旨与历史叙事》(后并入《〈周易〉武王克商事》)。以上大约是2月底、3月份的事。这时的写作完全是试验性的,但结果让人兴奋。

随着考察的深入,我发现卦爻辞的叙事是相互关联的。于是,我不再一一考察每一卦的历史叙事,转而以事件为中心,整合诸卦作综合性的考察。4月,我完成了《〈周易〉帝乙归妹考》。它的完成对我触动很大。自此以后,我坚信《周易》卦爻辞大部分都是历史叙事。随后,又写了《〈周易〉文王初年境遇考》《〈周易〉伐鬼方考》《〈周易〉太姒考》《〈周易〉文王受命称王考》等。至6月上旬,完成了约15万字的稿子。初次结集之后,次呈交部分师友请教。后又进一步写了《〈周易〉文王征伐考》《〈周易〉武王克商考》《〈周易〉周公考》三篇,以及《文王年表初定》,形成了“九考一表”的基本规模。

我从一开始以为有一些卦爻辞是历史叙事,到学期中认为大部分卦爻辞是历史叙事,到学期末确信所有卦爻辞都是历史叙事,这一解释观念是在不断的自我怀疑中逐步强化的。此前的考察是围绕历史事件来安排的,没有涉及所有卦爻辞。但作为一种完备的解释原则,它需要有能力对所有卦爻辞作出类似的解说。并且,这一解释思路下的卦爻辞与传统易学的认识如此格格不入。作为一种可能的解说,就必须站在它的基础上对易学史的演进作出可理解的说明。为此,我提出了一个三部计划:一《考》,二《注》,三《论》。《考》是为了保证它的具体性和可靠性,《注》是为了保证它的普遍的解释效力,《论》是为了与传统易学作出历史的衔接(涉及文本性质的转变、易传系统的生成、易学传统的演进等问题)。

于是,在7、 8月间,我对六十四卦卦爻辞一一作了考察。至8月中旬,完成了《注》的初稿。9月至10月初,恰好在我30岁生日之前,完成了“绪论”的初稿(不是那部《论》)。至此,前两部的初稿完成了。至于第三部《论》,自觉学力与思考皆有不足,就暂且搁置了。那个学期剩下的时间,我又看了一些书,反复验证这一解释的可行性,并对《注》作了两次修改;17年2—3月间,对《考》作了一次修改;5月,对这一研究作了较为系统的反思,写了《现代〈易经〉研究的理念、方法及其局限》《论〈周易〉本事》《〈周易〉历史叙事的史学意义》三篇文章(后两篇已并入本书的“绪论”)。至此,这一工作告一段落,我又转向了孔门后学的研究。

《周易》卦爻辞的研究,真是一次惊心动魄的探索经历。我对着卦爻辞,就像看一部侦探小说,一步步寻找线索,一点点拼接碎片,一层层揭开谜底。此间不时迸出的新奇想法,一次次引发思想上的兴奋点,让我的探索不能自已。文王史事的考察和心境的体贴,使我对圣人之为圣人的忧患而素朴的生命有了真切的感受。一个活生生的人物,从古老而隐晦的文字间走了出来,我能感受他呼吸间的忧患,感受他抉择时的艰难。由此,我更能理解,文王之所以能够成为周代文明的精神象征;也更能理解,孔子在向击磬襄学琴的时候,何以能够通过琴曲的研习,体认到作者的生命情态,终指认出文王的名字!这恐不是虚构的想象,而是以文本遗存为中介、以诚敬之心为担保的生命与生命之间的自然感契。当然,这对我而言乃是一种“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境界。我所能做的,只是怀有尽可能的真诚,去勉力追寻文字间的蛛丝马迹,作出尝试性的探索。在此期间,我一直处于半隐居的状态。这段经历,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心潮澎湃。把它记录下来,也是为了一种纪念。

此后数年,我带着研究成果参加了几次会议,2016年8月下旬,在中华孔子学会的年会(贵阳孔学堂)上,发表了《〈周易〉帝乙归妹考》。12月中旬,在香港中文大学中国哲学与文化研究中心访学期间,参见了一次国际会议,发表了《〈周易〉周公考》,引起了不小反响。主持人黄敏浩教授提到,若我的解释可以成立,整个易学史都要重写;郑宗义教授兴致很高,结合新儒家的思想,作了很长时间的评论。本场讨论一结束,曾诵诗女士就向我约走了稿件,后来发表在中心学刊上,2017年9月,在复旦大学上海儒学院首届年会上,我发表了《“〈周易〉本事”之发现及其方法》(即《论〈周易〉本事》),次对我的研究作了比较系统的介绍,反响非常强烈,与会学者多有溢美之词。2020年11月底,承李尚信教授邀请,我参加了山东大学易学中心举办的“《周易》古经本义及其解读方法”研讨会。此次会上,我的研究成了重点讨论的对象,被安排在个环节。学者轮流发言,从方法到结论,对我的研究提出了全面的质疑和尖锐的批评。我很荣幸,有这么多专家开始关注并反思我的研究。但遗憾的是,我在会上没有好的机会对学者的批评作系统的回应。闭幕式上,我跟各位师长开玩笑说,等小书出版之后,再来请大家批评。

一直以来,我的研究得到了很多师友的帮助和鼓励。首先当然是来自干老师和《周易》读书班。我的想法经常拿到读书班上讨论。大家一开始以质疑为主,渐渐了解我的思路之后,也就乐于听我的解法。以至于后来,我去香港访学缺席了两周,群里就有人催我回去,说卦爻辞太难理解,都在等我回去听我的解法呢!这当然是玩笑话,但这种被挂念的感觉,很好。2017年6月,我的研究告一段落,读书班也刚好结束了。那天,师友们在群里炸开了,认为我的解法可以成为一家之言,还起了个名字叫“《周易》何氏学”(此前有人提过,但这次更严肃)。在朝夕相处的师友之间,此说能够作为一种可能的解释而被接受,对我而言是莫大的鼓励。实际上,我的想法初来自读书班的启发,没有它就不会有这个研究。工作以后,我还时常想起这个读书班。

2016年6月,个结集本,我曾发邮件给丁耘教授,请他指正。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不到一小时就得到了回复,他说这个研究非常重要,并向我约稿,希望可以在他主编的丛书中出版。这个肯定让我很受用。2017年春,我把稿子给王中江教授看,他认真地建议我在方法论上作一个总结,以便可以推广到其他经典的研究上。我后来的三篇总结性文章,一定程度上是受此启发而作的。当然,也有很关心我的师友对我的研究表达了困惑和批评。不被自己在意的人所理解,这种感觉很不好,但想一想似乎也很自然:一来,解释思路实在过于离奇;二来,似乎对作为哲学经典的《周易》有很大的破坏性(其实,所谓的“破坏”在古史辨易学那里已经完成了,在此之后,无视各种挑战而直接返回传统意见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接下来要做的应该是在扬弃基础上的重建)。让人感到宽慰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东西在慢慢改变。从一开始的诧异,到渐渐的熟悉,甚至开始同情,是需要时间的。

子曰:“后世之士疑丘者,或以《易》乎?”(帛书《要》)我不是一个情绪化的人,但每次读到这一句,不免有所感慨。孔子在他的时代,想要从一本卜筮之书去探寻文王之道,他的做法甚至不被身边的弟子所理解。现在,我又把《周易》作一部史书看,逐字逐句还原它的史实,看上去好像是要自绝于整个易学史传统。但这并非是我有意为之,而是这一研究带着它内在的某种必然逻辑,把我引向了这样一个让我深感窘困的境地。我对它的接受前景,是比较悲观的。2016年,我曾预言这一研究五年之内无人问津。现在,五年之期已至,情况比预想中的要好一些。近年来,已经有学者开始关注它。这是它的幸运。

本书部分内容曾以论文形式在刊物上发表:《〈明夷〉的叙事本义与义理阐释》,《周易研究》,2017年第6期;《〈周易〉周公考》,《中国哲学与文化》第15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年版);《〈周易〉所见太姒的事迹——兼论〈大雅·思齐〉的史实与宗旨》,《云南大学学报》2019年第1期;《〈周易〉所见文王征伐的历史叙事》,《思想与文化》2019年第1期;《〈周易〉所见“伐鬼方”的历史叙事》,《人文杂志》2019年第4期;《〈周易〉所见“帝乙归妹”的历史叙事》,《东方哲学》第14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0年版);《论〈周易〉历史叙事的史学意义(附文王年表初定)》,《现代儒学》第8辑(商务印书馆,2021年);《〈周易〉所见文王受命称王的历史叙事》,《新经学》第7辑(上海人民出版社2021年版)。这些文章能够发表,得益于编辑部和学界同仁的开明和宽宥,在此谨致谢忱。

今年6、 7月间,我对书稿作了一次修订,改变了个别卦爻辞的解读,表述上也作了一些润色。若与已发表的论文有所不同,请以本书为准。定稿之后,郭永秉兄审读了全书清样,纠正了不少训诂的疏误,并指出了一些问题。高瑞杰兄通读了全书,纠正了不少文字和文献问题。两位的深情厚谊,我铭记于心。

本书的出版,得到了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的资助。孙向晨院长和我的导师张汝伦先生虽然不认同这一研究思路,但都很关心本书的出版。林晖教授在申请出版资助方面提供了很多帮助。谨向学院各位先生表示由衷的感谢!

 

2021年7月23日

 

在我的意识中,《周易》卦爻辞已经与文王的生命融为一体了。但若抽身出来,这一解法,究竟是恢复了卦爻辞的本来面目,抑或只是出于我对商周之际的典范意义和典范生命的一再确认,而在无意之间释放了它在另一维度上的可能的解释空间?主观上,我倾向于前者;但客观上,又何可确证?直如庄生之与蝴蝶,是庄生梦为蝴蝶欤,抑蝴蝶梦为庄生欤?欲辨而不可得矣!或许,对于经典解释而言,一种充分自信的解释,当它置身于连绵不绝的解释史的时候,能够作为一种可能性而存在,不至于因内部的缺陷而自我否定,已是极大的幸运了。

 

2021年10月23日补记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630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47.3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