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图书 > 朱元璋十讲
朱元璋十讲


朱元璋十讲

作  者:陈梧桐

出 版 社:河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1月

定  价:45.00

I S B N :9787555911449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古籍  >  古籍与文献整理  >  古籍整理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本书在忠实于历史事实、全面吸收朱元璋研究的科学成果的基础上,以讲座体的形式和通俗的文笔,从十个方面,对朱元璋一生的重大事件以及引起重大争论的问题进行了客观阐述,最大程度地让普通大众了解中国历史上这位声名显赫又与众不同的“草根皇帝”。本书视野开阔,资料宏富,深度剖析“治隆唐宋”的开国皇帝朱元璋。

TOP作者简介

陈梧桐,著名明史学家。1935年11月出生于福建安溪。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985工程”特聘教授、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人民教育出版社《少儿国学》杂志主编、中国明史学会顾问、朱元璋研究会顾问。出版有《朱元璋研究》、《洪武皇帝大传》(获北京市第三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朱元璋大传》、《晚明悲歌:大明王朝灭亡之谜》、《黄河传》(第一作者,获第十三届中国图书奖)、《明史十讲》(第一作者)等多部著作。参编、主编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学历史教科书多部。1992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TOP目录


第一讲出生地问题


第二讲起义早期的活动与江南根据地的营建

一、逼上梁山,投奔起义

二、从红巾战士到威震一方的起义首领

三、江南根据地的营建


第三讲击灭西东两雄,推翻元朝统治

一、龙湾之战与北援安丰

二、西征陈友谅

三、东灭张士诚

四、推翻元朝统治


第四讲创建大明王朝与统一全国

一、登基称帝,重建全国封建政权

二、都城的择定

三、全国的统一与德怀为主的民族政策


第五讲君主专制中央集权的高度发展

一、“躬览庶政”,强化专制集权

二、加强对户口和土地的控制

三、《大明律》与御制《大诰》的颁行


第六讲“锄强扶弱”,安定民心

一、“安民为本”“锄强扶弱”

二、整肃吏治,严惩贪腐

三、抑制与打击豪强巨族


第七讲统治集团内部的斗争

一、对淮西将臣的重用与抑制

二、胡惟庸党案

三、蓝玉党案


第八讲休养生息,发展社会经济

一、休养生息,振兴农业

二、手工业的复苏

三、商业的逐步繁荣和大明宝钞的发行


第九讲复兴以华夏文化为主干的传统文化

一、尊孔崇儒,制礼作乐

二、兴办教育,推行科举

三、普施教化,移风易俗


第十讲和平外交与御倭斗争

一、和平共处的外交政策

二、御倭斗争


TOP书摘

蓝玉党案

 

胡惟庸党案结束后,相权与皇权的矛盾消除了,但军权与皇权的矛盾又突出地显露出来。

 

经过胡惟庸党案的诛杀,淮西勋员的核心人物已被基本铲除,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开国武将仍在边防要地担任军事职务。朱元璋除通过分封在各地的藩王,对这些武将进行严密的监视和节制,还在洪武二十年(1387)颁布御制《大诰武臣》,要求这些武将知守法纪、善待军士、建立勋业,保持爵位。翌年,又相继颁布《御制谕武臣敕》《武臣保身敕》,以诫谕武臣。二十二年二月,还下令禁止武臣干预民事,规定民间词讼,虽事涉军务,“均归有司申理,(武臣)毋得干预”。二十三年诛杀李善长之前,还以“诸将老矣,令其还乡”为名,诏遣武臣中6公10侯还乡,诛杀李善长后,又于当年六月把遣送还乡的武臣名单扩大到7公24侯,并为原先赐给他们作为侍从的奴军“各设百户一人,统率其军以护之,给屯戍之印,俾其自耕食,复赐铁册”,叫作铁册军,名义上是保护武臣之家,实际上是专责对其进行监视。

 

但是,开国武臣违法乱纪的事件仍不时发生,如会宁侯张温“居室器用僭上”,而表现最为严重的要数淮西勋贵凉国公蓝玉。

 

蓝玉,定远人,是开平王常遇春的妻弟。投奔朱元璋的起义队伍后,初隶常遇春帐下,临敌勇敢,所向克捷,由管军镇抚累升至大都督府佥事。洪武四年从颍川侯傅友德入川讨伐明昇夏政权,克绵州。翌年,从徐达北征,先出雁门,败元兵于野马川,再败之于土剌河。七年,率师攻拔兴和,俘获北元国公帖里密赤。十一年,同西平侯沐英一起征讨西番洮州等处的叛乱,擒获叛酋三副使,翌年班师后被封为永昌侯,岁禄2500石,子孙世袭,成为淮西勋贵集团的重要人物。十四年,从傅友德出征云南,在曲靖擒获北元平章达里麻,进而包围昆明,北元梁王投滇池自尽。旋复西进,迭克大理、鹤庆、丽江、金齿、车里、平缅等地。“滇地悉平,玉功为多”,朱元璋下令增其岁禄500石,并册其女为蜀王妃。蓝玉从此跨入了皇亲国戚的行列,备受朱元璋的器重。

洪武二十年,蓝玉以征虏右副将军之衔,从大将军冯胜出征东北北元太尉纳哈出,驻屯金山西侧。纳哈出迫于大军压境,亲率数百骑至蓝玉军营约降。蓝玉设盛宴款待,亲自向他敬酒。纳哈出一饮而尽,又斟酒回敬蓝玉,蓝玉却脱下身上的汉族服装,对他说:“请服此而后饮!”纳哈出认为这是对他的侮辱,拒不接受,蓝玉也不饮他敬的酒。双方僵持一会儿,纳哈出将酒泼到地上,用蒙古语嘱咐随行部下,准备脱身离去。在座的郑国公常茂,抽刀砍伤纳哈出的臂膀。都督耿忠一看大事不妙,忙招呼身边的士卒,簇拥着纳哈出去见冯胜。纳哈出的部众,纷纷溃散。冯胜“以礼遇纳哈出,复加慰谕,令耿忠与同寝食”,并派人招抚其溃散的部众,然后下令班师。此役冯胜虽收降有功,但有人告发他“窃取虏骑”,“娶虏有丧之女”,失降附心,加上指挥失当,班师途中丢失殿后的都督濮英3000人马,被收夺大将军印。蓝玉尽管违反朱元璋因俗而治的民族政策,但朱元璋还是“命玉行总兵官事,寻即军中拜玉为大将军,移屯蓟州”。二十一年三月,受命为征虏大将军,统率15万大军北征,“以清沙漠”,四月,进抵捕鱼儿海东北,大获全胜。朱元璋得到捷报大喜,“赐敕褒劳,比之卫青、李靖”。接着,蓝玉又攻破北元丞相哈剌章的营盘,获人畜6万。班师还朝,朱元璋晋其为凉国公。蓝玉一生的事业,至此达到辉煌的顶点。

 

洪武二十二年,蓝玉奉命至四川督修城池。翌年,率师赴湖广、贵州平定几个少数民族土司的叛乱,朱元璋增其岁禄500石,诏令还乡。二十五年三月,又令其赴西北督理兰州、凉州、庄浪、西宁、甘州、肃州诸卫军务。四月,为追捕逃寇祁者孙,未经朝廷准许,蓝玉擅自率兵往征罕东(一说在今甘肃敦煌,一说在今甘肃酒泉西南,一说在今青海西宁西北)的西番(藏族)诸部。就在这一个月,建昌卫(治今四川西昌)指挥使、故元降将月鲁帖木儿发动叛乱,朱元璋命蓝玉移师往讨,但考虑到他远在甘肃,路途遥远,又命都督佥事聂纬权代总兵官,朱元璋义子、中军佥都督徐司马和四川都指挥使瞿能为左、右副手,率所部及陕西步骑兵先行征讨,待蓝玉到达后,聂纬、徐司马与瞿能皆为之副。五月初,蓝玉抵达罕东,部将建议:“莫若待以缓之,遣将招谕,宣上威德,令彼以马来献,因抚其部落,全师而归。”蓝玉不听,派都督宋晟等率兵徇阿真川,番酋哈昝等逃遁,追袭祁者孙,也不及而还。不久,接到朱元璋命其移师讨伐月鲁帖木儿的诏令,他还想深入西番之地,取道松叠前往建昌。“会霖雨积旬,河水汛急,玉悉驱将士渡河,麾下知非上意,多相率道亡”。蓝玉不得已,才由陇右前往建昌。六月,待他抵达建昌,月鲁帖木儿已被瞿能击败,逃往柏兴州(治今四川盐源县卫城)。十一月,蓝玉进攻柏兴州,遣百户毛海以计擒月鲁帖木儿及其子,尽降其众。蓝玉派人将月鲁帖木儿解送京师伏诛,因奏“四川之境,地旷山险,控扼西番,连岁蛮夷梗化,盖由军卫少而备御寡也”,建议增置屯卫,籍民为军守之,并请求移师讨伐长河西朵甘百夷。朱元璋没有同意,认为“其民连年供输烦扰,又以其壮者为兵,其何以堪”;蓝玉所率部队“兵久在外,不可重劳”,况且往征长河西朵甘百夷,“此非四十万众不行”。他命令蓝玉:“今尔所统之兵,选留守御,余令回卫。尔即还京。”蓝玉只得下令班师。

 

蓝玉为明王朝的建立和巩固立下了赫赫战功,但是这个粗鄙的武夫也因此逐渐滋长居功自傲的思想,贪财嗜利,骄淫奢靡,违法乱纪,无所不为。史载:“(洪武二十一年八月)丁卯,征虏大将军、永昌侯蓝玉等还朝,上谓玉曰:‘尔率将士北征,功最大。然虏主妃来降,不能遇之以礼,乃纵欲污乱。又尝恃劳遣人入朝,觇伺动静,此岂人臣之道哉?’”史籍还记载:“玉素不学,性复狠愎,见上待之厚,又自恃功伐,专恣暴横。畜庄奴假子数千人,出入乘势渔猎。尝占东昌民田,民讼之,御史按问,玉捶逐御史。及征北还,私其驼马珍宝无算。夜度喜峰关,关吏以夜不即纳,玉大怒,纵兵毁关而入,上闻之不乐。会有发其私元主妃者,上切责之。玉漫不省,尝见上命坐,或侍宴饮,玉动止傲悖,无人臣礼。及总兵在外,擅升降将校,黥刺军士,甚至违诏出师,恣作威福,以胁制其下。”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蓝玉不仅“令家人中到云南盐一万引,倚势兑支”,贩卖牟利,还“于本家墙垣内起盖房舍,招集百工技艺之人,与民交易”[明],最后竟发展到不惜越礼犯分,僭用皇帝专用的金龙纹饰、九五间数。洪武二十八年十一月,朱元璋就曾气愤地对翰林学士刘三吾等说:“迩者逆贼蓝玉越礼犯分,床帐、护膝皆饰金龙,又铸金爵为饮器,家奴至于数百,马坊、廊房皆用九五间数。”

 

蓝玉僭用皇帝专用的金龙纹饰、九五间数,显然是一种包藏着政治野心、图谋不轨的行为。联想到过去胡惟庸案发时,曾发现蓝玉“尝与其谋”,当时“以开平之功及亲亲之故”,对他“宥而不问”,朱元璋对蓝玉不能不高度警惕。洪武二十一年北征归来,朱元璋原拟封之为梁国公,“以过改为凉,仍镌其过于券”。但是,蓝玉仍然我行我素,不仅没有悔过,反而变本加厉,竟然擅自升降将校,黥刺军士,甚至“违诏出师”,未经朝廷的批准,擅自率兵攻打罕东的藏族聚居地。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版  次:1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75.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