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暮色
暮色


暮色

作  者:[美]詹姆斯·索特

译  者:雷韵

出 版 社:海南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12月

定  价:52.00

I S B N :9787573001542

所属分类: 文学  >  小说  >  外国小说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暮色》于1986年首次出版,是为数不多赢得美国笔会福克纳奖的短篇小说集之一,收录的每一个故事都堪称力量持久、文风优雅的杰作。两个纽约法律界的新贵开始了一趟恣意的意大利之旅;一位雄心勃勃的年轻编剧意外发现了艺术和荣誉的真正意义;一位女骑手在遥远的田野卷入了一场可怕的事故,夜幕降临,她必须独自面对她的命运……

索特语言俭省而余韵悠长,每一个故事都沉重而平静,于无声处惊心动魄。展现了索特作为小说家极强的语言控制力。

 

TOP作者简介

詹姆斯?索特(James Salter,1925—2015),美国著名小说家、短篇小说作家。成长于纽约曼哈顿,毕业于西点军校,做过空军军官和战斗机飞行员。1957年出版长篇小说《猎手》,后退役全职从事写作。

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一场游戏一次消遣》(1967)、《光年》(1975)、《独面》(1979)、《这一切》(2013),短篇小说集《暮色》(1988)、《昨夜》(2005),回忆录《燃烧的日子》(1997)等。索特被誉为“作家中的作家”,“20世纪最被忽略的大师”,他不仅将极简主义风格发挥到了极致,而且对小说文体有新的开拓,曾获得《巴黎评论》哈达达奖(终身成就奖),福克纳奖、马拉默德小说奖等。

 

TOP目录

序言  i

在丹吉尔的海滩上  1

二十分钟  25

美国快车  38

异国海岸  75

电影  105

失落之子  131

阿尼罗  149

暮色  160

否定之路  170

歌德堂的毁灭  188

尘土  213

 

TOP书摘

DUSK

钱德勒太太独自站在橱窗边,穿着一身考究的套装,她几乎正对着霓虹灯广告牌,上面是几个红色的小字优选鲜肉。她像是在挑洋葱,手里还拿着一个。店里没有其他客人。薇拉·皮尼穿着白色的工作服坐在收银机旁,盯着来往的车辆。外面是个阴天,刮着风。车流连绵不断。“今天来了些上好的布里干酪,”薇拉一动不动地坐着说,“刚到的货。”

“真那么好吗?”

“真的很好。”

“好吧,我来一点。”钱德勒太太是位忠实的顾客。她从不去城郊的大超市。她是最好的主顾之一。曾经是。现在她买得没那么多了。

橱窗玻璃上开始出现头几滴雨点。“瞧,下雨了。” 薇拉说。

钱德勒太太转过头去,看着车辆驶过。好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不知怎的,她忽然想起有很多次开车或者乘火车来到郊区,在黑暗中步下长长的、空旷的站台,她的丈夫或者一个孩子正在那儿等她。天气和暖。树木繁茂、黝黑。嗨,亲爱的。嗨,妈妈,路上顺利吗?

小小的霓虹灯牌在灰蒙蒙的天色里格外明亮,街对面是墓地和她自己的车,一辆进口车,保养得非常好,就停在大门附近,车头朝着相反的方向。她总是这样。她是那种生活有着特定模式的女人。她懂得如何举办宴会,如何照料狗,如何走进餐厅。她有一套独有的方式来回复邀请函,着装打扮,做她自己。堪称无可比拟的习惯。一个读过书,打过高尔夫,参加过一些婚礼,有过一双美腿,经受过风浪,但如今没人想要的好女人。

门开了,一个农夫走了进来,脚上穿着胶靴。“嗨,薇拉。”他说。

她瞥了他一眼。“怎么没去打猎?”

“水太大。”他说。他上了年纪,不爱废话。“很多地方都得有一英尺深。”

“我丈夫去了。”

“早跟我说就好了。”老人狡黠地说。他的本来面目几乎被风霜抹去了。就像一张褪色的旧邮票。

确实是打猎的好天气,下着雨,水雾朦胧。狩猎季已经开始。整个白天都能听到稀稀落落的枪声,大约中午时分,一行六只大雁狼狈地从屋顶飞过。她正坐在厨房里,听到它们愚笨而嘹亮的叫声。她透过窗户看到了。它们飞得很低,比树高不了多少。

房子被田野包围。从楼上可以远眺谷仓和篱墙。这是一座美丽的房子,多年来她一直认为它无与伦比。花园打理得很好,木材码放整齐,纱门维护得当。室内也一样,一切都是精挑细选的,柔软的白色沙发,地毯和椅子,趁手的瑞典玻璃杯,还有灯具。她常说这所房子就是她的灵魂。

她记得那个早晨,一只大雁出现在草地上,个头很大,有着颀长的黑色脖颈,下颏一圈白色帽带,就站在离她不到十五英尺的地方。她急忙朝楼梯走去。“布鲁基。”她低声说。

“怎么了?”

“来这里。悄悄地。”

他们来到那扇窗前,接着又走到另一个窗口,屏息向外看。

“他离房子这么近干吗?”

“不知道。”

“他很大,不是吗?”

“非常大。”

“但没有‘舞蹈家’那么大。”

“舞蹈家又不会飞。”

如今都不在了,小马,大雁,孩子。她记得那天晚上,他们在维尔纳家吃过晚饭回来,饭桌上有个年轻女子,五官清纯,为了学建筑离了婚。罗伯·钱德勒当时一言不发,只是心不在焉地听着,好像在听某种耳熟能详的新闻。午夜时分,刚关上房门,他就在厨房里宣布了这个消息。他背过身去不看她,面对着桌子。

“什么?”她说。

他刚要重复,但被她打断了。

“你在说什么?”她麻木地说。

他有别人了。

“你什么?”

这所房子归她。她最后一次去了趟位于八十二街的那套公寓,从它的大窗户望出去,脸颊贴着玻璃,可以看到大都会博物馆前的台阶。一年后他再婚了。有段时间她偏离了方向。晚上,她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几近失魂落魄,懒得吃东西,懒得做任何事,她摩挲着狗的头,跟他说话,凌晨两点还和衣蜷缩在沙发上。一种致命的倦怠到来了,但之后她振作起来,又开始去教堂做礼拜,涂上口红了。

现在她从市场回家。大片铅灰色的云朵从树顶飘过,被光线勾勒出大理石般的纹理。风一阵猛似一阵地吹着。拐进车道时她看到那儿停着一辆车。一时间她警觉起来,但很快便认了出来。一个人影朝她走过来。

“嗨,比尔。”她说。

“我帮你拿。”他从车里拎出最大的一袋食品,跟着她进了厨房。

“放桌上吧,”她说,“这样就行。谢谢。最近好吗?”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版  次:1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126.4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