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迁徙的人
迁徙的人


迁徙的人

作  者:连谏

出 版 社:百花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11月

定  价:35.00

I S B N :9787530681459

所属分类: 文学  >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命途多舛的小镇姑娘金送子在经历了两段无疾而终的婚姻后,为谋生路带着襁褓中的女儿去葛家酱铺切咸菜,从而邂逅了酱菜铺少东家葛晋颂。冲破重重阻拦后,金送子与葛晋颂终于喜结连理。但好日子没过多久,日本人就打过来了,社会开始动荡不安,葛晋颂也多次落入土匪手中。葛家倾家荡产,不得不举家迁徙逃难到青岛。在那里,亲族里的国民党军官和中共地下党组织成员,以及金送子的初恋——已是日伪翻译官的德生,他们共同演绎了一场爱恨纠葛和家国情仇……


TOP作者简介

连谏,本名连淑香,山东高密人,现居青岛,职业作家,曾为多家报刊撰写专栏。先后出版《门第》《家有遗产》《你是我最疼爱的人》《你好,1978》等三十余部图书,其中《你是我最疼爱的人》获第十七届百花文学奖长篇小说奖。其创作的多部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和舞台剧。


TOP书摘

金送子罩着红盖头,袖管里藏了把剪刀,大半天了,冰凉的剪刀,已被胳膊焐热。

她想,等老浦来掀盖头,就亮出剪刀,拼个你死我活。可又一想,这事儿也不能怪老浦,熬到四十岁,想娶房老婆,是人之常情,用她爹金老三的话说,老浦不嫌她命硬,敢娶,她就谢天谢地吧。听爹的口气,她这辈子,是配不起个男人的。不是吗?活生生的,前面死俩了,头一个,是高家庄豆腐坊的小儿子,定亲没几天,就得了怪症,上吐下泻死了。第二个,是施家屯的德生,两人看对眼,纯属蹊跷,赶集时她从德生的西瓜摊儿前走,一只硕大的西瓜,不知怎的就滚到了她穿着绣花鞋的脚面上,把她撞倒了。德生吓了一跳,从摊子里跳出来扶她,四目相对就喜欢上了,喜欢得恨不能立时就把对方吞到肚子里。之后,金送子就天天挎着一筐脏衣服去河边洗,因为河边有德生。德生在河边是因为他家西瓜地在河边,一到夏天,他就吃睡在瓜棚里。奶奶骂她,说好生生的衣服,穿不破也让她洗破了。她装聋作哑,不敢戗奶奶的腔,怕戗急了,奶奶拖爹做帮手,她就去不成东河边了。那可不成,德生见天站河堤上等呢,等得西瓜在身后一个个晒得“嘭嘭”爆掉都不管。她要不去,德生还不得疯?

每当想起德生在河边等她,金送子嘴角就会翘起微笑,觉得德生像棵树,笔直的,葱郁的,在夏日的风中簌簌唱着歌的树,让她心醉不已。

后来,德生爹娘知道了,骂到门上,骂她骚,不要脸,德生十二岁就定下未婚妻了,让金送子给勾得死活要退婚。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人家姑娘安分守己,平白无故被退婚,还让不让人活了?德生娘个儿不高,黑黝黝的,骂起人来,像装满豆子的黑陶缸给人夯倒了,脏话前仆后继地往外涌。她跑来骂金送子的时候,门口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个个翘首以盼、交头接耳,希望金送子的爹金老三或者金送子杀将出来,上演一场没有戏台的精彩大戏。可金老三没有,他自知理亏,拦住了气得嘴唇发抖的老娘和随时要冲到街上摆道理的金送子,坐在灶房门口,挨着羞辱,后来,他实在挨不住了,拎着一挂绳子上街跟德生娘说,不要骂了,他这就把金送子勒死交出来,随便他们拖去喂狗喂猫,要说句二话就绝不是他金老三。德生爹娘怕闹出人命,污了儿子名声,日后不好做人,又不咸不淡地嚷了几嗓子,走了。

金老三气得够呛,托媒人给金送子寻婆家,往远处寻,十里八村是不能嫁了,让德生爹娘闹得嫁了也不得好。金送子说除了德生,谁都不嫁,寻死觅活,不吃饭,要把自己饿死。金老三说嫁谁都行,就是不能嫁德生!两个村子就隔一条河,低头不见抬头见,不够丢人现眼的!金送子的婆家没许定那会儿,德生爹娘和金老三各自严防死守着,恨不能把俩小男女团成烟袋包,别在裤腰带上。直到媒人和金老三商议好,把金送子嫁给五十里外的老浦,这才扛一袋早就熄了火的旱烟,在街上踱来踱去,逢人就问:“金送子许下婆家了,眨眼就来迎娶,陪嫁点儿啥好呢?”

其实,谁都晓得,金老三这是给闺女洗白呢:“如果德生爹娘嚷嚷的是真的,我闺女咋能这么快出阁?”有人把这话问到脸上,金老三就使足劲,往脚边啐一口,说要不是看在乡里乡亲的面上,他就去告官了!告德生爹娘坏他闺女名声。

可金送子不领情,在家高一声低一嘴的,和她奶争,说除了德生,天王老子也不嫁!金老三不和她置气,说老浦让媒人捎话了,收完秋就要人,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那会儿,金老三还不知道老浦是个和自己同岁的老男人,媒人没说实话,说老浦刚过了三十岁生日。

秋天还没到,七月里一天,德生半夜从家跑出来,约金送子私奔,去青岛,说打听好了,码头和铁路上有的是活路,让她尽管放心跟他走。金送子就哭,莫说有活路,没活路也跟他走,死也要死在一起,海誓山盟地说好了。第二天却下起了雨,没完没了地下,像是老天不打算要这地界了,要拿水冲掉。也是因为下雨,晓得她出不了门,金老三和他没了牙的娘也没像之前那样看着她,吃完饭,拉了会儿家常就上炕睡了。金送子把箱底都穿到了身上,站在檐下,望着哗哗的雨水,急得直掉泪,最后,把心一横,一头扎进雨里就跑了。

金送子一路蹚水,越往河边走水越深越急,到约好的桥头,水都没到腰了。水是冷的,是软的,也是浩荡的,有着她无法抵挡的蛮力,推搡着她,犹如困兽,踟蹰彷徨,四周散发着泥土特有的腥味,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轰隆隆的水声,从南往北,滚滚地下来。她有点儿怕,又不想往回走,怕德生来了,找不见她。她摸索着往前挪,找了棵树,抱住了,心才定下来,后来,水越来越深,动荡的水拍打着身子,像一双双有力的大手托着她往树上爬,一点点儿的,越爬越高,最后,骑在了树杈上。

她趴在三根树枝长成的丫把里,高一声低一声地喊“德生”。瓢泼的大雨砸下来,把她的喊声生生按进水里。她知道走不成了,就算德生不失约,也过不了河,喊没力气了,就呜呜地哭。她的心,是绝望的,觉得这是老天在罚她和德生,哭着哭着就困了,趴在树上睡着了。转天早晨,有人过河去赶集,发现桥被淹了,又发现桥边的树上挂着一个人。他以为是上游的人淹死了,顺水冲下来,挂在树上的,就大呼小叫地,去庄里招呼人。

金送子是被竹竿捅醒的。

那会儿,雨已停了,水也退了不少。树底下站满了人,他们指指戳戳,议论纷纷,金送子望着树下一张张熟悉的脸,绝望透了,懊恼透了,恨不能一死了之。

看到金送子还活着,大家吓了一跳,有人认出了她,说是金老三的闺女,喊她下来。她不,没听见一样,趴在树杈上继续睡,后来,有人把金老三喊来了。

金老三站在树下,点了袋烟,仰着头看了一会儿,跟大伙儿作揖道谢,说昨晚他娘肚子疼,让金送子去郎中家讨大烟壳子煮水喝,一去就是半夜,他连庄里的老鼠洞都快掏遍了,也没找到她,她奶都快哭没气了,没承想是让水给冲这儿来了。说完,和风细雨地让金送子下来,说她奶奶肚子已经不疼了。

金送子在树上哭。金老三说这是吓坏了。其实,明眼人都知道,七月的天,燠热难耐,就算下雨天冷,也不至于里三层外三层地穿,也晓得金老三这么说,是给闺女留足了日后做人的脸,遂也不说破,三三两两地散了。

人走净了,金老三才破口大骂,说金送子是成心的,不想让他要这张老脸了,吼她下来。金送子又往上爬了两层树杈,好像她一生下来就活在树上,对地上的生活,没丝毫的稀罕和念想,又好像金老三是个表面和善、心怀歹念的恶人,她须要离远点儿才好。再后来,河对岸慌慌张张跑过一群人,领头的,擎着一只鞋,沿着河沿往北跑,边跑边喊德生,招魂一样。德生娘脚小,跑在后面,披头散发,跌跌撞撞,哭诉德生良心坏了,家里独苗一根,他把自己弄没了,就是要了她和他爹的命。

金送子原当自己和德生没见上,是因为河水暴涨,还在心里怨过德生,以为他见着雨大,连门都没出。可现在,满施家屯的人都在沿着河找德生,就晓得不好,让金老三去问问,德生到底出啥事了。

金老三咬着牙根骂她,问她是不是和德生约好了私奔。金送子不说是,也不说不是,一想德生生死渺茫,泪就止不住。金老三就知道是了,说要是德生因为和她约好了私奔把命丢了,德生爹娘非把她撕了不可,让她赶紧下来,滚回家,不管谁问,都一口咬定是昨晚出来给她奶拿药才被水冲到树上的!

金送子不。

金送子觉得,如果德生死了,她也没必要活了,如果从树上跳下去能摔死,她会毫不犹豫,两眼一闭,跳下去死了算了。可她知道死不了,不是树不够高,是树下的泥土被雨水泡得稀烂绵软,踩上去像踩在浸了水的棉花上,死不了人。她哭着说,德生死了,她也活不下去了,让金老三看在父女一场的分儿上,把她和德生葬一起。金老三气得眼冒金星,说:“就德生是人?你一生下就克死了你娘,我都没怪你,我和你奶奶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没功劳也有苦劳,德生算啥?你饭都没吃他一顿,为了他,你连亲爹和亲奶奶都不顾惜了?”

不管金老三咋说,金送子都没听见一样,脱下一件上衣,拿牙咬着,撕成一条一条地编成绳子,挂在树杈上,要上吊。金老三急得团团转,又不敢上树,怕金送子急了,把绳子往脖子上一套就跳下来,这样的话,脖子非断不可。

金老三在树下哄她,说:“送子你下来,只要你下来,我就去求德生爹娘,一步三磕头都行,我求他们应了你和德生的婚事,造多少孽都算我的。”

可金送子不想活了,拽着编好的绳子,痴痴地坐在树杈上,盘算着如果找德生的队伍是抬着德生尸首回来的,她就把绳子往脖子上一套,跳下去。

她等啊等啊,一直等到傍晚,找德生的队伍回来了,却没见着德生,她从树杈上站起来,扯着嗓子大声问:“德生呢?”德生娘听见了,踉踉跄跄过来,仰头看着她,问:“你在这儿干啥?”金送子哭了一会儿,觉得必须说实话,要不然对不起德生,就说:“德生和我约好一起去青岛。”

德生娘就一屁股坐在树下的淤泥里,拍着大腿哭,边号啕边说:“怪不得,德生昨天夜里发了疯似的非要去西瓜地,拉都拉不住,原来是让狐狸精勾的。”

金送子也哭,跟给德生娘唱和声似的,说:“他出门了啊?”德生娘说:“天杀的!这么大雨水,他一定是过河的时候让洪水卷走了,大家沿着河道找了三十里,就找到了他的褂子和一只鞋,人肯定被淹得死死的,不知给冲到哪里去了……”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84

版  次:1

开  本:32开

纸  张:轻型纸

加载页面用时:78.1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