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少共国际师(套装 全4册)
少共国际师(套装 全4册)


少共国际师(套装 全4册)

作  者:周飞,宋春华

出 版 社: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7月

定  价:140.00

I S B N :12903967

所属分类: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少共国际师》是一部以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少共国际师的成立及发展为历史背景创作的长篇少年成长小说。
作品共4册,采用虚实结合的形式,以殷杰等虚构的少年英雄的成长为主线,穿插以陈光、肖华等少共国际师的典型人物,讲述了这一段光辉的革命历史。这些少年英雄拿口首战即告捷,参加过团村战役,打过石城保卫战,参加过湘江战役,也走过两万五千里长征,他们热情、机智、勇敢、果断、富有正义感,为国家、民族的解放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作品以客观公正的历史观,以小说的形式讲述英雄事迹,还原历史真相,歌颂革命英雄。

TOP作者简介

周飞,作家、编剧。创作有《我们的火红年代》《全世界听得到》《年年有鱼家家乐》《存心未改医人在》《甜心格格之精灵来了》等,多部作品获奖,参与编剧的电视剧《岁岁年年柿柿红》在央视一套播出,入围“飞天奖”、“金鹰奖”最佳电视剧、广电总局2018-2022五年百部剧集名单,并获陕西省“五个一工程”奖。
宋春华,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资深出版人。在《民族文学》《湖南作家》《鹿鸣》等杂志发表小说数篇。其作品《城市符号》获2002年《民族文学》(小说)新人奖。策划出版的图书《少年励志馆·美德卷》荣获文津图书奖,《焗瓷》荣获陕西省“五个一工程”奖,《我和爷爷是战友》荣获第十二届“五个一工程”贡献奖。

TOP目录

少共国际师1;铁拳初试
少共国际师2;少年英姿
少共国际师3;百炼成钢
少共国际师4;光荣之路

TOP书摘

也不知道为什么,1933年的夏天特别热。往年马兰坡村到了八月,依然透着一股凉意。村头的陈瞎子说,这是托了观音山的福。这观音山高3200米,一股清流自山顶倾泻而下,将马兰坡村一分为二。正是这贯穿马兰坡村的溪流驱散了远道而来的酷暑,才有了马兰坡村的村民们几百年来的悠闲惬意。
陈瞎子说到这儿的时候,吟起了不知道谁的诗,“山下有酷暑,山上有寒石;不如离红尘,上山折桃枝。”
殷杰坐在观音山溪涧旁的大石头上,屁股凉飕飕,头上直冒汗。他想起陈瞎子的诗,问道:“爷爷,这诗说的什么意思?”
殷杰今年16岁,个子不高,身体消瘦。村里的大胖和铁娃老讥讽他过于瘦弱,“像是屋顶的野草,风一吹就倒”。殷杰每次听到这些讥讽,就亮出他的右腿小腿,伸出右手食指,指着小腿上隆起的肌肉说,“瞧瞧这铁块一样的肌肉,从观音山底跑到观音山顶,我都不带喘气的。”
殷杰真的能从山底跑到山顶还脸不红心不跳,这点马兰坡村很多人都可以给他作证。
爷爷皮肤黝黑,额头、眼角蜿蜒曲折的皱纹就如大地上那一道道的沟壑,再加上他很瘦很瘦,此刻坐在山石上,就像是岩石中挣扎生长的虬枝。
“陈瞎子眼瞎心不瞎,他这是在说马兰坡村就是世外桃源啊!”
爷爷七十多了,休息了半个多时辰,还在喘粗气。
“不行了,爷爷爬不动了,殷杰,你自己去红眼子吧。”
“没问题。”
殷杰体谅爷爷,他喊了阿黄,径直朝山顶奔去。
这观音山顶有一片红树林,大家叫它“红眼子”,因为村里人都说这红树林的形状像人的眼睛,而且那红眼子正对着马兰坡村,所以也有人说那是守护马兰坡村的土地公公的眼窝子,它每时每刻都凝视着马兰坡村。
殷杰没读过书,不识字,并不比村里其他人懂得更多。但他知道这红眼子怎么都不可能是土地公公的眼窝子,他还知道红眼子的山鼠最为肥硕,捉回家剥了皮,架在火上一烤,那味道啊,简直可以香掉人的下巴。
此时的殷杰还以为,人世间第一美味就是烤山鼠。他不知道,世界上的美味千千万万,对于大山以外的人来说,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还有烤山鼠这种食物。
这年的八月实在是太热了,殷杰和阿黄来到红眼子的时候,一人一狗都热得直吐舌头喘粗气。阿黄注意到殷杰也在吐舌头,就叫唤了一声。
“干什么?就准你吐舌头,我就不行吗?”殷杰揉揉阿黄脖子上滑溜溜、金灿灿的毛。
阿黄是殷杰三年前捡的野狗,当时的阿黄骨瘦如柴,浑身的毛几乎都褪光了,露出满是伤疤的皮肤。它徘徊在村头大槐树旁,见到人就躲得远远的,你要是故意靠近,它就缩到大槐树的树洞里,发出低沉的呜咽声。殷杰见它可怜,每天从自己的米饭里省出一两口,揉成饭团扔到大槐树下的树洞口。
第一天,阿黄没有吃;第二天,阿黄还是没有吃……直到第三天,阿黄终于探出头,用舌头舔着米饭吃起来。就这样,在殷杰的照顾下,三个月后阿黄变得生龙活虎了,毛也长了出来。它的毛金灿灿的,像是深秋稻穗的颜色,殷杰看得欢喜,就给它起名叫“阿黄”。
阿黄又叫唤了两声,吐着舌头,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殷杰知道,阿黄这是闻到山鼠的尿骚味了。
殷杰在抓山鼠方面是老手,他一下子就顺着尿骚味发现了“鼠道”。所谓鼠道,是指山鼠回洞穴的道路。山鼠生性胆小,陌生的路它不敢走,必定走自己熟悉的路,因此会留下很多痕迹,比如山鼠的屎尿、啃过的杂草等等。殷杰顺着痕迹找到了一棵大树,大树根部有一个很不显眼的小洞,这就是山鼠洞的洞口了。
殷杰绕着树根找了一圈,总共发现了三个洞口,他将其中两个洞口用泥巴堵上,只留了最先发现的那个洞口。爷爷教他捉山鼠的时候曾告诉他,“狡兔三窟,山鼠也一样,总给自己留很多后路,所以捉山鼠的要诀,就是断它后路,只给它一条死路。”
在殷杰心目中,爷爷是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人,村头讲故事的陈瞎子则是懂得最多的人。殷杰烂熟于心的英雄故事,都是从陈瞎子那里听来的。
殷杰按照爷爷教的方法,抓了把潮湿的蒿草点着,然后拼命扇。这一扇,蒿草马上升腾起一股浓烟。浓烟起来后,殷杰趴下来,使劲往山鼠洞吹。浓烟进到了洞里,里面马上传来山鼠叽叽吱吱的叫声,而殷杰自己也被熏成了戏曲里的“包青天”。
此时,阿黄兴奋地绕着大树跑圈,边跑边叫,像是在吓唬山鼠,又像是在为即将到来的收获喝彩。殷杰则马上掏出一个麻袋,将袋口对准洞口。一阵阵吱吱声中,几只山鼠仓皇逃窜,纷纷跑进了殷杰的大麻袋中。
“大丰收!”殷杰麻利地收紧袋口。
“砰……”突如其来的一声枪响,在山谷间回荡。
殷杰疑惑地朝山下马兰坡村的方向望去。云雾之中,马兰坡村若隐若现,似乎发生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殷杰以为这是猎户在观音山上打野猪,心里暗自嘲笑对方一定是放了空枪。
“我殷杰要是拿着枪,就专打白匪,我才不打野猪呢。”殷杰心里这么想着。
他用麻绳将山鼠绑成一串,挂在肩上,心里盘算着:这最肥的两只,一只给爷爷当下酒菜,另外一只就拿去陈瞎子那里换故事。
殷杰最喜欢听陈瞎子讲红军如何帮老百姓翻身做主的故事,陈瞎子说,红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是真正一心为民的军队。特别是一名叫肖华的少年英雄,只有17岁,就屡建奇功,殷杰仰慕很久了,他想有朝一日也成为肖华那样的少年英雄。
想到这儿,殷杰冲阿黄喊道:“阿黄,我今天一定要陈瞎子告诉我,怎么才能加入红军。”阿黄摇着尾巴叫了两声,好像在说他今天一定可以得偿所愿。
“砰!”又是一声刺耳的枪声响彻观音山,似乎把整个观音山几百年来的平静都打破了。
“不好!”殷杰脸色大变,带着阿黄拔腿就跑,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往山下的马兰坡村跑去。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盒装

页  数:620

版  次:1

开  本:16开

纸  张:书写纸

加载页面用时:172.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