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向阳花海
向阳花海


向阳花海

作  者:林烁

出 版 社:群众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9月

定  价:45.00

I S B N :9787501461622

所属分类: 文学  >  小说  >  社会小说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中国首部关注新兴警种——“特护警”的原创长篇小说。

 

隐秘犯罪、污点证人、热点当事人、网暴受害者、刑案遗孤的特殊保护时时有雷,处处有坑。

 

向阳花特护中心五组的热血青年强搭档,在抢人保命中克服性别歧视,在冷血专业和柔性共情中完成不可能的任务,在生死守护中完成自我救赎,找寻人性和希望之光。

 

题材独特,人物标新,情节奇巧,悬念迭出。一部不世出的警察小说。


TOP作者简介

林烁:

毕业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反恐怖学院

全国公安文联会员

基层刑侦副队长

枪械教官

现代战术刀爱好者


TOP目录

序章  初 阳

第一章  归乡的罪

第二章  风起舞的城市

第三章  骑士挽歌

第四章  暗 潮

第五章  海 蚤

第六章  江河入海


TOP书摘

14萧梦卿感觉四肢的力气正在一点点流失,麻醉吹箭在五分钟内渐渐起了作用。被绑到车上前,她的指甲已将手掌抠出了血,勉强用疼痛维持理智。她很害怕,恐惧的回忆夹杂着混乱的思绪,脑子里像是一片正在涨潮的黑色汪洋。

从上车开始,萧梦卿就一直在观察——面包车中间的座位被拆了,里头放着长杆渔捞、吹管、未用完的麻醉吹针和几个麻袋。车上除了她俩,还有三个人。其中,开车的就是上次在陵园逃走的司机。他身旁副驾上坐着个粗壮男子,看起来四十多岁,满脸胡碴儿,面相阴狠,简直像是长着半张人脸的黑熊。在后座监视着她们的是一个灰白头发的高个男性,瘦得像是在骨头外包了层薄皮。他袖子卷到了臂弯,两节小臂像是粗壮的松枝。正是他把萧梦卿网进了车。这男人只有一条腿,左裤管延伸到鞋子的部分是一截生锈的钢制骨架。

“师傅!”瘸脚男子撩开萧梦卿的刘海儿,伸出两根竹节似的黑瘦手指掐了掐她的腮帮子,咂舌惊叹道:“这是我跟你干这行以来见过的最水灵的婊子。”

“依兵,多出来的这个——归你家。”副驾驶的壮硕汉子拍了拍开车的同伙。

“女警察?这……”驾驶员面露难色。他依稀记得萧梦卿的模样。

瘸脚男子把手伸进怀里,掏出一个卷烟盒,捻了支烟,又咳出半口浓痰粘上,点火后抽着,笑道:“瞧你贪生怕死的,真像个娘们。”

萧梦卿突然感到胃里一阵痉挛,晚餐吃的食物顺着食道逆流而上,“咕唔”“咕唔”地呕了出来。她努力计算着药效发作的时间,推测至多十五分钟就是全效麻醉期。也就是说,意识最多还能保持五分钟左右。在这个时间里,剩余体力最多够她跑个十来米,或够她全力做出两三个动作。

“瘸鹤,你不把她们捆起来?”依兵心有顾忌地对副驾驶上的壮汉使了个眼色,“表叔,咱们要活口,麻药只用了一半儿。我觉着还是再拴一拴吧。”

后背湿漉而冰凉的感觉侵彻脊骨,萧梦卿强忍住发怵的心,咬着舌尖,强迫自己冷静思考。

“废物……好好开车就是了!”瘸鹤伸出假腿“哐”的一声,踹到了驾驶座的头枕上,“我就是弄藏獒也不爱用绳子!你怕这两个小婊子吃了我,是摆明了看不起我!”

“唉,瘸鹤!依兵说得在理。我见送这母猡上山的好像是个男的,你盯着点儿车周围,别失了警惕。”

快点儿!趁你手脚还有力气动!!!快点儿想办法!!!萧梦卿在心底呐喊。手脚脱力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她很想再咬一咬手掌,逼迫自己思考,可又担心对方警觉起来。

“依兵,你也不懂。瘸鹤打小就爱玩猎物,不管花鹿还是麂子,都不喜欢直接弄死,总要看上老半天,掏个胆包,攮个眼珠。”忠伯发出一声冷笑,朝瘸鹤借了个火,也燃起旱烟来抽着,“你忘了他这腿怎么瘸了的吗?不就是玩快死的黑瞎子过火了,被它啃着不放。要不是那次伤,他也没必要改行啊。”

“萧老师……萧老师……”不知是不是药效的关系,萧梦卿隐约听见一个熟悉的嗓音正在呼唤她。半昏暗的视线中,一个中学生打扮的女孩蜷缩在她身旁。女孩小腿上扎着一根锐利的鲨鱼钩,跪在血泊里一动不动。她撑着伤躯,眼中暗红色的泪珠在脸上淌下血痕,似乎要将萧梦卿一同拉入绝望。

这是她最不想听见的声音。恐惧化作极端的念头,萧梦卿将舌根放到两排臼齿间,深吸一口气,恶狠狠地咬了下去。她嚼了一次、两次、三次,直到把舌头侧面几乎咬烂了,摧心剖肝的剧痛像潮水一阵一阵直冲脑顶,呛出两行泪水,终于冲走了刺痛的回忆。萧梦卿尝到了浓烈的血腥味,和着一大口鲜血,她把喉咙里堵着的东西吞了下去。

“啧,母猡的确不如野外的畜生。不过,自然也有她们的好处。”瘸鹤把烟丢出窗外,从腰间摸出一把割香蕉用的弯刀,伸向萧梦卿衣领的扣子,却瞥见了她脑袋旁的一片血泊,“啊?这母猡怎么吐血了?”

瘸鹤警觉过来,却晚了。萧梦卿从地板上抄起了半掌血水,往瘸鹤的眼睛上倏地一撒。突如其来的黏稠血液溅入眼球,让瘸鹤“啊”的一声惨叫,靠在了车壁上。体力所剩无几,每个动作都在脑海中预演过。她往前座中央一扑,拉起了手刹,面包车速度不快,但足以让前排两个不系安全带的男人结结实实地撞上了前风挡。

急刹车时,萧梦卿感觉自己像个沙袋被狠狠一甩。借着惯性,她往车门一扑,把侧门扯开了一人宽的空间。在体力彻底耗尽之前,她把所有力气集中到双脚上,将顾茹萱蹬下了车。

“跑……”望着滚到山路上的顾茹萱,萧梦卿已无力再嘱咐逃跑路线了。她终究没能看到之后的情况。

顾茹萱刚滚下车,瘸鹤就擦干了脸上的秽物,眦着通红的眼珠子,抬起金属假腿,踩向了萧梦卿的脑袋。

一声闷响过后,她彻底昏死过去了。

 

 

15“瘸鹤,这母狗也太讨人嫌了!把她手脚先废了!”忠伯揉着肿胀的额头下了车,赶到后座查看情况,“依兵,车没事儿吧?还能走吗?”

“表叔,表叔!车上没人懂医术,到了山里还得用腿脚呢,废了她……怕撑不到村里。”依兵从驾驶室走了下来,打起手电,紧张地四处寻找,“还是先追你家母猡吧!晚了,她就跑远了。”

“笨哪!只挑手脚筋,谁他妈说要剁了?这姑娘家也没多少肉,你自己背回去。”忠伯抓着萧梦卿的脚腕,轻松地把她半条腿都拎了起来,“再说,我家母猡——不还趴在那儿吗?”

“啊哟……”顾茹萱在地上爬了几米,却并不急着逃跑,而是半跪在地上缓着气。

“哈——哈哈哈!得嘞,先废了手脚。这婊子合我胃口,我先验验货。”瘸鹤冷笑了起来,眼中闪过嗜血的目光,勾刀又挑开了萧梦卿胸前的一颗扣子。

“这……这只母猡是给我家的!瘸鹤,你别脏了她!”依兵看着瘸鹤欲行不轨,慌忙阻止。

“兵哥!”瘸鹤将勾刀一抬,横在了萧梦卿的手腕上,“我拼死拼活的,就当是利息。反正又不影响你生孩子。”

“这不行!脏了会遗传的!”

“痛……”顾茹萱捂着肚子缓了缓,竟然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朋友,等一下!等……”

正在车旁的三人,注意力都被眼前爬起的这个身影吸引了。

“知道不跑了就好。母猡,实话告诉你,我既然敢把你买回来,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也能把链子拴回你脖子上!”忠伯抄起车里的捞网扛在肩上,冲地上啐了一口,“二熊托我告诉你,回家以后还想和你再生个娃……哎?!你、你的手怎么……长回来了?!”

三个人一时间都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他们看见面前的这个“顾茹萱”脱掉了棉手套,露出一双完整的手。“顾茹萱”不紧不慢地摘掉了遮阳帽、口罩,将羽绒服甩到一旁的路面上,踢掉不合脚的女式棉鞋,光脚站在了泥水中。

直起腰板的“顾茹萱”身形比刚才明显高了一大截,抬头露出一抹微笑,掀开外套,双手各抽出一支银灰色转轮枪与一把双刃战术刀。他把刀刃贴在耳畔听了听问:“想开荤?好啊,别着急嘛!”

“你是谁?”

“你阿公。”

忠伯踹了一脚在车旁发愣的瘸鹤,将渔捞丢到他手里,从车座下抽出剁肉柴刀,发出一声阴冷的嘲笑:“就你?”

依兵见状,赶忙拉上车门锁好,又从裤腿里抽出一截水龙头钢管。

虞子陵掰开05改的击锤:“所以,你们站成一列吧!我动手方便些。”

“啊!当我们是傻子吗?”

“那一个个来也行。”虞子陵用刀尖挑了挑高瘦的瘸鹤,“照顾残疾人,你先。”

瘸鹤与忠伯一对视,忠伯饶有兴趣地挑着嘴角,点了点头。

一声怒吼撕开了寒风的笼罩。瘸鹤支着渔捞,瞄着虞子陵的脑袋冲去,却不想被他撤步转身,灵巧地避开了。虞子陵抓住渔捞的棍子往后一拽,本就残疾的瘸鹤失去平衡,顺势一个趔趄,跪到了虞子陵面前。瘸鹤刚想哀嚎,一击猛烈的鞭腿击中了他的下颚,剧烈的冲击砸碎了他的牙龈,让他瞬间失去意识,在地上抽搐几下就昏过去了。

虞子陵继续用枪口指着剩下的两人,对依兵晃了晃刀尖。忠伯附在依兵耳畔交代了两句,便拿过他的手电,让他对付虞子陵。

虞子陵才看清依兵脸庞,一阵昏暗的光源就冲着他的脑门飞来。他没有格挡,直接避开忠伯砸来的手电。手电的光斑在山间泥泞的路面上晃动着,映出三个交错的人影。身体跌入泥潭的声音、刀刃磕碰的清脆锋鸣、铁器撕裂皮肉的声音,都化作泥洼里一朵朵飞溅的红泥。

倏然,两声震耳欲聋的轰鸣撕裂了清冷的山谷,在北山陵园里沉沉回响着。枪响之后,打斗声停歇了,只余下两阵粗细有别的喘息声。一人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电,半跪在地上搜索着对手的身影。手电光斑很快找寻到了虞子陵的踪迹,鲜血沿着他受伤的左肩头流到指尖,滴下,融入路面上纵横交错的血色脚印中。柴刀的刀口很钝,割伤不深,却撕裂了一块皮肉。

“呃……咳……”忠伯腹部和肋下各中了一发橡皮弹,冲击力震断了肋骨,他只能勉强用插在土里的柴刀支撑沉重的身体。

“砰!”又是一声急促的枪响如同野兽的怒号,直冲天穹。

忠伯望着眼前黑洞洞的枪口,嘴对准右腕上深深的切口嘬了一下,把血吐进泥巴里:“是爷们,就别用手里那铁疙瘩!”

虞子陵“哦”了一声,把战术刀收回胸侧。从腰间摸出一个战术手电点亮,支着据枪手,死死瞄着对方。

几声枪响后没多久,一阵阵警笛声从山顶陵园与山脚的公路上接连响起,朝着一个方向汇聚。

“真不该答应活捉你们!”虞子陵用手电光斑照了照沾血的柴刀,“东西都丢了!跪地上,双手抱头!”

“哈……狗杂种,你玩阴的?!”看着远处亮起的蓝紫色光芒,忠伯不怒反笑,“我就是死,也不会坐一天牢!”伴随一阵暴怒的咆哮,忠伯冲向路沿。他硕大的身躯像沉重的沙袋,压断路边半人高的灌木,骨碌碌地滚下山腰,消失在漆黑的树林中。



TOP 其它信息

开  本:32开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46.8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