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多一天,再多一天
多一天,再多一天


多一天,再多一天

作  者:简池

出 版 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9月

定  价:45.00

I S B N :9787559460363

所属分类: 文学  >  小说  >  社会小说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与癌症的抗争手记。

    2013年“我”被确诊为乳腺癌,2014年癌细胞肺转移,医生说“我”活不过两年。原本平淡普通的生活被打破,命运抛来重重考验。

    在多年求医治疗的过程中,“我”的心情几经起伏,也曾多次濒临崩溃,但在亲情、友情、爱情、病友情的陪伴和支撑下——

    如今,“我”有惊无险地活到了第七年,目前身体状况良好,依然怀揣着连绵不绝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会继续努力健康地活下去。


TOP作者简介

简池

毕业于河南大学文学院,做过编辑、记者,现居北京。

有夫有子,热爱生活,热爱写作,相信美好带来美好,爱吸引爱。

期待多一天,再多一天的天赐时光。


TOP目录

序言

01.明天和意外,意外先来

02.说不出口的疙瘩

03.挂号就像打仗

04.见到大医生,等待神的触摸

05.你是怎么发现疙瘩的

06.我不再是人类,而是由众多零部件组成的机器

07.保乳还是完全切除

08.岁月和乳房的遗照

09.第一次手术

10.第二次手术

11.癌女士诞生

12.陪床这件小事

13.会发光的小人儿

14.当不能抱儿子时

15.一把桃木剑

16.癌女士的抉择

17.人世间最美的声音

18.拆线

19.有一种医保叫“特病”

20.HER2和FISH检查

21.胡子要在我的身上建一座港口

22.我在身上埋下了一颗地雷

23.第一回化疗遇见寸头姑娘

24.世上多了个“包打听”

25.有一种平衡叫活下去

26.我和黑点成了亲密无间的朋友

27.细如牛毛的升白针

28.癌女士的恋爱史

29.胡子会从我这里逃走吗?

30.寸头姑娘的最后一个男朋友

31.癌女士的华彩乐章

32.生死化疗

33.放疗时间夜里十二点

34.癌女士的太空之旅

35.太空舱变烤箱

36.癌女士的反击

37.胡子悄无声息地崩溃

38.糖先生诞生

39.选择离京

40.胡子人生最大的挫败

41.重启人生,变身小商小贩

42.不想再装得像个人

43.癌转移来了

44.神奇的J医生第一次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45.文艺青年变身江湖中人

46.糖先生和J医生的神秘约定

47.美好的声音能穿透万物

48.每天一粒瑞宁得,每月一针诺雷德

49.巨大的针头,穿透了我的身体

50.我做到了

51.我要留在儿子的记忆里

52.“我想跟你们一起回家”

53.我们的愿望清单

54.死亡倒计时

55.最后的旅行

56.可敬天下父母心

57.寒冬里的温暖

58.孩子们总有一天会长大

59.死后我埋哪儿

60.甜橙说,大胖子不敢欺负他了

61.他们给了我整个春天

62.额外的幸福

63.和儿子分床

64.春天里也有倒春寒

65.糖先生出售尊严

66.一份将糖先生内心融化的名单

67.我一个人的英雄

68.东北托“孤”

69.生命的烙印:根和力量

70.生命进入一年倒计时

71.我该有的样子

72.在东北过年:落地生根

73.枯萎

74.三口人,三种问题

75.幸福就是每天都很甜美

76.重返北京

77.人世间最美好的礼物,居然是一种药

78.儿子送给我的礼物,四个药瓶

79.我到底是怎么维修生命的


TOP书摘

01.明天和意外,意外先来


有时候,人生所有的规划,都抵不过命运一次不怀好意的安排。

2012年,我三十五岁,在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做执行主编;我先生胡子三十二岁,正走在成为金牌编剧的路上,接到了影视大咖制片人的邀约,创作一部电视剧的剧本。我们都正是大好时光,向往着美好的明天。

那时候,健康养生类的节目和图书蔚然成风,我们公司也邀约了正在央视做节目的澳洲华裔养生大咖为我们公司创作一本养生类图书,走名人畅销类图书路线。我一边筹划一边联络,忙得不亦乐乎。

胡子面前展开了一幅大好蓝图,大咖制片人看了他的剧本策划,就转账了部分预付款,邀他直接去成都和制片主任、导演一起建组,进行创作。我当然是毫不犹豫地支持胡子,让他不要担心大后方,我还有我爸妈在呢,照顾儿子甜橙绰绰有余。

据我老爸说,他看到了大咖制片人的大宝马停在小区门口,来接胡子去谈剧本。胡子也跟我说过,大咖制片人先后几次从北京的北四环来到我们所在的位置——北京最南端的郊区大兴,和他商谈剧本的事情,还派司机专门来接胡子去他们的影视公司讨论合作具体事宜。

2013年新年,在北京,我爸爸、妈妈、弟弟、我、胡子,还有我们不到两岁的心肝宝贝甜橙,我们过了一个充满希望的春节。

然而,意外出现了,先是胡子,他在做年夜饭时切伤了手指,流了很多血;后来,家里的电器先后失灵,冰箱的压缩机停止工作,电视黑屏无法开机,胡子的电脑彻底崩溃。最要命的是,我总感觉身体内会闪过尖叫似的疼痛。

一天,洗澡的时候,我摸到乳房上原来乳腺炎的疤口好像长大了,还有些发热。这让我有些疑惑,而且最近有些天了,总感觉有针尖细的疼痛,可以说是秒痛,像做梦似的,好像疼过又好像没疼过。如果疼过,就是时间非常短,短到好像意识不到,又有点意识。

总之,疼,不是什么好现象。

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意外的开始。


02.说不出口的疙瘩


几天后,我从乳腺炎疤口下摸到了一个疙瘩。

生宝宝前,因为胀奶,乳腺结节发炎,胀成了一个大疙瘩。当时,医生说不是好现象,怕是恶性肿瘤。后来做了穿刺,做了病理检验,幸好没什么事。生宝宝后,胀奶更厉害了,肿出了一个大脓包,手术引流后,便留下了一个大疤。现在,疙瘩就长在疤口的下面,不易发现。

隐私部位的事情,我向来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连买内衣内裤都很害羞,买卫生巾就更加害羞了,从来都是瞅没人的时候买,像做贼。

我长了个疙瘩,感觉情况不妙,想跟胡子说,可就是说不出口。

我就是这么一个人,什么事都憋在心里,别人不问,我肯定不会说,别人问了也不一定会说,我宁可写在日记里,因为那是我的隐私。跟胡子生活了几年,胡子说我们的日子过得跟间谍似的,有些事靠猜,靠审,猜出来了,审出来了,我才会开口。

这一次,我在胡子面前,把吐出半截的话又咽了回去。

那一阵,我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病急乱投医,疯狂上网搜索。网上说,不疼不是好现象,因为很多乳腺癌患者都没有感觉到疼。我摸着疙瘩,有些硬、有些热,但不疼。我开始疯狂担心,就这样一直憋着,几天后,疼痛降临我身。因为疼,非一般的疼,我打电话给县城做内科医生的妹妹,说了疙瘩的事儿。

“做检查,做检查,做检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妹妹斩钉截铁地说。

第二天,我瞒着胡子去附近的妇幼保健院做检查。乳腺诊室里几乎没什么人,很冷清,只有一个年轻的女医生。女医生简单地问了情况,看了看,摸了摸我的疤口部位,说,这不是疤口在增厚,下面就是一个疙瘩,这个疙瘩还不小,随后她开了B超单子让我去检查。

检查也很快,感觉三五分钟就完事了。我拿着结果回到诊室,女医生说,看结果不能确定是什么,但疙瘩长这么大必须做手术,手术后拿活体组织做检验,才知道到底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

我一听要做手术,心里更怕了,我可不要在这么个小医院里做手术。我是一个凡事都往坏里想的人,一个小手术变成一个大手术,大手术变成一个下不来手术台的手术……我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胡子,他是一个凡事都想到最好结果的人。尽管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总要面临各种各样的失败,一次次陷入失败的痛苦里,但他每次都能爬起来,在失败和痛苦里也能想到最好的结局。

我笃定我现在很需要他,需要他这种以前我不是很喜欢的孩子思维来安慰我。

回家后,我跟胡子说了检查情况。

胡子是这么说的:得乳腺癌的概率相当于一个人一年被雷劈了三回还没死。

我心里跟明镜似的,我知道胡子是在安慰我,可我还是觉得他说得对,不是吗?我怎么可能一年被雷劈三回,而且还没死呢?

为了打消我的疑虑,胡子决定带我去大医院看医生……


03.挂号就像打仗


胡子不喜欢求人,宁可自己多花钱,宁可自己去排队,他也不会给他当医生的同学和朋友打电话求助。他在网上查,哪家医院好,哪个医生技术高超,最终选定了权威医院的S主任医生。

据说S医生是全国著名的乳腺外科医生。

胡子拉着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凌晨三点就到了医院排队挂号。我们挂的是特需号,一个号三百块钱。胡子认为特需号贵,挂的人就少,早点去排队也许就能挂上号。

排队窗口,只有一两个人,我们排在第四。我们前面是个膀大腰圆的内蒙古汉子,他是来给妈妈挂号的,他妈妈是乳腺癌骨转移晚期。他前面有一个小板凳,板凳前面站着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人。内蒙古汉子说,那小板凳也算一个人。

天光渐渐亮了起来,一个又一个人挤到了我们前面,竟然说板凳旁边的石块、砖块都是代表他们,然后又来了三五个,排在第一的黄毛竟然说他们都委托他先排着了。眼看我们就被他们挤到了大后边,连我这个一向忍让的人都要愤怒了,我终于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号贩子。

胡子和内蒙古汉子也都忍受到了极点。胡子抡拳头就要打前面往后挤他的黄毛号贩子:“谁他妈的不是自己排着,就不算数!”

内蒙古汉子也抡起拳头:“我昨晚十二点就在这儿排着了,我看得很清楚。”

几个人拉住胡子。

双方对峙,风吹过来,我看见众人冷漠的脸,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我的心突突地跳,腿肚子也在发抖,毕竟对方人多势众。半分钟过后,黄毛号贩子后面走出一个人,是个小平头,戴着一根金链子,估计是个头儿,他拍着胡子的肩膀:“哥们儿,哥们儿,你俩排前面。”

他把胡子和内蒙古汉子拉到第六七名的位置,问:“你们站这儿,行吗?”

胡子站定,冷冷地:“一条,不能再往我前面加人!”

号贩子头儿:“绝对不加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号贩子占着的位置,一个卖300元。胡子虽然脾气不好,但他笃定对方不敢动手,毕竟是在医院,闹起来肯定会惊动派出所。倘若真打起来,他也不怕,我知道他是那种不惹事,但绝对不怕事的男人。

我们挂到了号,有一种胜利的喜悦,像打了一场胜仗,就是不知道这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悲哀……


04.见到大医生,等待神的触摸


挂特需号的病人要去特需门诊看病。特需门诊在住院部四楼,人不是很多,也井然有序得多,但每个诊室门前仍然挨挨挤挤地排满了就诊的病人。

我知道排在S医生诊室门前的那些女人都是乳房里长疙瘩的女人:

她们之中,有的人和我一样,是带着疑问来到这里的,有的是做了手术后来复查的,还有的是正在治疗中的女人。

她们有的剃了光头,有的面容憔悴,眼窝深陷,有的人背着大包小裹,显然是从外地慕名而来的。据说,S医生最牛的地方就是通过手诊便能判定患者是良性还是恶性,准确率高达百分之八九十。

一个多小时后,我见到了S医生。我的心突突直跳,不知道面对的是怎样一种情形,浑身皆是对未知非同寻常的恐惧。

大名鼎鼎的S医生,是个中年男人,他穿着白大褂,一张“国”字脸,闭着眼睛,面无表情地端坐在那里,正在给我前面的一个病人手诊。

那个女人袒露着胸部,S医生闭着眼睛专注地移动着手指。他身边站着三个女助手,其中一个女助手超级漂亮。果然,漂亮是什么都无法遮住的,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有心情看漂亮的女人。

我知道这里没有隐私,轮到自己的时候,心跳得更厉害了,机械地解开上衣纽扣,像等待神的手指触摸一样,期待S医生能够说出一句救赎的话。可是,S医生手诊过后,毫无表情地只说了四个字——

“必须手术。”

说完,他就什么也不再说了,无论我问什么,他都不开口,随后他给我开了住院单。那个漂亮的女助手把住院单交给我们,交代了住院前事项。我直接是蒙圈的,飘忽的,什么也听不到,只知道一周后住院并做手术。

医生什么也不说,说明一切都不能确定,不确定就会加重怀疑。我妈知道我要住院的消息后,也跟着怀疑。我跟我妈说,我得的是乳腺纤维瘤。我妈以前得过乳腺纤维瘤,我要打消她的怀疑。另外,她有心脏病,我可不能让她激动。即使有个什么事,也不敢,更不能告诉她。

那一个礼拜过得就像一年,缓慢,痛苦,煎熬,仿佛在等待一场长达一个礼拜的车祸,是死,是伤,是恶性,是良性,一切都有可能,所有可能我都交到了那个判定车祸结果的人,也就是S医生手里。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248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