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腾格里沙漠的少年
腾格里沙漠的少年


腾格里沙漠的少年

作  者:赵剑云

出 版 社: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4月

定  价:29.00

I S B N :9787539574905

所属分类: 少儿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虎视眈眈的沙漠边上,名为甜井子的小小村庄,倔强地以一片片绿色抵挡绝望的侵蚀。以小海一家为代表的植树者们,是甜井子的守护者。他们同坚韧不屈的沙漠植物一起,与沙漠作着旷日持久的斗争。在这个艰苦的过程中,他们用尽一切力气携手共进,但依旧有人在漫天黄沙中走散。至亲的缺席,成为小海和妹妹米粒心中的遗憾……

    一点一点驱逐沙漠的绿色卫士们,日复一日守卫着村落的英雄们,在防沙造林的过程中,也渐渐找回自己失去的美好。一代代人的耕耘与守护,于一辈辈的传承中固执地盘踞在甜井子守护者脑海中的家园记忆,在这片金黄色的海洋上乘风破浪,直抵葱茏茂盛的未来。


TOP作者简介

  赵剑云,小说家,文学编辑,甘肃儿童文学“八骏”之一。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阳光飘香》《星辰之间》《敦煌小画师》《米路的海》等十多部,小说集《太阳真幸福》《借你的耳朵用一用》《浮生如寄》等五部。作品曾获首届“海峡·冰心杯”中华在校生长篇小说大赛大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第三届都市小说双年奖,第四届《小说选刊》年度新人奖等多种奖项。并有作品入选"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物规划项目、中宣部“优秀青少年读物出版工程”等,多部作品入选多种书刊年度选本。


TOP目录

小海的清晨  1

甜井子  8

绿色的希望 17

愚公爷爷  26

沙漠小学  32

爸爸去南方了 39

原谅  45

黄风漫天  52

甜蜜疗法  61

人去楼空  69

夜色迷人  75

甜蜜夏日 81

仲月的新哥哥  88

小插曲  95

爷爷的叹息  99

向沙漠出发  107

冬天来了  115

幸福的一天  121

团圆  129

梦想不遥远  135


TOP书摘

小海的清晨

自古以来,腾格里沙漠一直是像天一样高远和辽阔的沙漠。蒙古语中,“腾格里”意为茫茫流沙如渺无边际的天空。住在腾格里沙漠周围的人都会说一句,“登上腾格里,离天三尺三”,沙漠附近的人,无论老人还是孩子,都对腾格里沙漠充满了敬畏。老人总会说,沙漠里的风都是从往年的沙漠里吹来的。但是当你真的走到腾格里沙漠,举目望去,白茫茫的沙漠里,沙峰壮阔,沉寂的沙海雄浑,静穆,永远给人一种孤独的感觉,这样沉默的风景,让人失语,但当你突然看到远处有几只骆驼在刺眼的白沙上缓缓行走或者你无意间低下头,看到生命禁区里生长着的小小植物,你一定会惊叹生命的顽强。

在腾格里沙漠边缘,有一个普通而安静的村庄,叫做甜井子。近年来,甜井子慢慢地处在了腾格里沙漠的怀抱里,村里的人,一出门,就能看到沙漠。腾格里沙漠像一头猛虎,虎视眈眈地张着大口,随时准备将这里吞没。

甜井子是个大风沙口,常年饱受风沙侵袭。沙进人退,这两年,村里又有30多户人家迁走了。村子里人少了,驼队少了,沙枣树枯了,很多房屋也倒塌了。

和很多生活在沙漠边缘的人一样,这里的黄沙大漠让甜井子的人绝望。

甜井子这地方,据说很久以前有一口甜水井,可是现在村里的人都没有见过那口井,那口井具体在村里的什么地方,至今是个谜。不过,关于甜水井的传说,这里人人都知道。

一条蜿蜒的土路从村子里穿过,走近了,你会发现,在沙漠眼皮底下,有一大片树林,与村子里的树林相连。

这是四月的清晨,树木刚刚发出嫩芽,空气里飘着若有若无的杏花香,淡淡的鹅黄绿像一条条飘带,环绕着一排排泥土色的房子。

小海的家就在绿荫的怀抱中。

小海的家是15年前盖的,盖好后两年多,小海的爸爸结婚了,然后小海出生了,如今小海已经11岁了。房子虽已陈旧,但还洁净,爷爷年年修整,很牢固。大风来了,土屋也不怕。这么多年土屋一直为他们遮风挡雨。

院子正南边是四间土屋子,东边是厨房,屋子后面还有个院子,是牛羊圈、驴圈。牲口圈里铺着厚厚的谷草,有时候,母鸡会藏到谷草里下蛋。小海的妹妹米粒每天负责收鸡蛋,她通常先到牛圈和羊圈里找。

小海和米粒还有爷爷一起住在的一间堂屋,那屋子平日也是会客的地方,里面有一个大炕,还有一张小床。平常米粒睡在小床上,小海和爷爷睡在炕上。堂屋里摆了个大衣柜﹑沙发﹑碗柜、缝纫机,木头桌子。碗柜上放着电视,这桌子平时是小海写作业的地方。桌斗里面塞满了许多零食。爷爷担心老鼠偷吃,就把孩子们爱吃的零食全都藏堂屋里。

院子的地都是白色的硬泥地,常年被风雨抽打,有些凹凸不平。院子北边的空地上,有个小花园,花园里的月季已经发芽,爷爷撒的菜种也长出了嫩嫩的绿芽儿,花园边上不知何时还偷偷冒出一些小草。

小海一出生,每天面对的是近在咫尺的沙漠。不过,他却感觉不到沙漠的威胁。为保住房子,几十年来,小海爷爷在房子四周陆陆续续栽种了几百棵树,有白杨、枣树﹑梨树,还有红柳。夏天的时候,小海家周围一片绿意盎然,是方圆凉快的地方。可是出了门,往前走几步就是沙漠了。

一天,小海还在睡梦里,隐隐约约间听到爷爷在院子里的咳嗽声。后院的大公鸡似乎被爷爷的咳嗽吵醒了,开始引颈高歌。爷爷和爸爸说话“这么好的天气可不能辜负了。”

“梭梭苗不多了,再有几天就种完了。”

 “小海,我们去沙地里了,厨房里有吃的,你和米粒吃过就到地里来。”爸爸冲屋里还在睡觉的小海喊着。

“好。”小海迷迷瞪瞪间答应了一声。

太阳升得老高了,阳光透过小木窗,照在被子上。小海在暖融融的阳光里伸了个懒腰,穿好衣服和裤子,推开门。

火一样的太阳照耀着大地,很容易让人忘记这里刚刚度过的漫长而严寒的冬天。小海看到,妹妹米粒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院子里了,正在给咕噜喂吃的。

咕噜是条狗,今年刚3岁。咕噜是看家护院的好手,有一次,它还生擒过一只偷吃玉米的老鼠,连爷爷都忍不住连连夸赞它。咕噜一点不挑食,好像永远都吃不饱一样,看到米粒冲上前来摇着尾巴装可怜,可是见了小海,它就会乖乖地把头垂下来。小海从不担心它饿着,他只担心米粒一直喂它,会把它撑坏了。

小海家养了一只奶羊﹑一只山羊﹑一头牛﹑十几只鸡﹑一头小灰驴。村子里养奶羊的人家不多,但是爷爷坚持养了十几年奶羊。爷爷说羊奶的营养好,小海和米粒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喝奶。米粒给它们起了好听的名字:奶羊叫叮叮﹑山羊叫当当﹑老黄牛叫大黄,毛驴叫奔奔。

看着米粒边喂咕噜,边和咕噜说话,小海笑了下,提着筐子,去屋后的树林里割点苜蓿、青草一一给它们的食槽里添上,还撒了些苞谷籽给饿得咯咯叫的鸡群。爷爷每天都在林子里忙碌,喂养这些家庭成员,都是小海的事,而小海也喜欢伺候这些小动物们,他相信它们都能听懂他的话,就像米粒相信咕噜会和她聊天一样。小海从不觉得自己孤独,妹妹米粒是他的小尾巴。米粒有时候古灵精怪﹑喋喋不休,有时乖巧听话﹑安安静静。小海和米粒没有吵过架,他知道,他是米粒的哥哥,会保护她的哥哥。

“米粒,你快去洗把脸,一会儿我们还要去林子里。”小海端着刷牙缸说。

“我的脸早洗过了呢。”咕噜跳起来要抢米粒手里的饼子,米粒“咯咯咯”地笑起来。在小海听来,米粒就像一股暖风,她的笑声,可以为爷爷解乏忘忧。

小海家的早餐很简单,一碗羊奶一个饼。小海洗过脸后,端着羊奶和大饼出来,米粒咕嘟咕嘟一口气把羊奶喝完了,小海比米粒喝得还快喝完后,他们两个不约而同地舔了舔碗沿的奶滴,相视而笑。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31.2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