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黑豹红狼(读客科幻文库)
黑豹红狼(读客科幻文库)


黑豹红狼(读客科幻文库)

作  者:[牙买加]马龙·詹姆斯,[Marlon,James]

译  者:姚向辉

出 版 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5月

定  价:112.00

I S B N :9787532178810

所属分类: 文学  >  小说  >  魔幻/奇幻/玄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那孩子死了,其他没什么可说的。”

    在狱中,追踪者,那个长着狼眼的男人述说起一段传奇。他的故事太过诡异荒诞,没有人敢真的相信。

    追踪者鼻子很好,能凭借气味找到任何人,哪怕那人在世界尽头或死之国度。化为人形的黑豹找到他,带来可疑的委托——寻找一个失踪三年的孩子。

    他发现,自己必须踏遍全大陆凶险的角落,横跨污秽不祥的暗土,穿越古老神秘的十九道门,而挡在他身前的,是食人吮血的怪物,危险肮脏的密谋与操纵一切、掩埋一切的夜魔。

这个孩子身负全世界的真相,这场追猎注定左右全大陆的格局,但追踪者向来蔑视一切正统,嘲笑一切大义,他唯一想做的,只是找到孩子,送回母亲身边……

 

 

TOP作者简介

 

     [牙买加]马龙·詹姆斯(Marlon James)

    当今文坛罕见的“文学鬼才”,奇幻文学与主流文学双封神的作家。2018年,凭借《七杀简史》拿下英语文学至高荣誉布克奖,成为牙买加历史中di一位布克奖得主;2019年,其奇幻处女作《黑豹红狼》,正式接棒《魔戒》与《冰与火之歌》,重新定义未来奇幻界的主流。同年获得《时代》周刊“100位影响力人物/先锋”称号。

 

TOP目录

 

出场角色

狗、猫、狼和狐狸

马拉金

六个之外的那个男孩

白科学与黑数学

一首颂诗

死狼

致谢

 

TOP书摘

 

那孩子死了。其他没什么可说的。

听说南方有个女王会杀死带来坏消息的人。因此假如我带去孩子的死讯,岂不是会搭上自己的性命?真相吞噬谎言,就像鳄鱼吞噬月亮,而我的证言今天如此,明天同样如此。不,他不是我杀的。尽管我或许也希望他死。我渴望这个结果,就像贪食者渴望羊肉。天,我想弯弓搭箭,射穿他的黑心,望着它爆出黑色的血液,望着他的眼睛停止眨动,只是看但不再能看见,我想听着他的声音变得嘶哑,听见他的胸膛起伏,发出濒死的咯咯声,仿佛在说,看,我卑鄙的灵魂离开了这具最卑鄙的躯体,我为这个消息微笑,我为这场丧失跳舞。对,我贪婪地享用其中美妙的含义。但是,不,我没有杀他。

Bi oju ri enu a pamo.

眼睛见到的,嘴巴并非都该说出来。

这个牢房比前一个大。我闻到被处决者干结的鲜血。我听见他们的鬼魂还在惨叫。你的面包里有象鼻虫,你的水里有十二个看守和他们当消遣搞的山羊的尿。我该给你讲个故事吗?

我只是一个被叫作狼的男人。那孩子死了。我知道老妇人的说法和我不一样。就叫他杀人犯吧,她说。尽管我wei一惋惜的是她没有死在我手上。红发人说恶魔在孩子的脑袋里滋生。前提是你相信世上有恶魔。我相信祖传的坏血。你看着像个从没放过血的人。但你的手指依然黏糊糊地沾着血……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

故事始于一头黑豹。

还有一个女巫。

大审讯官。

拜偶像的祭司。

不,你别叫看守。

在他们用棍棒叫我住口前,我的嘴巴也许会吐露太多的秘密。

……

那孩子死了,所有人都一样。

我走了许多天,穿过血沼里的蚊蝇大军和岩石能划破皮肤的盐碱平原,穿过白昼和夜晚。我向南一直走到奥莫罗罗,既不知道也不在乎。人们当我是乞丐而阻拦我,当我是窃贼而捉拿我,当我是叛徒而折磨我,孩子死去的消息传到你们王国后,又当我是杀人犯而逮捕我。你知道我的牢房里曾经有五个人吗?那是四个夜晚之前。我脖子上的围巾属于唯一一个还能两只脚站着的家伙。有朝一日他的右眼说不定又能看见东西了呢。

另外四个。你一个一个记清楚,听我说。

老人说夜晚是傻瓜。夜晚没有判断力,无论来的是什么,都不会提前警告你。第一个人扑到我床上。我自己濒死的咯咯声惊醒了我,来的是个男人,扼住我的喉咙。他比奥格矮,但比马高。闻着像是杀过一头羊。他掐住我的脖子,把我举到半空中,另外几个人默不作声。我想扳开他的手指,但他的巴掌里有魔鬼。踢他的胸膛就像踢石块。他举起我,就像在欣赏一件珍贵的珠宝。我用膝盖撞他下巴,这一下非常重,他的牙齿划破了舌头。他扔下我,我像公牛似的扑向他的下体。他倒下了,我抢过他的刀,像剃刀一样锋利的刀,抹了他的脖子。第二个来抓我的胳膊,但我没穿衣服,滑不留手。那把刀——我的刀——从他肋骨之间捅进去,我听见他心脏爆裂。第三个用他的脚和拳头跳舞,像夜晚出没的苍蝇,嘴里像蚊子似的嘶嘶出气。我先给他一拳,然后竖起两根手指,就像兔子的耳朵。闪电似的插进他左眼,把一整坨东西全扯出来。他惨叫。我看着他趴在地上号哭,寻找自己的眼睛,我忘记了另外两个人。我背后是个胖子,他挥拳,我弯腰,他被绊了一下,他倒下,我跳起来,我抓起我当枕头的石块砸他脑袋,直到他的脸闻着像肉酱。

最后一个还是个孩子。他惊叫。他太害怕,忘记了求我饶命。我对他说,下辈子当个男人吧,因为他这辈子连条虫子都不如,然后我一刀插进他脖子。他的膝盖还没落在地上,血已经溅了满地。我饶了半瞎男人的命,为了活下去,我们需要有人讲故事,对吧,祭司?审讯官。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但他们不是你的人。很好。那你就不需要唱哀歌给他们的寡妇听了。

你来听故事,我愿意开口,因此诸神对你我都露出了笑容。

紫城里有个商人,他说他妻子丢了。她和五个金戒指、十二对耳环、二十二只手镯和十九只脚镯一起失踪。据说你鼻子灵,能找到情愿不被找到的东西,他说。我快二十岁,被父亲赶出家门很久了。商人当我是什么猎狗,可我说对,据说我鼻子确实灵。他把妻子的内衣扔给我。她的踪迹已经很淡,几乎无法追踪。也许她知道有朝一日男人会来追捕她,因为她在三个村庄都有住处,谁也说不清她住在哪儿。每幢屋子里都有个姑娘长得很像她,听见她的名字甚至会应声。第三幢屋子的姑娘请我进门,指着一张凳子让我坐。她问我渴不渴,我还没说渴,她就拿起了一罐糖李酒。允许我插一句,我的眼力很普通,但据说我鼻子很灵。因此她把那罐酒拿过来的时候,我已经闻到了她加在里面的毒药,妇人喜欢用这种毒药,名叫眼镜蛇唾液,混在水里就尝不出来了。她把酒罐递给我,我接过来,抓住她的手,把她胳膊拧到背后。我把酒罐压在她嘴唇上,硬要从她牙关之间灌进去。她的眼泪淌下来,我拿开酒罐。

她带我去见女主人,她住在河畔的小屋里。我丈夫打我打得太厉害,我的孩子掉了出来,女主人说,我有五个金戒指、十二对耳环、二十二只手镯和十九只脚镯,我全给你,外加我床上的一夜。我收下四个脚镯,带她回去找她丈夫,因为我更想要他的钱,而不是她的珠宝。然后我告诉她,可以让第三幢屋子的女人给他做糖李酒。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672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