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有限全球化:世界新秩序的诞生
有限全球化:世界新秩序的诞生


有限全球化:世界新秩序的诞生

作  者:郑永年 著

出 版 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5月

定  价:56.00

I S B N :9787520717373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经济  >  贸易政策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全球,世界形势发生深刻改变,传统体系摇摇欲坠,新秩序正在形成。

  本书从经济全球化、抗疫、美国的现状与忧虑等角度对中美摩擦进行深度分析,对中国如何应对提出战略性建议;客观分析当下中国与美国的发展现状,理性思考中国的战略选择。

 

TOP作者简介

  郑永年(1962—)浙江省余姚人。中国政治、社会问题与国际关系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国际中国研究杂志》(国际社会科学核心期刊)和《东亚政策》主编,罗特里奇出版社《中国政策丛书》主编和世界科技书局《当代中国研究丛书》共同主编。历任北京大学政治与行政管理系助教、讲师,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资深研究员,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和研究主任。先后获得美国社会科学研究会/麦克阿瑟基金会(1995-1997)和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2003-2005)研究基金。

  主要从事中国内部转型及其外部关系研究。其主要兴趣和研究领域为民族主义与国际关系;国际和东亚地区安全;中国的外交政策;全球化、国家制度和社会转型;社会运动与民主化;中国政治与中央地方关系。

 

TOP目录

第一章? 政治与科学:西方   vs. 中国 / 001

一、抗疫的核心是政治与科学的关系 / 003

二、美国(西方)的种族主义情节 / 010

三、疫情与中国治理制度 / 017

四、个人意志、责任担当与群体抗疫 / 024

五、中国防控经验值得借鉴 / 031

第二章? 东西方之争的谬误 / 033

一、中西“抗疫”话语权之争的谬误 / 035

二、疫情与制度之争的谬误 / 042

三、认同政治与我们这个时代的大冲突 / 049

四、中国该如何回应美国的打压 / 056

第三章? 后疫情时代的有限全球化 / 063

一、疫情与全球政治危机 / 065

二、“超级全球化”与人道主义危机 / 072

三、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倒塌了 / 079

四、新型冠状病毒和“大国不亡”的逻辑 / 086

五、疫情之后的“有限全球化”   / 092

第四章? 后疫情时代与中国的战略机遇 / 095

一、中国会再次封闭起来吗? / 097

二、拿什么来拯救中国经济 / 104

三、想象中国接管世界秩序 / 111

四、国际体系摇摇欲坠,中国接下来怎么办? / 118

第五章? 后疫情时代:对话郑永年 / 127

一、摒弃偏见增进全球抗疫合作 / 129

二、疫情冲击或超大萧条 / 134

三、如何看待全球疫情蔓延和巨大冲击? / 139

四、接下来的几年可能是危机频发的几年 / 145

五、新基建要慎重,软基建要发力 / 150

六、全球化会继续下去 / 158

七、西方舆论围攻中国抗疫,是新冷战的升级 / 168

八、后疫情时代来临,中国该如何应对? / 173

九、做强内需并坚持开放,就会有新繁荣 / 178

十、疫情后全球化的演变与中国选择 / 184

十一、世界要回归科学理性 / 193

十二、疫后世界将进入“有限全球化” / 212

十三、中美如何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 220

十四、千万别跟着美国搞这套东西,否则就会掉陷阱里 / 231

十五、对待美国全方位打压,要有大国心态 / 237

 

TOP书摘

  西方政治人物的考虑

  被视为行为科学界的达尔文的哈罗德·拉斯韦尔(Harold   Lasswell),把政治定义为“谁得到什么?什么时候和如何得到?”(“Politics :Who   Gets What,When,How”)。西方政治人物的考虑,显然不是如何通过国际合作有效抗疫;相反,他们的首要考虑是在这场病毒战争中谁会获得最多,或者说,他们的问题是:谁是赢家,谁是输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这样深刻的危机,并没有丝毫改变政治人物的态度。对这些政治人物来说,“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这不光是针对中国,一些西方国家针对内部问题也经常抱这个态度。因此,美国党派之间曾经争论是抗疫重要还是维持经济生活重要,很多保守派提倡用牺牲生命来保经济,而英国首相约翰逊则倡导“群体免疫”。

  美国政治人物担忧的是疫情是否会导致美国的最终衰落。曾经在奥巴马时期任东亚及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的坎贝尔(Kurt M. Campbell)和学者杜如松(Rush Doshi),最近在《外交事务》上发表文章,把这一点说得很清楚了。他们指出:“美国过去 70 多年来建立国际领导者的地位,不单是因为其财富和实力,更重要的是美国国内管治、供应全球公共物品,有能力和愿意集合和协调国际力量去应对危机所带出的认受性。”不过,这场大流行“考验上述美国领导能力的全部三要素,但到目前为止华盛顿并不合格,在其步履蹒跚时,北京正在迅速而熟练地采取行动,利用美国失误造成的缺口,填补其空缺,把自己呈现成应对这场大流行的全球领导者”。

  他们担忧,中国通过在大流行病中对其他国家的帮助,试图建立新的基准,把中国塑造成为不可或缺的强国(essential power),并以此和各国建立关系。这已经明显表现在中国与日本、韩国联合应对疫情,向欧盟提供重要卫生设备的行为上。美国更为担心的是,尽管其欧洲盟友并没有公开批评特朗普政府,但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美国的盟友已经不与美国站在同一战线上了,例如是否采用华为技术和伊朗问题。  

  如果英国 1956 年夺取苏伊士运河的行动标志着大英帝国的最后衰落,那么如今,美国继续这样下去,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将会是美国的“苏伊士时刻”。 这样的担忧并非只在美国存在,而是已蔓延到整个西方。欧盟外交与   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2020 年 3 月 23 日在欧盟对外行动署网站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冠状病毒大流行及其正在建立的新世界》   的文章,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审视中国外交,对中国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 疫情期间的“慷慨政治”发出警告,敦促欧盟国家准备好迎接一场“全球话语权之战”中的“影响力之争”。他认为,中国有针对性地帮助某些国家,给他们提供抗击疫情物资以“展示团结和友谊”。

  博雷利说,“一场全球性话语权之战正在进行”,中国通过大举帮助欧洲,“在大张旗鼓地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与美国不同,中国是个负责任和可靠的伙伴”。这位作者警告说:“对于欧洲来说,我们能肯定的是,随着疫情的爆发和我们应对疫情的进展,人们的看法会再次改变。但是我们必须明白,这其中有地缘政治的成分,包括通过杜撰和‘慷慨政治’来争夺影响力的斗争。有了事实,我们需要保卫欧洲不受诽谤者的攻击。”

  当意大利和塞尔维亚等国向欧盟求救时,德、法等欧盟大国都感到无能为力,无动于衷,因此这些国家只好转向中国,中国也及时地提供了援助。但当这种“地缘政治论”被炒热之后,德国和法国领导人也出来表示关切,并且声言要帮助意大利等国,以维护欧洲的团结。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252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