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大猩猩萨利•琼斯历险记



大猩猩萨利•琼斯历险记

作  者:[瑞典],雅各布·维葛柳斯

译  者:王梦达

出 版 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1月

定  价:69.00

I S B N :9787020134564

所属分类: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大猩猩萨利·琼斯历险记》

(瑞典奥古斯特文学奖)

奥古斯特文学奖是瑞典国内分量最重、声誉*高的文学奖项之一。每年 11 月颁发三个类别的奖项:瑞典年度最佳小说奖、瑞典年度最佳非虚构作品奖与瑞典年度最佳儿童作品奖。

***

夜幕下的里斯本港口。

路灯的昏黄光晕下,一个男人正在仓皇逃命。他叫阿方索·穆若,他的身上背负着一个惊天的秘密。为了保守这个秘密,一伙强大而神秘的势力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身后尾随的男人越来越近,随即一把揪住了穆若。双方的争斗维持了仅仅几秒,穆若便悄然无息地跌下码头,消失在塔霍河黝黑的潮水中……

***

“人类才讲究有名有姓,作为一只大猩猩,我只有一个名字——萨利·琼斯。”

萨利?琼斯是一头大猩猩,从记事起一直生活在人类世界。她非常聪明,虽然不会说话,但她听得懂,能够思考,甚至还会阅读和写字。船长头儿曾救了她的命,在那之后,他们一起航海,度过了几年非常愉快的时光。

直到有一天,头儿接受了一份神秘工作,导致他们心爱的轮船沉入海底,头儿也被指认为罪犯,身陷牢狱。萨利?琼斯也由此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她非常悲伤,下定决心,一定要查清那次事故的真相,还头儿的清白……


TOP书摘

打字机

几天前,我从头儿那里得到件颇有年头的宝贝——一台1908年款的安德伍德5号打字机。头儿从里斯本港口的一个废品贩子手里买下它时,大多数键盘都已经损坏,松纸扳手也不知所终。不过头儿知道,我最喜欢的就是摆弄一堆废铜烂铁。

修理这台安德伍德5号花了好几晚的工夫。这是我第一次用它打字。有几只按键还是不太灵光,好在用钳子和几滴润滑油调整调整,还能凑合着用。

等到明天再说吧。舷窗外已是一片昏暗。泊船里透出的灯光,在黑色河面上熠熠闪耀。我已经系好吊床准备睡觉。

但愿今晚不会陷入那些可怕的噩梦。

 

***

 

又是一个夜晚。

对于头儿和我来说,今天是幸运的一天。每天一大清早,我们都会守在港口的一家咖啡店外,和失业的水手一起等待打零工的机会。大多数日子里都一无所获,可今天是个例外。我们找到份运煤的活,从早忙到晚。虽然报酬微薄,但挣来的每一个铜板都弥足珍贵。我的后背和胳膊酸痛不已,煤灰呛在毛皮里阵阵发痒。

最主要的问题还是累。昨晚我又没睡好。一个多月以来,因为噩梦的侵扰,我就没睡过一个整觉。

夜里出现的始终是同样的梦。

有时,恍惚间我好像回到“谐趣诗之歌”的机房,被一双强壮的胳膊从后面紧紧箍住。在蒸汽机的阵阵轰鸣声中,我的身体随着船只渐渐沉入海底。

也有时,我会梦见加列塔警长。四周漆黑一片,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或许就在普拉泽雷斯的墓地之中。我只能看见加列塔的一双小眼睛,在帽檐下闪着冷冷的光。左轮手枪散发出推进剂燃烧的酸味,子弹出膛的声响依然在我耳畔回荡。

不过,最可怕的还是关于头儿的梦。当时下着大雨,我站在高墙上的一扇铁门外苦苦等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冻得瑟瑟发抖。虽然憧憬着大门随时都会打开,但我心里清楚,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幻想罢了。铁门始终紧闭,头儿被永远地锁在高墙之内。

偶尔,我会在睡梦中发出惊叫。不久前的一天深夜,我从嘈杂声中惊醒过来,看见头儿正举着一把长长的管扳钳站在面前。他听见我的尖叫,以为有人摸黑上船图谋不轨,抄起手边的工具就赶了过来。这绝不是夸张,我们在里斯本这里可是树敌不少。

好累,我写不动了。明天再说吧。拥有安德伍德5号真是开心!

 

***

 

今夜有雾。下午开始,雾气由大西洋席卷而来,我站在甲板上,只能看见码头上的几架起重机变成影影绰绰的一团。河面上不时传来嘶哑的雾笛声和沉闷的船钟声,听来颇为诡异。

头儿和我今天仍旧揽到运煤的生意。干活的时候,我一直在琢磨能用那台安德伍德5号做点什么。现在我终于有了决定。

我要写下真相。

阿方索·穆若被谋杀的真相。

让大家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或许,写作能帮我摆脱纠缠已久的梦魇。

 


***

 

大约从四年前起,一切开始不一样了。头儿和我的不幸遭遇由此拉开序幕。我们在整个夏天都航行于英国水域,秋天来临时,我们决定前往更温暖的低纬度地区,避开北海的冬季风暴。我们在伦敦揽到了一单生意,将大批锡罐运往北大西洋中央的亚速尔群岛。

开局还算顺利,天气不错,风速适中。不过我们的好运在某个清晨宣告完结。我们的货船迎头撞上了一头鲸鱼,鲸鱼没事,可哈德松女王号的舵轮彻底散了架。就在我们忙着修复破损时,海上突然变了天,一时间狂风大作。哈德松女王号被刮得东摇西晃,由于没有海锚,我们完全迷失了方向。好容易等到风势减缓,我们赶紧启动应急操舵更改航向,朝着葡萄牙大陆进发,在里斯本找一个避风港躲一躲。

卸下货物后,我们将哈德松女王号拖上干船坞进行维修。舵轮的修理持续了整整两周,花光了我们所有的积蓄。头儿奔波于各家货运公司开设在港口的办事处,希望能为哈德松女王号招揽一单新的生意,但一无所获。码头边已经停了许多货船,都空置着货舱等待机会。

时间一天天过去。就此搁浅的感觉实在不妙,好在里斯本的港口生活还算丰富。每到周六,我们都会搭有轨电车进城。甚至连旧金山,都没有里斯本这么发达的有轨电车系统!

我们所停靠的码头位于阿尔法玛区以南。阿尔法玛是里斯本最为古老和贫穷的城区,白天了无生气,夜晚危机四伏。这里住着三教九流的各色人等。形容扭曲的连体双胞胎驻扎于圣伯多禄大街,靠贩卖鞋带维持生计;没有月亮的夜晚,来自胡椒海岸的魔鬼舞者逡巡于黑不见底的小巷之间,人们对这些早已见怪不怪,一只穿工作服的猩猩显然并不算招摇过市。正合我意。

夜晚,我们光临最多的就是欧派利卡小酒馆。远洋轮船暂停里斯本期间,水手和船员都会云集于此。小酒馆隐于萨尔瓦多街,那是一条窄仄阴暗的巷道,几乎成天不见阳光。老板巴普蒂斯塔先生曾在环巴西航运公司的船只上担任厨师,对于远道而来的海员,必然在餐前款待一杯甘蔗酒。甘蔗酒是一款口感浓郁的烈酒,所以我经常要求换成牛奶。

欧派利卡陪伴我们度过许多美好的夜晚,当然也带给我们最为不堪的回忆。

我们正是在欧派利卡结识了阿方索·穆若。


TOP 其它信息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6.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