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伊藤博文
伊藤博文


伊藤博文

作  者:[日]泷井一博

译  者:张晓明 魏敏 周娜 译

出 版 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3月

定  价:68.00

I S B N :9787214255204

所属分类: 传记  >  政治人物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伊藤博文早在幕末维新时期就留学英国,接受了西方文明的洗礼;在明治维新后,他制定宪法,开设议会,出任第一代总理大臣,构建了近代日本的框架。但是,后世对伊藤博文的评价却不是很高,认为他是没有哲学头脑的政治家,是没有思想深度的现实主义者,是吞并韩国的幕后推手。然而,事实上却不尽然。本书从“文明”“立宪国家”“国民政治”三个视角,详细考察了伊藤博文的整个人生轨迹,明确了他那些被忽视的思想与国家构想。

TOP作者简介

泷井一博:1967年(昭和四十二年)生于日本福冈县,1998年完成京都大学研究生院法学研究科博士后期课程,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历任京都大学人文学科研究所助手,神户商科大学助教授,兵库县立大学经营专业助教授、教授,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副教授,现为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教授。研究方向为日本国家制度史、比较法学史。著有《德国国家学与明治国家体制》(ミネルヴァ书房,1999)、《文明史中的明治宪法》(讲谈社,2003)、《伊藤博文》(中央公论新社,2010)、《创造明治国家的人们》(讲谈社,2013)、《明治时代的遗产》(ミネルヴァ书房,2020),编有《伊藤博文演说集》(讲谈社,2011)等。曾获得角川财团学艺奖、大佛次郎论坛奖、三得利学艺奖等。张晓明 北京外国语大学日本学研究中心文学博士,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日语学院讲师。研究领域为日本思想史、中日儒学交流史。魏敏 京都大学法学博士,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讲师。研究领域为中日法律交流史、比较法。周娜 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学博士,大连交通大学讲师。研究领域为日本古典文学、中日文学比较。

TOP目录

一个值得关注的观察与研究伊藤博文的新视角——泷井一博教授《伊藤博文》中译本寄语 1

中译本自序 1

前言 1

凡例 1

第一章 与文明的际会 1

1 “博文”的诞生 1

2 对制度的眼光 14

3 从急进到渐进——岩仓使节团之体验 24

第二章 立宪国家构想——明治宪法制定前史 39

1 通往引进立宪政体之路——至1880年宪法意见书的提出 39

2 明治十四年政变 48

3 旅欧宪法调查 52

4 宪法制定期伊藤的思想——国家体制的知识构造 58

5 超然演说——宪法成立与政党政治 75

6 作为国民政治的宪法政治——对皇族、华族演讲 81

第三章 1899年的宪法宣传 91

1 万物变化——伊藤的世界观 91

2 全国游说——宪法的宣传 101

3 修改条约与加入文明国家 112

4 灌输国民政治 119

5 以实学创造国民 122

第四章 知识团体——立宪政友会 128

1 走向立宪政友会之路——向政党政治家转身? 128

2 与政党政治的距离 131

3 立宪政治与政党政治 136

4 结成政友会 142

5 从“党”到“会”——政友会的理念 150

6 作为智囊团的政党 159

第五章 明治国家体制的确立——1907年的宪法改革 165

1 政友会的挫折 165

2 从政友会到帝室制度调查局——实行宪法改革 177

3 1907年的宪法改革(一)——天皇的进一步国家体制化 183

4 1907年宪法改革(二)——以内阁为中心的责任政治与对军部的抑制 192

5 伊藤博文的明治国家体制 206

第六章 清末改革与伊藤博文 212

1 1898年对中国的访问——通往政友会的另外一段旅途 212

2 戊戌政变及其遭遇 219

3 与张之洞的见面 226

4 “宪法宣传”过程中的中国观——政友会的通商国家战略 240

5 对中国的重新认识——清末宪政考察团与中国观的改变 249

第七章 韩国统监的“亚努斯”面孔 254

1 统监与总裁 254

2 “文明”政治的传道——与儒家知识的对决 267

3 韩国统治中的军队制度改革——宪法改革的延长 290

4 韩国统治的失败 300

后记——学者型政治家 309

文献略记 318

参考文献 320

伊藤博文年谱 332

译者后记 339

 

TOP书摘

日本国会矗立着三尊伊藤博文像。

一尊位于国会议事堂中央正门后的中央大厅的一角。大厅的四角各有一个像座,分别立有伊藤博文、大隈重信、板垣退助的铜像。有一个像座虚位以待,一般被解释为是未能选定第四个人,或是表示政治还未完成,或是要鼓舞后来的议员们——要他们有朝一日与这三人比肩而立于此处。

第二尊位于建筑外参议院的前庭。铜像高十一米,巍然耸立。这座铜像是1933年为表彰伊藤而成立的春亩公追颂会(“春亩”是伊藤的雅号)于1936年建造的,最初建在议会外苑,那一带原来是伊藤公纪念公园,后来捐赠给当时的贵族院,移至院内。

那么,还有一尊在哪里呢?其实,第三尊并不是作为实物存在的,是看不到的,但作为“影子”矗立着,位于国会议事堂的尖塔顶端。据说修建国会之时,设计者设想议事堂的顶端是伊藤博文的像。铃木博之的《日本的“地灵”》一书中有如下记载。

议事堂的尖塔有个原型。这个原型便是伊藤逝世后的1911年在神户市中央区大仓山公园内建造的伊藤像的像座。伊藤的铜像主体在战争中为上缴金属而被撤走,像座则仍残留在公园内。这个铜像的像座是京都帝国大学工学部建筑学科第一代教授武田五一的作品。武田的弟子中有一人是国会(当时是帝国议会)议事堂的设计者之一——吉武东里。吉武在设计议事堂时一定学习了大量帝国议会诞生的历史。那时他大概认识到在日本引进议会制度过程中伊藤博文的重大作用。可以推测,吉武调查了伊藤的相关史迹。于是,他遇到了自己的老师武田设计的大仓山公园的伊藤像。这个像座应该很适合装饰新议事堂的顶端吧。就这样,产生了那个尖塔的构思。也就是说,在设计者吉武的设计中,那个尖塔上矗立着伊藤博文的身影。更深一层地说,他把祭祀伊藤的灵堂的理念寄托于议事堂。借用铃木本人的话,“伊藤博文的身影在那里。其用意在于向聚集到国会的议员们无声地展示先人伊藤博文竭尽全力地谋划国政之路。这就好像是国家规模地表达“memento mori(勿忘人终有一死)'”。

在国会,有如上“三尊”伊藤像。尽管第三尊可能有献殷勤之嫌,但一个人的人像在一国的立法机构被安放在多处,这非同寻常。参议院前庭的铜像原本矗立在议会外苑的一角,如上所述,那里曾被称作伊藤公纪念公园,这个公园以及那个铜像在现在的议事堂落成的同时揭幕。这尊铜像就好像是与议会的建筑成套建立的一样。

近代日本的议会政治和伊藤博文这个名字的联系是如此之紧密。若是说吉武翻阅议会的历史时一直感受到伊藤博文的影子,也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其结果,吉武在伊藤的影子-不,是灵魂的下面设计了议会。

 

学界对伊藤的消极评价

 

的确,伊藤博文的名字在论及日本议会制度的形成时是不可绕开的。他是制定《大日本帝国宪法》(《明治宪法》)、在日本开设议会的政治家,作为首位内阁总理大臣,他的名字无人不知。晚年,他作为首位韩国统监,是日本帝国主义吞并韩国的象征性人物。他代表了继明治维新三杰——木户孝允、大久保利通、西乡隆盛之后的下一代,他与他们一并被公认为明治史上最著名的人物。

但是另一方面,学术界在高度评价伊藤功绩一事上表现出强烈的消极倾向。在历史学方面也有很深造诣的法哲学者长尾龙一对此论述如下:

根据通俗的历史知识,制定明治宪法的中心人物是伊藤博文,他于明治十五、十六年赴德国学习宪法学,并依此起草了宪法。但是历史学家却对此观点不以为然,认为这是外行的观点,他们被伊藤表面风光的活动蒙蔽了。真正的立法者另有其人,他是将明治十四年的政变引向德国式宪法导入论的胜利,起草了“岩仓大纲领”,确立了后来的宪法框架,最终居于起草工作中心拟定了原案,宪法完成后又执笔了官方注释书《宪法义解》(以伊藤之名公开)的井上毅。(长尾龙一;《历史碎片探寻》,第91页)

社会普遍的知名度与专家的评价之间具有明显落差的现象并不少见,伊藤博文的情况也不例外。正如长尾准确地总结的那样,伊藤的社会声誉很高,而学界对他的评价却未必如此。那些对伊藤的追捧被“嘲笑为外行论”,不仅如此,应该如何在历史上确定其地位仍有诸多疑惑。下面举的例子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这是引领当今日本近现代史研究的坂野润治与司马辽太郎曾经进行的一段对话。

坂野:“我是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伊藤博文的,因为他总是在两个清晰的对立面之间活动。即便是用整个明治历史,也难以勾勒出伊藤博文的形象。”

司马:“到底是“大政治家”,表现得十分灵活。”(司马辽太郎、坂野润治:“日本这个国家”,第35-36页)

坂野明言“理解不了伊藤博文”。连他这样学识渊博的专家都束手无策的难题人物就是伊藤博文。他与司马对话的几年后,在与长尾龙一的对话中,坂野对伊藤又做出如下论断:

伊藤自身像白纸一样,能够看清趋势,跟随代表趋势的人物,比如有时跟随大久保,有时跟随井上毅,能够比较自由地变动,然后下次又是与自由党。因此,我无法写伊藤博文。如果是井上馨,一直贯彻英国模式的稳健的议院内阁制,自上而下地推行民主化,其贯彻的主张始终一致。井上馨如是。大隈虽然也有过转向,但是,是因为有所主张而转向,而伊藤博文的转向甚至是看不出来的。(大石真等编:《宪法史的趣闻》,第143页)

以上这段引文也直截了当地指出伊藤的无言论。就笔者的理解来说,西南战争后大久保利通政权确立之时,伊藤追随大久保,为他的开发独裁路线充当帮凶。大久保死后,立宪运动继续向前推进,伊藤赞成井上毅提倡的超然内阁主义的普鲁士型宪法路线而获得宪法制定者之名。在议会建立后,他又联合了本应是死对头的民权派自由党,并以该党为基础创立了立宪政友会,向政党政治家转型。伊藤如此这般地顺应潮流,如同变色龙一样,这大概就是坂野评论他缺乏作为政治家的一贯性的原因吧。

 

司马辽太郎的“不理解”

 

如上所述,学术界对伊藤的评价并不高。并且,同样的情况也见诸小说领域。前面所提到的司马辽太郎道破了伊藤的“灵活性”,那么,在司马文学中伊藤是如何被描绘的呢?他的代表作《宛如飞翔》是这样评价伊藤的:

伊藤不具有西乡和木户般的作为政治家的哲学性。正因为如此,不仅同时代的人,后世之人也觉得他身上欠缺魅力。

不过,尽管他身上缺少哲学性,但在政治这个恐怖的权力战场上的作战能力,他比西乡和木户都强。(《宛如飞翔》第二卷,第278页)

总之,无哲学的政治家、无思想的现实主义者,这正是司马心中的伊藤形象。的确,司马认为“政治上的完全的现实主义者不过是二流以下的政治家”,“政治家拥有怎样的理想决定着这个人的品质”,他评价“伊藤总是在理想与现实之间进行着调和”。可是,将其与上面的引用相对照,便会发现有些奇怪。说他“总是在理想与现实之间进行着调和”,那么驾驭现实的伊藤的“理想”性到底是什么呢?司马的笔并未触及这点。与坂野相同,对司马来说“伊藤是理解不了的”人物吗?至少,上面引用的坂野的话中提到,即便是写明治史,伊藤也不会出现,这在司马那里也是如此吧。

如上所述,对于代表学术界和国民文学的两位历史学家来说,既模糊又难以评定的人物便是伊藤。附带说一下,伊藤的这一形象在他生前就被公认了。他肆意地行走于藩阀政府、政党、枢密院、宫中等政界各处;他判若两人般地与昔日政敌大限重信、陆奥宗光、星亨等人结盟,他转变速度之快令周围的人哑然、愤然,这些都常常被人们谈论。据说明治天皇早看透了他这种善变的性情,称“伊藤虽有才智,但时常改变自己的主张,无法贯穿始终”。(津田茂麿:《明治圣上与臣高行》,第745页)以在第二次众议院议员选举时大规模地干涉选举,以及在初期议会期的强硬民党对策而闻名的品川弥二郎,在因不平等条约问题而沸沸扬扬的第五议会期间,极力说服伊藤坚决处置在野党势力,但伊藤的“璧马主义”与他的“马车马主义”相左,这令品川不满,“(伊藤)兄陷人圆滑主义,并不预先订立一定的方针,而是顺应时势的变化而提出主张”。(《高桥是清自传》下卷,第43页)伊藤的性格,既有缺乏决断的优柔寡断,又有对政敌暗送秋波、八面玲珑主义,此类证言不胜枚举。

本书的课题是描绘这个随机应变的政治家伊藤。我自知才疏学浅,难以书写深奥至极的伊藤论。最近学界重新评价伊藤博文的趋势得到了认可,笔者想以此为契机,利用这些成果来展开另一种对伊藤博文的解释。

下面,我将在本书中挖掘政治家伊藤博文潜在的思想。为此,作为关键词,我想设置三个视角-“文明”“立宪国家”“国民政治”。伊藤年轻时受到以西洋社会为模范的文明的洗礼,他将此作为治理国家的原理,一以贯之。这种文明的“国家形式”(国家体制)只能是立宪国家,伊藤打算在这个立宪国家的容器中盛人国民政治的内容。于他而言,所谓立宪国家,应该归结为国民中心的政治体制,此处的国民须是受过教育的文明国民的知识旗手。笔者认为伊藤通过制定明治宪法及后来实践现实的立宪政治,以这三个要素的三位一体(Triad)来雕琢明治国家体制,其最终的样态笔者认为可以称为“知识型国家体制”。那么,不断地追求这一国家形象的伊藤应该被称为“学者型政治家”吧。

以上几点是我想通过本书加以论证的内容,下面进入本书的正文。首先,我将在幕末维新期伊藤的言行中探求上述三要素的萌芽。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341

印  次:1

版  次:1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46.7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