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龙抬头,猪会飞
龙抬头,猪会飞


龙抬头,猪会飞

作  者:李学斌

出 版 社: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3月

定  价:30.00

I S B N :9787570709281

所属分类: 少儿  >  中国儿童文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本书是以城乡变迁为背景创作的现实主义题材长篇儿童小说,作品以雪飞和龙莺两个孩子的生活经历出发,展现了城乡二元流动中的社会文化转型给孩童带来的生活变迁,勾勒出中国当代城乡儿童心灵成长的轨迹和人格构建的过程。三年级的男孩雪飞举家搬迁至县城,耿直的他因有着浓重的乡下口音,遭到了同学的嘲笑,成绩也排在班级末尾,好在同桌女孩龙莺一直帮助他,雪飞的父母和老师也耐心教导他。慢慢地,雪飞融入了集体和城市生活。女孩龙莺从小在县城里长大,她的烦恼和雪飞不同,她的妈妈在上海读研究生,以后还想留在上海,爸爸却不同意,龙莺左右为难,因家庭生活而感到茫然。很终,雪飞和龙莺找到了解开生活谜题的钥匙,获得了飞速成长。


TOP作者简介

儿童文学作家、儿童文学理论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儿童小说《蔚蓝色的夏天》《天使没有长大》,短篇小说集《走出麦地》《男孩不坏》《天使不忧伤》,以及图画书《我的家在鸣沙山下》等。另出版有理论专著《论儿童文学游戏精神》等。作品曾入选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并被选入“百部中国儿童文学经典书系”,曾获得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全国很好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各种奖项。


TOP目录

一柯柯不见了/1

二小羊、小羊咩咩叫/9

三一头会飞的猪/19

四羡慕龙莺/31

五放火节的晚上/39

六龙莺的秘密/54

七二月二,龙抬头/64

八后援团/78

九一鸣惊人/87

十二道杠的快乐/102

十一小侦探柯柯/110

十二上海日记/122

十三悲喜交加/138

十四落选/149

十五小小巡查员/159

十六不一样的新学期/173

十七搭档/183

十八两个人的孤单/196

十九爸爸出了意外/206

二十红粉笔,绿太阳/216

二十一做个幸福的小孩/227

尾声龙抬头,猪会飞/240

创作谈我想写出童年背景下的时代精神/243


TOP书摘

 前言

小说的行文很清新,采用举重若轻的生活流叙述,从小狗柯柯失踪说起,却不落入故事结构的俗套,也没有形式的固化。坦率地说,我更喜欢小说中的农村形态的流露。小说里有关村子里的描述有味道,仿佛行云流水的生活纪要凡而扎实,并且富有性。比如小狗失踪其实是一个骗局,是爸爸的“酒搭子”将他骗回农村喝酒;家里的母羊生了双羔,母羊只认先落地的小公羊,不认后一步降生的小母羊;还有那些被乡村格外重视的放火节、“二月二,龙抬头”等 在人物的塑造上,小说也是足够松弛的、清醇的。风清云淡的农村是雪飞淳朴的根,但慢慢地,雪飞的县城生活的比例在增加,好在他的心灵是柔软的、向善的,有美德做支撑。 从另一个角度,我要谈及人的自爱的重要性。雪飞的纯正坚守、慢热、珍惜人情暖意也来自他充足的自爱。他与县城里的女孩龙莺美好交往时,心里充满感恩。当他得知爸爸是当地的大律师、妈妈是研究生的龙莺,竟有那般苦恼和心结;后来他慷慨地帮到了龙莺,那时作为男孩的成就感是多么让人自豪,什么也抵不上他对自我的认定、赞赏。 雪飞的自爱在小说里可以说是无处不在:有一次龙莺喊他雪飞,没有喊朱雪飞,他心里窃喜。多么纯美、别致的一幕!雪飞点滴的自爱都是有力量的,那是一个男童没有长大的美好。他的自爱更多地表现在他在班里从倔强示人到柔和的过渡,最终他接受了自己,也接受了他人。 谈及雪飞的坚守,我忽,然意识到学斌就是成熟、强大了的雪飞。20多年过去了,他一直忠诚于文学的,坚守童年的价值观,努力做到一书一风景。在中国儿童文学中,小说是表现力的。这很,也可以说已经颠覆了我们以往的经验和预期。中国的优秀儿童小说注定会成为传奇。 期望学斌多写这样的体现真生命的小说,维护儿童文学的价值,绽放属于自己的文学传奇。 2020年11月17日 (秦文君,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上海作协、儿童文学作家), 绽放属于自己的文学传奇 秦文君 在我固有的印象中,学斌是的存在:他既是一位茁壮上升的活跃的评论家、一位穿梭于书店的年轻学者,也是一位戴着厚厚的眼镜、拥有一屋子书的教授,20年间他始终以他的学养与激情,持续写出如许五色的文学评论。 学斌出道也早。他1997年开始儿童小说创作,同时也从事儿童文学理论研究。我不知他是先有理论成果,还是先有创作成果。一般说来,学者思维和创作思维可能有所不同,但他能在两者之间跳跃、转化、升华,并羽化。也可以确定地说,他单凭创作也能傲然立于有成就的作家群中,这正是他的之处。 他创作的《蔚蓝色的夏天》《走出麦地》《舒叶与神秘小狗》在读者中有很大的反响。在上海文坛,他更是一个的存在。记得在2010年,上海作家协会举办“上海儿童文学新十家”创作论坛,邀请我做主旨发言。我看到名单上有殷健灵、张洁、谢倩霓、陆梅等九位女将,学斌是的男士,十分感慨,在发言里戏称“新十家”是“上海的九凤一龙”,后来这提法还被文学界比较广泛地引用了。 十多年来,每次谈及上海儿童文学的后辈作家,我都会侃侃说起一众女将曼妙的大名,随后加大一点音量说,厉害。也确实,学斌作为少壮派、实力派的存在,在上海儿童文学界风头正健,在队伍中日益鲜明、醒目、重要。 学斌的新作《龙抬头,猪会飞》的现实意义无疑是,强大的。它涉及改革开放时代不可忽略的人文景观,在城镇化的大背景下,写一个家庭、一个男孩从村子到县城的迁徙。 我对人的迁徙向来有浓厚的兴趣,1988年写《16岁少女》,是写从城市迁徙到东北; 2019年写《云三彩》,是写从东北农村迁徙来上海的女孩,正好一个轮回。在《云三彩》的创作谈里,我曾谈及最核心的问题:城镇化对于人的解放。城镇化的过程必然会让人们面临从乡土中国的熟人社会迁徙到充满隔膜和距离感的都市空间。在乡村社会结构和生活环境中的孩子容易只看大地,而通过迁徙到人文景象更丰富的地方,取的眼光更高了。精神生活富有了,会不一样。可以说,《龙抬头,猪会飞》里的雪飞,也像是从“魔盒”里面被释放出来一样。 《龙抬头,猪会飞》是一部迁徙背景下的小说,也是清风拂面的男童小说,作品始终围绕男童朱雪飞的是和风细雨、百转千回的成长。小小的朱雪飞离开村子,初为城里人,只是新奇,因为土地、牲畜等一些生活资料是带不走的,还在农村,因此这家人是两头挂念,两头来回跑。因为有父母和小狗相伴,雪飞最初对地域环境的改变,感觉不强烈,也是肤浅的;直入一所陌生的小学,受到同学的区别对待、异样的接纳,被起外号,遭到排外,他的自我定位才逐步产生明晰的意识。作为外来者,雪飞获得的点滴善意、友爱,都是阳光和支撑,让他尝试融入集体,自我解放、开放心灵,这一番娓娓的过程,也是成长小说的有力特征。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31.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