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湖山感旧录(平装)
湖山感旧录(平装)


湖山感旧录(平装)

作  者:雪克

出 版 社:中华书局

出版时间:2021年02月

定  价:32.00

I S B N :9787101150506

所属分类: 文化  >  中国文化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作者长期在原杭州大学从事古文献整理与研究工作,耄耋之年写下一系列学林漫录之作,或怀念师友,或追忆往事,质朴而深切,反映了任铭善、严群、戴家祥、胡士莹、王焕镳、蒋礼鸿、沈文倬、钱南扬、朱季海等著名学者的风貌与神采,透露诸多时代细节。


TOP作者简介

雪  克 
        山东济南人,1927年8月8日生。1949年2月,在华东大学文艺系就读时,响应号召,随军南下参加工作,任教于浙江师范学院(1958年改称杭州大学)中文系。1990年晋升为教授。主要从事晚清朴学大师孙诒让及近代经史学家陈汉章遗著的整理和校勘工作,参与编纂《汉语大词典》,并译注古籍多种,发表论文多篇。晚年撰有忆旧文字若干,散见于《掌故》丛刊等处。


TOP目录


忆往与怀念——我心目中的任心叔先生 

忆侯官严不党先生 

往事已矣 记忆留痕——重读戴幼和家祥先生尺牍后 

怀念胡宛春、王驾吾二先生 

云从先生二三事

宛春先生身后事 

迟到的怀念——关于焦梦晓书记的片段回忆 


致山东大学校史组的一封信 

经历车祸

回顾与思考点滴 

对校刊和学报创始时期工作的一些回忆 

买书记往 

沈文倬、钱南扬、朱季海——“引进人才”的往事 

建所初期参与集体古籍整理项目的一些回忆 

附录 南下纪事 


雪克散篇文章目录(宋希於整理) 

编后记(陆蓓容) 


TOP书摘

云从先生二三事


回忆与蒋云从礼鸿先生交往,多受先生提携肯定,实愧不敢当。

接触最多的是编写《汉语大词典》期间。他是分省主编,统审全省词条,我是杭大编写组成员,以兼省编委,固有审阅本组本省词条任务。我一生干工作,无论本职还是并非本行, 都能守住“认真”、“尽力”之底线,从不马虎了事。如今让我参与编写,虽非我所长,既已参与,就要一丝不苟,力求无误。为此,无论看书收词,还是撰写词条,乃至审阅稿件,所引例句皆一一查对,绝不放过;释词必尽量搜集先哲时贤各家之成说,反覆考索,力得确解。凡遇古今有不同意见,比较后,再出己意,并一一记识于原卡片之上。这些资料上报省组后,不少云从先生均能看到,收到了他的肯定与赞赏,是有原因的。不像我组一位外校调来的先生,学术水平颇高,已有相当造诣,不时有一流成果问世,彼编辞书,虽非专长,却亦可称胜任。不料他可能心有他顾,不放弃自己专业, 不惟成绩素称平平,有时竟会出现不应有的过错,致使云从先生大为不满,一度曾嘱其学生(博士毕业留杭大组之高足),专门审查其稿件。这期间,有两件事,云从先生弄得我狼狈不堪, 下不来台: 

一是:省里出面,邀请蒋公做编写辞书学术报告。他立于讲台上,台下前两排坐满各地、各单位年长的学者,我时为中年,坐在后排一隅。先生引经据典,意在阐述文字、声韵、训诂之学在编写大型“源流并重”辞书时的重要性。随口讲来,未见讲稿,几次板书引文,觉得没有把握,抛开台下前排诸长者不顾,直点我的名字,径问是否有误。此情此境,真是答然答否都难开口,令人尴尬。

二是:杭大组开会向省组汇报工作,云从公与另外一位省组领导参加,杭大组全体人员出席。当组长汇报到任务重、人手少时,云从先生突然发话:“不对。杭大组已有七八个人,不少了。盛静霞(云从夫人)只能教教诗词,让她写词条,有什么用 !某某人(系领导夫人,大学毕业不久),也弄来编词典,笑话 !” 说到这里,眼睛扫过众人,不知还要点谁,谁料话锋一转:“像雪某人这样的,有两三个也就够了。”被点的人都在座,批也好,誉也罢,谁能下得了台?余下未被点名的,包括组长在内, 还不都是讨了个无趣。事后遇到盛公,谈到此事,老人说:“我已退休,又是他的老伴,说说无妨,何况是大实话。可对某某人,当场斥白, 有何脸面。不看僧面看佛面,是要得罪人的啊 !”盛公还安慰我说:“你也不必心存忐忑,他一向看重你,说的确是实话。你做人一向低调, 改稿、纠错从不声张,组内同人谁不知晓,不必担心关系。”

蒋公之傲,人所共知。1963 年左右,有次系教师大会(不记得是什么会了),宛春和云从二先生分坐我之左右,台上一位讲什么话,早已毫无印象。宛春先生耳背,有个“友”字没听清,即低声问我。我也不知怎么了,说个“朋友的友”,不就完了吗,可竟然脱口而出:“‘侯谁在矣,张仲孝友’之友。”还不知胡听清了没有,在旁的蒋公拽了我一把:“我想他听不懂 !” 我吓了一跳,忙右顾胡公,幸好他面无表情, 没听到。想胡公虽以话本小说、戏曲名家,其旧学功底均称深厚,何至于连普通《毛诗》诗句都生疏不解。蒋公之傲往往类此。他对王驾吾焕镳公也有不敬之语。可公之《韩非子选注》出书后,云从先生对其几处疏解,颇为赞赏, 从此再无二话,亦见其读书人之性情。

先生为人、治学,一丝不苟。这种作风在牛棚中同样有所体现。他一度对毛选用词有所评析,为此打成现反,监督劳动,常专为某红卫兵(系大二学生)所用之厕所清除小便池之污迹。先生总是跪在地上,脸近池底,用小刀片一点一块,尽行刮除,再用水冲得干干净净, 真真正正地称得上“刮垢磨光”了。

幸而换了代,推行改制,蒋公之学重见天日。先生之“刮垢”,竟成笑谈。余则每语诸生曰:“要想学好训诂学,看看蒋公刮厕所。” 

2010 年7 月6 日记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92

印  次:1

版  次:1

开  本:32

纸  张:胶版纸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65.2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