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希特勒的纳粹德国:第三帝国社会生活史
希特勒的纳粹德国:第三帝国社会生活史


希特勒的纳粹德国:第三帝国社会生活史

作  者:[英] 马修·休兹(Matthew Hughes)、克里斯·曼(Chris Mann) 著

译  者:于仓和

出 版 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3月

定  价:78.00

I S B N :9787308207836

所属分类: 历史  >  欧洲史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纳粹德国为什么能在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和大萧条中迅速崛起?纳粹德国依靠什么成为一台让世界饱受灾难的强大战争机器?希特勒是如何从一名退伍士兵成为一名横扫欧洲的战争狂人?……这些问题的答案,也许能在本书中找到。本书是迄今为止较为详尽地探讨第三帝国社会生活的一部佳作,和其他政治史、军事史不同,它展示给读者的是一个更加贴近日常的真实的第三帝国的面孔。正是这样一个第三帝国,在国内聚集起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和运转能力在,政治上野心勃勃,在军事上一度所向披靡。本书配有大量珍贵的历史图片,能帮助读者充分理解那个黑暗年代的真实德国。


TOP作者简介

  马修·休兹(Matthew Hughes),英国北安普顿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Northampton)世界现代史讲师,伦敦国王学院(King ' s College, London)战争史博士。著有《1915年:拉长的战线》与《艾伦贝元帅和英国的中东战略(1917—1919)》等书。现居伦敦。

  克里斯·曼(Chris Mann),英国萨里大学(University of Surrey)与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欧洲史讲师,伦敦国王学院战争史博士。他的研究领域为20世纪的斯堪的纳维亚战争史,著有《逃亡的挪威军队(1940—1945)》和《T-34型战车》。现居伦敦。


TOP目录

第1章 阿道夫?希特勒

艰苦的童年    

大战结束     

第七位党员?     

命定之人     

啤酒馆政变     

希特勒与移交的权力结构

 

第2章 没有希望的民族: 20世纪20年代的德国

魏玛共和国      

志愿军      

经济崩溃      

反犹主义      

希特勒掌权      

对魏玛共和国的定论

 

第3章 纳粹经济奇迹  

混合经济       

失业状态与哈亚马尔?沙赫特        

赫尔曼?戈林        

德意志劳动阵线       

工人的独立  

 

第4章 纳粹与青年

党卫军第12师“希特勒青年团”师       

希特勒学校       

反对希特勒青年团

 

5 妇女与第三帝国

盖尔特鲁德? 修慈—克林科        

母亲们       

双重标准       

妇女与再武装      

妇女在乡间       

纳粹统治的现实

 

第6章 纳粹统治下的日常生活

人民与宗教      

新教与一体化      

天主教会      

农村生活       

钢铁般的牢固控制

 

第7章 纳粹治下的文化活动

焚书      

纳粹艺术:对战争的热爱

 

第8章 恐怖降临

反犹主义      

“反社会者” 精神疾病

 

第9章 旋风般的胜利和朱可夫的反攻

 

第10章 厄运的前兆 : 1941年至1944年

第6集团军戛然而止    

库尔斯克的钢铁炼狱     

第二战场      

压倒性火力

 

第11章 本土战线:工业与生产

劳工短缺     

盟军大轰炸      

轰炸与生产

 

第12章 本土战线:德国的生活

日常生活的现实     

娱乐消遣        

民心士气

 

第13章 最后战役

地狱般的旅程      

国民突击队      

柏林的战斗     

纳粹的复仇       

全面投降

 

第14章 反抗

左派

红色管弦乐团     

萧尔兄妹之死       

早期的反纳粹计划         

阴谋失败

 

第15章 种族灭绝

系统性屠杀      

勇敢的抗议        

死亡集中营

 

第16章 战败的德意志和再度降临的和平

 

术语表


TOP书摘

第7章 纳粹治下的文化活动

  赫尔曼·戈林在他闻名于世的妙语中总结了纳粹对文化和艺术的态度:“无论什么时候我听到‘文化’这个字眼,我都会把手放到左轮手枪上。”戈林的态度获得高层纳粹分子的响应。如同我们所见,希特勒痛恨知识分子以及有关理智的全部一切,并且极度着迷于一旦上台就要把他们全部杀光的想法。

  1933年后,许多德国知识分子,特别是具有犹太人血统的人士,看到写在墙上的标语便决定移居国外。那些外移人口可以说是德国知识分子反对纳粹主义的重要力量,且此波移民潮对德国文化界来说是巨大的损失:作家方面包括托马斯·曼(Thomas Mann)和海因里希·曼(Heinrich Mann)兄弟、阿诺德·茨威格(Arnold Zweig)和斯蒂芬·茨威格(Stefan Zweig)、弗朗茨·魏尔斐(FranzWerfel)及雅各布·瓦塞尔曼(Jakob Wassermann);包豪斯学派(Bauhaus)的大师,如瓦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与马歇·布劳耶(MarcelBreuer);画家方面例如马克斯·贝克曼(Max Beckmann)、奥斯卡·柯克西卡(Oskar Kokoschka)和库尔特·施威特斯(KurtSchwitters);电影导演弗里茨·史腾贝尔格(Fritz Sternberg)和弗里茨·朗(Fritz Lang),还有女演员玛琳·黛德丽(MarleneDietrich)。天才音乐家和作曲家方面的损失更是显著:保罗·欣德米特(Paul Hindemith)、奥托·克伦佩勒(Otto Klemperer)、库尔特·威尔(Kurt Weill)、汉斯·耶里内克(Hanns Jelinek)、恩斯特·托赫(Ernst Toch)、阿诺德·勋伯格(Arnold Sch?nberg)和理查德·陶贝尔(Richard Tauber)。学者们也成群离开了:马克斯·韦特海默(Max Wertheimer)、威廉·斯特恩(WilliamStern)、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保罗·田立克(Paul Tillich)、恩斯特·布洛赫(Ernst Bloch)、西奥多·阿多诺(Theodor Adorno)、恩斯特·卡西尔(Ernst Cassirer)、库尔特·哥德斯坦(Kurt Goldstein)、艾里克·弗洛姆(Erich Fromm)、弗里茨·莱赫(Fritz Reiche)、汉斯·贝特(Hans Bethe)、理查德·科朗特(Richard Courant)、詹姆斯·弗兰克(James Frank)及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当德国展开研发原子弹的计划时,就会了解爱因斯坦的离开所带来的遗憾。1945年8月美国投掷在日本的原子弹就是以他提出的相对论(Theoryof Relativity)为理论基础的。纳粹上台之后,总计大约有2500名作家离开德国。

  虽然许多知识分子、作家、音乐家和科学家离开德国,但也有些人选择留下来。在那些留下来的人当中,显要的人物有奥托·哈恩(Otto Hahn)、维尔纳·海森堡(Werner Heisenberg)、马克斯·普朗克(Max Planck)、格哈特·豪普特曼(Gerhart Hauptmann)、戈特弗里德·贝恩(Gottfried Benn)和马丁·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这些人之所以会选择留下来,是因为许多德国知识分子传统上不会踏入政治圈。其他人则是受到纳粹对他们的工作给予正式承认的引诱,进而决定和纳粹革命理想合作。此外,仍有一些人天真地相信纳粹不会攻击德国知识分子的生活。但他们错了:德国人将他们一体化的政策应用在文化和艺术方面,以便使德国人生活的此一领域与纳粹的国家机器完全融合。

  1933年3月,就在希特勒成为德国总理的两个月后,戈培尔宣布文化和政治将会合一。同年9月,他创立新的帝国文化议院(Reichskulturkammer),德国艺术家如果想要工作的话,就必须加入这个组织,而不是雅利安人的艺术家则被禁止加入。其他国家部门也涉足文化和艺术事务,和戈培尔的新协会平行运作。

  阿尔弗雷德·罗森堡(Alfred Rosenberg)是纳粹意识形态思想家之一,他通过德国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的意识形态训练与教育监督办公室(Office for the Supervision of Ideological Training and Education)涉足文化控制事务。此一机构是由早期的德意志文化奋斗联盟(Kampfbund für Deutsche Kultur﹐ KfdK)发展而来,该联盟在1929年成立,目标是对抗犹太人对德国文化的影响,在1933年后以全新面貌出现。罗森堡的办公室不但拟订黑名单,也焚毁书籍,并将博物馆内任何被认为“堕落”的展示品清空。罗森堡在早期是一位反犹作家,他的《20世纪神话》(The Myth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1930年出版)是纳粹分子必读的书籍。此书的假设就是自由主义已腐蚀了北方人民的优越性,允许“劣等”种族获得权力,而德国的责任就是要统治他们。1940年,罗森堡建立了一支特遣队,掠夺被征服的欧洲国家的艺术珍宝,并在一年以后成为负责东欧占领区事务的部长;1946年,他以战犯身份被判绞刑处死。

  纳粹旋即压下了独立文化组织的声音。例如,当普鲁士艺术学院的部分会员签署了一份请愿书,反对即将举行的选举中的纳粹分子时,纳粹在普鲁士的文化事务官员遂告知学院院长,如果那些反对者不撤回请愿书的话,就会下令关闭学院。该请愿的诸发起人在院长施加的压力下随即辞职。之后院长取得了学院内大多数会员的支持,签署了一份决议,禁止会员参与进一步的政治活动,并要求会员们致力于民族统一的目标。有些会员由于认为自由受到威胁而辞职,其他人则依行政命令被开除。

  焚书

  也许没有任何事比公开焚书更能表达出纳粹对文化的态度。诗人海因里希·海涅(Heinrich Heine)说:“你在哪里焚书,就是在哪里杀人。”德国学生联盟以被认为“非德国人”或“被犹太人玷污了”的书籍作为焚书示范。戈培尔安排了这些戏码。学生们和学者们借由建议哪些书应该被焚毁的方式,竞相表达对新政权的支持。戈培尔通过以下宣告将焚书行为合理化:“学生同胞们,德国的男女们!极端犹太唯理智论的时代终于结束了,而德国革命的成功已再次恢复德意志精神的优先地位……你们将过去的邪恶幽灵送进熊熊烈火之中,这个行为理所当然……这是一个有力、伟大、象征性的举动,此一行动在全世界面前见证了11月共和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事实。新精神的凤凰将从这堆灰烬中腾空而起……过去已在火焰中化为灰烬,而未来将从我们内心的火焰里浮现……我们的誓言在火焰的映照下熠熠生辉,那就是:国家、民族和我们的元首希特勒。”

  无法符合纳粹全新标准的艺术作品,就在公开展览中遭到羞辱。观众们从最不利的角度欣赏“不入流”艺术的展示,比如用稀疏的灯光和贬抑的标题来诋毁现代艺术(尽管这样的展示结果证明现代艺术受到大众的喜爱)。纳粹偏爱与画报紧密一致的“英雄式”艺术,且在慕尼黑一座新的德国文化之家中展现其艺术偏好。该建筑本身就是希特勒喜爱的样式,即新古典主义加上以军事等级精密度安排的圆柱;在其内部,陈列品显示出纳粹对权力和单纯性欲的着迷:肌肉发达的裸体者和诱人的雅利安少女坐在一块儿。希特勒这位失败的奥地利画家,他的建筑师梦虽没有实现,但终于能够支配德国文化界。

希特勒的建筑师阿尔贝特·施佩尔创造了各种吸引元首的设计。他负责规划一座庞大的新首都,在德国国会附近将有一座圆形屋顶的建筑,它将使罗马的圣彼得(St. Peter)大教堂相形见绌。这座建筑的圆顶直径达250米,内部可容纳12.5万名观众。在这座建筑的旁边将会有一座巨大的凯旋门,可使巴黎的凯旋门(Arc de Triomphe)黯然失色,还会有一个可容纳100万人的希特勒广场、宽阔的林荫大道、一座希特勒专属的私人皇宫及崭新的德国国会大厦。

  但就好像纳粹一贯的路线一样,这就是形式压倒物质的胜利:纳粹只建造了德国国会大厦。纳粹在纽伦堡举行的大型集会象征了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文化。这些集会证明了,就纳粹而言,人们从不曾被当成个体看待:40万人的集会如实地在纽伦堡一座混凝土结构的体育场举行,由纳粹各级领导人进行热烈演说。1936年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柏林的一座体育场中举行,这座体育场的设计是强调要为大批群众提供巨大开放的空间。个体什么都不是,共同体才是一切。如同纳粹分子设想的,纳粹艺术是强调客观永恒事实的宣传。

  音乐也被纳粹拍卖了。希特勒喜爱瓦格纳的歌剧,任何事物只要超越瓦格纳的范围就会被认为值得怀疑。大部分有一技在身的音乐家都被迫离开,前往更自由的社会。任何被认为本质是“属于犹太人”的音乐都遭到禁止。在整个德国境内,任何反对此一新趋势的音乐家和指挥家都失业了,所有的音乐都被“消毒”:保罗·欣德米特的歌剧《画家马提斯》(Mathis der Maler)中的一幕就遭到谴责,因为据说该幕演出了纳粹的焚书行为。欣德米特最后避走海外,而德国的损失就是美国的收获。爵士乐也是纳粹的目标之一,因为其被认为是堕落、美式而且属于黑人的音乐。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46.7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