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长亭镇
长亭镇


长亭镇

作  者:海飞

出 版 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12月

定  价:38.00

I S B N :9787533962869

所属分类: 文学  >  小说  >  历史小说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小说《长亭镇》是浙江省著名作家、编剧海飞原创的一部长篇小说,作者以生动的笔触、鲜活场面感,甚至影视化手法,讲述了一百多年前的革命故事,谱写了一曲血与火悲歌。浙江是辛亥革命重镇之一,诞生了秋瑾、徐锡麟,以及其他投入革命,奉献了绚烂青春的无名的青年男女。

TOP作者简介

海飞,小说家,编剧。曾在《收获》《人民文学》《十月》《当代》等刊物发表小说1000多万字,大量作品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等多种选刊及各类年度精选本选用。获人民文学奖、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等多个奖项。著有小说集《麻雀》《青烟》《像老子一样生活》《菊花刀》《私奔》等多部;散文集《丹桂房的日子》《没有方向的河流》《惊蛰如此美好》等多部;长篇小说《惊蛰》《花雕》《向延安》《回家》《唐山海》等多部;影视作品《麻雀》《旗袍》《大西南剿匪记》《隋唐英雄》《花红花火》等多部。

TOP目录

杜小鹅
何来胜

TOP书摘

/ 1 /

黄大傻瞪着一双三角眼威风凛凛地站在码头,它恶狠狠的目光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阵雨淋湿。不远处的几条运沙船,在江面上像水墨画一样飘忽不定。黄大傻是长亭镇臭名远扬的一条恶狗,它和另外几条恶狗看到昏倒在一片水洼地中的杜小鹅时,她还不叫杜小鹅。她只是一名朴素的道姑,道号李当当。黄大傻一点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它将会死在李当当的手里,而且死得那么没面子,简直令它无地自容。

一艘陈旧而略显疲惫的客船正在下客,客人们在密密的雨阵中从客舱里拥出来,如同一条马哈鱼在合适的季节里产下的一堆子。这些“子”挤上颤悠悠的木踏板,再经过长长的被雨淋湿的石板步道,然后走出了码头铁栅栏的门。蕙风堂大药房的堂主安五常举着一把黑色长柄雨伞,不紧不慢地走进了黄大傻的视野。该死的阴湿天气,让他的腿脚走路不太方便。他的半个身子显然已经被斜雨打湿。安五常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落在不远处水洼里的那名道姑身上。好久以后,他才摇晃着身体走过去,笨拙地背起了她。安五常仍然用一只手撑着伞,有好多雨水就顺着伞沿欢快地落在了李当当的后背。

黄大傻阴森森的目光一直落在李当当的后背,一会儿,李当当的后背就黑簇簇地湿了一大片,像一张地图。这时候黄大傻开始用大把的时间回忆不久以前发生的火拼,两帮人在码头上用斧头和砍刀对劈,那些优雅的雨珠被无情的刀锋劈得纷纷扬扬,雨水夹杂着血水在地上没有方向地流淌,那血腥味就在雨阵中弥漫与穿梭。一个胖子躲过一把斧头的锋芒,连退了四五步,重重地撞倒了像一张纸一样轻飘的李当当。后来两帮人马各自受伤,他们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仓惶地散开了。黄大傻冷笑了一声,它和另外几条游手好闲的恶狗一直都在不远处看着这场搏杀。黄大傻的主人叫黄兰香,黄兰香留着络腮胡子,养着修长的指甲。他每天都要花一个时辰来修自己的指甲和整理胡子。黄兰香在长亭镇上开了一家叫“哎呀楼”的妓院,在诸暨县全境,那是红得发紫的春意盎然的地方。但黄大傻对那些姑娘和嫖客不屑一顾,它觉得将大把的时间用在床上,那简直就是虚度光阴。

安五常在黄大傻冷峻的目光中越走越远。他微瘸着腿艰难地把李当当背回了他的蕙风堂大药房。蕙风堂屋檐下的一小块泥地上,开满了招摇得一塌糊涂的猩红的花,在雨中拼命地吸着雨水。安五常把李当当背进了药房,李当当身上滴落的雨水,很快让青砖地面湿了一圈。在一张做工考究的罗汉榻上,安五常放下了湿漉漉的李当当,并且探手捉住李当当的手腕替她号了一下脉。账房海胖天手里拿着一只乌亮的黑檀木算盘边走边拨拉着,他穿着一件青色的长衫,肚皮滚圆地凸起了。海胖天用肥短的手指头推了一下鼻子上架着的老花镜,深深地看了李当当一眼,用一种戏台上的京腔卷着舌头拖长了音调说,饥寒所致哪……

安五常温和地笑了,说,你成半个大先生了。

/ 2 /

李当当昏睡了一天一夜才醒来。她睁开眼的时候,屋子里靠墙的榉木半桌上猩红地亮着一炷香,但是却空无一人。李当当就干瞪着眼望着大瓦房的屋顶。看了很久以后,她在屋顶整齐的瓦片上,看到了自己的十六岁。那些瓦片开始慢慢动了起来,像是一个水边的戏台一样,一些旧事物开始缓慢地在水汽氤氲中登场。

她看到了淡淡烟雾中的母亲。母亲站在李家村晒谷场上一堆明晃晃的光线里,目送一位绿营清兵远去。清兵骑在一匹瘦得直打颤的马上,他后背上的那个“勇”字慢慢缩成了一个小黑点。母亲的脚边是一个木头盒子,里面放着一百两抚恤银子。那天母亲一直在晒谷场上站到傍晚,太阳穿透了她的身体,除了心结了冰以外,她整个身子都是暖和的。在黄昏来临的时候,母亲看到了许多归巢的麻雀,它们成群结队肆无忌惮地鸣叫着扑向树林。母亲也慢吞吞地回到了她住的那幢大屋。她在那把藤椅上坐了个把时辰,直到夜色从遥远的地方一寸一寸地黑过来,吞没成片的天空。后来她站起身,向苍茫的黄昏快步走去,西边的长庚星像在向她招手一样,突兀地站在黄昏的天空中……

也是在这个寻常的下午,李当当一直在仙人坪放羊。她一共放了十三只羊。李当当很喜欢在山上摘桃子吃,也很喜欢爬一些有着粗壮枝丫的大树。她就坐在枝丫上边吃桃子,边晃荡着双脚。有时候她会在树枝上站起身来,不停地颤悠,一颤悠就是半天。她一边颤悠一边看着羊群走远。但只要她一声唿哨,羊们就能乖乖地回来。有时候她觉得她不是人,她是一头羊。

这些羊的主人,是百步观的道长陈三两。陈三两留着枯黄的山羊胡须。在多年以前的一个清晨,他的胡须还没有那么苍凉。他在百步观门口打太极,等他转过身来的时候,看到了李当当的母亲牵着六七岁的李当当一动不动地站着。母亲说,你能不能收下她?她一年里有十一个月在生病。

陈三两说,生病的孩子多如羊毛。

母亲说,她已经是药罐子了。

母亲又说,再这样下去,她就不是药罐子,而是得躺棺材了。

陈三两看了脸色蜡黄的李当当很久,说,那就让她给我放羊吧。

陈三两从来没有教过李当当打拳练功,他只让李当当放羊。半年后,李当当赶着山羊,能在险峻得一塌糊涂的山地上奔跑,像一阵风一样。她爬起树来和猴子也没有什么两样。当然,李当当的气色也已经很好了,她懒得生病。

那天晚上,羊群已经入圈,李当当和陈三两一起在油灯下吃晚饭。吃完晚饭,李当当就出了道观,在百步观门口有着两株蟠龙树的一片空地上抬眼看星星。然后,她就看到了举着松明的母亲。

松明燃烧时发出毕剥的声音。母亲却一直没有说话,就那么长久地站着。松明的火光,把母亲的脸映照得十分好看。母亲终于说,儿。

李当当说,娘,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母亲笑着说,儿,你爹没了。但你不许哭!

李当当果然没有哭。她不过是想起了当年父亲穿着绿营的军服,骑着一乘快马越过江南的阡陌,回乡探亲。在没有边际的春天里,父亲下马,将幼年的李当当驮在了背上。父亲带来了红糖糕,在李当当的记忆里,父亲有着红糖糕一样的甜味。李当当的脸上微微泛起了笑意,对着燃烧的松明轻声说,红糖糕没了。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16

印  次:1

版  次:1

开  本:32开

纸  张:轻型纸

加载页面用时:46.8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