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八千里路云和月
八千里路云和月


八千里路云和月

作  者:于小于 著

出 版 社:福建教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

定  价:55.00

I S B N :9787533488109

所属分类: 文学  >  纪实文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八千里路云和月》讲述大学毕业生陈启明回村担任书记,带领村民依靠自己的双手和聪明智慧改变贫穷落后面貌、建设新农村的故事,塑造了一个有知识、有思想、有志有为的当代青年形象。小说描绘了农村扶贫工作的种种困难,漫漫征程八千里,谱写了一曲扶贫工作者无私付出的赞歌。

  此书是福建省文艺发展专项资金资助项目。


TOP作者简介

  于小于,原名于富强,生于山西,居于江苏。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会员,咪咕新锐作者,擅长军事类、现实主义题材创作,代表作《抗日之怒火兵魂》《抗日之铁血荣光》等。


TOP目录

第一部分 初心:脱贫之路

第二部分 决心:困难与挑战

第三部分 民心:长路漫漫


TOP书摘

初心:脱贫之路

  沿着有城一直向东,乘大巴,换驴车,或者步行再走二十里地就到山头腰了。

  山头腰是有城市南塘乡的一个行政村,由于处在历山一处山峰的半山腰而得名。山头腰是个贫穷的山村,说穷那算是看得起它了,山头腰是特贫村。

  千百年来,山头腰村民一直倔强而顽强地活着,不曾挪过窝。

  这地方干旱,有些年景就下那么半指厚的雨,刚落地没半会儿工夫就干透了。靠天吃饭的山头腰村民就这么一代一代地活下来了,丰收了过个丰收年,碰上个旱年头,就这么渴着饿着自己。

  庄稼人生命力顽强,像地里的草那样,不管环境多么恶劣,活得枯萎也是活着。

  因为没水,生命就像枯萎的花。三十多岁的男人满脸皱纹,一脸愁容;本该水嫩水嫩的小媳妇也像被晒干的辣条,细瘦细瘦,不过几岁孩子的妈,出了村子容易被人当作奶奶。

  这不是过日子,而是熬日子。

  山头腰原来是有井的,浇地的井每个队里有一口,有的队里有两口井,加上村子里喝水的井,七七八八的不下三十几口井,2000年那年不知道什么原因全干了。

  开始的时候从井里能打出半桶子泥浆水,澄清了还能喝。没多长时间,泥浆水也喝不上了,二十多米深的井里除了泥沙还是泥沙,再也澄不出半瓶子浊水。

  三十几口井一下子全干了,山头腰的人彻底傻眼了,这没水的日子怎么过?一时间鸡飞狗跳,整个村子就像炸开的锅。

  开始的几天大家都还排队等着,指望哪天老天能开眼,这井里突然就冒出来那甜津津的水。结果一个月过去了,愣是没有冒出一滴水,于是村民们挑着水桶去找村党支部书记崔福来和村主任赵有德。一个是书记,一个是村主任,不找你找谁。

  没水咋活?于是崔福来和赵有德就向乡里打报告,乡里就向有城市反映。乡里派人来了,有城也派人来了,查了一个月,愣是没有搞明白原因。

  山头腰二十里外就是黑龙潭,黑龙潭又叫黑龙湖,那里水多的是,按说山头腰离得这么近,不该没水的,怎么就会没水呢?搞不清楚原因这事情就放下了,一放就是十多年。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书记崔福来和村主任赵有德只好亲自带着人下井往下挖,二十几米深的井挖到三十米,还不行;再挖,挖到四十米,挖出来的沙子堆成了山,带水的湿土没见着一粒。

  “哎呀,妈的,你说,这老天爷不是想让我们山头腰绝户吧?”崔福来作为村里的党支部书记也不顾形象爆出了粗口。

  自己挖不出水,书记崔福来和村主任赵有德召集村两委开会研究,最后决定找专业打井队来打井,天气旱不要紧,但人不能不喝水。

  打井队来了不少,钱也花了不少,除了村里多出十几口黑洞来,一滴水没有挖出来。

  挖不出水还得填洞,否则,谁家的孩子掉下去,那还能有命?这也没有办法,留了几口老井,弄几个水泥盖子盖死,其他的井全填了。

  因为没水,山头腰村民骂的最多的就是老天爷,尤其是年轻人,嘴里天天嚎叫着说老天爷不是被狗咬就是被野猪拱了,骂归骂,他们还是天天盼着老天爷能下点雨。

  村里走不动的老头老太太经常会成群结队到邻村西海村的龙王庙里拜龙王,祈福有水,拜了十年,枯井还是枯井。

  每次看到天上有了云彩,村民就把家里能盛水的东西全部搬出来,放到院子里,然后自己搬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瞅着天,就瞅着,等着下雨。

  要是下雨了,全村的村民就会疯子般地狂呼,男人女人啥都顾不上了,脱光了衣服在自己院子里尽情享受那一刻的舒畅,泪水和着雨水,喜悦和着心酸。下次雨多不容易。

  还有些人神经病似的光着屁股跑到山顶的最高处,说是距离天近一点,雨就能大一点。这群神经病跑到山顶会张开大嘴拼命喝着雨水,等雨停了,每个人喝得肚子滚圆,像刚从河里捞出来的溺水者,一说话,鼻子嘴里全喷水。就这样也高兴,下次雨多不容易。

  邻近的西海村那井里就有水,山头腰的村民总是成群结队去西海村买水,弄个铁皮大桶放在平板车上,赶着驴车,走七八里山路,翻过一座山头,花上半晌工夫拉回来一桶水。

  一桶水的价格从开始的一块钱很快就涨到了两块钱,没过多久就涨到了五块,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瞧着你没水我就欺负你了,你总不能不喝水喝尿吧,没水尿也尿不出来。

  因为水钱的问题,两个村子没少吵架,吵架每次都是山头腰输。

  “嫌贵就别买水,你有种到其他村子里买水去。”西海的人每次就这么讲一句,山头腰的人就耷拉着脑袋无语了。南塘乡十六个村子,就西海村最近。

  “这他娘的比抢钱还黑呢!”崔福来很快把情况反映给了乡里党委书记张如东,张如东协调过后,就按照两元一桶的标准二十年不变,他不相信山头腰二十年打不出水。

  一年四季就耽误在买水这事上了。没水意味着贫穷,老百姓就指望着自家的几亩地维持生活,原来还有水井可以浇地,现在水井都干了,天要是不下雨,那就彻底喝西北风了。长此以往,山头腰就彻底成了贫困村。

  一晃十几年过去,山头腰村里的姑娘都嫁到外面去了,而村子里却很难有女人嫁进来,有些外村里嫁过来的媳妇,趁着到西海村洗澡的机会,就一去不回了。

  已到婚龄的年轻小伙子结不成婚,已婚的老光棍也越来越多,山头腰也就多了个外号——“光棍村”。

  时间长了,能折腾的人都搬到了乡里,要不搬到了有城,四百多户一千五百多口人的村子现在就剩下三百多户,不足一千人了。

  村里的人也是唉声叹气的,这村子要被旱死了。

  山头腰属于山区,村子所在的这个山峰最高处有一块平坦的大草坪,传说是舜帝刀耕火种的地方,还有个响亮的名字,叫做“舜王坪”。所以,山头腰有水的年代,村民曾经骄傲地说自己就是舜帝的传人。

  “那谁不是呢?都是三皇五帝的传人。”每当山头腰村民显摆的时候,西海村的村民就会这样笑着回一句。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没有水了,人也穷了,山头腰的村民就像犯了错似的,低着头,一下子没了底气,没了尊严。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31.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