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移民与文化
移民与文化


移民与文化

作  者:[美]托马斯·索威尔

译  者:刘学军

出 版 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20年12月

定  价:79.00

I S B N :9787521720686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历史  >  中国史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阿根廷的西班牙语中为什么会夹杂那么多的意大利词语?
为什么华人和犹太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少数中间人群体?
生活在俄罗斯、巴拉圭、澳大利亚和其他不同社会里的德国人为什么会在职业选择、生活方式上存在类似的代际规律?

世界范围内有超过1亿的移民,作为一种重要的社会现象,大多数关于移民问题的观察和评论都偏向与当下政治格局、社会环境的联系,但这样视角可能只关注了这个大议题的一个侧面,失去了更宏观深刻的视角——一种世界的视角。
托马斯·索威尔的这本《移民与文化》为我们从历史中找到了移民问题的新注脚,展示了世界移民在较长的历史进程中的演变过程,拥有一种全球化的新面向。我们将在这本书里看到德国裔、日本裔、意大利裔、华裔、犹太裔和印度裔身上具备的不同文化特性,这种特性即使在颠沛流离中也未曾消泯。对于特定的种族而言,他们在新居住地扮演的角色,他们的适应能力和知识技能,以及他们本身具有的某种结构性特征,又让他们在迁徙、被同化和主动融入的过程中经历着各自的伤痛与收获。

TOP作者简介

美国经济学家、社会评论家、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长期任职于康奈尔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艾姆赫斯特学院和其他学术机构以及智囊团。
著有《美国种族简史》《歧视与不平等》《经济学的思维方式》等30部作品,常年在《福布斯》、《财富》、《新闻周刊》、《时代》周刊、《华盛顿邮报》等媒体发表文章,曾获得“博伊尔奖”、美国“国家人文科学奖章”、“布莱德雷基金奖”等荣誉。

TOP目录

第1章 移民的文化
特定种族文化对群体经济和社会命运的影响
第2章 德国裔
从古老的德意志民族到年轻的德国
第3章 日本裔
漫长的崛起
第4章 意大利裔
超越罗马帝国
第5章 海外华人
世界上最大的少数中间人群体
第6章 犹太移民社群
无法安歇的影子和大屠杀唤醒的身份认同
第7章 印度裔
印度的印度人vs海外的印度人
第8章 历史和文化
解决当代自大的解药

TOP书摘

少数中间人
一类特殊的移民就是少数中间人,这些人包括商贩和放贷人。前者既包括推车小贩,也包括国际商贸人士,而当铺老板、小额贷款大亨、国际金融家则属于后者。通常,在这些职业中,处于上层职位的人很少,多数从业者处在收入、技术、经验水平都不足的初级阶段。然而,即便是中等富足的少数中间人,也会比真正富足的贵族或匠人等其他群体受到更多的仇视。只不过,那些获得巨大财富的极少数少数中间人往往被视作这个群体的代表人物,而不是特例。
从某种程度上讲,少数中间人加速了产品从生产者到消费者的转移。但是他们自己并不会生产任何产品。不论是在一个民族小圈子里还是在一个国家里,少数中间人在从事这些活动的时候面对的都是人口中的大多数。为了让这些活动成为一种可行且持久的工作,这些少数中间人和他们的客户必定存在一些文化上的差异。除此之外,每个社区或国家都会有自己的少数中间人。但是不论少数中间人在历史上和其他社会角色的种族和文化差异有多大,少数中间人都不代表一种特定的种族和文化。
一些少数中间人是非洲人,比如尼日利亚的伊博人;一些是中东人,比如黎巴嫩人和亚美尼亚人;一些是不同种族的亚洲人,比如海外华人和海外印度人;最广为人知的少数中间人是犹太人,包括欧洲人和中东人。从文化角度讲,这些人在语言、饮食、音乐和社会习俗方面各不相同。仅仅在文化被狭义地定义为工作技能、工作习惯,以及从事少数中间人这个行业所需的坚毅的时候,这些不同的人群才会显示出共同点。他们共同拥有的是一种特定的“人工成本”,这种特性被经济学家称为经济活动中的经验和知识。
在群体关系中常常出现的摩擦如果发生在少数中间人身上,就会变成极端的敌意。“大屠杀”这个词常常被用来指代在历史的不同阶段针对欧洲的犹太人进行的群众暴动和暴行。然而,同样的报复性恐怖事件也发生在世界其他国家的少数中间人身上。尼日利亚的伊博人、奥斯曼帝国的亚美尼亚人、斯里兰卡的泰米尔人和东南亚的华人都曾经遭受这样非人的折磨。举一个令人震惊的当代例子,在斯里兰卡大街上一个被随意选中的泰米尔人被从公交车上拖拽下来,浇上汽油,被一个僧伽罗暴徒点着。当她痛苦地死去时,人们却围着现场跳舞拍手。在1966年尼日利亚的种族冲突中,数以万计的伊博人被暴徒不分良莠地杀害。回到1895年,土耳其暴徒屠杀了大量亚美尼亚人。其间3 000多男人、女人和儿童逃到一个大教堂里避难,而暴徒用30桶汽油点燃了教堂,将所有人活活烧死在教堂里。
所有这些无辜受难者的共同点就是,他们代表了这些国家的少数中间人。这些人并不都亲自从事少数中间人的职业,只是周围的人群通常会遇见他们民族的人从事这个职业。哪怕多数的泰米尔人、伊博人或亚美尼亚人都在其他行业从事不那么引人注目的工作。
少数中间人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引起了这样恶毒的敌意?其他的少数种族和少数民族也曾面临不同程度的敌意,比如移民、奴隶的后代或本政府地区的世居居民。但是并没有哪个少数群体曾经那么多次面临那样大规模的致命的暴力行为。数以万计的伊博人被他们的尼日利亚同胞屠杀。而在奥斯曼帝国,被屠杀的亚美尼亚人超过100万。在几个世纪里,欧洲的犹太人一次又一次遭受丧心病狂的暴徒的屠杀。而这些都发生在政府控制的有600万受害者的纳粹大屠杀之前。而且,少数中间人自己很少是掀起仇恨的暴力之徒。
虽然造成仇恨甚至被暴力对待,但是各种各样的少数中间人还是遍布世界各地,并且在历史进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这些并不能解释为什么这些少数中间人会受到这样特殊而严重的仇恨和暴力。也许让人们对他们产生强烈情绪的事实是,他们所发挥的经济作用在历史上一直被误解和谴责,而谁在发挥这些职能反而不那么重要了。更重要的是,少数中间人的社会孤立性让人们很容易想象他们最坏的一面。“抱团排外”是一个经常用来形容他们这种孤立性的词。在这种情况下,熟练的煽动者就能利用这种形象,煽动公众对他们产生疯狂的仇恨。
虽然中间人是按照他们的经济职能定义的,但是少数中间人经常存在于本地人不能提供自己的中间人的地方。这些地方不能产生本地中间人的原因千差万别,可能仅仅是这种职业不能吸引本地人,然而更多是因为本地人无法长期和从事这种职业的人进行竞争。以阿根廷为例,本地阿根廷店主发现,自己的生意在与犹太移民的竞争中每况愈下。因为这些犹太移民提供更低的价格,而且让原来只能付现金的客人使用信用赊账。照搬这些犹太人的做法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在微薄的利润空间下,这种经营需要精打细算,还需要忍受在艰难的生活水平下生存,直到有足够的客户资源能用数量来弥补单价上的损失。允许信用赊账同样需要精明的判断,比如赊给谁、什么时候赊、赊多少、赊账的条件是什么。在这里,经验是不可替代的。同样不可替代的还有根据观察和交往得来的对当地每个人的了解。在这个对技术要求非常高的领域里,有着几代人甚至几个世纪经验的少数中间人很明显有很多优势。在这个行业里,精明的理解、辛勤的工作、加班加点和不可避免的风险都是常态。对于那些漫不经心的人来说,破产并不遥远。
犹太人是最著名的少数中间人,他们甚至成为这种职业的代名词。比如,海外华人被称作 “东南亚的犹太人”,黎巴嫩人被称作“西非的犹太人”,帕西人被称作“印度的犹太人”,等等。事实上,犹太人并非世界上少数中间人规模最大的,而且少数中间人也不是现在各国犹太人最主要的职业。从历史上讲,犹太人确实不成比例地集中在中间人这个行业里。他们从事这个行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罗马军团时代,一些犹太小商贩跟随罗马军团的脚步将商品兜售给被占领地区的人。在最近几个世纪更加开放的社会里,犹太人和其他少数中间人在通过商业经营保证自己的家庭生活的同时,往往会将自己的子女送去接受职业教育。但是甚至在那个阶段之前,少数中间人就已经同时掌握很多其他技能了,比如鞋业、纺织和服装制造业、宝石雕琢、金匠银匠等技能。
这些职业并不是中间人的职能,虽然它们是一些中间人分化出来的职能。在这里犹太人是最典型的例子,但是并不是唯一的或规模最大的例子。印度的帕西人和马尔瓦尔人作为少数中间人也在本国的纺织行业历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而黎巴嫩人曾经以英国的曼彻斯特为中心,建立了一个世界性的纺织品经销商网络。在18世纪的俄国,阿斯特拉罕地区的250家服装制造厂有209家是属于亚美尼亚人的。
同样的规律能够在生活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的海外华人身上被观察到。这些海外华人和远在加勒比海地区的人们遵循着同样的职业路径。他们不但从事零售商和当铺老板等传统的中间人行当,还经销工厂主生产的产品,小到服装大到电脑。海外华人是最大的少数中间人群体,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有3 600万,是犹太人总人口的两倍还多。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314

开  本:16开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79.5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