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美的复兴(白先勇全新文化随笔集!华人世界的又一场“文化苦旅”)
美的复兴(白先勇全新文化随笔集!华人世界的又一场“文化苦旅”)


美的复兴(白先勇全新文化随笔集!华人世界的又一场“文化苦旅”)

作  者:白先勇

出 版 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

定  价:68.00

I S B N :9787559452047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文化  >  文化理论与研究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文学与美,最后还是一个“人”字。

此书是理解和体悟白先勇文艺脉络极其完整的一部文化散文集,主要收录关于文学、艺术活动的新篇章。白先勇在书中谈小说的创作经验,谈昆曲的美学价值,谈《红楼梦》的前世今生,谈文化经典的保存与流传以及如何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内容的时间跨度,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直至现在。

白先勇所念想的是,重新发掘传统文化的精髓,并接续现代世界的新文化。可见,实现我们自己的“文艺复兴”,是白先勇心中多年来的一个夙愿。


TOP作者简介

白先勇

当代著名作家,祖籍广西桂林,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后赴美国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室研习创作,并获硕士学位。

白先勇作品颇丰,著有短篇小说集《寂寞的十七岁》《台北人》《纽约客》,长篇小说《孽子》,散文集《八千里路云和月》《蓦然回首》《树犹如此》等。其中《台北人》入选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

2004年之后,白先勇将主要精力投入传统文化昆曲艺术的宣传推广当中,重新整理戏曲《牡丹亭》《玉簪记》《白罗衫》《义侠记》等,其中青春版《牡丹亭》演出已达数百场,在华人世界引起很大反响。2018年4月,被授予“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终身成就奖”。

我所有的准备,都是为了中华文化的文艺复兴。


TOP目录

自序 我的“文艺复兴梦” 

 

辑一  现代文学

《现代文学》,培养了台湾年轻一代最优秀的作家。

 

《现代文学》的回顾与前瞻

《现代文学》创立的时代背景及其精神风貌

 

辑二  游园·惊梦·孽子

千千万万个折磨,接受最后一刻的审判,

千千万万个工作,换取最后的一场欣赏。

 

游园惊梦二十年

白先勇、胡伟民往来书信

三度惊梦

《孽子》三十

《孽子》的三十年变奏

勾动人心的一出大戏

 

辑三  昆曲新美学:《牡丹亭》《玉簪记》

一种表演艺术如果没有年轻人的参与,不会有辉煌的前途。

 

昆曲新美学

一个是“美”,一个是“情”

昆曲复兴运动又一章

 

辑四  红尘历劫:谈《红楼梦》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块石头,掉到红尘里面去,都要历经劫难。每个人都在红尘里面历劫。

 

我们每个人都在红尘里面历劫

戏中戏:《红楼梦》中戏曲的点题功用

红楼人物五讲

 

辑五  对话录

人生就是个故事,其实每个人的一生,会讲的话,都是一个很好听的故事。

 

对谈《红楼梦》

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如果二十一世纪发生中华文艺复兴

 


TOP书摘

 

如果二十一世纪发生中华文艺复兴

我的“中国梦”恰恰是中华文艺复兴,我希望大家都做这个梦!这样子,我们就有希望了。

 

理大这个场所,我感到很亲切。四年前,我带了昆曲新版《玉簪记》来,在这里演出了六个晚上。去年我也来这里演讲。我非常荣幸理大给我荣誉博士学位。我想了一下该讲什么,最后定下了“如果二十一世纪发生中华文艺复兴”这个主题。在座的可能都知道,这个主题我已讲过许多遍,而且报刊都做了报道,可我还是要讲,直讲到它发生为止(白先生朗朗笑。全场听众热情鼓掌)。当然,题目里有“如果”二字,要发生文艺复兴运动当然十分艰难,可说几乎是奇迹,可我不管是从前教书,或后来推广昆曲,都不断思考: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以来,一直处于弱势地位。我很喜欢各种表演艺术,也有机会在欧美看了许多歌剧、芭蕾舞、古典音乐等西方表演艺术,看的时候,当然也很喜欢并且感动,可最后总有点失落感——为什么那么美好的东西不是我们自己的呢?我们的传统艺术几乎失去了发言权,不管是音乐、戏剧都按着西方的标准走,我们怎么对自己的传统文化失去信心了呢?我们也有很美的艺术,却处处觉得自己不如人家。

文艺复兴是西方重要的运动。二十世纪初,我们也希望有自己的文艺复兴,所以才有“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可是,一个世纪过去了,传统文化没有振兴起来。我希望——二十一世纪,我们能走出自己的路子,文化蓬勃发展,和西方争一长短。回看我们几千年来辉煌的文化传统,许多人心中都有个愿望,要重振大汉天声,让我们的传统文化在世界上绽放光芒。十年来,我致力昆曲推广,有人不解,我并非昆曲界人,为什么一心推广昆曲。这是我自己的心愿。昆曲是明朝的国剧,独霸剧坛二百年,在我们的表演艺术中,其美学达到顶峰,影响了整个中国美学。然而,到了二十世纪,昆曲几乎在舞台上销声遁迹,这个衰微的艺术是不是可以回复它的辉煌,重新注入新的生命?十年前,我制作青春版《牡丹亭》,冀望借这出经典戏剧使这个衰微的艺术重生。在二十一世纪,重新召唤观众,尤其是年轻的观众,重新观赏我们具有六百年历史的昆曲艺术。我希望华文世界中的每个年轻人,一生中至少有一次机会邂逅中国传统艺术之美,为这个美打动,重新亲近我们的文化。我们努力募款,让世界各地年轻学子免费欣赏青春版《牡丹亭》,十年来二百三十多场演出,遍及海峡两岸暨港澳,还去了新加坡及欧美多国。在大陆三十多所大学的演出,远至兰州、西安,南至桂林、厦门等从来没有昆曲表演的地方,学生的反应都十分热烈,几千人几千人跑去看。为什么从来没接触过昆曲的学生看了演出那般激动?那岂不是说明了我们渴求重新拥抱自己的传统文化?渴求传统文化浴火重生?二十一世纪不容易发生文艺复兴。二十世纪的“五四运动”“文化大革命”实际上挫伤了传统文化,导致我们的文化氛围陷入贫血状态,要把它补起来,可要下重药。除了少数专科艺术学校,从小学、中学到大学课程里的美术、音乐、戏剧等科目,一概把自己的传统艺术排除在外,一切以西方为尚,这造成了严重的后遗症。

创作自由,是文艺复兴发生的重要条件。这个题目出于我的“假设”,寄托我对香港的期望或说是非分之想。香港具有的优势是:第一,绝对的创作自由;第二,经济条件宽裕。虽然有钱不一定就能产生好的文化,但没有钱的话,要发展文化的确很艰难。第三,香港荟萃了各地一流人才。香港的大专学院,吸收了许多大陆尖子学生,也网罗了世界各地的著名教授。以上三点,都是文化发展的基础。相对而言,香港地方小,容易管理和凝聚人才。举例来说,我对香港有这样的非分之想:成立昆曲学院,把一流的表演人才吸引过来,在这里演出的昆曲和内地的将有所不同,它灌注香港的美学,包含了香港艺术设计人才的创作理念。听说香港要成立文化局,希望香港的文化局局长具有长远的眼光。现在香港的大学改成了四年制,希望校方多开传统文化的科目,吸引更多学生到香港学习。这些发展文化的根苗,让我们期待美好的远景。香港既有优厚的条件,所差的是发展成文化中心的雄心壮志,要有企业家怀抱文化使命感支持文化事业。香港以商业为重心,这里没有天然资源,地方小,却创造了大财富,可说是奇迹,但是往长远打算,二三十年后,上海很可能迎头赶上取代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香港如果要保持独特优越地位,从金融中心摇身一变,成为文化中心,必定让全世界刮目相看。这需要上至政府下至民间各方面的投入支持,我相信香港有这个可能。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香港是中西文化交流最盛的华人地区,文艺复兴不能单靠传统文化,新的中华文化一定是传统文化吸收了现代元素,融合了西方文化优点而成。现在都爱讲“中国梦”,“中国梦”对我而言,就是文艺复兴(白先生笑吟吟。听众再度鼓掌)。

军事、政治、经济的强大可能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唯有文化长远深厚,而且影响世世代代。十九世纪时,英国称霸天下,可到了二十世纪,国势没落,但仍不失为文化大国,还站得住脚。又如法国多番亡国,它打不过德国,可法国人都有文化优越感。我以为亡国不可怕,只要文化不亡。文化有力量,是整个民族的灵魂,二十世纪,我们整个民族失魂落魄,失落了文化,陷于危险的境地。我们的文化根源已被斫伤,我们却没有好好思考,新的文化远远未建立起来。中国人究竟怎么定义?中国文化到底是什么?我们不能像英国人毫不犹豫回答这些问题,他们有莎士比亚,有牛顿等。我们的文化是什么,许多人感到模糊不清,它曾经破碎、断裂了。在这个十字路口上,必须唤起全民族的觉醒,下功夫建立文化。近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放,使经济建设突飞猛进,而文化建设不是立竿见影的事,必须靠点点滴滴的积累和多少人多少人的觉悟。

青春版《牡丹亭》整出作品分三晚演出,每次三小时,总共九小时长,把它带到北京大学演出的时候,学生的热烈反应教我十分感动。北大剧院二千一百个座位,每一场都座无虚席,而且很多学生连续追看三天完整的演出。演出落幕了,零下九摄氏度的气温,学生们还不肯离开,他们似乎经过一场文化洗礼,脸上发光,等着我,告诉我:“谢谢白老师。你把那么美的东西带给我看。”即使有时候很泄气,不禁慨叹文化虚弱,瞧见年轻学子切实感受到传统文化之美,教我最感欣慰,更加肯定文化是一股莫大的力量。如果让年轻学子身上的文化基因燃烧起来,我想,我们的文化有救!香港可以因为一份文化的渴求而有所不同。

以上所说都是我一厢情愿的非分之想或者说梦想。没有梦想,就没有奋斗。我的“中国梦”恰恰是中华文艺复兴,我希望大家都做这个梦!这样子,我们就有希望了。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368

开  本:32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95.2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