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古玩的江湖
古玩的江湖


古玩的江湖

作  者:杨青

出 版 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

定  价:68.00

I S B N :9787559827890

所属分类: 艺术  >  美术  >  收藏/鉴赏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位资深藏家由收藏圈最底层起家、行走古玩的江湖几十年的精彩故事。全书按照其收藏的得失心情,分为好得不得了、欢喜得不得了、后悔得不得了三辑,共涉及十二个古玩大类,包括字画、玉器、瓷器、紫砂、印章等,并以之为线索,讲述其在古玩的江湖行走多年的种种傍身绝技和心得体会,更揭露了圈中内幕及古玩作假技术,分享了鉴别古玩的硬核知识。其平实跳脱的语言风格、狡黠生动的叙述口吻,不仅拉近了读者与古玩的距离,更为大众上了一堂生动高雅的文化审美课,在提升大众文化修养的同时,亦传扬了中国传统文化。

TOP作者简介

杨青,生于浙江。写作者,图书编辑。热爱生活和写字。曾参与策划出版《造物之美》《花艺之旅——寻访世界顶ji花艺大师》等人文生活类图书。

TOP目录

 

关于故事中“我”的说明/ 1

 

第一辑   欢喜得不得了

 

紫砂壶 | 你不知道,其实它们都是任淦庭/ 2

 

宣德炉|又见这只破肚子小琴炉/ 25

 

铜钱|假铜钱做得跟真的一样,怕了你了/ 44

 

印章|磨掉印章卖印石/ 58

 

第二辑   好得不得了

 

案头供石|供石的漏,在于审美的漏/ 80

 

黄花梨 | 一直传到你的大脑,让你有一种记忆/ 97

 

瓷器 | 抱着花瓶看到睡着/ 112

 

字画 | 以自己的画换古画/ 144

 

第三辑   后悔得不得了

 

砚台|别人以为的灰泥砖头/ 168

 

佛像|我拿一个一样大的铜像跟你换/ 186

 

玉|这个石头杯子,刚好用来种个小蒲草/ 202

 

竹牙角雕|哪个傻瓜不知道周芷岩是个大家/ 224

附 记

 

古玩圈的那些“行话”/ 247

后 记

 

物是人的一眼万年,人是物的过眼云烟/ 253

TOP书摘

紫砂壶:你不知道,其实它们都是任淦庭

 

 

 

邵云如的花盆,两千块钱都没人要

 

有一次摊子摆在扬州,有个同行朋友说是得了一个邵云如的新花盆,一定要我看看。

倒不是为了炫耀,而是因为名头实在太大,但花盆又实在太新。放了好久,也没人敢买。他就央求我:“你帮我看看,这个是真邵云如,还是假邵云如。”

邵云如是谁?紫砂界巅峰七人,顾景舟、任淦庭、吴云根、王寅春、裴石民、朱可心、蒋蓉。其中陶刻大师任淦庭,由邵云如介绍入卢兰芳名下,最后邵云如把自己半生绝学也悉数传给了他。中国的陶刻艺术,也是从邵云如开始的,自他始才形成了陶刻这个专门的工种,俗称刻字先生。

你想想,任淦庭的陶刻已经贵得要命,何况他老师的呢。但这个朋友拿着这个花盆,开价两千块钱,卖来卖去,就是卖不出去。

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随便帮人看东西的。东西不好说出来得罪人。古玩界靠眼力吃饭,这不是间接讽刺人家没眼力嘛。东西要好呢,自己就想买,那也一定不会摸着良心说东西有多好,总不会自己给自己涨价的。

我就拿过那个花盆漫不经心地一看,清理得真是干净!果然跟新的一样。花盆肚子上刻着一幅简简单单的山水画,素净大方。乍眼看去,线条如行云流水,流畅得不得了。旁边的落款是“岩如主人字”,岩如主人就是邵云如的笔号。无论山水画的意境、落款书法还是雕工,都是一流的。足见其功力深厚。

一定是个真东西,即使不是个真东西,也是个一等一高手的仿品。

想买,还要装模作样:“真的假的还真不好说。”

拿在手里掂量来掂量去,也不看花盆底,又问他:“多少钱?”

对方一下子很委屈:“我就要两千块钱,也没人敢要啊。”

趁对方分神,我把花盆翻过来一瞄它的底,底部出水的孔眼四周都是白圈圈,这下确认了,老东西!准没错。

“既然两千块人家不要,索性就给我玩玩吧。”

一锤定音。这下是,他高兴得不得了。我心里更是高兴得不得了。

花盆底的白圈圈有什么秘密呢?

花盆用来养花,就要不断地浇水、施肥,一年四季,周而复始。今天倒水,明天倒水,水慢慢渗入花土,最后一部分从盆底的孔眼流出。由于水会带出砂土里面的碱性物质,这些碱性物质并不会直接流失,而是吸附在孔眼的四周。长此以往,十多年,二三十年,孔眼附近就形成了一圈白霜,也就是那只邵云如的花盆底部的白圈圈。

不要小看这个白圈圈。老茶客用紫砂壶泡茶,常常一把壶只用来泡一种茶。这不是穷讲究,而是防止上一种吸附到紫砂土中的茶味跑出来,混杂了这一种茶的茶味。这是因为紫砂土有良好的吸附作用,碱性的水从孔眼处渗出,慢慢被孔眼四周的紫砂土吸收,一直渗透到紫砂土的缝隙里,最后日积月累形成白霜,洗都洗不掉。

这代表什么呢?做不来假的。

不仅如此,由于盆底是一个平底,所以水从孔眼渗出去的时候,不会一下子直接流到底部。这样就给了水滴更加丰富的渗透时间,水滴会在孔眼四周打圈圈。要是你觉得很难想象,夏天到了,走到外面池塘边去,观察一下水滴在荷叶上的样子,就是那样摇摇欲坠的感觉。

水滴打着圈圈的时候,这一滴水里的碱啊,污渍啊,其实是在紫砂的胎体上慢慢晾干的,最后统统渗透到砂胎里面去。所以虽然邵云如那只花盆洗涮得如此干净,但一旦晾干,花盆底的孔眼周围还是白的。

水滴流到圈周围,也会形成白斑,但重力因素决定水滴的痕迹是自然过渡的,越靠近圈中心的越白,越趋向四周的越淡。

白圈圈的形成周期很长,需要很多很多年,养几个月或者几年的花草都不会有。底下的白霜越多,这个花盆就越老。但注意,也有没养过花的老盆,所以虽然白霜是一个鉴定花盆新老的特征,但却并不能用来鉴定所有的老花盆。也就是说,有白霜的肯定是老花盆,但没有白霜的,也不一定不是老花盆。

鉴别古玩,有时候就是要与时间作分辨啊。

这个小小的生活经验为我淘得不少名家的老花盆。不知道的人,看见干干净净的花盆就左右为难了;但知晓这个秘密的人,一看底部那么白的水垢,年代昭然若揭——一定是个真正的老东西。再加上雕工这么好,线条这么挺拔,不仅是个老东西,还是个好东西!

但一般收藏花盆的,大多不知晓。特别是到了现代社会,莳花弄草的人更少了,古玩里潜藏的生活秘密,也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这个江湖,既不存在人情味,也存在人情味

行业内的老师傅,一般都知道看老花盆底下的白圈圈。但行有行规,经验在古玩界,是利益的命脉之争,人家当然不会告诉你。不告诉你的还算好,更坏的,是故意坑蒙人的老师傅,遇上这样的,那可亏大发了。

我从年少时开始就喜欢写字画画,进古玩行,也是为了有更多的机会可以接触真品。文人心很重,有文人情结的人,通常就会有偶像。我当时的偶像,就是我们江苏盐城一位姓陆的老师。陆老师会写字、会画画,不但如此,他还是收藏圈的圈内人,懂生意,能辨真假,远近闻名,乃至整个盐城古玩界都崇拜他。大家把他当作真正的大师,搜罗到什么东西都拿去请教他。

有一天,我收了一把顾景舟的光束壶。顾景舟是制壶的一代宗师,名声大到不用讲,业外人士也有所耳闻。这把茶壶底下有一个款,叫“顾景舟字”,把子上面还有一个圆章的小款,叫“景舟”,盖子里面还有一个小长方章款,也叫“景舟”。一把壶上三个章,非常了不得,说明本人都觉得做得非常好。

这把壶收自偏远的乡村,但用的人非常讲究,估计是怕盖子打掉,还特地编了一根银链子。盖子里面穿一个小银圆,盖子外面还穿一个小银圆,两个银圆串起一根银链子,把盖子和壶把连住。

就这样一把精致的东西,收到手才二十五块。这样便宜,我心下便怀疑它是假的,就揣上壶,找上了陆老师,毕恭毕敬地请教他。陆老师说这个壶好,漂亮。

我心下一喜,谁知道他话锋一转,又告诉我:“但这是仿的啊。”

“仿的值多少钱啊?”

“一百多块钱了不得了!你看,仿时大彬的、朱葛鑫的、陈子畦的、顾景舟的,人家就卖二三十一个……”

“那我卖给你多少钱?”

“你卖给我的话,八十块钱吧。”

“你明明说值一百多块,为什么又变成了八十块?”

“你总得让我也赚一点啊。”

我讪讪应了声“噢”,还是不太甘心,就抱着我的壶一溜烟跑回了家。这时候还反应不过来那真是个大傻子——陆老师这是想要我的壶呢,所以故意把它贬得一文不值。

我不服气陆老师的讲价方式,偶像有些让人幻灭,但心里却相信了他的价值判断。我以为,这壶啊,大概就值一百块。

没过多久,我去扬州摆摊子,就把这壶带上了。很快,就被一个人用九十块钱买走了。为什么毫无具体的印象?因为毫不在意嘛!

等我回到家,又遇上陆老师,他就神秘兮兮地问我:“小茆啊,你那把壶还在吗?”

 

我说卖掉了啊。他一惊,马上问:“卖多少啊?”

“一百块钱。”

“一百块钱?”

我说是的。

“你真卖一百块钱?”陆老师似乎不相信,又确认了一遍。

“真卖一百块钱。”

这下陆老师跳起来了:“你不是傻子吗?才卖一百块钱,我还准备给你一千多块钱呢!哪知道你跑那么快!”

我一听气得不得了,心中直骂娘:你哪里准备给我一千多块钱,明明是八十块钱好不好。

但生完气后也没太在意,以为是陆老师故意气我。

过了很多年,却认识了当年那位买壶的朋友。一进他店里,啊呀,他给这把壶做了一个紫檀的底,陈设在玻璃窗里——这把壶成了他的镇店之宝。他第一次明码标价的时候,是十八万。现在更了不得,八十万。他越标,我越难过。去一次,心滴一次血。

而那位陆老师,后来我才确认,他不是气我,他是真的不懂。因为他从我朋友那里买的好几个铜香炉,都是假的。为什么我知道一定是假的呢?因为都是我亲手做的,他全当真的买去了。

回想起来,当初的确傻。其实这把壶里面一个小银圆跟外面一个小银圆都不止二十五块钱,我为什么要怀疑它是假的呢?不可能假的。人家要蒙你的话,两个小银圆都不止二十五块钱。

太后悔了,但是要认,认自己的有眼无珠。

行有行规,古玩行就是这样。一旦卖,即使值一百万,你只得了一块,你也得认;一旦买,即使就值一块,你花了一百,你也不能后悔。你可以扔掉,可以送人,也可以继续蒙人,但是不能回头去找别人的麻烦,加十倍价赎回也不行。人家不睬你的,除非人家菩萨心肠。但在收藏界,哪儿来的菩萨心肠啊。

你要找别人的麻烦,下次你想买,人家便不卖给你,也不会买你的。因为你这个人的素质,被判定为没有资格玩古玩,不懂行,不守规矩,所以就不带你玩了。这次你买亏了,那就回去认真学习,回头再从对方身上讨回来即可。这是靠水平吃饭。水平好,便能讨便宜,大家心服口服。

就好比买了我壶的那位朋友,人家是六十多岁的老行家,可谓“千帆过尽”,我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本事不如人,要认。但我懂书画,后来我就在书画上从他身上赚回来,他也认。

这个江湖,既不存在人情味,也存在人情味。

 

 

友竹是谁啊? 友竹是任淦庭啊

 

说到古玩的鉴定,整个过程是要完成一个重要的逻辑判断——为什么这个东西是真的。

但是真在哪个点,有时候,很难说。我在《后记》中会提到,每一件古玩都拥有一个巨大的基因库,完成这个逻辑的判断,相当于一种基因检测。但决定性基因是哪一个,很随机。

去年我到扬州文物商店瞎逛——扬州这座城市,至今还保留有好几处古玩市场,红园、天宁寺、准提寺,但好东西已不多。我一进去,一眼看到墙上挂了一幅五尺对开的长条,上面是一段莲花,水汽氤氲。彼时正值盛夏,一双眼睛望过去,那幅画真是让人凉快地打了一个激灵。我凑近了一看落款,叫友竹。

我就问文物商店的老师傅:“友竹是谁啊?”

问完自己脑子一拐弯,想起来了,友竹不就是任淦庭嘛!

如果说顾景舟是制壶泰斗,那么任淦庭就是陶刻泰斗。任淦庭是个奇人,耳朵失聪,原先用左手在壶上写字作画,后为了习惯右手,日夜苦练,竟练就左右手同时雕刻的“绝技真功”。特别是在同一器具上作成双成对的飞禽走兽,好比双宿双飞。

但是陶刻家任淦庭怎么还画画呢?

问老师傅,老师傅糊里糊涂,只说好像是幼时宜兴的一位紫砂大家在文物商店现场画的。那时候他还小,哪里还记得清,只记得是一个大名家。但是谁呢,他也不知道。

这样一说,就正好对上了。哎呀,开心得我暗暗摩拳擦掌。

看着老师傅云里雾里的样子,我就索性顺坡下驴,说:“什么名家不名家的,不就是一幅画,多少钱?”

老师傅说一千五百块。

我高兴得不得了,连价钱都不还了,马上卷起来抱回家。这样大的一幅画,最后买下来才一千五百块。太高兴了,讲价都省了。要知道,现如今,他学生的东西都已经贵得不得了,师傅的又是什么概念?这可是任淦庭!

想必你会问,既然任淦庭名气这样大,为什么这幅画好像无人问津的样子?因为友竹这个艺名,是近几年大家才知道的。

任淦庭的别名非常多,光我知道的,就有十来个。前十多年,信息和相关书籍还没有普及,大部分人也不知道上网,信息决定出路啊。收藏也是随时代的。即使你现在去百度上搜,也只可以查到:任淦庭,又名干庭,字缶硕,号漱石、石溪、聋人、大聋、左民、左腕道人,等等。

你看,没有友竹,记住啦。

而且,他其实还叫佛手、企陶、岐陶。

文人在不同的年龄段有不同的心境,不同的心境就会用不同的笔名。比如二十几岁用什么笔名,三十几岁用什么笔名,四十几岁用什么笔名,都有区别的。甚至有十年之内换了几个笔名的,这都很正常。文人的笔名也常根据从艺感受而变,他感觉自己在艺术上有一点点改变,他的笔名就换一个。也可能是在生活中遇上一件小事,也要改一下笔名。多么任性啊。

文人心,海底针,不可捉摸。但只要知道,不是只有一个任淦庭。其他艺术家也同理可推。

由于这个漏洞,我经常拿着美术辞海去背艺术家的字号,背得多了,自然知道的就比别人多,我在市场上就经常能捡到名家的东西。

紫砂盆的漏尤其多,因为和其他文玩不同,它更生活化。在生产紫砂的年代,当时的花盆就是普通的商品,价格适中,可能在当时也就几毛钱。像上海这样大的城市,遗留下来的就非常多,早年瞎逛一上午,冷不丁就能捡到任淦庭、陈少亭、蒋永希等大家的盆盆罐罐。

有位朋友手头有一把清晚期的壶,来自大名鼎鼎的邵氏家族。但这位朋友不知道,正准备三百块钱卖给别人,因为落款是篆书,他不认识呀。我正好在他家看字画,拿过来一看,哎呀,是个大名家,三百块钱不能卖,按市场价算,一万多呢!三百和一万多的价格差,就是捡漏啦!

看到这里还要知道,光记牢笔名、字号也不够,还要认篆书、草书,因为紫砂底部的落款大多是篆书,刻画的落款大多是行草。你得识字呀。

好多人就死在这上头。遇见一把紫砂壶,哎呀,感觉这个画特别好,但是落款好潦草,没办法识别,要抓狂的。明明是一个大家的壶,就抓在手上,或摆在店铺里,但你自己可能永远都不知道。所以识草识篆是最基本的技能,这样名家和普通的东西你才能分得开。

比如说石如、石泉,写起来差别很大,但看起来石如像石泉,石泉又似石如,不认识草字,你根本分辨不出是哪一个。

最笨的方法,就是上网搜索,先搜名家的字,然后看看篆书怎么写,草书又怎么写,下次看见相似的,就去仔细比对。

人家不认识,你认识,“漏”才能水落石出,手到擒来。

 

......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272

开  本:32

加载页面用时:46.8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