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从头开始
从头开始


从头开始

作  者:[美] 霍华德·舒尔茨 著

译  者:吴果锦

出 版 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

定  价:69.00

I S B N :9787559642974

所属分类: 管理  >  企业管理与培训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作为星巴克之父、星巴克公司前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霍华德.舒尔茨在《从头开始》这本书中分享了自己的人生和事业经历,并提出企业领导者、管理者如何多维度自我成就的理念。

  《从头开始》采用双线交织的叙事方式。一条线是霍华德.舒尔茨艰辛的童年生活,他在书中首次透露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成长经历;另一条线是星巴克的经营理念,讲述了舒尔茨如何关注每一位员工的自我实现,真正以人为本,形成其他企业难以企及的“伙伴文化”。

  《从头开始》为读者提供了解星巴克哲学的全新视角,每一个平凡人,只要不放弃追逐自己的梦想,都可能逆袭为有格局的领导者。在困难和挫败面前,请记住:唯有行动才能改变世界。

 

TOP作者简介

  霍华德·舒尔茨,星巴克之父。霍华德.舒尔茨在布鲁克林的廉租房中长大,是家里第一个拿到大学文凭的人。在创办了小型咖啡馆“天天咖啡”后,他买下了星巴克。在他的领导下,星巴克逐渐发展壮大,从11家门店发展到现在大约31000多家。2018年,星巴克在《财富》杂志评选的“全球Z受尊敬的公司”中排名第五。

  霍华德与妻子雪莉共同领导舒尔茨家族基金会。有两个孩子,现居西雅图。其他著作有《将心注入》《一路向前》。

 

TOP目录

中文版推荐序:王静瑛(Belinda Wong),星巴克中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中文版作者序:未来的可能性

  慢慢地,我眼中的世界不再是“现状”,而是“未来”。这正是本书的中心思想 :我们所有人—包括我们从事的行业—该如何为自己、为家人、为现存的世界打造一个更好的未来。

 

第一部分梦想开始的地方

第一章 在艰难中成长?

  比如单纯、坦诚、友好,这是我希望的生活的样子,正常的样子。而赌局与之大相径庭。它令我感到焦虑和羞耻,我只希望自己不正常的家庭不会为外人所知。

第二章 咖啡里的连接感?

  在某个特定的场所,咖啡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在这里,人们会体验到单纯、随性、熟悉的舒适感和群体感。我相信,把这种体验带到美国,就是星巴克的下一个目标。

第三章 “异类”星巴克? 

  雪莉,星巴克的伙伴,同事们,我认识很多人,他们受到工作的滋养,这是我父亲从未有过的体验。我想让星巴克成为这样的地方。

第四章 如何穿越泥泞? 

  那是一双沾着泥巴的双手,手掌向上,配以文字 :“世界属于少数励精图治之人。”“泥”这个词还反映了我们事业成功的关键—它不在总部会议室里,而是在实地,在门店里,在门店经理和咖啡调配师身上。

第五章 无能为力是改变的开始?

  挺身而出帮助所爱之物、所爱之人,在我掌管星巴克这个我爱之如家的公司时,这股本能展现得淋漓尽致。

第六章 在变局中不做旁观者?

  这是我们公司的使命吗?我们有责任蹚这个浑水吗?倘若如此,我们能走多远?应该走多远?身为 CEO,身为国家公民,我问了自己一个更大的问题 :不做旁观者,意味着什么?

 

第二部分星巴克的重塑和使命

第七章 工作的尊严必不可少?

  工作本身并不能令人有自尊。尊重来自工作的选择权,来自个人的表现—努力程度、责任心、结果,来自别人对待我们的态度—当别人对我们报以同情、关注我们的需求、感激我们的贡献,我们的自我价值就得到了强化。

第八章 当星巴克遇见善良天使? 

  我回想起星巴克的创始人,想起老比尔 · 盖茨,想起我早期的投资人,想起雪莉,雪莉的父亲,想起多年来无数个伸出援手帮助星巴克成功的人。他们都用行动证明—今天,善良的天使就在我们中间,人们愿意互相帮助。

第九章 我们的义务? 

  他向我强调他的动机绝非仅仅喜欢我们的咖啡。他说,打动他的,是我们对待员工的方式。 他提起了我们为员工提供医保的事,还说到了我们公司的价值理念、公司使命、团队文化。

第十章 招聘不是慈善活动?

  不是所有人都能长期在星巴克干下去,有的人只是把星巴克当作踏板,继而更上一层楼,这都是好事。但是还是有数千人留了下来,他们的故事也成了公司画卷中的一部分。

第十一章磨难是人生的“意外”?

  “身体上的伤令人触目惊心,但你看不到脑子里的。”2014 年,不再年轻的我对军人有了新的了解,也得以站在新的视角看待父亲。他是不是有创伤后应激障碍?他的战时经历,是否激怒了他心中的恶魔,影响了他的人生抉择?或许是。

第十二章 为他人铺路的责任? 

  普通民众,尤其是富人,往往拥有巨大的能量。一个决策就能影响数千人的生活。从此之后,我就不断思考、质疑能量的本质,以及有能量的人肩负的巨大责任。

第十三章 我相信应许之地? 

  我们将继续探索新的方法,以最大限度利用“讲故事”与“星巴克”的合力。正在动脑之际,我突然想到,我们不必把《拳拳爱国心》里的故事局限于纸张上面。还有一个办法能广而告之。我们能把人们聚集起来,而我知道一个好地方。

第十四章 教育是最好的承诺? 

  母亲没能来我的毕业典礼,真是太可惜了。我的大学梦,很大一部分是源自母亲。我的上学、毕业,不是为了她,却是因为她。她比任何人都更应该亲眼看看—我今天成了家族里首个拿到大学文凭的人。

第十五章 像星巴克那样为你投资? 

  在我们这个时代,受教育程度是竞争优势,是高收入的关键因素。我们此举,能向劳动力市场注入大量大学毕业生,对星巴克这样的公司来说,对整个国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第三部分让星巴克成为纽带

第十六章咖啡馆里的讨论会?

  主动走向跟自己不一样的人,对他说 :“不同意你的观点,我不理解你,你也不同意我的观点,不理解我。但我有我的价值,你有你的价值,你的观点同样重要。我们应该和平讨论一下。”没有高喊,没有低语。没有人出口伤人,没有人中途离场。

第十七章 第三空间的热点议题? 

  “最简单的办法是舔舔伤口,落荒而逃。”硝烟散尽时,我在公司内部一份备忘录上如此写道,“但为所有人而非少数人而奋争的种族平等和机遇平等,必须继续下去。现在不是撤退的时候,而是周详思虑、严阵以待。”我不愿当缩头乌龟,我们只是需要找到更好的方式。

第十八章 重新思考人生的可能性? 

  我们一致同意,帮助年轻人找到好工作,是解决社会不平等、经济不平等的最佳办法。通过此事,团队亲眼目睹了年轻人接触不到资源的困境。我们为这个城市的年轻人举办了一场招聘盛宴,有多少人会来?

第十九章 给“机会青年”一个新开始? 

  学会打领带并不能左右这个世界如何看待他,而是他自己怎样看待自己 :他有能力,能掌控自己在世界上的存在。这样小的细节都能产生巨大影响,令人重获自信。那么,得到并干好第一份工作会令人拥有怎样的尊严?

第二十章 帮助那些没有“毯子”的人? 

  我曾无数次思考拉比的指引。它比我最初想的复杂得多。这个暗喻有无限内涵,恰逢“有毯子的人”与“没有毯子的人”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大的时代,这一暗喻尤其令人深思。“分享”的意思是什么?昔日的“毯子”在今天对应的是什么?

第二十一章 在进取中探索未知? 

  “这里有聪明、精力充沛、多才多艺的人,他们想要工作,愿意学习,想做事,可是,因为经济太不景气,社区萧条,人们的能力没有用武之地。”用武之地。我喜欢这个词。我想,美国仍是一个未得到开发的用武之地。

第二十二章 中国星巴克的“伙伴家庭论坛”? 

  在过去三年里,星巴克中国曾邀请数百位员工配偶、孩子、父母—有些人此前从未离开过家乡,从未坐过火车飞机—到上海、北京、广州,作为我们“年度家庭会议”的客人。我们将这个活动称作“伙伴家庭论坛”。

第二十三章 星巴克欢迎你? 

  现在,是时候往这次全国性的大讨论里注入一些积极反馈了 :国门关闭,但星巴克在说 :“我们欢迎你。”不仅仅是在美国国内,而是在全世界。我们此举意在重振美国数十年来向难民表现出的关怀,这与现任政府提出的政策截然相反。

第二十四章 我们的角色和责任? 

  一家公司在社会上的角色和责任是设法强化其社区,发出积极的声音,成为一个合作者、召集人、聆听者、体谅者、教育者、志愿者、分享者、改革者。

第二十五章 告别星巴克,成为更好的我们? 

  36 年了,我要离开星巴克了。我走得心安。我走得还有点迷惘。我相信这样做是正确的 :告别过往,敞开心扉,走向另一个未来。我看着空荡荡的楼梯,虽然是阴天,但有阳光穿窗而入。

 

后记 勇敢攀登

  未来,不会因为我们是某个国家的人就偏向我们。我们得亲自动手,争取未来,推动未来。总而言之,让我们选择相信彼此,因为,从现在到永远,我们同舟共济。

致谢 

照片出处

 

TOP书摘

第一章 在艰难中成长

  在我们家里,我们几个孩子对父母的记忆仿佛一本残缺不全的剪贴簿。小时候,我们对父母的生活只有支离破碎的了解。所有没有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事情,都如同空气一般毫无踪迹,所以,“父母”这两个字对我们而言充满了神秘。

  但是,作为“人”,他们对我们的影响巨大。父母塑造了我们的价值观和信念,培养了我们的欲望和行为模式。每当我回顾童年,想在“过去”和“现在”之间连点成线时,一幕幕场景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又寒心又温馨。我看到的,是我几乎不了解的两个人,他们却影响了我对自己、对亲人和爱人、对星巴克所做的种种决定。

  上小学时,每当回到公寓的家里,我的心跳都会加快。若是看到餐桌上铺了桌布,四周的椅子比平常的五把要多,我就知道,我们本已拥挤的家里马上就要充斥着外祖母专横的声音、罗宋汤的刺激味道以及陌生人的喧笑。

  在这样的夜晚,父亲总是下班到家就躺在沙发上,母亲则会把我、妹妹以及还是婴儿的弟弟提前喂饱,然后让我们上床睡觉(我们三个孩子共用一间卧室),母亲还会叮嘱我们不许出声,不许开门。从她的声音和眼神中,我能听到、看到一种无奈。她和我一样,都希望这个夜晚能尽快过去。

  上床之后,我有时候会偷偷起来,把头伸出门口,窥探厨房里的情况。大概在晚上8点,来人陆续登场。他们三三两两结伴而来,若是冬天,他们进门后就把旧大衣脱下来,放在客厅里塑料皮的沙发上,然后再拖拉着脚步进了餐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点上当晚的第一支烟。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他们一边赌博,一边喋喋不休地抱怨嘟囔,有些晚上,他们还会喝外祖母做的鸡汤。那鸡汤,都是外祖母用新宰的鸡做的。

  这种闹哄哄的扑克局,每周都有好几个夜晚要上演。在布鲁克林潮湿的夏季,男人围坐在桌前,身穿旧汗衫,胡楂儿上还沾着煮鸡蛋的碎屑。女人—有几个人戴着头巾,头巾下是层层鬈发,她们穿着家常便服,却脱了衣服,露出里面的紧身内衣和棉布胸罩,一边打牌,一边用扑克扇风祛暑。每当他们扯着嗓门说话或拌嘴,我家的公寓里便会充满粗话。我目瞪口呆地盯着他们,无法理解—我家的餐厅怎么变成了这伙粗俗的布鲁克林人的娱乐室。他们的戏谑之语在我们这间狭小的公寓里喧嚣着,与平时家里或是死寂或是父母争吵的样子截然不同。我对眼前的一幕迷惑不解。显然,这些大人正玩得兴起。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愉快的夜晚,是工作一天之后的放松,是与在自己家里不一样的心情,借机还能赢点小钱。可他们的这种“快乐”令我不适。我能觉察到,父母并不愿意招这些人到家里来,可外祖母的意思难违。我转头回到床上,感觉我在自己家里是微不足道的。哪怕是钻进被子里,唰唰的洗牌声也会传到我的耳中,我知道,这个夜晚还早得很。

  “蠢货,快下注!”

  夜越来越深,酒越喝越多,他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满堂红,比你的三条大!”

  “你跟不跟?”

  “滚一边去,你这杂种!”

  “哎,再给我倒杯酒来!”

  连输的人因霉运而咒骂,接着便会听到金属椅子挪动时腿脚摩擦油毡地面、碰到火炉的声音,然后是一阵脚步声去了我们家的卫生间。他们就在我刷牙的盥洗盆边撒尿。

  这群人把我们家的厨房视作他们的私人俱乐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的确如此。只要是来玩牌的,都得付钱,费用包括台费和一份饭的餐费。只要坐下来,他们就按约定俗成的规矩行事。

  我的父母是这个俱乐部的“雇员”,赌客若是玩牌不顺,就会把情绪发泄到他们身上。当母亲为他们送饭,或用家里的牛奶瓶给他们添酒时,他们就会朝她说猥亵的话。父母对此逆来顺受。他俩对客人、对外祖母都是俯首帖耳。外祖母是这个俱乐部绝对的“老板”。她脾气暴躁,满口恶言,待父亲以臭骂为主,待母亲也极尽侮辱。这些话根本不是女儿和外孙该听的,可我全都听到过。

  最后,我会辗转睡去,不知何时,家里再次恢复宁静。第二天早上,当我走进厨房,只看到横七竖八的椅子,屋里弥漫着烟臭。我在餐桌上吃玉米片,旁边就是堆满了烟嘴的烟灰缸。母亲这时往往也已起床,她为我打包好午餐。我带着午餐,没精打采地随一群孩子去上学。我猜,他们住的公寓要比我家安静很多,所以一定睡得很好。我不知道那些人何时会再来打牌,只要我打开家门看到家具没有重新摆放,那就没事。

  外祖母名叫莉莲(Lillian),与外祖父伍尔夫(Woolf)离婚之后,她就干起了开赌局的违法生意。多年来,外祖母以此为生,先是在她自己位于东纽约的那栋普普通通的房子里,后又将生意扩展到我们家里,两边都聚拢了一众赌徒。每次聚首,他们赌的是自己微薄的薪水、政府的补贴,或者是从外祖母这里借的钱(她对此收取高额利息)。

  外祖母既是银行,又是庄家。她会安排司机—往往是我父亲—去接赌客。开局之后,女服务员—往往是我母亲—就会为他们端上酒和自制的食物。外祖母有时候也会参赌,即使不参加,她也是屋里最大的赢家,因为她每一局都有抽成。一夜的赌局结束,父亲负责把赌客们(往往已是酩酊大醉)送回家。

  若是晚上的赌局设在外祖母家里,父母就把我、妹妹萝妮(Ronnie)、弟弟迈克尔(Michael)留在家里,他们则到外祖母家去服务。

  外祖母的赌客都不富裕,但因为每个人都得付钱,所以这生意颇为合算。对赌客而言,打牌是正儿八经的娱乐;对外祖母而言,这是生意;对我而言,却是痛苦不堪。

  赌局设在我们家的公寓里时,我从未觉得有什么人身危险,但却难以安心。我是个瘦削的褐发笑脸男孩,处世凭的是礼貌而非肌肉。身在廉租小区里,我很早就明白,最好的防守是进攻,所以我举止得体,讨人喜欢,宠辱不惊。我跟很多孩子,尤其是动荡家庭的孩子很相似:因为觉得自己脆弱无力,所以安分守己。我向往家里,尤其是大人身上缺失的一些东西,比如单纯、坦诚、友好。这是我希望的生活的样子,正常的样子。而赌局与此大相径庭,它令我感到焦虑和羞耻,我只希望自己不正常的家庭不会为外人所知。

  要想对外人守住这秘密,简直耗尽心力。对我的朋友比利来说尤其如此,因为他就住在我家走廊对过。如果有人问我家里深夜的喧嚣吵闹,或是闲暇时造访我家的陌生人,我总会窘迫万分。

后来我才知道,父母承办外祖母的赌局是为了挣钱。外祖母雇他俩充当司机和服务员。可在当时我并不知情。父母从未向我解释此事。“回屋去,霍华德。关上门,别出声。”他们只会这样说。

  我的父亲没上完高中,一直干着一些低收入的临时工。除了开车之外,他少有拿得出手的技能。一天光荣的工作之后,不论是简单活儿还是技术活儿,父亲从未从中获得自豪和意义。“爸爸累了,别吵到他。”每当父亲躺在沙发上睡觉,我们靠近时,母亲就会这样对我们说。即便不睡觉,他也是一脸疲态,令人无法亲近。以前的某一时刻,这个被我外祖母称作“无业游民”的人失去了雄心壮志,似乎已被生活完全压垮。

  父亲过得入不敷出。我们当时住在政府建的廉租房里,每个月的租金不到一百美元,可即便如此,父亲也常常手头拮据。他到废车场买二手轮胎用,转身又去花大钱做个美甲或美发。父母常常会在厨房的餐桌上计算收入—他微薄的薪水、零碎的借贷以及包括赌局收入等灰色收入—的余钱,并就此争吵不休。对此我避之不及。还好,我有楼梯间这个避风港。

  我还尽量躲着父亲,生怕沾着他的怒火。他常常会朝我、萝妮、迈克尔突然发火,挨揍是常有的事,有时还会有别的体罚手段。有一次吃晚饭时,他就把我的脸按进一盘意大利面里。电话铃声也是一个焦虑之源。挂在墙上零零作响的电话机足以令我精瘦的身躯僵化。母亲常常让我替她接电话,以防对方是追债人。“对不起,我爸妈都不在家。”我会在他们一人或两人的注视下如此回答。我挂断电话后,常常因为说谎而满心羞愧。后来,父母让我去向熟人借钱,我又因为家中拮据的事实而再度羞愧。

  我害怕父亲,有时候还因为他的行为而对他心生厌恶。可是,有些时候,哪怕是在懵懂无知的童年,我也能感觉到他的痛苦。

  1961年冬天,我七岁。在一个寒冷的日子里,我们在楼后面打雪仗。这时,母亲从我们家位于七楼的公寓里探出身子来,使劲招手,让我赶快回家。

  “你爸爸出事了,”我跑回家里,母亲对我说道,“我得去医院。”

  父亲当时的工作是开货车,把干净的尿布送到用户家里,再收回脏的尿布。几个月来,每次下班回家,他都抱怨这份工作的脏臭。他说这是“世界上最烂的工作”。我相信他的话。

  在那个路面湿滑的冬日,父亲在送货的时候踩在冰上摔倒了,骨盆和脚踝骨折。此后一个月里,我每次回家,一进家门,就会看到父亲平躺在沙发上,因为腿上打着石膏,他5英尺8英寸的身躯动弹不得。他手指夹着万宝路香烟,英俊的脸庞满是痛苦之色。

  在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像父亲这种一没文化二没技术的工人,一旦因公受伤,基本上就会立刻被辞掉,连个招呼都不打。出事之后,父亲没有收入,没有医保,没有赔偿金,父母又没有积蓄,所以,他们一下子就到了穷途末路。母亲不能出去挣钱,因为她当时怀着七个月的身孕(我的弟弟迈克尔)。若不是当地一家名叫“犹太人家庭服务中心”(Jewish Family Services)的慈善机构帮忙,我们家连饭都吃不上了。

  此后几年的时间里,我试着站在父亲的角度看待这件事。一个受了公伤、打着石膏的人怎样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观?先前,他勇挑重担,为了供养人丁日增的家庭,干着“世界上最烂的工作”,可他从中得到了什么?受了公伤又被公司辞退。或许这次受伤正是分水岭:在那个漫长的冬季,这个满以为生活有望出现转机的人突然发现,一次摔倒就能令生活坠入深渊。当时我不知道他的情感和理智是怎样的一种情况,但无助的父亲瘫倒在沙发里的一幕永远铭刻在我的脑海之中。

  父亲受伤后的几年时间里,对我而言,家庭生活变得更无吸引力。楼梯间并非我唯一的避风港,还有一处,就是廉租小区的运动场。那里的水泥地面简直就是我的天堂,虽然四处坚硬,却让我觉得充满机遇和归属感。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400

开  本:16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47.8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