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国学、足球与艺术-(庄孔韶自选集)
国学、足球与艺术-(庄孔韶自选集)


国学、足球与艺术-(庄孔韶自选集)

作  者:庄孔韶

出 版 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

定  价:88.00

I S B N :9787520362733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社会科学  >  社会科学总论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人类学如何整体性观察早期儒学之传布?本书开篇钩沉“过化”这一本土术语,以亲属血缘选择、技术、组织与考古互证,以及对圣贤诗性文采与出使布扬的人类学解读,意在呈现早期儒学“修己安人”的、非强力推进的、如墨渍洇开的文化特征。

那么,国学与现代中国足球症结有什么关系?了解宋代陈亮《酌古论》的见解就清楚了:“文武之道,一也。”原来是后世和今人出了问题。

你会看到,围绕孝道延续至今的金翼山谷,创作了人类学诗歌、小说、绘画、戏剧、纪录片和新媒体等多种文学艺术作品,它们一俟同变动中的技术、哲学、风习和美学相遇,触类旁通的田野人类学诗学就会形成。

余下是对话。学术是跨学科的和关联的,也是生活哲学的传承。


TOP作者简介

庄孔韶,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云南大学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教授,云南大学“魁阁学者”,文化人类学研究方向首席专家,倡导“不浪费的人类学”学术理念,近二三十年,围绕福建“金翼之家”和云南“虎日”戒毒盟誓仪式研究主题,完成了包括论文、随笔、诗歌、小说、散文、油画(策展)、戏剧、电影和新媒体实验多项作品,以求横向的触类旁通的学术综观效果。

 


TOP目录

早期儒学 “过化冶——古今跨学科诸问题之人类学研讨 1

何谓足球的人类学研究——一个中德足球哲学实践的对比观察 54

“男子汉冶精神与特质从哪里来 ?——2018世界杯足球赛体育人类学聚焦 75

绘画人类学的学理、解读与实践——一个研究团队的行动实验 (1999—2017年) 101

流动的人类学诗学——金翼山谷的歌谣与诗作 119

金翼山谷冬至的传说、戏剧与电影的合璧生成研究——一个跨学科实验的人类学诗学 141

静水流深 ,君子不器——庄孔韶教授采访 159

行旅悟道——和云南大学媒体人类学研究所师生座谈 200

生活与学术闲谈 226


TOP书摘

这本自选集的第一篇,是请读者回首历史的往昔,对早期儒学之“过化”做一个人类学式的检视。因早期儒学重在“自我教化”与“为仁由己”,导致了非强力推进型的、如墨渍弥散式的、成功的过化特征。圣贤儒者“过化”之所以感人而获得认同,还关乎他们出使布扬和讲学的态度、德行和内容,以及特有的行动方式。这些方式还借助文字刻印交互传布,最终成为早期儒学得到大面积认同与成功“过化”的主要特点。这可能是当代情感人类学转向与反观的最古老的样本之一。

因有悠久的思想与文献传承,中国人类学的古今关联特性总要特别关注,而中国多样性文化在田野调研中的无限展示,也同样意味着横向学科并置研究的重要性。一纵一横,需要促进对每一个研究事项的古今理念做整体性的理解。

本书把国学和足球平列在一起,好似风马牛不相及。在历史的长河中,如对儒学一些经典的误读,竟会极大地影响民风民俗,笔者早就注意到了,不过真是没有机会说,或者说了也没人理。这一机会刚好落在了千夫所指的足球上。有一阵子,看到一些不着边际的对中国足球的病因分析,那么,可不可以试试人类学的观察呢?于是收录了笔者两篇足球的研究论文。一边讲述德国哲学的历史性影响及其足球“机器美学”实践的案例,意在说东道西;一边指出中国足球运动的研讨要从单纯技术层面扩展到制度、哲学与教育特征上。这就包括要对一些跨越时空的重要儒学原理做中肯的整体性解读。

国学中最贴近现代哲学和人类学的关注点是“文武之道”。文武原本是一个整体,儒家引申其为能文能武的文武之道。“文武之道”究竟和现代意义上的体育精神有何种关联?文武之道的基础在于教育,而教育的内容《周礼》提及有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可以看出这六项既有文,又有武,或文武兼修,总体接近现代教育意义上推崇的人的全面发展的多项内容。

宋代陈亮《酌古论》早就指明“文武之道,一也”,然而他看到“宋朝立国之初就有尚文轻武的倾向,家法既立,代代因循,故兵备不饬 ,其渊源有自”。比较文化大家梁漱溟,也指出中国文化的特点之一就是“和平文弱”和“重文轻武”。梁漱溟:《中国文化要义》,载《梁漱溟全集》第三卷,山东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如果我们进一步引申,重文轻武的历史积习造成民间武功与身体技艺被轻视,一直延续到现代中小学里。百年来“体(育)音(乐)美(术)”被民间贬为“小三门”,大大低于语文和数理化的地位,体育课当然也不受重视,所谓“重文轻体”。为保证“考试战车”通行顺利,时有体育课被文理科挤占和“放羊式”上体育课的现象,加上体育教学监管松弛,以及锻炼身体意识淡漠,或许都和古今一脉相承的“重文轻武”的民风与积习相关。

从今日足球追索其儒学原委,从 “文武之道”导引出中国民风民俗的文化选择,实在有着真真切切的关联。这里还须提醒人们反思一些学术究竟何以回报社会?总是觉得整个学界的研究园地过于狭窄,几十年间有一些蜂拥的宏大课题,只是看到一再重复和仿效的结论而了无新意。因此笔者总是希望学生的研究选题要分散开,寻找自己更多的兴趣所在,开发新的领域,展现学术创新的前程。最近我介绍一位博士候选人到云南丽江一带调研,看一看那里的几支山地民族足球队的体育精神从何而来?上个月她告诉我,她已经痴迷于那里粗犷的民风民俗,和那里的球员球迷混在一起了。

从足球再跳跃到人类学诗学,其实“德国战车”的进攻韵律就可以解读为体育人类学的一种历史性的英雄诗学表达。在那些长时段的著名的人类学田野研究点,已经渐渐显出诗学的魅力。例如人类学家让·鲁什和他的师生团队,他们关于非洲马里多贡人的人类学著作与电影系列已经延续了八十年;瓦努努教授前两年带来让·鲁什的《安拿依的葬礼》电影,描写一位受人尊敬的多贡人长老的葬礼,结尾以一段近乎冗长的诗朗诵进入画面,也携带着忧伤、尊敬和情感的寓意。假如遇到电视台的后期切片师,恨不得马上删去大半,可人类学却需要这段融入多贡人内心的情感、诗学和文采。“人类学家让·鲁什发掘了它们,并在影片中扮演‘乐巫’的角色,将它们吟唱、赞颂;并通过独特的视听语言提升影片的文学性和审美意境。”

掐指一算,林耀华先生的人类学小说《金翼:中国家族制度的社会学研究》调研点也超过了八十年,到笔者这一代,除了大部头续本《银翅:中国的地方社会与文化变迁:1920~1990》,在“金翼”同一发生地的其他回访作品,还增加了新的写作文体,歌谣、诗作、绘画、戏剧与电影(如新近拍摄的《金翼山谷的冬至》),其特点是金翼之家及其后辈主人公在电影和文字作品中交替亮相,互为表里。年复一年冬至的厨房《搓圆》歌谣是文化互动瞬间和灵感触发的产物,而地方长久流行的歌谣则是民俗群体真情感知之精粹;冬至晚上的北斗祭,是传达天神降福的伟大中转,多位黑头道士手擎火炬,冒雨绕坛游行,整个仪式都是以古老的道教科仪的动感美学实现的;当冬至传奇闽剧被无缝衔接的数字电影技术“引诱”出舞台到森林、溪水、道路和庭院,延长和扩大了戏剧生成的时间与空间,使我们的冬至神话能以戏剧的形式为整个纪录片的重心,而人民的冬至活动反倒成了戏剧所携带的礼仪、孝道与仁爱的社会文化实践。如乡村露天戏剧“抛撒汤圆”的做派和电影实景抛撒紧紧结合起来,于是因戏剧和电影的学科并置状态而分别改变了彼此,创立了新的人类学诗学的表达效果。这里有三篇论文都是围绕上述金翼山谷的冬至节令生活展开的讨论。

对戏剧、电影、歌谣、诗作、小说等多种手法并置意义的研究过去很少见,这是因为传统重视对纵深而非并置的研究,而并置无疑具有不可多得的触类旁通的意义,尽管兼收并蓄增加了学问的难度。

进一步的“不浪费”人类学的新实验总结,已经没有理由再把诗学的研究仅仅限于文学。人类学诗学可以在多种民族志手法中展现,其广义上包括使个体内在的生命如何被他人体验的问题。只不过我们的民族志和论文受到科学逻辑实证主义的长久影响,于是我们在写作时放不开,或完全没有空间将社会结构及关系里的美学、哲学与情感的成分包含进去。对于当今很多人类学家来说,他们越来越像政治家了,很多人类学研究已经失去了民族志和生活中诗学的关联。虽说田野人类学家可能比比较文学和文学批评专业的学生们更为注意研究对象主位表达的内部观点,但他们在处理材料和撰写论文时却很少在哲学、美学意义上思考自我与他者的流畅互动。

三十年前笔者发现了这一点,努力将《银翅:中国的地方社会与文化变迁:1920~1990》这一学术论著容纳多种混生的论说与文学笔法,特别是力图捕捉在田野工作时的“文化的直觉”。然而,笔者发现还不够,于是开始邀集志同道合者尝试在金翼山谷内外继续调研并创作人类学诗集、随笔、散文、小说、绘画、戏剧、摄影和纪录片作品,它们均是基于艺术、哲学和美学的人类学诗学思考。

此外,这本书选登了一些在不同学科、不同专业场景的学术采访内容,以及笔者学术生涯中的田野经历和闲谈话题,或许这本书的编排就是为了学术新观和说东道西。不过学术与生活的内在联系尽显其间,也靠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编辑的智慧,在看完几篇学术论文之后,口述和问答较为轻松,好让读者休息一下。

现在,摆在读者面前的这本自选集正是为了表达人类学学术的新面向,因古老国学而发现新意,在足球中寻找古今关联的精神、态度和组织原理,以及在大的政经与权力观察之时,展现一下人类学诗学的生存体验与情感何以生成。

特别感谢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慨允出版,总编辑魏长宝和责编王莎莎的细致审读;由衷感激张景君先生的专业足球摄影、毛珍妮(Jeanne Moore)特意为作者素描和三联书店首席美工蔡立国先生的精心装帧设计,使本书得以光彩面世。

庄孔韶

2019年6月29日于昆明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63.9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