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伟大的孤独
伟大的孤独


伟大的孤独

作  者:[美],克莉丝汀·汉娜

译  者:康学慧

出 版 社:浙江教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9月

定  价:55.00

I S B N :9787572204180

所属分类: 小说  >  社会小说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爸爸总是告诫蕾妮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其实她的家里才是最危险的。

1974年的阿拉斯加, 最闪亮和最黑暗的人性在漫长夜里肆意滋长。

阿拉斯加非常大,有很多地方可以藏起爱这样的小东西:邻居间的友爱、深深的母女爱,青涩的纯真爱和扭曲甚至可能致命的恋人爱。

这片难以捉摸的孤独之地,揭穿了隐藏多年的漩涡与秘密。来到阿拉斯加后,14岁的蕾妮突然看清了周围世界的真实模样,明白了父母一直隐瞒的真相。

世界太过广大,我们都必须独自面对太多问题。我们用爱把世界挡在门外,世界却来势汹汹。


TOP作者简介

[美]克莉丝汀.汉娜

1960年出生于美国南加州,曾在广告公司工作,也当过律师。可她心中始终记得母亲说过:“你将来注定要当作家的。”事实证明母亲的话永远是正确的。

现在,克莉丝汀.汉娜已经是23本畅销书的作者,作品畅销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全系列销量超过2000万册,被誉为美国当代小说天后。


TOP书摘

春季,暴雨随狂风横扫,屋顶发出震动声响,娇弱花朵惨遭蹂躏。雨水渗透进微小缝隙,就连最坚固的地基也不堪侵蚀。几个世代以来一直稳固的土地崩落,大块泥土有如煤渣堆在下方的道路上,房屋、汽车、游泳池一并遭殃。树木倒下,压坏供电线路造成停电。河水泛滥,冲毁庭院,损坏家园。水面上升,大雨不停,原本相亲相爱的人叫骂、争吵。

在这种天空灰暗阴沉的季节,西雅图市民通常会抱怨天气,但今年不一样。

年轻女性失踪。

一月,二十一岁的大学生消失,警方只找到一张没人睡的床。三月,长青州立学院的女共学生[ 共学生(Co-ed):传统男校招收的女学生。]离开宿舍去参加爵士音乐会,从此再也没人见过她。短短几天前,一个中央华盛顿大学的女学生去校园出席会议,之后就失踪了。

在这种危机四伏、乱象丛生的时候,所有人都很紧张,但像蕾妮这样的少女——找不到归属的边缘人,留着中分长直发的女生,没有朋友一起上下学的女生,更是惶惶不可终日。

此刻她坐在床上,细瘦双腿立起靠在扁平胸前,身边放着一本书页角落折起的平装版《瓦特希普高原》。透过墙壁传来争吵声,她听见妈妈说:“恩特,宝贝,拜托不要这样。听我说……”然后是爸爸愤怒的回答。

又来了。吵架,吼叫,很快就会有人哭。

可想而知。

天气恶劣。

蕾妮瞥一眼床边的时钟,她必须立刻出门,否则上学一定会迟到,在国中身为转学生已经够惨了,引人注意只会雪上加霜。她从惨痛的经历中学到这个教训。过去四年,她转学了五次,从来没有办法真正融入,但依然顽强不肯放弃希望。她做个深呼吸,伸直双腿离开单人床。她小心翼翼走出房间,经过走道,停在厨房门口。

“可恶,珂拉。”爸爸说,“你明知道这对我而言有多难。”

妈妈朝他迈出一步,伸出双手:“宝贝,你需要帮助,不是你的错,都是因为那些噩梦……”

蕾妮清清嗓子让他们发现她在场。“嘿。”她说。

爸爸看着她,沉重叹息。他后退一步离开妈妈。他的样子非常疲惫、非常沮丧。

“我——我要去上学了。”蕾妮说。

妈妈穿着粉红色服务生制服,她从胸前的口袋拿出一包夏娃牌香烟。她好像很累,昨晚上夜班,今天午餐时段又要去上班。“去吧,蕾妮,迟到不好。”她的嗓音温和细柔,几乎像音乐一样。蕾妮印象中没有听过妈妈大声说话。

蕾妮不敢留在家里,但也不敢离开。虽然很奇怪,甚至有点儿蠢,不过她经常觉得自己是家里唯一的大人,仿佛她是压舱石,让欧布莱特家这艘满是裂缝的船不致翻覆。妈妈十分投入“寻找自己”,持续不断探索。过去几年,她尝试过EST[ EST(Erhard Seminars Training):由Werner Erhard开创的自我激励工作坊,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非常风行,但因为手段过于激烈而引起争议。]训练法、人类潜能开发、心灵训练、上帝一位论,甚至信过佛教。这些她全部跑过一轮,摘取片片断断。蕾妮觉得,妈妈参加这些活动通常只得到几件T恤、几句格言,例如“是即为是,非即为非”那样的东西。无论哪种门派都没有太大的作用。

“去吧。”爸爸说。

蕾妮拿起放在餐桌旁椅子上的书包,走向大门。门一关上,她立刻听到他们又开始吵架。

真是的,珂拉——

拜托,恩特,听我说——

大雨冲走他们的声音,淹没泥泞的草坪,一条条小河流过龟裂的水泥车道。

以前不是这样的。至少妈妈这么说。越战之前,他们原本很幸福,住在肯特的拖车园区,爸爸有一份很好的技师工作,妈妈笑口常开,煮饭的时候会随着“一小片我的心”的旋律跳舞。(蕾妮对那些年仅有的记忆,就是妈妈跳舞的样子。)

后来爸爸受征召前往越南,直升机被敌人击落,爸爸成为战俘。没有了他,妈妈彻底崩溃。蕾妮第一次体会到妈妈有多脆弱。她们母女飘飘荡荡了一段时间,从一份工作换到另一份,从一个城镇搬到另一个,最后终于落脚在俄勒冈州的公社。在那里,她们照料蜂巢,制作薰衣草香袋拿去农民市集贩售,抗议越战。为了和嬉皮士打成一片,妈妈稍微改变了个性。

四年前,爸爸终于回家了,但蕾妮几乎认不得他。原本英俊爱笑的爸爸,性格变得阴晴不定,脾气暴躁,难以亲近。公社里的一切似乎都惹他讨厌,于是他们搬家,然后又搬家,再搬家,但什么都不合他的意。

他睡不好,尽管妈妈信心满满地说他是全天下最厉害的技师,但他总是失业。过去的画面会突然闪现,导致他在黑暗中惨叫。他有时会陷入不好的回忆,妈妈和蕾妮过得如履薄冰。

今天早上,他和妈妈吵架还是为了同样的事情:爸爸又被开除了。

蕾妮戴上兜帽。去学校的路上,她穿过精心维护的住宅区,避开一座黑漆漆的树林(千万不能靠近),行经艾德熊快餐店,周末经常有高中生在这里鬼混,然后是加油站,虽然汽油要价一加仑五十五美分,等候加油的车辆依然大排长龙。这是最近大家最担心的问题——油价高涨、汽油短缺。

蕾妮觉得最近大人的情绪都很紧绷,其实一点儿也不奇怪。一打开报纸,就会看到气象员[ 气象员(Weatherman):地下气象组织(Weather Underground Organization),大众俗称为气象员,是美国的一个极左派组织,一九六九年由反越战组织学生争取民主社会中的激进派分裂出来,目标是以秘密暴力革命推翻美国政府。]或爱尔兰共和军放炸弹、数起飞机劫持事件、富家女派翠西亚·赫斯特[ 派翠西亚·赫斯特(Patricia Hearst):报业大亨威廉·赫斯特之孙女,一九七四年二月四日在加州柏克莱被美国极左派激进组织共生解放军绑架,四月三日,她发表声明宣布加入共生解放军,改名为“塔尼亚”,并参加一场银行抢案而遭到通缉。后来的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家都将她的绑架事件视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典型案例。]遭到绑架。慕尼黑奥运爆炸事件震撼了全世界。没有人感到安全,这样的气候更是令人烦乱。

一群人气很高的同学聚在一起抽偷来的香烟,她从旁边悄悄走过,听到有人说:“又有一个女生失踪了,你有没有听说?”

此时此刻,只要能有一个朋友,蕾妮愿意付出一切,她需要谈心的对象。

话说回来,就算有人可以听她倾诉也没用。坦承烦恼又有什么意义?

没错,爸爸有时候会脾气失控,家里总是缺钱,而且为了躲债而不停搬家,不过这就是他们的生存之道,而且他们感情深厚。

不过有时候,尤其是像今天这样的日子,蕾妮会觉得恐惧不安,她觉得家人仿佛站在无底断崖边,地面随时会陷落,就像那些盖在西雅图脆弱山丘上的房子,土地吸饱雨水之后崩塌,房屋也随之滑落。


***


放学之后,蕾妮独自冒雨走路回家。

她家位于社区车道回转处,庭院比其他人更杂乱:树皮色的平房,花圃空荡荡,排水管堵塞,车库门关不上,灰色腐朽屋瓦间长出一丛丛杂草。没有挂旗子的旗杆愤怒地直指天空,传达出爸爸对国家前进方向的不满。妈妈说他很爱国,但他非常讨厌政府。

她看见爸爸在车库里,坐在歪歪的工作凳上,修理妈妈的野马车,那辆车钣金撞凹了,车顶用强力胶带修补过。车里堆满纸箱,里面全是这次搬家还没拿出来整理的东西。

他像平常一样穿着磨损的军装外套,搭配褪色破洞的李维斯牛仔裤。他弯腰驼背往前靠,两只手肘放在大腿上。他的黑色长发凌乱纠结,脏兮兮的脚上没穿鞋。即使姿态颓丧、神情疲惫,他依然像电影明星毕·雷诺斯一样帅。大家都这么说。

他歪头,隔着发丝看她。他对她微笑,尽管有些勉强,但依然照亮他的脸。她爸爸就是这样;虽然情绪不稳、脾气暴躁,有时甚至有点儿可怕,但都是因为他对爱、失落、失望之类的感受太过强烈,尤其是爱。“蕾妮,我在等你。”他的嗓子因为抽太多烟而沙哑。“对不起,我乱发脾气,而且又失业了。你一定对我失望透顶了吧?”

“不会啦,爸爸。”

她知道他有多抱歉,从他的脸上看得出来。年纪比较小的时候,她偶尔会纳闷,既然不会有任何改变,抱歉又有什么用?但妈妈解释给她听:“战争与受俘的经历毁坏了他的内心,就好比他的背受伤了,虽然有一天会自行痊愈,但不能因为他受伤就不爱他。你必须变得更坚强,让他能够依靠。他需要我,需要我们。”

蕾妮在他旁边坐下。他搂着她拉过去。“管理这个世界的人都是疯子。这个国家已经不是我的美国了。我想要……”他没有说完,蕾妮也没有说话。她习惯了爸爸的忧伤,习惯了他的疲惫。他经常会话说到一半停下来,仿佛生怕说出恐怖或忧郁的念头。蕾妮知道他在压抑,她明白,所以很多时候不要开口比较好。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包快被压烂的骆驼牌香烟。他点起一支,她吸进那辛辣的熟悉气味。

她知道他有多痛,有时候半夜会被爸爸的哭声吵醒,妈妈会尽力安抚他,说些温柔的话,像是“嘘,恩特,不要再想起那时候的事了,都过去了,你在家里很安全”。

他摇头,呼出一道蓝灰色的烟。“我只是想要……更多,大概吧。不是工作,而是人生。我希望能堂堂正正走在路上,不用担心会被辱骂是杀婴儿的凶手。我想要……”他叹息,微笑。“别担心。不会有事。我们不会有事。”

“爸爸,你会找到新的工作。”她说。

“当然喽,蕾妮,明天会更好。”

他们总是这样说。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472

版  次:1

开  本:32

纸  张:纯质纸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31.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