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烟火漫卷
烟火漫卷


烟火漫卷

作  者:迟子建 著

出 版 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9月

定  价:45.00

I S B N :9787020134007

所属分类: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无论春夏,为哈尔滨这座城破晓的,不是日头,而是大地上卑微的生灵。穿行在《烟火漫卷》中的每个凡人,几乎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刘建国驾驶的爱心救护车,仿佛人性的犁铧,犀利地剖开现实的种种负累,满怀忧患地钩沉历史深藏的风云。

  无论寒暑,伴着哈尔滨这座城入眠的,不是月亮,而是凡尘中唱着夜曲的人们。不管是生于斯,还是来自异乡,他们在来来往往中所呈现的生命的经纬,是大地的月影,斑驳飘摇,温柔动人,为长夜中爱痛交织的人们,送去微光。

 

  这是一部聚焦当下都市百姓生活的长篇小说,迟子建以从容洗练、细腻生动的笔触,燃起浓郁的人间烟火,柔肠百结,气象万千。一座自然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交融的冰雪城市,一群形形色色笃定坚实的普通都市人,于“烟火漫卷”中焕发着勃勃的生机。

 

TOP作者简介

  迟子建,1964 年生于漠河。1983 年开始写作,已发表以小说为主的文学作品六百余万字, 出版有九十余部单行本。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伪满洲国》《越过云层的晴朗》《额尔古纳河右岸》《白雪乌鸦》《群山之巅》,小说集《北极村童话》《白雪的墓园》《向着白夜旅行》《逝川》《清水洗尘》《雾月牛栏》《踏着月光的行板》《世界上所有的夜晚》,散文随笔集《伤怀之美》《我的世界下雪了》等。曾获得第一、第二、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第七届茅盾文学奖,澳大利亚“悬念句子文学奖”等文学奖励。作品有英、法、日、意、韩、荷兰、瑞典、阿拉伯、泰、波兰等海外译本。


TOP目录

上部

谁来署名的早晨/001

 

下部

谁来落幕的夜晚/155

 

我们时代的塑胶跑道(后记)/301

 

TOP书摘

  无论冬夏,为哈尔滨这座城破晓的,不是日头,而是大地卑微的生灵。

  当晨曦还在天幕的化妆间,为着用什么颜色涂抹早晨的脸而踌躇的时刻,凝结了夜晚精华的朝露,就在松花江畔翠绿的蒲草叶脉上,静待旭日照彻心房,点染上金黄或胭红,扮一回金珠子和红宝石,在被朝阳照散前,做个富贵梦了。当然这梦在哈尔滨只生于春夏,冬天常来常往的是雪花了,它们像北风的妾,任由吹打。而日出前北风通常很小,不必奔命的雪花,早早睁开了眼睛,等着晨光把自己扮成金翅的蝴蝶。

  一年之中,比朝露和雪花还早舒展筋骨的,是学府路哈达蔬菜批发市场的业主。凌晨两点,这里的交易就开始了。几座连成一体的半月形顶棚的蔬菜大棚里,堆积着深夜由集装箱运来的各色蔬菜。大型货车已经退场,棚外停泊的是中小型运输车,它们将奔向遍布城区的大大小小的超市和蔬菜店。这里是蔬菜的股市,每日价格起伏不定,各级批发商的必修课就是讨价还价,所以这是黎明前人语最喧闹的所在。

  紧随着批发蔬菜者步伐的,是经营早点的人。无论是街巷中固定的铺面,还是各区早市流动的摊床,哈欠连天的小业主们,也是起在日头之前。而在灰蒙蒙时分,赶在扫街的和清理垃圾的现身之前,流浪的猫狗开始行动,各小区的垃圾站和饭馆酒肆门前盛装剩菜剩饭的桶(目标得是低矮的桶,否则它们难以企及),有它们的免费早餐。它们身上脱不掉的污渍,多半由此而来——脑门常常沾着馊了的面包屑、馒头渣或是黏稠的米糊,尾巴往往扫着剩菜的汤汁,仿佛拖着一条搅屎棍。但猫是爱洁的,雨季时它们往往找个水洼,打几个滚儿,清洁一下,那水洼顷刻泛起浊黄的油星了。

  晨曦若隐若现时,野鸟在郊外树丛或是公园离巢而出,家养的鸽子则在居民区的楼群中,成群结队地翻飞。野鸟和鸽子飞起的一瞬,你仿佛进了生意红火的绸缎店,听到的是店员撕扯丝绸的声音。嗤嗤——,那仿佛撕较薄的丝绸的微脆的声音,是野鸟发出的;噗噜噜——,这像质地厚重的丝绸被撕裂的微钝的声音,是鸽子发出的。此时开早班公交和出租车的司机,提着大号保温水杯上岗了。郊区印刷厂的工人,早已穿上工装印制报纸,日复一日看着汉字在流水线上蚂蚁似的奔跑,虽说在新媒体时代,报纸就像隔夜的茶,待见的人少了。送奶员和送外卖的小哥,涌向公园的晨练者,搭早班火车和飞机出行的人,拿着扫把和撮子的环卫工人,装运垃圾的车辆,脖颈下吊着自己擅长的工种牌子的、在各大装饰材料市场门口找活干的俗称“站大岗”的民工,以及伏天的洒水车,或是寒天的铲雪车,让哈尔滨的大街小巷苏醒,这生活的链条,有条不紊地缓缓启动,开始运转,承担一天的负荷。

  而在太阳升起之前,这座城市同其他城市一样,少不了因为一些领域利好消息的发布,出现排队的情景:排队入托的,排队买楼的,排队买基金和债券的,甚至排队买墓地的。关涉这些排队者的地方——幼儿园、售楼处、银行、殡葬公司等,当星星还没从它们头顶隐退的时候,需求者就络绎不绝地来了。这样为着争取个人利益的聚集,不会人人幸运,争端难免,所以相关部门得加派保安,早起维持秩序。而这些户外的排队者,有时会看到婚礼或葬礼的车队,一些人受了风俗驱使,迷信红白喜事要抢在日出之前做,才算吉利。不同的是娶亲的车头挂着红花,逢双的日子出现居多;出殡的车挂着白花,一般是逢单的日子上路。而红白事的单双日,一般以旧历为主。

  除此之外,任何一座城市的特种车辆,永远处于待命状态,突发的火情,水、电、燃气、暖气等公共设施故障,犯罪以及疾病,也会让消防车、工程抢险车、警车和救护车上路。这黎明前的不速之客,多有鸣笛,不分晨昏,是生活街巷的怪兽,让人不安,也扰人清梦。这样的鸣笛也仿佛按动了光明的开关,所经路段的楼群,窗口会一个跟着一个颤抖着亮起来,像是一只只圆睁的惊恐的眼。

  刘建国见惯的排队情景,在各大医院门诊挂号处,因为他常在凌晨去接出院的人。有的患者和他们的家属,为了获得一个专家号,月亮未抽身就现身了。这样的排队从不落潮,就有了逐浪而生的医托。同春运找到票贩子能秘密买到火车票一样,医托也是神通广大,手中掐着各大医院门诊的“通行证”,能把一些肯出高价的人领出队列,暗中的交易完成后,在医生开诊的那刻,让患者成为专家诊室的第一拨候诊者。

  刘建国熟悉医院,就像熟悉他驾驶的二手救护车一样。这些年下来,这类车在他脚下已报废了三台,眼前驾驶的也运行了三年。这种名为“爱心护送”的车,在哈尔滨运行着三四十台吧,它们通常是各大医院淘汰的急救车,虽主人不同,但都与医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近年医患矛盾增加,医护人员紧缺,很多医院不愿接送危重患者,所以这类“爱心护送”车应运而生,它们虽有主人,但后台却是医院,不挂靠它们的话,就没客源了。

  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外的长椅上,疲惫的守护者不仅是患者家属,还有从事殡葬行业的人。病危者每熬过一个长夜,那仍然在嘀嘀鸣响的呼吸机和还在变幻的生命体征监护仪,对不担心医疗费用的患者亲属来说,是生命最动人的音符;而对家境贫寒的患者来说,呼吸机就是点钞机,沉重的医疗费巨石一样压着他们,所以这生命的讯号,也有让人锥心刺骨的时刻。而与他们有相同感受的,是做死者生意的人,呼吸机的鸣响,对他们来说如丧钟,意味着他们像不走运的渔夫,面对的是暗黑的池塘,这彻夜的蹲守白费了。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11

版  次:1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