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修文物的男人
修文物的男人


修文物的男人

作  者:于正

出 版 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20年09月

定  价:49.80

I S B N :9787559643810

所属分类: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1. 于正,欢娱影视创始人,著名影视编剧、制片人。在影视代表作《延禧攻略》《鬓边不是海棠红》和文学作品《魔术师》弘扬中国传统绣法工艺、国粹京剧、古彩戏法之后,新作《修文物的男人》再度聚焦文物修复非遗技艺、传承中华民族匠人精神,致敬紫禁城建成600年。

2. 冷傲孤僻文物修复师VS娇蛮跋扈落魄女演员:时间的河流一路向前,她赐给他一场清梦,他做了那个刻舟求剑的人。当紫禁城的宫门缓缓打开,宫铃声与皎月交沁,他还能否寻得故人……

3. 一物一朝一风雨,一人一生一事成:唐绞胎瓷瓶、乾隆粉彩葫芦尊、元青花瓷盘、五彩山石花卉罐……

文物修复师周野曾以为,他须得找到那个被自己伤害的女孩,当面忏悔才能赎罪。直到十五年后遇见那个娇蛮跋扈却又落魄可怜的女明星焦棠,他才开始疑惑——我当初失去的,究竟是自己,还是其他的什么。

焦棠曾以为,她是全天下最不幸的人,拼尽全力所得竟然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所以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就算伤害别人也无所谓。直到遇见那个冷傲孤僻的文物修复师,她才发现——有时候比起得到,她更害怕失去。

时间的河流一路向前,她赐给他一场清梦,他做了那个刻舟求剑的人。当紫禁城的宫门缓缓打开,宫铃声与皎月交沁,他还能否寻得故人……


TOP作者简介

于正,本名余征,1978年2月28日出生于浙江嘉兴海宁,欢娱影视创始人,著名影视编剧、制片人,多部作品登顶收视和网络点播榜首。

2006年因编剧作品《大清后宫》而受到广泛关注。2010年制作古装剧《美人心计》获业内瞩目。2011年因担任《宫锁心玉》编剧和制片人获得更高的知名度,并凭该剧获第16届亚洲电视大奖亚洲最佳编剧奖,成为首次获得此殊荣的大陆个人。

2014年获得中美电影节中国电视剧最佳编剧奖。

2018年,由于正担任编审、总制片人的《延禧攻略》凭借引人入胜的精彩剧情和独具东方之美的非遗元素受到了世界各地的广泛关注,成为中国首部登顶谷歌年度电视节目搜索榜单的剧集。

2019年,出版首部长篇小说《魔术师》。《修文物的男人》是于正新力作,也是致敬紫禁城建成600年的献礼之作。


TOP目录

楔子

第一章  曾经有神来过 

第二章  总有一场风暴等着你 

第三章  我在冷宫被人欺负了 

第四章  遇到你是最大的错误 

第五章  知道是坑也得跳 

第六章  请帮我渡劫 

第七章  女主的品格 

第八章  恶魔坟场走一遭 

第九章  脱胎换骨 

第十章  常恨情长春浅 

第十一章  心碎的声音 

第十二章  冤家路窄 

第十三章  每一个碎片都在闪闪发光 

第十四章  速来护驾 

第十五章  上天给我的恩赐 

尾声 


TOP书摘

楔子

 

起风的时候,周大为正跨过地上的一堆碎石,他急忙侧过脸,避开扑面而来的沙尘。

这里是北京东郊的九龙山。两个月前,由于农民挖井而发现的墓葬,如今已经形成一片开阔的墓地。古墓坐北朝南,东、西两边各有一条河在山脚下汇合,如此格局,表明墓葬主人的身份很高。

四周空旷无人,周大为背着工具袋继续往前走,从考古队的遮阳伞下经过,眼前出现了几十块巨大的花岗岩,那是起重设备从陵墓表面搬开的隔离层,下面是夯土层,再往下,便是深度10米的地宫,隐约传来敲打声。

周大为踩着石阶,正打算进入地宫,忽然听到有人喊他。

“老周——大为!”

周大为扭过脸,看到秦越那微胖的身躯跑过来。两人在山东大学考古系求学时,便是舍友,毕业后一同走上工作岗位,单位分的房子又是对门,两家的儿女如今在同一所小学念书,就差娃娃亲了。

周大为忙从地宫入口出来,迎向秦越。“老秦,你不是回城了吗?”

秦越气喘吁吁跑过来,手上攥着一部飞利浦手机。“刚上了班车,接到小梦的电话,说你家周野在学校打架呀,联系不上你……快快,我让班车等着你。”

“这小子又给我添乱!”周大为忙把工具袋交给秦越,“你先帮我盯着,地宫里还有几位同事。”

“知道知道,你快去。”秦越使劲挥着手。

周大为往路边跑,回头看了一眼,秦越伫立在风中的身影,莫名让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他不知道这份预感来自于孩子打架,还是天上突然涌现的乌云。

半个小时后,大雨倾盆而下。

伴随着隆隆雷声,古墓西边的小河涨水,大面积渗透入地宫。有着多年考古经验的秦越,最先发现险情,但他没有独自逃离,而是跑向地宫深处通知其他人。七名同事,无一遗漏,全部逃生。最后离开的秦越,被轰然坍塌的土层掩埋。

噩耗传来时,周大为刚刚把儿子领回家,正在换湿衣服。接过手机后,他僵立在窗前,望着外面的大雨,异乎寻常的平静。然后他走过来,狠狠地、一巴掌甩到周野脸上,把周野打得翻滚到屋子角落。

往常好勇倔强、充满野性的周野,彻底懵了。

他在强烈的耳鸣声中,看着父亲蜷缩在地板上,用拳头捶着脑袋。父亲张着嘴哀号,但他只听见自己耳朵里尖利的风鸣。

周野的耳朵稍稍恢复听觉后,听到来自对门的哭喊声。

“老秦——你让我和小梦怎么活呀?”

那一夜,风暴席卷这座院落。那一夜漫长,寒冷。

秦梦的妈妈曲晓鸥,终究无法承受丈夫的死亡,在黎明前的大雨中,她疯狂冲向九龙山,去寻找丈夫,途中遭遇车祸。

料理了后事,九岁的秦梦被小姨带离了北京。

走的那天,秦梦拖延了很久。小姨催问她还在等什么,得到的只是女孩悲伤的沉默。

秦梦不时望一眼对门。她想和周野说句话。

自从出事后,周野一直躲在家里。他完全换了个人,显得虚弱、苍白。这个十一岁的小小少年,在学校里竟以打架出名。由于父亲长年在外,周野疏于管教,母亲去世后,他更是叛逆心重,不仅与父亲关系糟糕,而且谁都不买账,但唯独面对小他两岁的秦梦,那女孩的一个纯真笑容就能融化他的心灵。

然而此刻,周野最不敢面对的,就是那个女孩。

黄昏时分,对门传来落锁的声音。周野躲在窗帘后面,悄悄看着。他的手心攥着一个小小的东西,那是秦梦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模仿宫廷发簪的钮扣结。

院子里,秦梦被小姨拉着手,往大门外走去。

秦梦那纤瘦的身影渐渐模糊。周野使劲咬着嘴唇,咬出了血。这时他才想起,自己竟然没有向秦梦说出一句歉语。

斜阳下,秦梦已经消失了。她离去的地方,一丛落叶盘旋着。

 

第一章  曾经有神来过

 

(1)

 

十五年后。仲夏黎明。

天还没亮,一辆银灰色劳斯莱斯停在荒僻的小路边,惊跑了几个露宿者。

有个面容俊秀的年轻人,依然躺在树下呼呼大睡。六只萤火虫绕着他的头顶飞舞,在黛青的天色中,浮现出温柔静谧的流光。

劳斯莱斯的车门打开,金公子一脚踩在路边,皮鞋扭了一下,他皱皱眉头,脸上有着富二代的傲慢。

司机跟在金公子身旁,手上提着一口旅行箱。

金公子的脚步忽然放轻,几乎是踮着脚尖,靠近树下的年轻人。一阵风吹过,年轻人额边的头发微微拂动。

然后他在石板上翻个身,似乎要醒来。金公子连忙做个手势。司机立刻将箱子平放在树旁,双手扳动,一套洗漱用具支了起来,有洗脸的盆子、毛巾、牙刷等物。

石板上的年轻人一睁开眼睛,毛巾便伸到了面前。

金公子递上毛巾的同时,脸上挤出花样的笑容:“擦把脸,最近天气干燥。”

年轻人接过毛巾。金公子跟着递上漱口杯。他的动作,显然在模仿清装剧里的手法,虽然笨拙好笑,却很真诚。

年轻人没再搭理他,准备从石板上站起身。金公子一挥手,一桌早餐摆在眼前,全套的老北京早点:豆汁儿、油饼、包子、炒肝、奶油炸糕。

“您先凑合着垫点儿,回头咱……”

年轻人没搭腔,自顾自走进草丛,目光扫视着地面。金公子跟在后头,发现草丛中有标记。年轻人忽然蹲下,拂开草叶,从口袋掏出一把镊子,小心地夹起一串薄薄的、颜色青灰并有细小纹络的东西,放进塑料袋。

金公子一愣:“哎,我小时候玩过,这是壁虎蜕下的皮啊。”

年轻人扫了金公子一眼,又走到另一个标记前,却没有收获。接着往前走。

金公子说:“难怪您歇驾在这里,是为了弄这玩意儿,您早说啊,我派人到山里挖几百只。”

年轻人的嘴角一勾:“你懂什么?”

“这有什么讲究?”

“壁虎在别处蜕皮后,会把皮吞掉,只有在这里,它会留下来。”

“啊,为什么?”金公子不解地问。

“这里是壁虎的华北祖庭,整个华北地区的壁虎从这里发源、繁衍出去的。”

金公子愕然:“这儿……大葆台……壁虎祖庭?真的假的?”

年轻人牵了牵嘴角。“你信,它就是真的,你不信它就是假的。”

“我信,您说什么我都信。”金公子眼巴巴地跟着。

年轻人又发现一张壁虎皮,镊子伸入草丛,小心地夹起,放进塑料袋。

金公子问:“您怎么知道它们昨天晚上蜕皮?”

“我跟了半年……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回去吧。”年轻人有些不耐烦。

“周爷,您侍候壁虎半年,我侍候您俩礼拜,我也算是心诚吧。”

“别叫我周爷,我叫周野!”年轻人站起身,大步往路边走去。

“您就是爷,只有您能救我。”金公子连忙跟上,“我真没骗您,我老爸把那个瓶子当作命根子,家里祖传的,每年祭祖的时候要用,家族三百多号人,对着那个瓶子磕头……周爷,您要是不救我,等我爸下个月从国外回来,那要灭我九族的!”

周野的脚步顿了一下,脸上露出嘲弄的笑意:“你爸爸灭你九族,那他排第几号?”

“我是打个比方。周爷……”

“古器是传承千百年的生命,是有尊严的。可你拿着瓶子在一堆明星面前炫耀,还造成破坏,当然要承担后果。”

“周爷……”

这时,一直在旁边等候的司机,实在看不下去了。

司机问:“公子干嘛一天天巴结讨好他?”

周野和金公子愣住,看着司机。

司机挺起胸膛,大声说:“他虽然在故宫上班,那也不过是个工匠,可公子您的祖姓可是爱新觉罗,往上倒四代您就是正黄旗贝勒爷,要论当年的级别,我是马夫,他是匠人,同属于‘士农工商’里的‘工’,何况匠人挣的钱不一定有马夫多,马夫一年的收入可以买一套新帘子胡同的四间大瓦房!”

小路上寂静无声,一抹晨曦透过树叶洒在车窗玻璃上。

金公子陡然厉喝道:“滚蛋!”他指着司机,“我侍候周爷俩礼拜,让你两句话全他妈废了!

周野却是一笑,点点头。“有见识。”

“嗯?什么意思?”金公子怔怔地看着周野。

“这老兄两句话,超过无数电视剧呀,很多人搞不清‘金姓’的一部分来源于爱新觉罗、更不知道清朝的马夫月薪多少。难得这位老兄是个勤学上进的聪明人。”周野向司机投去欣赏的目光,然后用平淡的语气对金公子说,“你的忙,我帮了。”

金公子瞪大眼睛,惊讶又迷惑,实在猜不透周野。

 

(2)

 

今天是星期一。周野回到自己的住处,走进工作间,把黎明前收集的四张壁虎蜕皮放到台案上。

这是一套普通的三居室住房,周野租了快三年,最近正考虑搬家。

房间家具极简,主要空间用来放书。周野推开的一间屋子里塞满了书,书架挤到墙边,箱盖上也是书。其中一部分是父亲周大为的遗物,包括工作日记和整理的资料。周野还是学生时,就在课余通读了一遍。

最先触发他兴趣的,是一本《东汉以来陶瓷器皿的保护和修复》,二百多页书卷,详细介绍了保护和修复陶瓷器皿所需的材料、修复的原则和方法,附页上还强调了运输、储存等安全问题。

还有一本影印加手抄的书卷《修复的流程:技术与诠释》,是周野的师父郑宽仞赠送的。书卷由不同材质的纸张装订而成,有的泛黄、有的布满水痕,书页的颜色杂乱,但上面记载的文字却工整严谨。

此时,周野从书堆里抽出一本《修复术的材料探秘》,书上记载了颜料、釉质、锈色、墨水等等五花八门的内容。周野随手翻开的一页上有他标注的记号:一个三角形带着箭头,指向另一页。周野继续翻阅。

由于屋里堆满了书,显得幽暗静谧,一抹阳光透过窗户、穿过书堆间的缝隙,洒在周野的脚边。他赤足站在阳光里,沉思片刻,合上书,转身出来。

回到工作间,他换了件工作服,戴上手套,走到台案前。

打开电磁炉,锅里的水很快沸腾了,周野把一些白芨放进锅里煮起来,这是一种中药材,根茎部位经过干燥处理,切成薄片的白芨随着涌动的水泡翻滚着,飘起淡淡的苦味。

周野看到水的颜色加深了,便捞起白芨片,把壁虎皮放进锅里,调整火力,盖上锅盖,开始熬煮。

然后他把鸡蛋清、生漆等物,按顺序摆放在台案上,返身进卧室,调好闹铃,躺到床上。

三个钟头后,闹铃刚响一声,周野就睁开眼睛,瞳仁间浅浅的倦意很快消散,如风中的一抹细云。

周野来到工作间,打开锅盖,扑鼻一股浓郁的苦味。

他用竹筷在锅里搅了搅,水质粘稠,锅底有了薄薄的结层。

他关了电磁炉,静静等待半个钟头,窗前的光线将他的剪影打在昏暗的墙壁上。然后他伸出三根手指,用指背试了试锅的温度,接着便把鸡蛋清、生漆、滑石粉、树脂胶等物,按比例和次序倒进锅里,用竹筷搅拌起来。

他的动作从快到慢,直到锅里的物质凝结成淡淡的琥珀色,聚集在锅底中间,形成一块团状物。

周野拿起木铲,把那团成形的粘接剂收入玻璃瓶,置于冰箱冷藏室。

彻底冷却的粘接剂,已经变成了无色透明状,它会保持这种状态,无论环境温度如何变化。

 

(3)

 

第二天早晨,还不到八点钟,周野骑着自行车进了故宫。他径直来到西三所,从进门的第一个小院,可以看到南墙后面慈宁宫的屋顶,琉璃瓦在清晨的阳光下泛着明亮的光泽,更显得这座小院的灰色瓦顶很是单调。这也不足为奇,他上班的这个地方原本曾经关禁过失宠的嫔妃。

周野打开大门,几只野猫跑开了。头顶飞过一群小鸟,伴随着清脆的鸣声,羽翼从蓝天下掠过。院里有四个房间。院墙内一株百年杏树伸展着枝叶,晨光在石砖道上洒满碎影。微风拂过,挂满了金黄杏子的树枝沉甸甸地摇晃着,飘来阵阵果香。

周野把自行车靠在廊檐下,打开自己的办公室。门上的铜牌写着:文保科技部,陶瓷组。

每次推开门的一刹那,周野的动作很轻,似乎不愿惊扰数百年沉寂的尘埃。这些尘埃也是有生命的,它们白天消散,直待夜晚无人,便从时光背面回到自己生活的地方。此时,那些消散得慢的,仍在浅浅的光线中浮游。

屋子里纵横两张台案,靠窗的台案几乎占了屋内三分之一的面积,上面整齐摆放着毛笔、镊子、钳子、锥子、木尺,以及各种奇形怪状的小工具。

另外一张桌子更旧,桌面中间是一片斑驳的痕迹,外侧摆着一座木架,上面挂着刷子、牛角刀等物,木架另一侧有几块白色的石膏碎片。

周野走到窗边,坐到自己的台案旁,把那瓶粘接剂放到抽屉里。

然后他拿出一串钥匙,弯腰打开下面的柜子,捧出一个硕大的锦盒。盒子还很新,是后配的,上面有流畅的紫色云纹装饰。

周野小心地打开盒盖,接着把包着的蓝色丝绢布解开,一件瓷器映入眼帘。

这是唐代的绞胎瓷瓶,存世量极少,属于稀世珍品,只可惜,经过上千年辗转流落到故宫、直至交到周野手上的,只是残器——仅存上部两层,下层腹部均已遗失。

虽是残器,仍然透显出华贵美丽的光彩。

所谓“绞胎”,便是因其独有的烧造工艺,形成特殊色彩变化而得名。

盛唐独创的绞胎工艺,通常是把两种颜色的瓷胎土,分别制成泥条,然后像绞麻花一样,将它们拧绞在一起,制成新的泥胎,并且不再绘以颜色,直接烧制而成。

绞胎瓷的精髓,便是自然形成巧夺天工、亦真亦幻的纹理:菱花纹、团花纹、鸟羽纹、琥珀纹、云纹、水波纹等等,所制成器非常漂亮精美。

而这件瓷瓶,是用了三种颜色的瓷胎土,更是绚丽多姿。因为是残器,可以清晰地看到内外的形貌,真正的表里如一,有着深入骨髓的美丽。可以想见,千年前的某位匠人,把精心挑选的泥料,在手中不断翻转,将斑斓的色彩,蕴含到瓷瓶的灵魂,使其在泥与火的缠绕中迸发出生命力。

此刻,周野注视着这件绞胎瓷瓶的残器,却莫名生出一丝无能为力的感觉。

这在以往从未有过。

这时,房门轻轻一响,一个阳光大男孩推门而入,他是周野的助手大兴,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一年。

“周老师,早。”大兴从肩上摘掉背包。

“嗯。”周野仍沉浸在思绪中。

大兴坐到自己的椅子上,揉动着手腕,准备干活儿,随口咕哝着:“院里的杏子都熟了,改天叫钟表组、木器组、古藉组……噢,不行,古藉组瞧不上咱们。”

周野根本没听他在叨咕什么。

大兴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周野手上的瓷瓶残器,不禁问:“您又在发愁啊?”

周野苦笑一下,随手拿起桌旁的绘图本,翻到之前描画的页面,用铅笔在瓶底部位仔细勾了几笔,侧脸端详着——复原以后的绞胎瓷瓶,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两个多月前,他从领导手中接过这个任务时,知道很难,却没想到如此艰难。除了不断搜寻唐代绞胎瓷器的信息,他能做的就是这样勾勾画画,思索修复方案,寻找突破口。

大兴叹口气:“唉,遇见这种稀世珍品,真是没辙。”他看了周野一眼,“要不你给领导说说,重新挑一件?反正咱们故宫博物院有三十五万件瓷器,要为建院95周年献礼,镇院之宝多得是。”

周野淡淡地瞥了大兴一眼。

大兴一缩脖子,返身从柜子里拿出昨天没干完的活儿,继续忙碌起来。

这是一件等待修复的元青花瓷盘,底部有三道触目惊心的裂纹,形成一个扭曲状的“人”字。大兴极小心地捧着瓷盘,以免造成更大的创伤。瓷盘沾着泥土,还有一些霉斑样的水锈,裂纹里的颜色深浅不一,显然积淀了很多污垢。

大兴昨天用清水粗洗过了,现在用刷子、牛角刀对着断裂碴口做细部清理。接下来会用到化学去污:把瓷盘上沉积的碳酸钙、镁等物质,用稀释的盐酸清除。

周野把手中的绞胎瓷瓶放回锦盒,用绢布包起来。

对他来说,全部复原这件残器,不仅是为了故宫庆典,更是他自己的愿望。

他相信,任何一件破碎的瓷器,都能化腐朽为神奇,沿着碎裂的痕迹,他能用完美的手法赋予其新的生命。

可他必须找来一件完整的唐绞胎瓷瓶,在其上面翻模取样,才能设法使这件瓷瓶残缺的部分予以复原。因此,能否找到完整的绞胎瓷瓶,是确定修复方案的前提。如果没有同时期的样本,这种残器的修复工作只能作罢。

困扰周野的,正是这一点。

把锦盒放回原位,重新锁好。日常工作还要继续的,他坐直身。

“大兴,拿来吧。”

“噢。”

大兴停下手头的清理工作,返身走到柜子前。按照序列,今天该修复那件乾隆粉彩葫芦尊,大兴已经做完了前期清理。

周野捧着葫芦尊,端详着,神态已经没有了方才的忧思,平静的眼神中隐隐透出一份对于生命的敬意。

瓷器修复,就是接通气韵——形、色、光、彩还有古旧程度,与原件融为一体。这件葫芦尊通体有十二道裂纹,虽然没有那种触目惊心的碴口,但越细微的活儿,难度越大。

周野的目光停在葫芦尊的瓶颈位置,这里有一道细纹没有清理干净。他扫了大兴一眼,但没说什么,从桌角拿起竹签,用竹尖轻轻刮擦。

大兴在对面看见,马上明白了,有些羞愧地低下头。

贴在裂纹上的水锈特别牢固,加之这件瓷器颜色多、花饰复杂,稍不注意就会遗漏过去。如果不清除,会在接下来的粘接时产生明显的隔痕。

周野从抽屉里拿出那瓶粘接剂,用毛笔蘸了一下。他不仅要修复裂纹,还要将裂纹经过的花饰、书画、题款等等全部恢复神韵。

方寸之间即是乾坤,入手便知功力深浅。

周野的上釉、填描功夫,是以深厚的书、画、塑形等综合素质为基础的,这正是他年纪轻轻便独当一面的原因。

窗外,院子里鸟鸣阵阵,却似乎来自遥远的天际、来自院子上空云卷云舒的时光之巅。俯瞰故宫的红墙叠院,游人熙熙攘攘,络绎不绝。而此处,仍是百年前的寂静。

时间在此间的流转,犹如湖底沉静的波纹。

不知不觉间,到了中午时分。

大兴伸个懒腰。“呀,快12点啦。”

“大兴,你去吃饭吧。”周野放下葫芦尊,从台案前站起身。

“那给你带点什么?饺子?”

“不用了。趁这会儿游客少,我去一趟延禧宫。”

“哦,又看展览?”

“嗯。”周野走到衣帽架前。

延禧宫的《中国古代窑址标本展》,展出的是近六十年来,从全国各地的古窑址采集回来的大量瓷片标本,有的并不见于传世器物,留下的只有瓷片,更为珍贵。中国窑口众多,瓷器的品种纷繁复杂,不同品种瓷器的修复,有着不同的要求,周野去参观了多次,仍然学不够。

大兴还坐在椅子里纠结吃什么,周野已经走到门口,刚迈步出去,差点和迎面进来的人撞个满怀。

来者是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年龄与周野相仿,梳着两条辫子,刘海垂在额头,白皙秀气的脸上架着一副宽大古板的黑框眼镜。

周野侧身避让,点了一下头,仍然往外走。

大兴忙从椅子上起身,笑着招呼道:“兰师姐来了。”

隋兰兰是古藉修复师,与大兴同来自中央美术学院,三年前毕业。在隋兰兰看来,大兴没去修古书,而是修器物,这属于自降身份。古藉是什么?那是传承思想文化的!

隋兰兰没搭理大兴,盯着周野问:“周野,做什么去?”

“出去一趟。”周野一只脚迈出了门口。

“是吃饭吗?”隋兰兰一提手中的食盒,“我这里……嗯……”

“哟,兰师姐真及时啊。”

大兴一把抢过食盒,在桌上打开。食盒的外观普通,打开后却让人惊艳无比。

盒子里是九宫格,放了九个蒸饺,各个饱满精致、晶莹剔透。有用面粉做的雪白色、有黄豆粉、绿豆粉、黑豆粉等等各具色彩的蒸饺,正中间是用红豆粉做的蒸饺,最为精致诱人。

大兴的口水唰地流下来。“谁这么巧手天成,是嫦娥下凡、还是七仙女转世?”

隋兰兰的脸上飘过一丝得意,随即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就属你废话多。这些蒸饺,是某位……我不知道是谁买来,放在我的桌子上,想吸引我的注意,可我在减肥。”

“所以你忽然想起周老师最爱吃饺子,于是拿来给他……嗯,合理合理。”大兴忍着笑意。

隋兰兰扶了扶眼镜,认真地说:“本应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但浪费更可耻。”

话说到这份上,周野不吃就是浪费,就是最可耻之人。

大兴配合得很好,隋兰兰的话音刚落,他就把叉着蒸饺的叉子,殷勤地递到周野面前,正是那个诱人的红豆粉蒸饺。

周野只好接过叉子,吃了蒸饺。

“谢谢,我赶时间,再见。”周野转身出门。

“哎,你要吃完呀——靡不有初,鲜克有终……”隋兰兰追到门口。

周野已经跨上自行车,一个潇洒地S形轨迹,自行车穿过了院子。

隋兰兰回到房间。大兴的手上捏着一枚雪白的蒸饺。

“兰师姐,还是让我把它们浪费了吧。”

“哼,朽木不可雕也。”隋兰兰低语。

“嘿,你说的这个‘也’字,是野渡无人舟自横的‘野’,还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野’?”

隋兰兰瞪了大兴一眼,扬长而去。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52

版  次:1

开  本:16开

纸  张:轻型纸

加载页面用时:31.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