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夜的女采摘员
夜的女采摘员


夜的女采摘员

作  者:文珍 著

出 版 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9月

定  价:48.00

I S B N :9787221159359

所属分类: 小说  >  作品集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无望与热望,鬼魂与尘埃,

  乌鸦的暗恋与刺猬的柔软,

  种种孤独,恐惧,天真,狂喜,全部和我相关

  “三和大神”、“蚁族”青年、被遗忘的小孩、失了魂的女子……在这本全新的小说集中,文珍写尽了那些时代的断裂过程中掉进了缝隙里的人,他们是被生活之手高高扬起又轻轻落地的尘埃,也是黑暗水面之下拼力凫游的无名者。跟白日里明亮的一切比起来,发生在暗处的弱者之爱更让人动容,这爱里既有温柔又有污秽凄苦,有寄居蟹般贪婪又无望的情和欲,也有注定消逝的事物与当下生活状况发生冲撞后的无尽失落……所谓“夜的女采摘员”,就是以理解之眼,共振之手,去采撷那部分更黑暗,更微不可见的,更转瞬即逝的情感与内心真实,在日常的风暴中写下温柔颂歌,在失序的世界里重建爱的秩序。 

 

TOP作者简介

  文珍,作家。出版有小说集《柒》《我们夜里在美术馆谈恋爱》《十一味爱》,台版自选集《气味之城》,散文集《三四越界》,诗集《鲸鱼破冰》。历获老舍文学奖、十月文学奖、上海文学奖、山花双年奖、华语文学传媒*具潜力新人奖、茅盾文学新人奖等。

 

 

TOP目录

上辑:甜乌鸦

小孩小孩

抵达螃蟹的三种路径

刺猬

乌鸦

一只五月的黑熊怪和他的特别朋友

赛马驯养要诀

 

下辑:夜的女采摘员 

灵魂收藏师

在办公室里过夜

鬼故事或三人行

雷克雅未克的光

 

后记:那些被采摘又晾干露水的夜晚

 

TOP书摘

 

后记:那些被采摘又晾干露水的夜晚

 

  如果没有这场倏忽而至的全球大流行病,理论上这本小集子应该早已下厂并上市了。而此刻的我或许已带着它去了一些城市,见了一些陌生或重逢的朋友。他们会问我什么问题呢,有一些连 我都猜得到,比如说,为什么这本书要叫“夜的女采摘员”?以及,“它是你第四本小说集了吧,和之前三本又有什么区别”?

最害怕的第三个问题我也想得到。那就是,“为什么你还不写长篇,还在一本本地出小说集?”

 

  因为短时间内大概也无法真的线下见面,那么也许可以先 在这里回答第二个问题。我想和此前最大的区别,大概就在于这是一些真正摆脱了最初的原始表达欲之后的自由叙事。里面的主人公和故事,大部分都离我的生活更遥远,也正因距离拉大,反而令我得到了空前的虚构的乐趣:很多时候需要调度全部想象力,无限逼近另一种生命形态——譬如说,乌鸦的一生,郊区女工的伤心罗曼史。

  就在这踮脚去够,左支右绌的过程,正因为时常把自己逼到绝境,整个人都有轻微的失控,如午夜在杯中轻轻晃动,白天面具摘下,微醺带来意想不到的自由。又如同轻轻探足,踏入他人的梦境。

  这些被小心摘下、又一一晾干露水的故事,就是这样一朵朵由绝对自由意志、想象力和夜晚共同灌溉的夜之华。我大概永远写不出来相类的故事了——就因为这远离舒适区的狂念、失控和醉意,此后再难复得。

大家现在都知道我写诗了。有一首诗我写:“‘解放牌’棉花这一天被好好弹了开来。”——只在这一天,没有第二次。那首诗的名字,叫《……是自由》。

  写作者毕生追求的,也许就是创作的天马行空,与可理解的形式、意义三者之间的平衡。

  最大的自由也许是,写作者本人终于不再害怕被对号入座。假设在之前的小说集里,作者会被想象成暗恋老师的大学女生,被背叛的女画家,那么,在这本书里又有谁会以为我真是一只黑熊或乌鸦呢?在一些故事里,我和主人公一起,推开窗子就直接走进雨后的夏夜(《雷克雅未克的光》);还曾真真正正漫步过那段风景单调的高速公路辅路,见到一片阒然未开的桃林,认识了一只胆大包天的喜鹊,和憨头憨脑的黄狗(《小孩小孩》);而《抵达螃蟹的三种路径》看似调度了若干自己的生命经验——包括在深圳度过的少年,音乐学院居住的十年——内核却全然陌生。 离自己最近的,或许只有《刺猬》:里面藏有我妈也就是“老熊”同志的影子,当然也有少女时代的我。其他我也敝帚自珍,尤其是那些特别短的:《在办公室里过夜》《狗》。在办公室跳舞的骷髅,九年来已变成了我的熟朋友;那只新疆遇到的流浪狗也是,在脑海逡巡了整整七年,尾随,呜咽,最终夹着尾巴与对爱的幻想一起离开。

  总而言之,这是一本关于梦境、小孩子、女人、动物和鬼魂的书。

  ——却未必是现时的梦。不是我的小孩。并非亲历的故事。更不是失去的故人。

  如果一定要寻找原型,那么,我宁愿我是乌鸦,是狗,是黑熊,是刺猬。一个人,就是一座小型动物园。动物们的种种孤独、恐惧、天真、狂喜,全都和我相关。

 

  一直喜欢罗伯特·弗罗斯特的那首诗:

 

树林真可爱,既深又黑,

但我有许多诺言不能违背,

还要赶多少路才能安睡,

还要赶多少路才能安睡。

(《雪夜林边小立》,飞白译)

 

定稿后的一月初,我和好友去美国玩,在冬日荒凉的西海岸整整晃荡了十天。在摩根图书馆外,与大雪纷飞中竖起衣领的 上东城居民擦肩而过;也曾在波士顿城的查尔斯河畔深夜暴走;更有幸见到普林斯顿大学松林深处一瞬而过的灰狐狸。我所不知道的地球上的一切夜晚,似乎都容我日后造访。世界看上去平静如常。

23日我们回到北京。之后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武汉封城,全球一一进入战时状态,和我一样坐困愁城的人有千百万亿,有些好人已永远离开。想起去年和编辑大人恰恰一起苦思书名的桂香幽幽隐隐的秋夜,竟恍如隔世。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写不出一个字,遑论后记。

一冬千劫。但春天终究不可阻挡地来了。开车去上班的二环路边,桃花灼然照眼。回家路上,夜空无声绽放一支支粉白殷红的焰火。

 

既然一树一树的花还肯在这春天开

事情还没有变得完全坏,我们想

 

而这本集子收入的十三个夜晚,最终也仍然要和大家见面了。

最难过的时候甚至曾一度怀疑文学无用。但文学其实一直都在那里,让我们有力量去理解表面的失序世界背后,仍然存在着更多、更坚固的美。它让我们继续爱人及人所栖居的世,努力面 对糟糕的事,并试图做点什么,改变它。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432

版  次:1

开  本:32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46.7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