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生死守护
生死守护


生死守护

作  者:张平 著

出 版 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8月

定  价:68.00

I S B N :9787521210309

所属分类: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一场殊死较量在龙兴市新一轮市政建设中拉开序幕,龙飞大道工程总指挥辛一飞面临来自或上或下、或明或暗的各种利益群体和地方势力的掣肘、冲击、诱惑、构陷和挤压。龙兴大道改扩建工程,是市政建设的核心区域和主打战场。这一切,注定了临危受命、受多方瞩目的辛一飞指挥下的这场鏖战不会“太平”。阻挠、拖延、下绊、背叛、搏杀……随之牵出的还有一起隐藏多年的重大文物盗挖走私案。辛一飞以及同辛一飞一样坚守使命的各色人物,披荆斩棘、生死狙击,铺就一条通往希望的通天大道,誓死守护着人民的权益和未来。


TOP作者简介

张平,山西省新绛县人。生于西安,毕业于山西师范大学。2001年被授予“人民作家”称号。历任山西省作协主席,山西电影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协副主席。现任中国文联副主席。

主要作品有《祭妻》《姐姐》《凶犯》《孤儿泪》《红雪》《法撼汾西》《天网》《抉择》《十面埋伏》《国家干部》《重新生活》等。先后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赵树理文学奖、庄重文学奖、金盾文学奖、中国图书奖、国家图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茅盾文学奖等数十次重要文学奖项。主要作品均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由《凶犯》改编的电影《天狗》,先后获金鸡奖、百花奖、华表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奖。《孤儿泪》《红雪》《法撼汾西》《天网》《抉择》《十面埋伏》《国家干部》等作品以及改编的影视剧,先后八次获中宣部颁发的“五个一工程”奖。由《抉择》改编的电影《生死抉择》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特别奖。《抉择》被评为建国五十周年献礼作品,并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


TOP书摘

市委市政府决定修建一条路。

通往市郊龙泉机场的一条路。

严格意义上讲,是要打通一条路。

要打通的这条路其实并不很长,从市委市政府所在地飞云大街到龙泉机场,大约四十公里。

但现在的路,从市委市政府到龙泉机场,大约得七十多公里,几乎要多绕一半的路程。

打通这条路历任政府设想筹划了好多年,但一直没能实施。

这条路叫龙飞大道。

龙兴市是个地级市,全市四区八县,人口八百多万,市城区人口四百七十多万。四百七十多万人口的一个城市,市中心城区全部面积却不到三百平方公里。整个市区被两座大山紧紧箍在一条狭长的地带里,再也无法拓展。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不管人口如何增长,城区如何扩大,就这么一直在这个山窝里打转,城市建设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在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的今天,市委市政府明白,龙兴市要发展,现在就只有一条路,也就是必须下决心打开这条通往龙泉机场的路。

龙泉机场其实也只是图纸上的机场。这个机场由于龙飞大道工程没有付诸实施,机场的兴建也只是在谋划之中,连最为关键的机场征地规划都还没有开始。也就是说,钱早就筹集到手了,方案也早就定下来了,就是还没找到干事的人。

龙泉机场附近十五公里处还有一家龙泉宾馆,也是龙兴市唯一一家园林式的五星级宾馆。龙泉宾馆近旁的龙泉寺,是一座具有三千年历史的国家一级保护寺院。最关键的是,龙泉宾馆向外,就是一马平川,古称六百里龙兴平原。龙泉宾馆不远处,又是三条高速公路的会合处。而龙飞大道的另一端,则是龙兴市五所高校新校区的建设工地,这个高校新区的建设也是刚刚起步。所以龙兴市打通贯穿市区两端、直通龙泉机场的龙飞大道,也就成了龙兴市市政建设、经济建设、社会建设、文化建设包括科技建设的最大关键所在。

尤其是龙兴市的城市改造,也首先必须打通这条路,才有可能快速地推进并向外拓展。

一句话,就是要把横贯市区的这条已经无法适应当下发展格局的老路,拓宽成一条新路;把原本只有两车道的一条弯路窄路,修成十车道的一条中心大路。打通了,就把整个龙兴市的城市建设全部打活了,打开了。这条沿着龙兴河、横贯市中心的龙飞大道打通了,制约龙兴市的交通问题、规划问题、环保问题等,也就能着手解决了。打通了这条路,整个市区的面貌也将会得到极大改善。困扰多年的城市布局就会化险为夷,绝处逢生,一切均可重新布局,重新规划,外资会大笔跟进,城建会快速发展,这座千年老城,随着这条路的修通,很快就会展现出新的勃勃生机和发展前景。

这是整个龙兴市迫在眉睫的头等大事,市委市政府研究了整整一个星期,最终由市委常委会决定、省委批准,破格提拔、抽调吴浙县县长辛一飞任龙兴市委常委、副市长,主管城建。一句话,就是直接点将,让辛一飞负责打通这条龙飞大道。

 

吴浙县县长辛一飞听到这个消息时,有点发愣。

辛一飞今年五十三岁,按他这个岁数,还待在县长这个位置上,也就意味着他已经过了提拔的年龄,升职的事他早已不想了。

这些年,在基层干部眼里,干部提拔已经成了一件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不仅要层层考察,而且还要层层推荐。前前后后,还得经过六方面共十七八项调查,才能初步过关。提拔一个干部,差不多得折腾几个月。

但这一次,却一反常态,在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竟然连跳三级,由县长越过县委书记,直接提拔为副市长,而且还成了市委常委。

这在龙兴市甚至全省近年来干部提拔的历史上,几乎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上午十点多接到通知,下午刚过两点,辛一飞就到了龙兴市委书记田震的办公室。一百多公里的路,刨去吃饭,总共两个多小时。

田震在学校时是体育健将,中学大学都是篮球队长。人高马大,嗓门粗壮,行事果断。见到辛一飞,开门见山,不拐弯也没客套:“老辛啊,这次任命,市委考虑再三,还是觉得你合适。”田震比辛一飞小四岁,所以就叫辛一飞“老辛”。但田震是省委常委,副省级干部,说话自然是居高临下,直来直去:“你也清楚,临阵点将,是有硬仗要打,这个提拔对你来说,只是个苦差使。”

辛一飞有点踌躇不安地说:“田书记,吴浙县我手头还有几个工程没干完,再给我半年时间就差不多了……”

田震摆摆手:“县里的事情就不要考虑了,现在你马上得考虑市里的事。龙兴市的市政建设,已经不能再拖了。这么急着把你调过来,就是时间太紧迫,不能再等了。省里已经定了,明年国庆节,要在龙兴市召开首届国际矿业博览会,我算了算,从马上开始准备到博览会召开,满打满算也不到一年五个月的时间。考虑到市里的情况,我们已经没时间患得患失了,一句话,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不就是要打通那条路吗?”辛一飞似乎是明知故问。

“以这个为主,其他的也不能误了。”田震直直地看了辛一飞一眼。

“我干不了。”辛一飞没看田震,嗓音不大,像石头似的回了这么一句话。

田震愣了一下,死死地盯着辛一飞,良久,也嗓音不高,却不容置疑:“你别想给我讲什么条件。干得了得干,干不了也得干!你现在马上就是市委常委了,一条绳上的蚂蚱,我跑不了,你也别想跑!”

“再没人选了吗?明年换届我去人大政协干个闲职就可以了。现在的工作不好干,我真不想干。”

“你想得美!”田震毫不客气,“先打通这条路,还有机场和高校新区,都得接着干。人选多的是,但现在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辛一飞好像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个结果,低着头想了想,有些发蔫地说:“那也得有个交接有个熟悉过程吧,怎么着不也得十天半月的?”

“没有那么多时间,一天时间报到,两天时间交接,过几天人大常委会再正式表决通过就全部到位。明天就以市委常委名义开始介入工作,县里的工作我已经给你们书记说了,一切暂时由他代理。”田震说到这里已经站了起来,“你现在就到李市长那里去,具体怎么办,李市长都会告诉你。好了,我再告诉你一遍,没时间了,这条路要是不能按时打通,到时候只能拿你是问。”

辛一飞也没再说什么,看了一眼田震,然后低着头就往外走。

瞅着辛一飞的背影,田震又说了一句:“老辛你放心,市委市政府会全力支持你。”

辛一飞没吭声,也没转身。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46.8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