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白雪公主的简历
白雪公主的简历


白雪公主的简历

作  者:陈丹燕 著

出 版 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7月

定  价:59.00

I S B N :9787533960742

所属分类: 小说  >  情感/家庭/婚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白雪公主的简历》是作家陈丹燕的蕞新实验长篇小说作品,一部充分发挥图与文的想象功能,在空间和时间上多层次开放的立体长篇小说。

  小说分为“悬丝”“镜子”“蛇果”三个部分,分别带出以本、张洁、梅为主角的三段中年人的故事,每一个故事又枝蔓开“盗梦空间”式的多重子叙事线索,这些线索好似特写镜头一般把每一个主角的境遇、感情、心理以及与周围人的关系等种种细节展示出来。作者还将小说语言与自己平日里所拍摄的照片融合在一起,让虚构的书写在可触可感的空间氛围里拥有了真实的温度。在反复描摹的对“物”的寄托中,在哀伤的中年况味里,在对旧时光的凝视之下,读者或许会迷失在陈丹燕精心搭建的“盗梦空间”之中。


TOP作者简介

  陈丹燕,作家,当代都市文化的代言人,中国作家中率先去到国外的背包客,创作领域覆盖儿童文学、都市文学、非虚构纪实创作以及漫游世界的行旅文学,近来开始电影制作。主要作品有 “陈丹燕旅行汇系列”( 《我的旅行哲学》《驰想日——〈尤利西斯〉地理阅读》《捕梦之乡——〈哈扎尔辞典〉地理阅读》《去北地,再去北地》等);“上海系列”(《上海的风花雪月》《上海的金枝玉叶》《上海的红颜遗事》)。2016年11月,因关于塞尔维亚的旅行写作和作家电影,被塞尔维亚旅游局任命为“塞尔维亚旅游形象大使”。2017年,《捕梦之乡——〈哈扎尔辞典〉地理阅读》获得中国单向街书店文学奖的年度旅行写作奖,同年获得塞尔维亚国家旅游局颁发的特别贡献大奖。她拍摄的作家旅行电影《萨瓦流淌的方向》成为中国与塞尔维亚两国初次合拍的电影。


TOP目录

003 Chapter 1 悬丝

Zoom 1

011 a. 城堡杀妻

057 b. 灵感

Zoom 2

075 a. 白雪公主

105 b. 浮士德的时间

123Chapter 2 镜子

141 真话

175 Chapter 3 蛇果

Zoom 1

203 表姐书

Zoom 2

231 保罗书

Zoom 3

251 由美子书


TOP书摘

第二章 镜子

  卧室里,印刷着绿色藤蔓的墙纸现在看来工艺粗糙,从墙纸背面,隐约能看到一摊墙壁里洇出的、发黑的霉印子。青青想起来,那还是一九八一年夏天长江流域那场连绵几个星期的大暴雨留下的。当时她和张洁张维姐妹都还未出阁,是从小楼上楼下住着的邻居。这四十年代盖的老房子,经不住连绵暴雨的冲刷,从青青家卧室的屋顶开始漏雨,然后透过木衬档早已腐坏、一走路便吱嘎作响的地板,顺着墙壁,洇到楼下张家的卧室墙上。张洁心疼得要命,用电吹风对着墙吹了整整一晚上。这墙纸本是为迎接张家妈妈手术回家,张家两姐妹专门铺的。她们要冲冲喜。六月才铺上,八月墙纸就被天灾弄污,可真是个坏兆头啊。

  时隔许多年。

  现在,与张家妈妈当年一模一样的草药,一样苦涩辛辣的暖湿白汽,浩浩荡荡,正乌云般沉沉压过年久失修、墙壁斑驳开裂的门厅,涌入卧室,向露台散去。青青的心,在被草药气味复活的记忆里打了一个哆嗦。

张家妈妈的蝴蝶牌手动缝纫机放在铺着黑白两色小马赛克的露台上。

  小时候,张家姐妹夏天穿的居家衣裙,甚至平时上学穿的半截裙,都是张家妈妈的手艺,甚至青青的一两件白衬衣也是她帮忙做的。张家妈妈喜欢将缝纫机搬到露台上干活,那里天光明亮。缝纫机咔嗒咔嗒的声音,就传进青青家开着的窗里。从窗口望下去,四十年代的马赛克是六角形的,看上去比现在的正方形精致,但要单薄些,贝壳似的。张洁蓝色小碎花的无袖睡裙,在张家妈妈白皙的双手中转来转去,她正在给新裙子包一道斜纹领口。明亮的阳光照耀着露台,蓝色小碎花的新布里,移动着张家妈妈白薄灵巧的尖尖十指。那是

  一九七六年。

  现在想起来,好像在梦里看见的那样具体,然而不真。

  现在,那蝴蝶牌的缝纫机已经被拿来当了花架子。

  青青在露台上方的天空里迎面看到一朵云。那朵又大又厚的云,带着一缕阳光反射的淡橘色,沉静而突兀地浮在空中。好像一只《格林童话》插图中撑开的蘑菇,一只凡尔纳小说里的热气球,一朵在广岛爆炸的原子弹的蘑菇云,一棵剥掉了叶子的白花菜,或者健康杂志上介绍的、在春天时呈几何状繁殖的癌肿。

  张洁在那朵云下仰面躺着,高高跷着二郎腿。

  张洁在看云。在澳大利亚半辈子,人人都叫她May,如今又恢复叫张洁了。她能感到时间在她身上像车轮一样滚了过去。

 

  张洁对青青感叹,真不相信,云只是水分子在光的作用下,一种看得见却摸不到的非实体。还记得这话是谁说的?

老头子!她们俩同时说出初中时化学老师的绰号,然后笑了。

  张洁的笑声还是从前一样在嗓子里滚来滚去,带着小时候生过敏性哮喘的那种呼噜噜的声音。青青心里一松,张洁还笑得出声来!

  过来看。张洁招呼青青。

  青青过去,也靠在长沙发上。

  躺着看天,看云在天上跑,那还是她们小时候在夏天做的事。云迎面跑过的时候,好像房子要倒似的。现在,视觉上的错觉又真实地回到面前。这才让人察觉,时光已过去了许多。

  小时候,我们躺在我家天井里看云,一直害怕你家的房间会倒下来压死我们,还记得吗?

青青连连称是。她以为自己早忘了。天还是一样蓝。云也是同样的厚实,又白,像诗歌一样充满了莫以名状的庞大感情。那时她们还从没见过羊群,所以从来没想到过,云会像草原上的羊群。那朵云好像一床刚从被套里褪出来、在床尾堆做一团的丝绵被。可当它缓缓掠

  过树梢时,却渐渐变得更像一尊穿白袍的观音菩萨,象牙雕的,放在睡房里的玻璃书架中。

  “云只是水分子在光的作用下,产生的一种看得见,却摸不到的非实体。”时间证明了化学老师当年在解释一朵云时具有的哲学性。只是一个人要等到有足够的阅历,才会理解十五岁时学到的东西。青青想,张洁从来功课很好,当时还是化学课代表,不知现在,她可更深地理解了那时学到的东西。

  青青,青青,张洁叫青青,你父母都好?

  都好。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胶订

页  数:257

印  次:1

版  次:1

开  本:32

纸  张:轻型纸

加载页面用时:46.7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