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通向巴塔耶
通向巴塔耶


通向巴塔耶

作  者:张生 著

出 版 社:南京大学出版社

丛 书:守望者

出版时间:2020年07月

定  价:62.00

I S B N :9787305230271

所属分类: 哲学•宗教  >  西方哲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一本通向乔治?巴塔耶思想迷宫的入门指南。

  通往巴塔耶,重申人的价值。透视巴塔耶思想,重申生命体验的延展与美妙。

  巴塔耶,20世纪法国重要思想家。杂糅尼采、科耶夫、黑格尔、萨德、弗洛伊德等哲学家思想;启迪了福柯、德里达、让-鲍德里亚等,被誉为“后现代的思想策源地之一”。

  本书从巴塔耶思想的三个核心概念“耗尽”“色情”与“至尊性”出发,深入研究他在普遍经济学、政治哲学、人类学、文艺等方面的思想,梳理出其庞杂思想的基本架构及彼此间的内在关联,为研究者提供理论视角;同时,为初窥门径者绘制思想迷宫指南。

 

TOP作者简介

  张生,作家、学者。曾先后就读于华中师范大学及南京大学,获博士学位。1994年至2007年间任教于上海交通大学。曾在UCSD、UCSB任访问学者,现为同济大学中文系教授,文艺美学专业博士生导师,现主要从事法国理论研究与文学创作。

  译有丹尼·卡瓦拉罗 《文化理论关键词》(合译)、朱迪斯·巴特勒《权力的精神生活》、让·波德里亚《美国》、布罗茨基《水印 : 魂系威尼斯》、黄哲伦《蝴蝶君》等;创作长篇小说《白云千里万里》《十年灯》《忽快忽慢的旅程》等,短篇小说集《乘灰狗旅行》等,专著《时代的万华镜:从<现代>看20世纪30年代中国文学的现代性》等。

   

 

 

 

TOP目录

绪言                                                

 第一节  黑格尔的启迪:从寻求承认到成为至尊     

 第二节  尼采的激励:从权力意志到机运意志       

第一章  巴塔耶的耗尽思想:花费、耗尽与普遍经济学   

 第一节  “花费”及其秘密                       

 第二节   从普遍经济学到普遍历史                

 第三节   苏联的工业化与美国的马歇尔计划       

第二章  巴塔耶的色情思想:色情、禁忌与越界          

 第一节  色情的概念                             

 第二节  色情的生产                             

 第三节  越界的理论                             

第三章  巴塔耶的至尊性思想:至尊、至尊性与国家批判 

 第一节  至尊与至尊性                           

 第二节  至尊性的国家批判之一:封建制度         

 第三节  至尊性的国家批判之二:资本主义         

 第四节  至尊性的国家批判之三:社会主义          

第四章  巴塔耶的文艺思想:孩童、献祭与共通          

 第一节  眼睛的故事                             

 第二节  何为作家,抑或何为诗人?               

 第三节  文学与恶                               

 第四节 艺术与梵高                              

第五章  巴塔耶及其他:启蒙、罗兰?巴特与鲍德里亚   

 第一节  超越启蒙,敢于非知                     

 第二节  是罗兰?巴特,还是巴塔耶?巴特?        

 第三节  鲍德里亚的大写的“花费”               

 

参考文献

法汉术语对照

后记

 

TOP书摘

绪 言

  在我们这个时代,法国思想家乔治·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1897—1962)很可能被看成一个谜一样的人。从他的职业来看,终其一生,他都只是个不起眼的图书管理员。可就像很多图书管理员都心有旁骛一样,他实际上还是个色情小说家和诗人。同时,他也是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所从事的学术研究横跨多个学科,从纹章学、人类学、社会学、经济学,到哲学、宗教、艺术都留下了自己的痕迹。对于这样一个人,或许我们只能冠之以“思想家”的称号。尽管他生前并没有享受到这个名头,但从20世纪后期起,随着法国的福柯、罗兰·巴特、德里达、鲍德里亚、让吕克·南希,德国的哈贝马斯,意大利的阿甘本,以及美国的苏珊·桑塔格等人对其思想的推介,他逐渐受到人们的重视,并开始产生越来越重要的影响。今天,甚至有人称其为“后现代主义之父”。

  巴塔耶于1897年9月10日生于法国多姆山省的比隆,四岁时举家迁居兰斯。1916年,他曾参军入伍,但第二年即因肺结核退伍。1918年11月他进入国立文献学校就读。这所学校虽为培养图书和档案管理人员而设,却专注于在历史以及古文献方面对学生进行训练,巴塔耶对历史、人类学的兴趣在这里得到了良好的培养。1922年6月,他毕业后至国立图书馆任管理员。从此,直至1962年7月8日去世,他的生命几乎都是在图书馆员这个岗位上度过的。这会让人想当然地以为他的生活和思想就像图书馆的一排排书架一样井井有条,事实上完全相反。巴塔耶交游广泛,并热衷于发起和参加各种学术及文艺活动。1924年,巴塔耶与作家米歇尔·莱里斯、画家安德烈·马松相识,后又与安德烈·布勒东等人成为朋友,立即被卷入超现实主义运动。但后来因他与布勒东观点不同,两人不欢而散。布勒东1930年在《第二次超现实主义宣言》中公开对巴塔耶进行了刻薄的嘲讽:

  应当指出:巴塔耶先生疯狂地滥用形容词,诸如:污秽的、年迈的、熏臭的、肮脏的、高高兴兴的、烂污的,等等。而这些词不仅不能帮助他诋毁他所不能容忍的一种状态,而且还非常含情脉脉地道出了他的情趣之所在。……他在白天的时间里,以图书馆馆员(大家知道,他在国立图书馆充任此职)的身份,用谨小慎微的手指,查阅古旧的,有时是可爱的手稿。到了夜晚,他便大量吞食污秽不堪的东西,然后他又按照自己的形象,要使这些手稿也充斥着污物。

  巴塔耶当然对此也不以为然,他认为布勒东脑子进了水。而其实,这一切是因为1929年巴塔耶担任新创刊的《文献》(Documents)杂志的主编,团结了一批对超现实主义及布勒东有意见的人,并在杂志上发文批评后者。他20世纪40年代又和萨特爆发过同样激烈的争吵。但巴塔耶并不因此而偃旗息鼓,他紧接着参与和创办了《社会批评》(La Critique sociale)以及《阿赛法尔》(Acéphale)等杂志。1937年,巴塔耶和朋友还创办了社会学学院。1946年他创办了《批评》(Critique)杂志。他的个人生活同样充满了喧嚣,因其早年为了进行一种越界体验,经常涉足色情场所,其妻西尔维娅·玛克丽怒而与其分手,后来西尔维娅嫁给了拉康。这或许是拉康几乎不在自己的著作中提起巴塔耶名字的原因,虽然他们曾一起在科耶夫的黑格尔研讨课堂上同窗共读过。1939年他与丹尼丝·霍兰同居,1943年两人分手后,后者又成为布朗肖的情人。可想而知,对巴塔耶来说,这并不意味着他感情生活的结束。

  当然,巴塔耶最主要还是通过自己的著述对同时代和后来的人发挥着作用。他勤于写作,从1928年他以笔名出版小说《眼睛的故事》开始,一直到1962年去世前不久出版的最后一本著作《爱神之泪》,始终没有停下自己手中的笔。而在他身后,伽利玛出版社推出了他的12卷本的厚厚的全集。即便如此,还有许多文章没有收入全集。因此,1992年,米歇尔·索亚所撰写的权威的巴塔耶传记的名字即为“在著述中死亡”(La mort  luvre)。

  就像情感生活一样,他思想的形成也相当丰富与驳杂。概而言之,他思想的来源主要有三个方面,即哲学、人类学与社会学,以及文学。首先在哲学方面,柏格森、尼采与黑格尔的思想对他影响最大。1920年9月,他前往伦敦查阅资料时与亨利·柏格森结识。他特地在与其共进晚餐前阅读了后者的《笑》,虽然柏格森的研究让他失望,柏格森对笑的思考却成为他学习哲学的契机,“但是这个问题——笑被隐藏的意义——从那时起在我眼中就成了关键的问题(与高兴的、亲密的笑相联系,我立即感到我被它缠住了),它是我将不惜任何代价要解开的谜(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本身,将会解决一切)”Georges Bataille,LExpérience intérieure,Paris: Gallimard, 1954, p.80.。柏格森的思想也就因此成了他进入哲学领域的敲门砖。虽然柏格森对笑的解释不能让他接受,但柏格森对意识的绵延、内在的生命体验以及时间性的强调深深地影响了他,使其把对人的主体的内在体验放在了理论的核心位置。

  1922年,他阅读了尼采的《超善恶》,感叹尼采已经写出了自己的思想,从此他对尼采著作的阅读就再也没有停止过。而尼采的思想自此也逐渐渗入他的思想的每一个角落。1923年,他又结识了列奥·舍斯托夫,并在其指导下进一步阅读尼采、帕斯卡尔、克尔凯郭尔、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人的著作。这其中,帕斯卡尔对巴塔耶的影响主要在他对笛卡尔的理性主义的怀疑上,“在笛卡尔高扬理性,开创理性主义和科学的时代之时,帕斯卡尔敏锐地看出了理性的局限和科学的无能,强调了直觉、感情和本能等非理性因素的作用,一方面克服笛卡尔的理性独断论,另一方面要建立笛卡尔哲学力所不及的关于人的哲学,并且将哲学和宗教联系起来,为基督教做辩护”。显然,巴塔耶虽然也对“直觉、感情和本能等非理性因素”青睐有加,却并未像帕斯卡尔那样为基督教辩护,而是将其摒弃。这也可看出对巴塔耶影响更深的是尼采。他与舍斯托夫一起将后者的《托尔斯泰与尼采学说中的善》翻译成法文。尼采对基督教道德的批评,对理性与科学的质疑,对希腊罗马思想的推崇,让他过往的思想也渐渐发生了动摇,他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天主教信仰。而正是因为尼采的影响,巴塔耶继承了其反“犹太基督”(JudeoChristian)的传统,而接受了“希腊罗马”(GrecoRoman)传统。 但他比尼采走得更远,因为他更多地从“希腊罗马”传统之前的原始社会汲取思想,形成了他的理论的基本精神走向。尼采曾认为自己是一个重大奥秘的发现者,那就是把希腊思想理解为代表理性和节制的阿波罗与散发着挥霍气息的狄奥尼索斯的冲突及互补,特别是对后者的发现启发了巴塔耶的花费(dépence,也有人译为“耗费”)思想,“我是第一人,为理解那较为古老的,仍然丰盛甚至充溢而出的希腊本能,而认真看待那名为狄奥尼索斯的奇妙现象:这唯独从力的过剩出发才能得到解释”。这就是酒神狄奥尼索斯的“力的过剩”的现象,而从巴塔耶的理论的双重性可以看出尼采的这方面影响,诸如生产与花费、积蓄与耗尽,其背后就是尼采的狄奥尼索斯和阿波罗的对立与协调。阿波罗或生产赋予事物理性与秩序,而狄奥尼索斯或花费让人迷醉和越界。

  当然,他在哲学学习上所迈出的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在1934年起参加的由科耶夫组织的黑格尔研讨班,他在这个班上的同学日后大都成为法国思想界和文化界的重要人物,如雷蒙·阿隆、拉康、梅洛庞蒂、艾瑞克·韦伊、雷蒙·格诺、罗杰·盖洛等。在科耶夫长达六个学年的讲座中,巴塔耶注册听讲了三次,而其他几次他也同样参加。虽然之前巴塔耶已经看过黑格尔的《历史哲学》等书,可科耶夫对黑格尔《精神现象学》的解读还是不可抗拒地吸引了他,使他得以将黑格尔的主奴关系改换成自己的至尊性概念的框架。

  其次,是巴塔耶对人类学与社会学的学习。这其中最为重要的是马赛尔·莫斯关于“礼物”的思想。1925年,巴塔耶就开始阅读莫斯的著作,并去听他的授课。正是受莫斯在《礼物》一书中研究的北美原始部落的“夸富宴”现象的启发,他得以在1933年发表了《花费的概念》,这篇文章被认为是其一生中最重要的一篇论文。他指出人类的消费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为了自我生存的需要所从事的生产性的消费活动;另一部分是用于非生产性的消费活动,这就是花费的概念。正是以此为基础,巴塔耶结合自己对马克思的研究,大胆颠倒了其关于生产与消费的关系,以资源或能量的消费而不是生产来考察人及社会存在的样式,从而建立了自己的“普遍经济学”。哈贝马斯则将巴塔耶这一思想的产生主要归于马克思的影响:

  早在1933年初,巴塔耶就发表了一篇讨论浪费概念的文章,从中可以看到其带有摩尼教色彩的历史哲学轮廓。作为共产主义者,巴塔耶的活动范围是马克思主义实践哲学:劳动,即社会生产,是人类特有的一种再生产模式。起初,巴塔耶完全是用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的观点来描述现代阶级对立。

  虽然哈贝马斯的这个看法并不完全正确,但也的确可以说明巴塔耶对马克思有着比较深入的理解。当然,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也给他提供了思考资本主义社会性质的参照物。列维斯特劳斯的《亲缘关系的基本结构》等书对于原始部落的婚姻及乱伦的讨论,以及弗洛伊德的《图腾与禁忌》等也激发了巴塔耶对色情及越界问题的深入思考。此外,涂尔干等人的著作也为巴塔耶的相关思想提供了借鉴。

  再次就是文学对巴塔耶的影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对于哲学、人类学与社会学,文学对巴塔耶的影响更深。因为他正式出版的第一部完整的作品就是小说,即1928年的《眼睛的故事》。虽然这部作品日后给巴塔耶带来了色情作家的盛名,但在当时却乏人问津,因为该书的情节怪诞不经,充满暴力与布勒东所说的大量的“污秽不堪的东西”,让人闻之色变。巴塔耶出版此书时用的是笔名。而实际上,这本书是巴塔耶在对其进行精神分析治疗的医生的建议下写出来的,所以文学对他而言不仅仅是一种表达的手段,还是一种进行自我治疗的手段。他阅读陀思妥耶夫斯、卡夫卡、萨德、普鲁斯特、海明威等众多作家的作品,也写下了《眼睛的故事》《天空之蓝》《爱华妲夫人》等小说,以及大量的散文与诗歌等。其实,除了少量的文章外,他的大部分的著作都可称为散文。他的写作并不遵循严格的逻辑推理,与尼采的片段式、格言式的写作风格近似,在行文中他不时夹杂自己的抒情与感慨、沉思与断想,文风活泼生动。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408

印  次:1

版  次:1

开  本:32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31.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