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装饰的法则(精装)
装饰的法则(精装)


装饰的法则(精装)

作  者:[英]欧文·琼斯 著

译  者:徐恒迦,黄溪鸿

出 版 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7月

定  价:98.00

I S B N :9787559447487

所属分类: 艺术与摄影  >  艺术理论与评论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装饰的法则》是人类设计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巨著。本书首次出版于1856年,作者是当时的先锋设计师欧文?琼斯。丰富的插图(112帧图版,逾2000种图案)、对各种文化深刻全面的考察(20种地域文化)以及独到的37条设计基本原理,是本书的三大卖点。

  琼斯曾在欧洲和近东地区广泛游历,对大量不同风格的装饰艺术作品展开了全面细致的研究。他的研究范围涵盖古埃及、古希腊、中国直至意大利文艺复兴的作品。他把这种观察所得运用到设计实践中,从而推动了西方艺术设计的革命,同时也为设计师们指明了一条正确的创新之道,奠定了其在西方设计史上不可取代的地位。

 

TOP作者简介

  欧文·琼斯生于英国伦敦,著名建筑师、设计师。19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设计理论者,首次提出了现代色彩理论,其关于平面图案和装饰的理论仍启迪着当代设计者。曾就读于英国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19世纪50年代任教于伦敦南肯辛顿设计学院,1851年世界工业博览会建筑师之一,1852年新水晶宫设计总监。

 

TOP目录

前言

第一章 原始部落装饰

第二章 埃及装饰

第三章 亚述和波斯装饰

第四章 希腊装饰

第五章 庞贝装饰

第六章 罗马装饰

第七章 拜占庭装饰

第八章 阿拉伯装饰(以开罗地区为例)

第九章 土耳其装饰

第十章 摩尔式装饰(以亚罕布拉宫为例)

第十一章 波斯伊斯兰装饰

第十二章 印度装饰(以1851 年和1855 年的万国工业博览会为例)

第十三章 印度教装饰

第十四章 中国装饰

第十五章 凯尔特装饰

第十六章 中世纪装饰

第十七章 文艺复兴装饰

第十八章 伊丽莎白时期装饰

第十九章 意大利装饰

第二十章 自然花叶装饰

 

TOP书摘

  无论在哪朝哪代,英伦诸岛居住者的艺术作品都自成一派,尽显风流。不仅当代英国艺术独树一帜,我们遥远的祖先也留下了优秀的作品。建筑艺术方面,巨大的德鲁伊教神庙仍旧让人叹为观止,稍后的年代里屹立起的巨型十字碑,时有30 英尺高,雕工精细,装饰独特,古老石刻精妙的工艺与新宗教思潮的渗透浑然一体。

  我们拥有的最早建筑与装饰遗存(数量远超我们想象)与早期基督教的到来关系密切,我们在致力于探寻凯尔特艺术的历史与独特气质时,宗教是不能回避的问题。尽管它具备了浓郁的民族特色,在装饰艺术史中有着与其他民族一样的地位,但迄今为止尚未有人对凯尔特艺术做过系统的介绍。

  1. 历史证据。对于基督教传到大不列颠的精确路径,历史学家众说纷纭,我们并不试图去理清其中脉络,但我们有充足的证据证明,早在圣奥古斯丁(St. Augustine)于596 年抵达之前基督教早已存在,并且在某些重要教义上,古老的不列颠宗教人士与教皇格里高利一世(St. Gregory the Great)派遣的传教士有很大分歧。这个结论完全是根据存世的艺术文献得出的。教皇曾将不同的圣经版本传入英国,其中有两份被保留下来:一份收于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另一份藏在剑桥大学基督圣体学院图书馆。它们是福音书的两个版本,用意大利语写就,用了当时意大利流行的安瑟尔圆体字,不加装饰。每篇福音的首字母与正文字体基本没有区别,头一两行会用红色墨水书写;每一部福音书前会有传道者的肖像(只有路加的肖像留存下来),肖像里的传道者在圆形拱门下正襟危坐,拱门由大理石柱撑起并带有经典的叶饰纹样。除此之外,所有古老的意大利手抄本都完全不带任何装饰。

  英伦诸岛上的古代手抄本则全然不同。它们是支持凯尔特装饰艺术独立发源的证据所在,关于这些珍贵手稿的年代也备受质疑,所以我们有必要深入古文字学的细节去一探究竟,来证明它的古老与宝贵。诚然,这些手抄本未曾载有年代信息,但有抄写者在某些抄本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正好帮助我们确认并锁定这些经卷的年代。通过这种方法,我们可以判断圣科伦巴(St. Columba)的手迹《圣科伦巴福音书》,Mac Nathi 抄写的《迪马福音书》,Mac Regol 抄写的《博德利福音书》,以及《阿马书卷》(the Bookof Armagh),都完成于9 世纪或更早的时候。此外,我们还可以从大英博物馆和其他图书馆丰富的盎格鲁- 撒克逊宪章收藏中,找到证据证明这些经卷誊写于7 世纪下半叶到诺曼人征服英格兰时期。尽管如阿瑟尔(Astle)所描述,“比起同时代的其他作品,这些文本一般用更自由随意的文风写就,但它们和同时代书籍有着相似的特征,可以相互印证。”当我们将《科顿手稿韦斯帕西安卷》A1 部分,即《圣奥古斯都的圣咏经》,与670 年的《东撒克逊赛比国王宪章》,或679 年肯特国王Lotharius 在瑞卡弗写就的宪章,769年的《埃塞尔巴德宪章》《博德利福音书》或《圣查德福音书》相互比较,我们就会发现手抄本与宪章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证明凯尔特手抄本历史悠久的另一个证据,是它们确实被爱尔兰和盎格鲁- 撒克逊传教士带到了世界各地,并在当地留存下来。历史上,英国人在欧洲各地建立了大量修道院。例如瑞士的圣高尔(St. Gall)修道院,就是以爱尔兰人圣高尔的名字命名,不仅如此,修道院所在的行政区也以他的名字命名。这座修道院所收藏的宗教典籍被转移至公共图书馆中,其中不乏一些欧洲最古老的手抄本,包括大量来自英国的精美卷宗的残片,它们被当作创建者的遗物顶礼膜拜。同样,《圣博尼费斯福音书》(Gospels of St. Boniface)仍旧被当作宗教圣物珍藏在福尔达(Fulda);还有从爱尔兰人圣基利安(St.Kilian)的墓中发现的《弗兰科尼亚使徒书》,上面血迹斑斑,依然存放在维尔茨堡(Wurtzburgh),每年都会在他的殉道纪念日摆放于大教堂的祭坛之上。

  所有这些在英伦诸岛上写就的手抄本,都被证明是9 世纪之前的作品,它们展现了与其他民族截然不同的装饰特征,爱尔兰或盎格鲁- 撒克逊的传教士把这些装饰风格带到了所经之处,有的融入了当地装饰艺术。尽管我们认为这些装饰风格主要来自早期的手抄本,但说其源于同时代金属艺术与石刻艺术也不为过;这些艺术在很多时候与手抄本极其相似,所以我们可以断言,不同品类的装饰设计可以出自同一位设计师之手。当我们在欣赏巨大的十字碑时,就好似在用放大镜欣赏一页手绘的卷宗。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印  次:1

版  次:1

开  本:16开

纸  张:纯质纸

加载页面用时:46.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