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话语如刀:西方知识暴力的历史
话语如刀:西方知识暴力的历史


话语如刀:西方知识暴力的历史

作  者:[法] 樊尚·阿祖莱,帕特里克·布舍龙 著

译  者:王吉会 李淑蕾

出 版 社:中央编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

定  价:98.00

I S B N :9787511734198

所属分类: 文化  >  文化史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本书是从横纵两个侧面对西方语言暴力进行的分析,分为五部分,汇编20余位法国学者的文章。

  全书中心词是知识分子的暴力,但这不是简单的学术之争,情况非常复杂,主要围绕以下几个方面来表述:

  知识分子通过语言暴力进入某个知识群体圈子,扬名立万,击败权威,为此他们在语言使用和表达形式方面不惜哗众取宠。

  知识分子矛盾的地位问题:他们自恃博学而自我感觉居高临下,不同于蒙氓;他们往往不满足于文字、学术层面的一争高下,而会积极参与到社会斗争中,完成从思想理论的设计者到社会变革的实践者的转变,甚至对其他知识分子进行攻击迫害。

  他们对当权者既抱有批判的态度,又心存主动结交的心思。而其介入政治的目的往往首先是打击学界的同行。因而当权者往往乐于鼓动他们之间的争论、笔战,以此为借口介入知识圈子,名正言顺地去为知识领域制定规则。

 

TOP作者简介

  樊尚·阿祖莱(Vincent AZOULAY):巴黎东马恩-拉瓦勒大学希腊历史讲师,目前致力于研究古雅典时期的政治及礼仪文化。2004 年发表著作《色诺芬以及权力的特设:从领导力到超凡的能力》。

  帕特里克·布舍龙(Patrick BOUCHERON):巴黎第一大学中世纪历史讲师及法国学术研究院的成员。中世纪意大利城市与政治方面的专家,同时也是认识论及历史写作方面的专家。

 

TOP目录

引言 知识暴力:历史新主题

樊尚.阿祖莱

帕特里克.布舍龙 001

 

第一部分 知识分子想象的战士 031

文艺复兴时期的剑术与学术争斗中的语言

帕斯卡尔.布里瓦斯特 032

将作家们排成战斗队形:17世纪知识分子的关系中出现战士幻想的关键问题

尼古拉.沙皮拉 043

武器的选择:让.卡瓦耶和让.科塞的抵抗性介入活动

法比耶娜.费代里尼 056

 

第二部分 争论的变形计 073

托马斯.阿奎那对决布拉班特的西格尔,1270年:争论的编年史

贝内迪克特.塞尔 074

人文主义是一种论战主义吗?——关于彼特拉克的《抨击》

艾蒂安.昂埃姆 093

教士的镜子:宗教战争(1560—1574)之初天主教和新教改革派之间的神学争论

热雷米.福阿 107

附录 新教教徒和天主教教徒的辩论(1561—1572) 124

博士们的争论:索卡尔事件中启发性的违抗与暴力(1996—2005)

洛朗-亨利.维尼奥 126

 

第三部分 吵闹与争论,知识分子身份认同的基础 149

作为基础的暴力?——对旧制度下自由思想身份认同源头的考验

斯蒂凡娜.范达姆 150

皮埃尔.波姆的诉讼案:18世纪一场医学争论中凸显的职业合法性与论战暴力问题

亚历山大.旺热 170

革命中的知识暴力:科尔奈.迪拉威尔的斗争

让-吕克.沙佩 187

 

第四部分 雄辩家,神学家,知识分子:权威的暴力 203

击败对手:西塞罗修辞中演讲暴力的使用与限度

夏尔.盖兰 204

罗马帝国前一百年的演讲、揭露与审查

宴.里维耶尔 219

威严的演讲,权威的话语,隐藏的暴力:对拉昂的安塞尔姆语句的分析(1117)

塞德里克.吉罗 240

“听从良知,永不低头!”:亨利希.曼向德国人发出的号召(1933—1939)措辞激烈的命令性讲话

瓦莱丽.罗贝尔 254

皮埃尔.布迪厄和知识暴力

夏洛特.诺德曼 269

 

第五部分 对世界实施的暴力:理论化与规定 281

战斗的雄辩术:知识分子的论战以及伊索克拉底号召的暴力

樊尚.阿祖莱 282

11—12世纪西方知识暴力在教会中范例的形成

多米尼克.伊奥尼亚-普拉 302

15世纪小说对社会的谴责、揭发以及分类:对中世纪文学恶语形式的评述

帕特里克.布舍龙 312

脑力劳动与政治暴力:17世纪末法国的贵族制度的理论化

蒂纳.里巴尔 335

 

后记 对于暴力的社会认识的几点评注

贝尔纳.拉伊尔 352

作者简介 358

全书人名对照表(按照名姓的字母顺序排列) 362

 

TOP书摘

  贝尔纳.弗朗克的话被认为是对知识暴力的戏谑:文字能够置人于死地,但死亡轻如鸿毛,因为讥讽无法真正杀人。这些言论的作者之所以没有将象征性的死亡当成笑料,难道因为他们是研究旧时代的历史专家的缘故吗?情况或许并非如此,历史人类学家教我们认真对待虚构的身份和身体遭受损害的效率,而社会学也让我们研究象征性暴力制造苦难的方式,苦难可没有什么象征性可言。我们虽然是古代史和中世纪历史学家,但我们首先是历史的继承人,是我们自己的历史的继承人,历史要求我们永远不要混淆笔战和民众的战争、文学谋杀和集体屠杀。这也许就是贝尔纳.弗朗克笔下那个看似毫无价值的词所具有的重要性吧:没完没了的战后时期的重要性。

  所以本书尝试对“文字暴力”和“武力暴力”之间的关系既分隔,又衔接;既区分,又结合。有那么一代人,他们所受的政治教育常常来自对知识暴力甚至对真正的暴力抱有同情的教材及其作者。的确,法国哲学具有某种传统,对末世说情有独钟,喜欢粗暴地对待世界与普通意义。对很多人而言,抛弃这一激进的批评方式,转而采取一种表面看起来更加理性、更趋平和的批评方式,就意味着思想上的枯竭和屈从,正因为如此,任何寻求和平知识辩论的努力都会立即遭到质疑。我们可以寻找一种与这一知识传统分道扬镳的方式——该方式在历史研究领域广泛使用,有时会令僵化思想的维护者们目瞪口呆——同时并不抛弃传统思想的最宝贵遗产:知识暴力的信念不在于谩骂,而在于分类,它本来就存在于任何思想活动之中。

  但是在此应如何理解所谓的“知识暴力”呢?我们把这一并不确定的历史问题交给不同的历史学家,让他们去进行跨时代的集体思考,我们此举并无意把社会学构想的“成熟”概念引入旧时期去,更无意通过如此的转移期待获得什么因方法的时间错位而产生启发效果。这倒不是因为我们认为这一方法不合理,而是因为过去它在正常状态下根本行不通:知识暴力的概念对于当代历史而言并不比对古希腊历史更为恰当。所以,我们所要做的不是别的,只是要选取普通意义上的一个概念来研究,通过历史来让人研究。我们相信,与社会学领域的其他专家比较而言,历史学家虽然说不上更加胜任这一研究工作,却也不会有什么准备不充分之处。其他专家于是可以对历史学家委以重任,他们不是提供概念的人,而是激励者,能够广泛推动思考,以构建一个历史主题,而且还要充当他们各自领域的实践者。就是这样的认识论中的非暴力原则促使我们做出了这一选择,当然,我们也意识到了这一泰勒式的角色分配方法 ? 也许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的确,有人可能会援引如此的管理方式,硬性地区分资料研究者和意义研究者。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98

印  次:1

版  次:1

开  本:16

纸  张:纯质纸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