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四象
四象


四象

作  者:梁鸿

出 版 社:花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3月

定  价:35.00

I S B N :9787536090002

所属分类: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小说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四象》为著名作家梁鸿的全新长篇小说力作。“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河南邓州有一座古老乡村梁庄,梁庄蜿蜒的大河与茂密的黑林子之间是宁静的坟园。IT精英、梁庄第一个高材生韩孝先为何会返回梁庄逡巡在各处坟头?而在这里他遇见的三个生于不同年代的梁庄人,又带着什么样的目的与他相见?他们的交集牵引出梁庄一甲子的风云舒卷,指向的却是乡村与城市的精神现实。


TOP作者简介

  梁鸿:学者,作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出版有非虚构文学著作《出梁庄记》和《中国在梁庄》,学术著作《黄花苔与皂角树》《新启蒙话语建构》《外省笔记》《“灵光”的消逝》等,学术随笔集《历史与我的瞬间》,小说集《神圣家族》,长篇小说《梁光正的光》。

曾获“2013年度(首届)中国好书”奖,第十一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散文家”奖,第七届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2010年度人民文学奖”等多个奖项。


TOP目录

绿狮子

龙 葵

樱花瓣

四 象

野人参

一生二

苦 楝

血月亮

利涉大川

乌 鸦

元亨利贞

为空为虚

困于金车

合 欢

后 记


TOP书摘

绿狮子

  日头一跃出地面,则如着火。升至中空,焰火虚浮,则大地生机重回。延至傍晚,日头东落,凉气袭来,人倦怠,慢慢就睡过去了。

  日从西升,早炎午凉,春凋秋荣,冬温夏寒,陨霜不杀草,此悖乱之征。可年年如此,一甲子如此,也就如影随形,视而不见了。

  所有东西都掉到黑暗里了。我不怕。夜里我视线更好。我能辨到各式各样的黑。茅草的黑一条一条,毛茸茸的,扫得人心里一痒一痒,合欢树的黑一团一团,像云彩,将飞欲飞。从河坡往远看,是绵延的黑,无边无际,轻薄均匀,再往下看,是一条缓缓流动的、发亮的黑带。那就是大河了。我能根据那黑带起伏的强弱、黑色条形的宽窄判断出是哪个月哪一天,是汛期来了,还是水回落了,第二天是要下雨,还是晴天。我有自己的计算方法。

再往远处,就是那连天遮地的浓黑色了,不祥的黑色。我盯的就是它。这些年,它一直在长大,体形越来越大,越来越可怕。

  起先,我看到的只是一团团模糊不定的绿色,在阳光下虚浮飘移,忽远忽近。从灵子来那年起,这绿色就越来越凶猛了,吞噬着村庄、树林、庄稼,一路奔腾过来。突然间,我看清了它的形状。那是一头庞大无比的狮子。

  夏天,它的毛发变绿,蓬勃狂妄,茂盛无比,它的腿不断往前跨动,那绿色澎湃翻滚,席卷一切,朝河这边逼过来。冬天,植物纷披在它身上,层层叠叠,金黄灿烂。它威武精干,养精蓄锐,保持着千钧一发的张力,耐心等待抓捕猎物的时机。

  我丈量那头狮子和我这边之间的距离。我打枪百发百中,我眯起左眼比我睁着双眼看到的东西更清楚,计算更准确。以我面前的那两棵合欢树为两准星,以河对岸沙滩上那个棚屋为第三星,我能大致量出棚屋身后那头狮子的远近。

  它就快要跨过来了。

 

后 记

  那年冬天,我到墓地去看父亲。是父亲去世的第二个冬天。

  这是一个被世界遗弃的角落。田野裸露,艾草的根茬灰黑粗壮,成为坚硬地面的一部分。远处那两排白杨还在,好像要以一己之力挡住从更荒凉处吹过来的狂风。

  十几只羊在坟头吃草。它们从圆圆的坟顶开始,吃上面的细茅草、野菊花、蒿草,从草的梢部往下,一直啃到根部,细细嚼那些还略有绿色的根。

在河坡的最边缘,一个人坐在那里,朝着河的方向。

  我站了许久。羊一直在吃草,一个坟头又一个坟头。它们埋头工作,好像在完成它们的工作,又好像在做一件命定的事情,耐心、严谨,既心甘情愿,又只是冥冥之中的定数。

  那个人,我等着他站起来,指挥他的羊,疑惑地望望我,或者,哪怕无目的地走几步也好。可他没有。他坐在河坡的最边缘,凝望远方,入定了一般。

时间停滞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又似乎在发生什么。那被羊清理过的坟头尊严地坐起来,看着远方的河,那荒草萋萋的坟头躺在那里,望着灰蓝暗淡的天空,任长长的草根穿过身体,他们抬起胳膊、腿,让忠心耿耿的虫子——就像地面上那

纯洁的羔羊——剔除骨头的血肉,以留下干净、洁白的长骨。

  我听见父亲在坟墓里的叹息。他太寂寞了,他看着四面八荒,找不到说话的人。他认真听虫子汲取他血肉的声音,听他的房屋上面羊吃草的声音,他抓取他那四方空间中一切可能的声音、响动。

  他渴望声音,喜欢热闹,他愿意所有的人生都充满激情和跌宕,就像他的人生一样。

  我听见很多声音,模糊不清,却又迫切热烈,它们被阻隔在时间和空间之外,只能在幽暗国度内部回荡。

  我想写出这些声音,我想让他们彼此也能听到。我想让他们陪伴父亲。我想让这片墓地拥有更真实的空间,让人们看到、听到并且传诵下去。

  这就是写这部小说的最初冲动。说起来好像有点矫情,但的确如此。

  三十年前,母亲去世,我才刚刚进入少年。我记得我跪在母亲身边,不断揭开蒙在母亲头上的白布,我想确证一下,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没有呼吸了,真的和我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了。我非常迷惑,我不知道该如何思考这件事。下葬的那天早晨,一切仪式结束之后,我站在墓坑旁边,看着撒向棺木的泥土。那土呈扇面状泼撒下去,阳光从后面透过来,土变成金黄色,整个扇面都是金黄色的。放在棺木上的那束野菊花被土压了下去,又挺起来,慢慢地,花瓣、叶子、整个花束都被埋了进去。那时,我就有一种幻觉,母亲是去往温暖的黄金之地了。那不是一个冰冷、黑暗的所在。

  年复一年,去墓地成为我生命最基本的内容。它是一种仪式,但又不仅仅是仪式。当父亲带领我们,先是我们姊妹几个,后来人越来越多,一天天往墓地方向走时,好像我们在不断练习死亡,又好像在和墓地的亲人不断交流。有时我们会去读那些掩在荒草中的墓碑,父亲会告诉我们,他是谁,经历了什么,有怎样的故事,他的家人现在又如何,都到了什么地方。那些时刻,活着与死去,地上与地下,历史与现在,都连在了一起。他们仍然是我们的一部分。他们的故事还在延续,他们的声音还在某一生命内部回响。

  死者不会缺席任何一场人世间的悲喜剧。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胶订

页  数:245

印  次:1

版  次:1

开  本:32

纸  张:纯质纸

加载页面用时:62.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