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爱神之泪
爱神之泪


爱神之泪

作  者:[法] 乔治·巴塔耶 著

译  者:尉光吉

出 版 社:南京大学出版社

丛 书:棱镜精装人文译丛

出版时间:2020年03月

定  价:88.00

I S B N :9787305223693

所属分类: 哲学•宗教  >  西方哲学  哲学•宗教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作为“爱欲与死亡的大师”(苏珊?桑塔格语),欲望与死亡是乔治?巴塔耶一生探寻和追问的两大母题。除了《眼睛的故事》《爱德华妲夫人》《我的母亲》等色情小说外,巴塔耶先后出版了三部探讨色情的专著:《色情史》《色情》《爱神之泪》。这本《爱神之泪》是巴塔耶的最后一部作品,可以算是一部另类“色情史”。

本书延续了巴塔耶《色情》《艺术的诞生:拉斯科奇迹》的主题,试图重现艺术进程中色情观念的变迁与兴衰。本书共配有200余幅图片,向我们展示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图像:从史前的拉斯科壁画到现代的超现实主义绘画,从原始部落的献祭到封建社会的酷刑,爱欲的乐园与死亡的炼狱构成了人类激情的两极。作者在诗性的沉醉和神圣的迷狂中探索欲望的真谛,并借艺术之光,揭露出爱欲背后隐藏的死神面容。

巴塔耶一生都在不懈地追寻爱神,同时又不断地迈向泪水并迷失于泪水。正如书名“爱神之泪”暗示的,象征欢愉的爱神也会陷入悲伤,对于巴塔耶来说,爱与死、色与苦、笑与泪,原本就是一体。这本《爱神之泪》是巴塔耶的最后之书,亦是他的最后之泪。

   

 

 

 

TOP作者简介

乔治?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1897—1962),法国哲学家、评论家、小说家,博学多识,思想庞杂,其作品涉及哲学、伦理学、神学、文学、经济学等诸多领域。巴塔耶的思想上承尼采、克尔凯郭尔、萨德的批判倾向,下启20世纪后期法国诸家思潮,对福柯、德里达、波德里亚等人的影响尤深,颇具反叛精神,被誉为“后现代思想策源地之一”。 

 

尉光吉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博士,南京大学艺术学院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西方文艺理论和法国哲学。译有布朗肖《无尽的谈话》和齐泽克《享受你的症状》等作品。

   

 

 

 

TOP目录

前 言

 

第一部分:开端(爱神的诞生)

Ⅰ.死亡意识

1. 情色、死亡与“恶魔”

2. 史前之人与有画的洞穴

3. 与死亡意识相连的情色

4. 拉斯科洞穴“坑”底的死亡

Ⅱ.劳作与游戏

1. 情色、劳作与欲仙欲死

2. 具有双倍魔力的洞穴

 

第二部分:终结(从古代到现代)

Ⅰ.狄奥尼索斯或古代

1. 战争的诞生

2. 奴隶制和卖淫

3. 劳作的首要性

4. 论下层阶级在宗教情色发展中的作用

5. 从情色的笑声到禁忌

6. 悲剧的情色

7. 僭越之神或节庆之神:狄奥尼索斯

8. 狄奥尼索斯的世界

Ⅱ.基督教时代

1. 从基督教的审判到病态的赞颂(或从基督教到撒旦教)

2. 情色在绘画中的重现

3. 样式主义

4. 18世纪的浪荡与萨德侯爵

5. 戈雅

6. 吉尔?德?莱斯与伊丽莎白?巴托里

7. 现代世界的演变

8. 德拉克洛瓦、马奈、德加、居斯塔夫?莫罗和超现实主义者

Ⅲ.权当结论

1. 迷人的形象

2. 巫毒献祭

3. 中国酷刑

 

译名对照表

译后记

 

 

TOP书摘

第二部分:终结(从古代到现代)

Ⅱ.基督教时代

2. 情色在绘画中的重现

中世纪在绘画中赋予了情色一个位置:它把情色流放至地狱!这一时期的画家为教会工作。而对教会来说,情色就是罪。绘画只能把情色引入一个方面,那就是审判。只有地狱的再现——只有罪恶的令人厌恶的图像——能够为情色提供一个位置。

从文艺复兴开始,情况发生了变化。甚至在中世纪的形式遭到抛弃之前,自艺术爱好者购买情色作品的那一刻起,事情就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在德国。那时,只有最富裕的人才有钱定制世俗绘画。版画没有那么昂贵。但版画的费用也非所有人都担负得起。

这些限制不得不被考虑。那些绘画——或那些版画——给出的激情的表达是扭曲的。那些绘画和版画不像中世纪的图片一样引起普遍的反应,民众的反应。但民众本身已服从激情的暴力:暴力能够在一个被稀释了的世界里运作,从中就浮现了那诞生于黑夜的艺术。

无疑,我们应当考虑这些限制。那些绘画——或那些版画——给出的激情的表达是部分地扭曲的。那些绘画和版画不像中世纪的图片一样传达了一种共同的情感。然而,激情的暴力就在这种诞生于宗教世界之黑夜,诞生于幸存之世界的情色艺术里运作,那世界虔诚地诅咒一切肉体的作品……

阿尔布雷特?丢勒(Albert Dürer )、老卢卡斯?克拉纳赫(Lucas Cranach)、巴尔东·格里恩(Baldung Grien)的作品再次回应了这白日的不确定性。因此,它们的情色价值在某种意义上令人心碎。它没有在一个轻易打开的世界里得到肯定。在这里,我们发现了一道摇曳不定的,甚至严格地说,狂躁不安的光芒。的确,克拉纳赫的裸体贵妇的巨大帽子回应了一种对挑逗的痴迷。今天,我们变得如此轻浮,以至于我们不禁对之发出笑声…… 但面对他描绘的那根从胯部把受害者撕开的长锯,我们流露的就不只是一种愉悦的情感了……

自一种遥远的、往往粗暴的情色进入这个世界以来,我们就面对着情色和施虐狂的可怕结合。

在阿尔布雷特?丢勒那里,情色和施虐狂的联系几乎不少于克拉纳赫或巴尔东?格里恩作品中的情形。但巴尔东?格里恩恰恰把情色的吸引同死亡联系了起来——同一种无所不能的、可怕的死亡图像联系了起来,但那样的死亡也把我们引向了一种充满魔力的魅惑感——他把情色的吸引同死亡,同死亡的腐烂,而不是痛苦,联系了起来。不久,这些关联消失了:样式主义将把绘画从中解放出来!但直到18世纪,一种自身肯定的情色才为世人所知:浪荡的情色。

 

 

18世纪的浪荡与萨德侯爵

在18世纪的放荡法国,一种根本的变化产生了。16世纪的情色是沉重的。在安东尼?卡隆那里,它能够与一种狂暴的施虐癖携手并行。

布歇(Boucher)的情色趋向于轻盈。轻盈能够出现,只是为了给沉重开路……笑声有时也为一场大屠杀搭建舞台。但那时的情色对以之为前奏的种种恐怖一无所知。

布歇应该从未遇见过萨德(Sade )。的确,不论萨德一生迷恋的是怎样的恐怖之过度——它们构成了其书中的凶残叙事——他仍可以发出笑声。然而,我们知道,在那段把他从马德隆奈特监狱押到皮克普监狱的旅程途中——如果不是热月政变,这段旅程的终点会是绞刑架——萨德有过短暂的停留,并厌倦了眼前大革命的斩首场景……可萨德自己的生命——他在监狱里待了三十年,但他特别地用不计其数的幻想来充实他的孤独:他幻想可怕的尖叫和流血的尸体。只有想象那不可容忍的事情,萨德自己才忍受了这样的生命。在萨德的狂躁中,有一场爆炸的对等物:既把他撕碎,又无论如何令他窒息。

 

 

戈雅

萨德的孤独的悲伤所敞开的难题,不能用一种只是玩弄词语的令人厌烦的努力来解决。唯有性情每每回答了人类生命的终极问题。唯有鲜血的流动回应了克服恐惧的可能性。每当回答在性情的突变中被给出时,那只意味着性情的突变。严格地说,我已从萨德的语言中提取了一个暴力的运动(但萨德的晚年使人认为,死亡临近之际,他陷入了阴沉的倦怠)。

问题没有把一种合理的观看方式同另一种不合理的方式对立起来。它把相互矛盾的神经状态对立起来,那些状态最终只能由镇静剂或补药来疗治……

问题仍在我们身上引起阵阵刺痛。只剩一种可能:用一个消沉恐怖的典范来对抗狂暴的典范。萨德和戈雅(Goya)大约生活在同一时代。萨德,身陷囹圄,有时狂怒至极;戈雅,失聪了三十六年,被困于绝对耳聋的牢笼。法国大革命激起了两人心中的希望:他们都对以宗教为基础的旧制度怀有一种病态的憎恶。但一种对过度痛苦的迷恋特别地把他们统一起来。戈雅没有像萨德那样把痛苦和淫乐相连。然而,他对死亡和痛苦的痴迷包含了一种近乎于情色的痉挛的暴力。但情色在某种意义上是条出路,是恐惧的一个可耻的出口。戈雅的梦魇,如同他的失聪,禁锢了他,以至于从人的角度上,说命运更为残酷地禁锢了萨德或戈雅是不可能的。无疑,萨德在心智失常之际,依旧有人的情感。至于戈雅,他在其版画、素描和绘画中抵达了彻底的精神迷乱(而的确没有违背任何法律;此外,萨德大体上仍有可能处在法律的限度内)。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288

印  次:1

版  次:1

开  本:32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46.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