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东北沦陷区童话研究
东北沦陷区童话研究


东北沦陷区童话研究

作  者:陈实

出 版 社:北方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6月

定  价:88.00

I S B N :9787531745273

所属分类: 文学  >  文学理论  文学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东北沦陷区童话研究》是一本以东北沦陷区童话为专题的学术著作。作者多年致力于东北沦陷区的童话研究,基于自身良好的学术训练和学养积累,精心、细致地梳理了东北沦陷区的童话作品,以刊载的主要报刊和重要的代表作家为脉络,兼顾长久以来被人们忽视的边缘童话作品,从中透视出当时东北沦陷区的文化气候以及人民的生存状态、生活状况和精神图景。该作品无论是从学术价值还是文化的认知价值上看,都可堪称一部资料翔实、论述扎实、具有洞见的学术专著。


TOP作者简介

陈实,湖北十堰人,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文理学部教师,加拿大圭尔夫大学访问学者。先后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获得硕士、博士学位。研究领域为中国现当代文学,专注于东北沦陷区儿童文学研究。著有《笑梁山》(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8年版),主编《伪满洲国旧体诗集》《小松作品集》《慈灯作品集》(均被收入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伪满时期文学资料整理与研究》,北方文艺出版社2017年版),与人合编《民国往事》(全六册,贵州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田琳作品及其研究》(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发表学术论文若干篇。曾任《IT时代周刊》编委、上海新闻中心主任,在各类报刊发表文章数百万字。


TOP目录

伪满洲国的童话:殖民设计与解殖书写(代序)

绪论:东亚殖民主义视野下的伪满洲国童话

第一节 新世纪以来的伪满洲国文学研究

第二节 东亚殖民主义视野下的伪满洲国童话

第一章 伪满洲国童话写作与“未来国民”的塑造

第一节 伪满洲国“童话”的源流

第二节 何为伪满洲国的童话

第三节 “未来国民”的塑造

第四节 伪满洲国童话的勃发

第五节 童话创作的多重向度

余论

第二章 《满洲学童》与“植入式童话”

第一节 殖民者的想象与读物把控

第二节 《满洲学童》的“精神强化”与“植人式童话”

第三节 童话中“鬼畜米英”的修辞与实践

第四节 童话“击灭米英”的时代寓意

第五节 献纳文体:童话真心与无意的迎合

余论

第三章 《泰东日报》童话:在形式与立场之间

第一节 《泰东日报》“童话土壤”的形成

第二节 辽东半岛“童话的热潮”

第三节 形式与立场——童话复杂的边界

余论

第四章 杨慈灯童话的两个向度

第一节 杨慈灯小传

第二节 伪满洲国的现实之昼与童话之夜

第三节 两个向度:奇幻讽刺与幽暗控诉

余论

第五章 幻想、植入与协和:同与异的张力

第一节 虚实与沉浮——中国作家的童话创作

第二节 描绘与把持——“日系”作家的童话创作

第三节 失语与掺杂:“鲜系”“俄系”文人的无奈

第四节 幻想、植入与协和:同与异的张力

余论

结语:“乐土”的建构与解构

第一节 “王道乐土”的立体虚构

第二节 作为“解殖文学”的童话

参考文献

附录一:《满洲学童》现存原刊目录

附录二:1931年11月-1942年6月《泰东日报》所刊童话相关作品目录索引

附录三:1931-1945年杨慈灯作品目录

附录四:1945-2018年伪满洲国文学研究论文目录

后记


TOP书摘

《东北沦陷区童话研究》:

  1940年,一个署名英英的作者,在《泰东日报》的《少年》副刊的报头,发表了一篇关于童话的小论。此文根据创作内容把“现代童话”分为三个大类,即改装古代童话或描绘想象的“创作童话”,将自然界风雨雷电或动植物拟人化的“自然童话”,将人类英雄人物神仙化的“英雄童话”。

  这三个分类当然无法概括伪满洲国时期出现的所有童话的类别,但作者根据自己所见童话进行的概括,有意无意之间,倒正是对《泰东日报》1930-1940年这十年间所刊登的童话的总结与分类。

  《泰东日报》上的童话,除了翻译的世界童话名著,其他的童话确实大多可被归为这三个种类。

  数量最多的,就是把作者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的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或著名童话、寓言,进行裁剪、缩写、改编、拼接、续写而“再创作”的童话。这类童话的作者,多为学生,在《泰东日报》上所占比重较大。很多作者在十几岁时参加征文或投稿,只是单纯兴趣使然的练笔,童话的篇幅往往比较短小,作者的“创作”也没有持续性。前文论及的于临海、穆梓、高兴亚等人的创作都属于这类。

  其次就是“描绘想象”,将自己夜晚梦中所见或“白日梦”似的幻想,用文字组织出来,这类童话更接近“童话本身”,也更具有原创性。郑毓钧的《梦游奇境记》就是这种童话的代表作。

  “自然童话”也是童话的常见题材,无论是《安徒生童话》,还是《格林童话》《王尔德童话》,名著里从来不缺少自然界的主角。人类在探索自然奥秘的过程中,渐渐诞生了大量的传说、神话、民间故事,很多童话的素材也正是由此而来。让花草树木、鸟兽虫鱼变得会说话会思考,用拟人的方式讲述作者想表达的故事,这是童话常见的形式。胥庆芝的《能言石》就是这样,石头和小白兔都能和人交流,万事万物都有灵性。《泰东日报》上这种题材的童话比重很大,相对来说,大象、兔子、蝴蝶、螃蟹、狐狸、老鹰、马,以及松树、橄榄、河水、高山、巨石,都可以成为童话的主人公。让动植物开口说话讲故事,几乎就能写成一篇童话,这也是简单易行的。相对来看,前两种童话虽然大多属于习作,水平有限,但并没有掺杂太多“官方宣传”和“植入式”的内容。而“英雄神话”,则大多都在文中“植入”了教育“少国民”的思维。因为无论是《泰东日报》上编造虚幻的人物“哲希巴耳”,还是如《满洲学童》等刊物上出现的“日本军神”,都必然有立场和政治性。侵略者的英雄,可能是被殖民者眼中的魔鬼;侵略方的聪慧灵活,可能是被殖民人民眼中的奸诈阴险。

  当然,童话创作的王国也充满着复杂性,并没有这么清晰的边界。文学作品往往是根据时局而作的,政治对文学的影响永远都不可忽视。与上一章的《满洲学童》相比,1932年至1940年间的《泰东日报》上“官方指定”“自觉参与”的“植入式童话”并不多见,但这正意味着“不自觉”地参与到“植入式童话”创作中的作者,在《泰东日报》上更为明显了。因为“专业写手”和“指定作家”的作品越少,自觉不自觉参与到“官方意识”之中的童话作品越容易被辨识。

  ……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31.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