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灵魂兄弟
灵魂兄弟


灵魂兄弟

作  者:[法],达维德·迪奥普

译  者:高方

出 版 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

定  价:32.00

I S B N :9787020156740

所属分类: 文学  >  小说  >  外国小说  文学  >  小说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某个早晨,上尉吹响进攻的哨音,战士们冲出战壕,其中包括阿尔法?恩迪亚耶和马丹巴?迪奥普。他们来自塞内加尔,以土著兵的身份为法国而战。就在离战壕几步远的地方,马丹巴被炮弹击中,他胜似兄弟的兄弟阿尔法亲眼目睹了他的死亡。阿尔法自此陷入了疯狂,在战场上散播暴力与恐怖。终于,上尉将他调到后方。后方的宁静拉开了非洲回忆的序幕。那是一个既已失落、又将醒来的世界,是对现代世界第一次屠杀的*终的、*灿烂的抵抗。

 

TOP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达维德·迪奥普(David Diop),1966年出生于法国巴黎,在塞内加尔长大,现在在坡城大学担任讲师。

 

译者简介:

高方,南京大学法语系教授,从事法国文学、比较文学和翻译学研究,译有小说《奥尼恰》、传记《海明威,生活在别处》《艾迪特·皮亚芙:人生并非总是玫瑰》等,为首届“龚古尔文学奖中国评选”评审团评委。

 

TOP书摘

……我知道,我明白,我本不该那样做。我,阿尔法·恩迪亚耶,老人的儿子,我明白,我本不该那样做。按照安拉的真意,现在,我知道了。我的思想只属于我自己,我可以想我所想。不过,我不会说出来。我原本可以倾诉秘密的那些人,我的灵魂兄弟们,他们的身躯即将残毁,即将被撕裂,真主会羞于看到他们进天堂,魔鬼会开心地在地狱迎接他们,他们也将认不出我是谁。活下来的人将认不出我,我的老父亲认不出我,我的母亲,即便她还在人世,也认不得我。羞耻的重负比死亡更沉重。他们想象不出我在想什么,我做了些什么,也没法想象战争把我变成了什么。按照安拉的真意,家族的荣誉徒剩其表。

我知道,我明白,我本不该那样做。在前世,我可不敢那样,但在现世,按照安拉的真意,我做下了不能去想的事。没有一个声音在我脑袋里响起,来禁令我:当完成了所想之事时,我的祖先和父母都噤了声。现在,我知道了,我发誓,当我意识到我可以想我所想时,我全都明白了。这一切突如其来,没有预告,仿佛从金属色天空落下的一颗子弹突然射进我的脑袋,就在马丹巴·迪奥普死的那一天。

啊!马丹巴·迪奥普,我那胜似兄弟的兄弟,他的死亡延续了很长时间。他死得那么难,那么难,死亡的过程一直延续,从晨曦初现一直到傍晚,他被开膛破肚,肠子流了出来,仿佛献祭礼上屠夫宰杀的绵羊。被开膛破肚的马丹巴还没死去。在其他人躲进土地裂开的伤口的时候——我们叫它战壕,我待在马丹巴身边,在他身边躺下,右手握着他的左手,看着子弹纵横的冷蓝色的天。他三次开口,求我了结他,我三次都说不。那是在我允许自己无所不想之前。假如当时的我跟现在的我一样,我一定会杀了他,在他第一次求我、把头转向我、用他的左手握住我的右手的时候。

按照安拉的真意,假如那时的我跟现在的我一样,出于友谊,我会像宰杀献祭绵羊一样割了他的喉咙。但是,我想起了我的老父亲,想起了我的母亲,想起了内心发令的声音,于是,我没有去割断他那苦难的荆棘之绳。马丹巴,我那胜似兄弟的兄弟,我的儿时好友,我对你太不人道了。我任由责任决定我的选择。我献给他的只有糟糕的想法,是受责任支配的想法,是尊重人律的想法,但,我的表现并不人道。

按照安拉的真意,在马丹巴第三次求我了结他时,我任由他像小孩一样哭泣,右手在地上摸索着,去拾捡如水蛇一般游动的散落的肠子。他对我说:“看在安拉的慈悲上,看在我们伟大隐士的慈悲上,如果你是我的兄弟,阿尔法,如果你真如我想的那样,就像宰杀献祭绵羊一样割断我的喉咙吧,别让死亡的嘴吞掉我的身体!别把我抛在这样的肮脏中。阿尔法·恩迪亚耶,阿尔法……求求你……杀了我!”

正因为他提到我们伟大的隐士,正因为如此,为了不犯人律,不违背我们祖先的法则,我对他太不人道,马丹巴,我胜似兄弟的兄弟,我的儿时好友,他双眼含着泪,手颤抖着,在战场的烂泥中摸捡自己的内脏,把它们按到开口的肚子里,我就任由他这样死去。

    啊,马丹巴·迪奥普!你断气的那一刻,我才真正开始思考。你在黄昏死去,那一刻,我才明白,我才懂得,我将不再听从责任的声音,那个下命令的声音,那个要求人守品行的声音。然而,已为时太晚。

你死了,双手终于不再颤抖了,你终于安息了,你呼出最后一口气,终于从那肮脏的痛苦中解脱,那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该等待。当我明白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我该在你第一次求我的时候就割断你的喉,那时,你的眼里还没有泪,左手紧握着我的右手。我不该

让你像头孤单的老狮子一样受罪,被鬣狗开膛破肚,生吞活剥。因为那些无理的由头,因为那些固有的思想植入我的脑袋,让我做个正直的人,我才任由你向我祈求。

    啊,马丹巴!我多么后悔,后悔没有在战斗的那个清晨杀死你,在你柔声求我,饱含友情,声音透着一丝微笑的时候。那时候割断你的喉咙,应该会是我这一生对你开的最后一个善意的玩笑,会让我们永生永世都是朋友。可是,我非但没动手,还任由你死去,你咒骂着

我,哭着,泪涕俱下,嚎叫着,身下满是屎尿,仿佛一个发疯的孩子,你就这样死去。以我叫不出口的法令之名,我把你抛弃给悲惨的命运。或许是为了拯救我自己的灵魂,或许是为了成为养大我的那些人希望我在安拉和男人面前成为的人。可是,马丹巴,在你面前,我不

是个男人。我的朋友,我胜似兄弟的兄弟,我任由你诅咒我,我任由你嚎叫,说些亵渎神明的胡话,因为,在那个时候,我还不会自己思考。

然而,就在你躺在自己肠子中、发出断气前的最后一声喘息之时,就在你刚死之际,我的朋友,我胜似兄弟的兄弟,就在那一刻,我知道,我明白了,我本不该抛弃你。

我在你的残躯边上躺了片刻,看最后的一批流弹划过深蓝的夜空,子弹的尾部闪闪发光。沐浴在鲜血中的战场陷入了沉寂,就在那时,我开始思考。你只是一堆死肉。

我要做你在一整天里因双手颤抖而未完成的事。我捡起你依旧温热的肠子,仿佛在进行神圣的仪式,我把肠子塞进你的肚子,仿佛是放入一个圣器。在昏暗中,我以为自己看到了你在朝我笑,于是,我决定把你带回我方的战壕。夜色寒冷,我还是脱下了军装和衬衣。我

用衬衣垫在你的身下,用两条袖子在你的肚子上系了个双层结,结打得很紧很紧,浸上了你的黑血。我把你拦腰抱住,带你回去。我胜似兄弟的兄弟,我的朋友,我怀抱你,如同怀抱一个孩子,我在污泥里走啊走,在炮弹轰出的、充满肮脏血水的、连跑出地洞觅食人肉的老

鼠都避开的裂隙里走啊走。把你抱在怀里的时候,我一边求你原谅,一边开始自我思考。我知道,当我明白自己本该做什么的时候,为时已晚,那时,你的眼泪已哭干,求着我,仿佛在恳求儿时好友帮个忙,行行好,以履行一项没有仪式的职责。对不起。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144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947